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你非我良人,怎知我情深 > 姑凉们还在吗?

姑凉们还在吗?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无心果
    果果开新文了,贴一下简介和开篇,喜欢的,支持的继续跟果果走吧~

    简介:结婚三年,他让她独守空房,不闻不问

    却与另外一个女人鸳鸯恩爱,还生一私生子

    每次见他,他都让她受尽身心折磨

    某一天,他突然温柔地对待她

    百般宠爱,万分疼惜

    她以为浪子终于回头,苦尽终于甘来

    不曾想他只是为了……

    当一切真相浮出水面

    她身心俱疲,只说一句:我只要离婚

    然他也只说了一句:我只要你!

    第一章:婚后三年的突然回家

    和大多数的夜晚一样,木子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泡个澡,泡去一天的疲惫,然后就上床进入沉沉的梦乡。

    月光透过窗帘的薄纱打进来,照在宽大席梦思床上那抹娇小的身躯,略微有些清冷寂寥。

    和易冬辰结婚已经三年了,木子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夜晚,确切的说,是没有易冬辰的夜晚,三年来,已经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除了婚礼那天之外,木子再没有见过易冬辰。

    真的是好久了,久到他的样子在脑海中都已经模糊了,只知道他一直在外面陪着他心爱的女人,还知道他和那个女人有了一个儿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木子只是名义上的易太太,其他的,什么也不是!

    木子一贯浅眠,所以当房间传来门把手转动的声音时,虽然很小,但是还是将她弄醒了,她惊得从床上坐起来,双手死死的抓住薄被,心里像有千万只小鹿在跳一样,这么晚有人闯进她的房间,心里当然害怕,只是此时此刻她要是喊叫的话,似乎已经晚了,因为人已经进了屋内了。

    她在脑海中快速的思考着应对办法,手已经在开始摸向手机,摸索着准备打通110。

    房间的大灯忽地被打开,突如其来的光亮刺的木子的眼睛都睁不开,稍微过了一会,她适应了这光亮,才睁开眼,看着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一颗心骤然停止跳动,就连呼吸也滞了,竟然是他易冬辰!

    结婚三年来,他从没有露面过,今晚怎么回来了?

    只见易冬辰走着坚定的步伐,门口到床边本没有几步远,他也就两秒钟就走到了木子的床前。

    他就那样居高临下的看着木子,木子脸上的惊慌失措被他一览无余,木子其实也鼓起勇气看向了他,只见他脸上神色不明,叫人猜不出他此刻的意图。

    木子承认,这个男人是有着自己的优势的,身形颀长,一双眼睛深邃如海水,一身的英姿飒爽,一派的王者风范,而他还很会将自己的优点表现出来,这样的男人鲜少会有女人不为他着迷吧?

    “你……你怎么回来了?”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害怕,木子的声音竟然有些颤抖。

    易冬辰挑眉:“这里是我的家,我不该回来?”

    木子无语,这里确实是他的家,只是三年了,他才反应过来这是他的家吗?

    木子不再说话,因为真的无话可说,虽然有三年的夫妻之名,其实他们也就比陌生人好那么一点。

    易冬辰见木子不说话,终还是叹了口气,在床沿坐下,木子立马感到床陷下去一半,她拉着薄被的手更紧了紧,他离她这么近干嘛?

    易冬辰的手开始划过木子的脸颊,说实话,他没有好好的欣赏过这个女人,如果这次不是因为……或许她将会被他遗忘一辈子!

    他突然的,毫无预兆的吻上了木子的唇,木子只感觉有两瓣冰凉的,软软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唇,她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甚至都忘记了呼吸。

    易冬辰极轻的,极温柔的吻着她,就连撬开她的贝齿也是很温柔的,木子一开始是反抗的,但是逐渐迷失了,这种感觉这种心跳从来没有拥有过,有点欲罢不能。

    同时她的内心深处又有着作为一个正常女人的期盼和欣喜,三年了,他们终于是要有夫妻之实了吗?她终于是要成为他的女人了吗?这个易太太终于是要实至名归了吗?

    所以当易冬辰揭开她薄薄的睡衣时,她也只是娇羞的闭上了眼睛。

    她的双眼开始迷离……

    但是突然易冬辰的电话响了,一开始易冬辰还果断的挂掉了电话,但是打电话的人似乎是抱着不死不休的态度,易冬辰终于离开了她的身体,开始接起电话。

    一抹失望在她的心里油然而生……

    第二章深夜离开

    易冬辰看了眼来电显示,开始走向卫生间,用着极轻极轻的声音说着:“宛儿!”

    如果说刚刚在易冬辰接起电话时,木子的心还只是失望的话,此刻就已经是冰凉了,宛儿!她怎么可能对这个名字不熟悉?易冬辰是海城的名人,所以关于他的一些风吹草动,宜城的大小报刊都会争相报道。

    沈清宛,就是被海报道过无数遍的让正牌易太太独守空闺三年的,易冬辰的独宠女人。

    这三个字,也是刻在木子心上的深深的阴影!

    刚才还以为易冬辰也许是浪子回头,她自己是苦尽甘来,现在看来,是多么的可笑,她不该期盼什么的。拉过被子盖过头,不想听见他们之间的甜言蜜语。

    “冬辰,你在家吗?”电话那边沈清宛娇柔的声音传来,口气重还稍微带着点泫然欲泣。

    “恩,在!”易冬辰答得言简意赅,探出头,看了下屋内,床上的女人貌似睡了。

    “那你和她说了吗?你什么时候回来?”沈清宛又问。

    易冬辰微微有些皱眉:“还没有,我已经三年没有回家了,贸然和她说这事,不是明智之举,我需要先培养些感情再开口。”易冬辰如实说,更加压低了声音,又看了看屋内,确定木子没有在听他的谈话。

    沈清宛的声调有些高了:“冬辰,你要和她酝酿感情是什么意思?冬辰,你说过,你只爱我一个,你不会背叛我的对不对?”

    易冬辰觉得今晚的沈清宛有些让他不悦,他向来讨厌女人安排他什么,他做什么事情自然是有自己的章法,不需要别人置喙什么,更何况还只是一个女人。

    以前的沈清宛不是这样的,考虑到她最近可能也是心里压力太大,才会如此,他还是耐着性子和她解释了一下:“只是逢场作戏而已,等到事情完成了,我自然会回到你身边!”

    “冬辰,我接受不了,你直接和她说好不好?我接受不了你和别的女人亲热,你现在回来,我们再想想其他的办法好不好?”沈清宛的声音有些急了,就像是要失去某样珍贵的东西一样。

    易冬辰直接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就想挂了电话:“宛儿,你先休息吧,我会处理好所有事情的。”

    可是就在他要挂上电话的时候,电话里传来沈清宛急切的声音:“小涵,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

    易冬辰的脸色也开始发白:“小涵怎么了?”

    沈清宛开始哭泣:“冬辰,小涵好像很不好,你赶紧回来好不好,我一个人真的很害怕!”

    “你等着我,我马上过来!”易冬辰匆匆的挂了电话,就往外赶,临走之前还是看了一眼完全被被子蒙住的木子,但是也只是一眼而已,他就坚定的走了,关上门,发出砰的一声响,木子的心也随之一震。

    她终于拉开了被子,屋子里还有他的气息,只是人已走远,其实眼睛里已经有了泪意,只是她倔强的昂着头,生生的将眼泪逼了回去,不让它落下来。

    木子还是下了床,关了灯,走到阳台上,就看到院子里一辆车在黑暗中呼啸而去!

    “睡不着?”黑暗中突入其来的一声让她吓了一跳。

    “舅舅,是你?”看清了对方之后,木子才出声喊了一句。

    喜欢的请点到新书页面继续看:/book/64840《婚姻这杯酒,饮了共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