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1627崛起南海 > 第545章 杀鸡儆猴

第545章 杀鸡儆猴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零点浪漫
    今天的会场气氛也并没有比前几次好到哪里去,邱元坐到主位上,先看了一下到场这些士绅的脸‘色’表情,绝大多数都沉着一张脸,眼光也并未望向邱元这里,可想而知这帮人对今天这个会的态度应该也是敷衍居多。,:。£∝79,

    “今天请各位过来,是想跟大家商量一下,近期这府城海口港的码头会进行改扩建的工程,各位如果有什么意见,不妨说出来大家一起讨论一下。”邱元也不兜圈子,上来便开‘门’见山地说明了今天的会议主旨。

    不过现场显然是缺乏了像儋州袁胖子那种会捧场的人,邱元说完之后会场里一片寂静,并没有人搭腔接话。这种情况其实也在邱元的意料当中,毕竟在前几次类似主题的会议上,冷场的局面也是频频发生。

    不过今天与过往的几次会议有所不同,吃一堑长一智,邱元可是提前为此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眼看着这些人故意作出冷漠的姿态,邱元冷冷一笑,继续说道:“考虑到海口港一直以来都是进出府城的重要‘门’户,今后我们会对使用该港口的商船进行资格认证,不具备入港资格的船只,今后不得随意入港停靠!”

    邱元这话一说出来,在座的一些人脸‘色’已经微微有了改变。作为琼州岛北部最主要的港口,海口港原本承担了琼州岛海运业八成左右的货物吞吐量,虽然这个比例在南边的三亚崛起后逐年下降,现在顶多也就三成左右,但本地仍然有大量的商户是依托海运而存活的,如果船只没办法进入海口港,那无疑将大大地影响他们的生意渠道。

    邱元左边下首便有人开口问道:“请问邱主任,这个入港资格,应当由谁认证?又该如何认证?”

    邱元要的就是有人提问,当下便应道:“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先解释一下为什么要设立这个‘门’槛。大家应该都知道,之前的海盗上陆攻城是从儋州发起的,但为何儋州和其他州县都未能及时预警,以至于整个琼北的官府都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攻势?答案我可以在这里告诉各位,就是因为海盗在发动进攻前几天就派了大量人手在儋州湾上岸,潜伏在城内外各处同时发动,抢下一处城‘门’放了海盗军入城。如果不是他们的兵力人手有限,同样的事情大概会在府城这边重演一次……”

    邱元顿了一顿,接着说道:“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儋州那边的卫所军平时疏于对海上来袭的防范,没有对进出港口的船只和人员进行严格的盘查造成了恶果。想要杜绝类似的恶**件再次发生,最有效的办法莫过于对进出港口的船只进行资格认证。至于由谁来认证……本来这个事应该是由官府来做,不过现在的情况,各位也都知道,既然总督大人把这里的事务委托给我们海汉临时代管,那当然就是由我们来进行审核认证。”

    “标准很简单,只要各位平时配合我们工作,并且愿意遵守和执行我们颁布的各种制度,没有什么不良行为记录,只需向我们提出书面申请,并在海汉银行存入一定数额的保证金,就可以获得出入海口港的许可。”邱元特别强调道:“在此过程中我们不会另行收取任何费用,存在海汉银行的保证金也随时可以退还,只要注销了进出港许可就行。”

    邱元这番话说完之后,在座的商人们就再也没办法保持镇静自若了。他们之所以要在会议上保持沉默,就是不愿与海汉合作,而邱元所宣布的这个所谓的“认证标准”,显然就是海汉人打算凭着自己的喜好来了,凡是不愿跟海汉合作的海贸商家,显然都会被这个认证‘门’槛排除在外,而只有那些愿意低声下气去保汉大‘腿’的人,才能有机会在这个游戏里继续玩下去了。

    至于在海汉银行中存入一定数额的保证金,这个条件在所有人看来都是一种变相的要挟要是不听话,那这笔钱大概就没有机会再从海汉人手里拿回来了,这显然也是另一种让人难以接受的苛刻条件。

    先前提问那人便开口驳道:“邱主任此言差矣,海盗入侵,的确是卫所军的失职,但却非我等商户的罪过,这严加港口盘查本是好事,但又为何要设下这所谓的认证资格来为难我等?”

    当下便有四五人跟着嚷嚷起来,表达对邱元单方面宣布这种坑人政策的不满。邱元也不着急,端起茶杯来嘬了一口茶水,等那几人都闹腾完了,他才缓缓地放下茶杯,冷冷地问道:“都说完了?还有谁有不满的,也可以站出来。”

    或许是这冷冰冰的语气起到了一定的吓阻作用,这下反倒是没人再急于发声反驳他了。邱元这才慢慢地说道:“刚才发问的这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本地‘富成船行’的老板章富成?”

    “在下正是,邱主任好记‘性’。”那人略微抬手抱了下拳示意。

    “章老板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在海盗军攻至府城的七天之前,你船行名下编号为‘丙七’的帆船,运了一船什么货物出去?接收货物的人又是谁?”

    “这……几个月之前的事情,在下已经不太记得了。”章富成摇摇头,没有正面回答邱元的问题。

    “你不记得没关系,我记得啊!”邱元冷笑道:“当天你的这艘船从海口港驶往儋州,所运的货物是一批军火,总计二十箱火绳枪,五千发铅弹,六百斤火‘药’,还有两‘门’小炮。接货的人是一个名叫黄‘挺’的人,现在你想起来了吗?”

    章富成脸‘色’一变道:“在下并不记得有过此事,邱主任只怕是搞错了吧?”

    邱元并没有搭理他的辩解,自顾自地继续说道:“这个化名为黄‘挺’的人,在两个月之前收复儋州的战役中就被我民团军俘获了。他真正的身份,其实就是前次入侵琼州岛的海盗之一,而他从章老板这里所购买的武器,正是之后被用来武装了海盗军。这帮名不见经传的海盗能够吹枯拉朽般地横扫琼北,章老板也是功不可没啊!”

    “你……你这是诬蔑好人!”章富成急得起身反驳道:“这些武器货主另有其人,并非在下卖给他的……”

    “那你就是承认的确是运了这批武器去儋州‘交’易了?”邱元立刻便抓住了他话中的漏‘洞’。

    “我……”章富成一时失言,只能手足无措地辩解道:“在下只是承运货物,并不知那些箱子里所装运的东西是何物,此事实在与我无干啊!”

    “章老板,不见黄河你不死心啊!”邱元很无奈地摇摇头道:“拿证据来!”

    立刻便有人呈上了证据,邱元向众人出示了一张字据:“这是‘富成船行’当时所开出的货运单据,上面清清楚楚地写明了货物的内容,而且有你章某人的签名,最重要的是,运费这一栏没有写明数目。如果你是帮别人运货,难道不用收取运费?”

    “这是那托运之人已经提前全额预付了运费,是以这运单上并未写明运费数目……”章富成一边说着,一边赫然发现周围的人看自己的眼光已经起了明显的变化。

    邱元摇了摇头道:“章老板,你这徒劳的辩解又是何必呢?我刚才都说了,跟你‘交’接这批货物的人,之前已经被我们抓到了,你难道还要等我们从儋州把人押送过来,跟你当面对峙才肯认罪吗?”

    章富成这下也急了眼:“我认什么罪?我并没有勾结海盗……”

    “哦,你说你没有勾结海盗?那你说说这批武器是谁委托给你转运的?是谁在勾结海盗?如果你能找出罪魁祸首,那大家或许还能相信你的辩解。”邱元现在看他的眼神,就如同一只狐狸盯着被按在自己爪下的猎物一样。

    章富成愣了片刻,突然大叫起来:“是你们!对,就是你们海汉人!我想起来了,当初找上‘门’托运这批货物的人,就是你们海汉驻府城办事处的人!我当时不想接你们海汉人的生意,他还特地多加了一百两银子的价!”

    邱元不禁笑了起来:“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花’钱请你运了一批武器到儋州‘交’给海盗派来的人,然后海盗用这些武器来攻打琼州岛,现在我们抓住了海盗的人证,缴获了‘交’易物证,当着这么多本地士绅的面,把你的真面目掀出来,最后的目的就是为了在大家面前证明我们海汉才是真正幕后黑手?到底是我们脑子坏掉了,还是你没说实话?”

    章富成只觉得自己后背一阵发凉,他知道自己并没有说谎,当初来船行拖运这批货物的人的确是海汉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他当时看着对方出的运费高,也知道海汉人经常卖一些零星军火给地方上的土财主搞‘私’人武装,当时并没有把这当回事,看在银子的份上勉强接了这单买卖。货物到地方之后很顺利地完成了‘交’接,章富成就把这事抛在了脑后。没想到几个月过去之后,这事居然会被邱元在这个场合翻了出来,而且一下子就要把自己钉死在“勾结海盗”这条大罪名上。

    但现在显然不会有人相信他所说的真相,邱元刚才说出来的这一连串推理的确是一个无解的悖论,海汉人没有理由‘花’费这么大的周折来给自己扣上一顶“勾结海盗”的黑锅,旁观者只会认为这是他章富成满嘴谎言试图嫁祸给海汉而已。除非他现在还有办法找来当初跟他谈这笔买卖的人当面对峙,然而海汉人早早就把坑挖得如此之深,又哪还会把这人留在府城?

    邱元一脸嘲讽地看着哑然无声的章富成,心里隐隐有一丝虐人之后的快感。这个章富成是府城本地著名的反海汉派,对于海汉在大明地区无孔不入的发展方式相当反感,在最近这一年中没少干让府城办事处头疼的事情,有关部‘门’早就想将其拿下了。

    燎原计划定下来之后,安全部便制定了一系列针对本地某些不安定因素的解决方案,而且并非是绑架暗杀之类技术含量极低,执行起来又有很多顾忌的笨办法。秉承着将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安全部制定的方案相对比较复杂一点,但所获得的效果却绝非简单粗暴的方法能够相提并论。

    针对章富成的计划便是由安全部策划并实施的,利用较高的酬劳雇佣了富成船行的船,运了一批军方淘汰下来的旧军火去儋州。至于接货的一方自然也是安全部的人,如果真的有必要,安全部甚至可以配合邱元,把经办人员再“押送”到府城来上演一出完整的好戏。而当初在策划这个方案的时候,就没有给章富成留下任何翻盘的机会,所有的细节都考虑得十分周全,他就算想替自己洗白,最后也只能发现自己走进了一个无解的死胡同。

    如果章富成能够在战后改头换面抱上海汉的大‘腿’,那么大概还可以好好地继续当他的船行老板,该发财发财,当个小财主还是没问题的。但海汉接管府城之后,这个家伙一如既往地不甘寂寞,不时跳出来跟邱元领导的临时管委会唱反调,还鼓动本地的其他商人不与海汉合作,甚至试图挑战海汉的禁航令,这就怪不得邱元要对他下狠手了。

    看着面如死灰的章富成,邱元冷声道:“章老板,你现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章富成喃喃道:“不是我,我真是冤枉的……”

    “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是不肯认罪,看来真是很顽固啊!”邱元装作痛心疾首的样子摇了摇头:“各位,你们都看到了,并非是我不给章老板改过自新的机会,而是他根本就不肯伏法。如果有谁仍然认为他是无辜的,不妨举手示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