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曾为你着迷 > 大结局

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南风泊
    皙白去看了慕深,因为是重症监护室,所以她只能在窗户外看他。

    她很难想象像慕深这样的男人,会有躺在床上起不来的一天,脸上被碎片打的到处都是伤口,脆弱到给人一种好像随时都能过于的样子……

    她就这么看着,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舒默,如果你还在,看到慕深为你不要命,你还会坚持走吗?

    三天之后,医生告诉了他们一个不幸的消息,慕深虽然大脑有意识,但是肢体,一个月之后再醒不过来,可能就永久性的瘫痪了……

    沈墨北听到这一消息之后,一拳砸在墙上,她吓了一跳,连忙去阻拦他,手已经被自己虐到肿了起来。

    她只是紧紧的抱着他的双手不再让他自虐,不骂他也不说他傻,因为她明白,舒默就是她心目中的慕深

    只是到最后,他们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

    沈墨北只住了一个周的院,腿还没完全恢复,只能靠坐轮椅。

    皙白劝他再住一段时间,沈墨北怕夜长梦多,当天下午就出了院去了公司。

    皙白不放心,一直陪在他身边。

    一些蛛丝马迹让沈墨北一直想不通,他安排何舒默走的这件事情,除了他、皙白、何舒默本人,剩下的也就严秘书跟董助理两人知晓了。

    这一场精心策划,如果真的跟莫影安还有莫凝儿脱不了干系,那么一定是他这里出了内鬼,不然他们不会策划的这么精准。

    看着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女人,走过去将她抱了个满怀,吻着她好闻的洗发水味道,下巴在她头顶来回的蹭,“车上的人不一定就非是何舒默,警方还在鉴定车里被炸死的女人跟何舒默的DNA是否吻合,还没确定下来就永远有希望,看开点,好吗?”

    皙白在男人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在上面,闻声,淡淡的开口,“墨北,你根本不知道,我跟舒默的情感。”

    “以前我妈被莫影安控制,我因为怕被莫影安欺负,自己一个人搬出来出来住,那个时候我刚刚成年,手里一分钱都没有,是舒默一点点的帮助我,给我房子住,给我投钱养活自己。”

    她说着说着,哽咽了起来,“就等于说,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的郁皙白,没有她,说不定我早就对莫影安低了头。”

    “那么我现在,一定萎靡的不像样子了……”她自嘲的说着,“就连她在坐监狱的时候,都比我自己还关心我,怕轮胎上的秘密被你知道,提醒李翔,连夜换掉那辆跑车上的轮胎。”

    “她对我那么好,我从来没为她做过什么。”终是,呜咽呜咽的哭出了声音,“沈墨北你知道吗?你肯定不知道,我现在心里有多疼……”

    “乖~不哭。”沈墨北拿她没办法,抬起她的脸,慌乱的给她擦着眼泪,“不准再哭了,眼睛都肿了。”

    这几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以为她的哭声他没听到?

    这都一个星期过去了,再这样下去,什么身子都给哭坏了。

    他骂也不是,哄也哄不好,只能等着她的情绪发泄过去。

    正在这时,严秘书敲门走了进来,皙白才收拾起眼泪,严秘书看出了气氛不对,将订好送来的晚餐放下,“太太,吃饭吧,您中午就没怎么吃。”

    皙白睁着红红的眼睛,“好,谢谢你,严秘书。”

    严秘书想要离开,沈墨北却在这时唤住了她,严秘书回头看自他,自家总裁脸上的表情淡,有些让人捉摸不透,“严秘书,董助理最近是不是经常不在公司?”

    严秘书没想到总裁会问董助理,先是一愣,随即点点头,“是比平时往外跑的勤一些。”

    沈墨北的锋唇抿了抿,“他最近有谈女朋友?”

    严秘书摇摇头,“这个我不清楚,不过他身上最近身上女人的香水味很重,也不是没可能。”

    “什么香水你闻的出来吗?”

    “嗯,这款香水是款限量版的,很贵很稀有,所以我对它特别敏感,如果猜的没错,应该是No.1ImperialMajesty。”

    No.1ImperialMajesty……

    呵……

    沈墨北沉吟了半响,最终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好了,你出去吧,记住,我问你的事,不要跟董助理提起。”

    “是的,沈总。”

    等到严秘书出去,皙白疑惑的看着沈墨北,“你问董助理,是他有问题吗?”

    沈墨北勾了勾唇,脸上嘲弄的表情很明显,“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八九不离十了。”

    “先吃饭。”沈墨北说着,重新坐回了她身边,打开了眼前的几个保温盒,“今天必须吃掉整晚米饭。”

    皙白看着慢慢的一碗米饭,“我本来就吃不了一碗。”

    “所以让你吃掉。”沈墨北不满的看着她,“你瞧瞧你瘦的,身上还有几两肉?”

    “可我吃不下啊……”

    “吃不下也得吃。”沈墨北将一整条新鲜的海鱼搁在皙白的碗里,“这个蛋白质高,多吃点。”

    鱼腥味冲击她,莫名其妙的一阵反胃,她直接放下了筷子冲进了洗手间,干呕起来。

    沈墨北跟着他走了进来,看着她想吐却吐不出来的样子,阴霾在他眉宇间挥之不去,“怎么回事?”

    皙白难受的靠在马桶上,“我也不知道啊,最近经常犯恶心。”

    男人想也不想的将她抱了起来,“去医院。”

    皙白这次没有反抗,毕竟她最近也能感觉到自己胃不舒服。

    严秘书跟着他们去了医院,按照常规,抽血化验。

    医生看过化验单之后,有些无奈的笑,“沈先生、沈太太怀孕了,你们二位难道都不知道吗?”

    皙白一愣,“我怀孕了?”

    她不是不能生育吗?

    比起她的呆愣,沈墨北满脸的又惊又喜,“医生,我太太真的怀孕了是吗?”

    医生笑,“是的,沈先生。”

    沈墨北激动的不像样子,差点将皙白想孩子一样的托高,又怕伤害到她肚子里的宝宝,忍不住搓着她如婴儿般白嫩的脸蛋,“皙白,你听到了吗?我们有宝宝了!”

    皙白还是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李医生不是说我不能生育了吗?”

    沈墨北没打算告诉她实情,只是笑,“有了不好吗?”

    他佯装怒,“你别告诉我,你现在还不想怀我的孩子?”

    “不是……”

    皙白真的是愣怔了好长时间,心里说不上来的感觉,总之,不是坏心情。

    离开医院之间,医生提议叮嘱,“沈太太太瘦,体质较弱,前三个月必须小心再小心,还有,沈太太要加强营养了,您真的太瘦了。”

    医生说她瘦也不是假话,明明166的身高,体重只有90斤。

    沈墨北让严秘书给她买了许多营养品,然后他就开车载着她回了碧桂园。

    这个孩子来的可能太是时候,在她已经接受了沈墨北之后,她如约而至,他们,还算完美吧。

    她其实还想去公司陪她,他不肯,只有听他的在家老老实实的安胎。

    沈墨北在家陪她吃完晚餐之后,便又匆匆的赶回了公司。

    她担心他想要跟去,又怕分他的心,只有在家里耐心的等他。

    沈墨北去了公司,叫来了董助理。

    董助理的脸色不大好,好像最近都没怎么睡好一样,眼睑下面的黑眼圈很重。

    “董助。”沈墨北唤了他一声,董助理抬眸看他,却在四目相触的一瞬即,他却先挪开了视线。

    沈墨北玩笑的说道:“这么怕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做了什么亏心事了?”

    董助理下意识的解释,情绪隐隐的失控,“我没有沈总。”

    沈墨北笑,“我开玩笑的,你激动什么。”

    董助理一句话不说的垂下了眸子。

    良久之后,沈墨北再次开了口,“董助,你跟在我身边多久了?”

    董助理双手突然攥起,他是沉默了一会儿,才开了口,“从您一接手公司开始。”

    “嗯。”沈墨北点点头,目光很淡的再次攫住了他的目光,“你还记得当时那么多人竞争你这个位置,比你好的人大有人在,我为什么选了你?”

    “我记得。”董助理越说,垂在两侧的手越攥越紧,“您当时跟我说,我选你,看重的不是你的能力,而是你的衷心,您说,您说我可能是那群应聘者里面最能顶住世俗诱惑的人……”

    沈墨北收回目光,低沉的嗓音浅淡的说着,“那么董助理,我请问你,你顶住诱惑了吗?”

    他话音刚落,董助理‘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沈总,我错了!”

    “还不错,在关键的时候知道认错。”沈墨北眸子依然没有多大的表情,目光很温凉,“接下来该怎么做,不用我提醒你了吧?”

    董助理直接嚎啕哭了起来,“沈总,我错了,这次,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敢作敢当,一个大男人哭什么?”沈墨北冷笑,“你知道的,我沈墨北这人,只给别人一次机会,是你没把握好这次机会,所以,董助理,别怪我。”

    “沈总。”董助理闭了闭眼,嗓音略显沙哑,“我没受得住莫小姐的诱惑,听从了她的派遣,但是最后,我还是怕……”

    他说着,顿了顿,良久才脱口说了出来,“我把何小姐掉了包,车里死的人,不是何小姐。”

    沈墨北手上的动作一顿,黑眸一瞬不瞬的看着他,“人被你弄哪去了?”

    “C城。”董助理说着,“我骗莫小姐,说您暂时给她换了目的地,以您的名义告诉她,让她别再联系太太……”

    沈墨北几不可闻的舒出一口气,“好了,你下去吧,该怎么做,你自己清楚。差点害死的不止两条人命,能留你一命,已经是我最大的极限了。”

    ……

    他派人去C城找到了何舒默居住的地方,在乡下一所小学里教学。

    日子好像过得不错,看照片,整个人的起色也好了太多,她派了几个人去保护她的安全。

    也是得知了她很安全之后,他才把何舒默还活着这件事情告诉了皙白。

    皙白听后,激动的从沙发上弹起,“你说什么?”

    “你冷静一点!”沈墨北瞪她,又轻手轻脚的将她纳入自己的怀里,“还哪有个快做妈妈的样子……”

    “你快带我去找她。”皙白揪着他的衣服,在他怀里来回蠕动。

    沈墨北只觉得身形一僵,整个脸都绿了下来,“你再动!不知道我憋多久了是不是?”

    每晚只能抱着她睡,最大的极限也只能抱抱她,简直就是活受罪。

    “我就动怎么了?”皙白有意折磨他,她故意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有本事你就来欺负我啊。”

    沈墨北有些咬牙切齿,不经反应已经附下身子吻上了她怀里猖狂到不得了的小女人。

    带了点小情绪,愈发吻的强势起来,很霸道的吻,让皙白下一首的想要退开,男人哪里肯啊,扣着她的后脑勺,想要把她吞掉一样,一点一点的深入……

    过来很久,直到厨房里的吴妈出来,沈墨北才放过了她。

    她绯色的唇被他吻的又红又肿,依然张扬着在引诱他。

    男人的喉咙滚动,控制不住的再次覆了上去。

    吴妈捂着唇偷笑着又退回厨房,直到怀里的女人喘不上气来,沈墨北才不舍的放开她。

    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沈墨北,你想气死我吗?”

    沈墨北轻笑,“那你到底想不想去找何舒默了?我还指望着她能唤醒慕深来着。”

    “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一提起舒默,皙白直接认真了起来,说着就要起身,被沈墨北一把拉住,“不着急。”

    皙白蹙眉看着他,“为什么?”

    “不能给莫影安下手的机会。”沈墨北一字一句的说着,“给我两天时间,要让何舒默回来,也必须安全回来。”

    皙白抿唇,“好。”

    最后莫影安因为谋杀,证据确凿,后期还有沈墨北提供的一连贯的各种贪污受贿,最终被判处死刑。

    莫凝儿因为协助参与,被叛八年有期徒刑,这样一个公众人物犯罪,海城哗然了一大片。

    莫凝儿不服,再次提出上诉,毕竟这些年她的高峰事业,她也攥下了不少爱慕她的业界大佬,愿意为她卖命。

    上庭的前一晚上,沈墨北去监狱看了她,这是自从出事之后,沈墨北第一次见她。

    莫凝儿看到沈墨北之后,眼底腾的升起来了希望,“墨北,你是来救我出去的是吗?”

    “不是。”沈墨北看着她,像是在看陌生人一样,“我是过来帮皙白要回属于她的那块玉佩的。”

    莫凝儿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随即自嘲一笑,“你都知道了?”

    “我本来不屑跟女人计较的,莫凝儿。”沈墨北冷淡声说着,“毕竟曾经我也是喜欢过你,想来我以前的眼光,真的挺瞎的!”

    “墨北,不是这样的……”莫凝儿看着沈墨北对她冷淡的模样,一时间不能接受,大滴大滴的眼泪落了下来,“我只是不知道,其实很早以前我就喜欢上你了,跟慕深,我其实一直不甘心而已。”

    “你不甘心的事情太多了,不然也不会落到今天这番下场。”

    莫凝儿已经泣不成声,“墨北,我知道的,你心里其实还有我的对不对?你帮帮我好不好?我不要坐牢。”

    “从我娶皙白那天开始,我其实已经放下你了,你到现在还不清楚?”沈墨北蹙眉看着她,“杀人偿命,你难道不清楚?”

    他一刀又一刀的往她心口上扎,莫凝儿咬牙看着他,祈求的嗓音变得生硬起来,“你既然不想帮我,那就走吧,我要找慕深,等慕深醒来,我要见他!”

    “莫凝儿!”沈墨北好笑的看着她,“你到现在都还在执迷不悟?慕深醒来,要是知道是你谋杀了何舒默,你觉得他会轻易放过你?”

    “他不敢!”莫凝儿冷笑,“他欠我这么多,为我做什么,他都应该,都应该!”

    “他欠你的,你好像一直挂在嘴边,无时无刻的提醒我们。”沈墨北点点头,“莫凝儿,你醒醒吧,慕深不欠你的,这个世界上,不管谁为谁做过什么,当时都是谁自愿的,所以,谁也不欠谁的。”

    “我劝你还是不要瞎折腾了。”沈墨北淡淡的说道:“老老实实的做完这八年的牢,出来好好做人吧。”

    沈墨北说完最后一句话,已经转了身,女人凄凉愤恨的尖锐嗓音一点点的吼出来,“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你们不应该都是我的人吗?为什么现在连你都不向着我了,不公平!!”

    ……

    第二天,莫凝儿出乎意料的自己承认了自己的犯罪行为,八年的牢狱会日夜提醒着她该怎么做人。

    一切的恩怨放下之后,皙白第一时间由沈墨北陪着去见了C城的舒默。

    当时,舒默正在上课,皙白在学校长廊看着她,等待着她下课。

    两人见面,相拥而泣。

    皙白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舒默,舒默因为担忧慕深,皙白都能从她脸上看出来。

    “跟我回去吧,舒默。”皙白跟她十指紧扣,“慕深需要你,你难道想他瘫痪一辈子?”

    舒默垂着眸不说话,皙白无奈的叹了口气,“舒默,我怀孕了。”

    舒默猛地抬眸,眸底蓄了惊喜,“真的吗?恭喜你……”

    皙白直接靠在了舒默的肩膀上,“我喜欢你回去陪我,怀孕很辛苦的,沈墨北每天那么忙,我需要一个好姐妹陪伴。”

    “皙白……”舒默最终叹了一口气,“我再想想……”

    她真的是劝了舒默好久,其实她知道这种事情急不得,但是还是迫不及待的让她跟她走。

    她先让沈墨北回去,自己跟她在这个小城市住了一天,后来沈墨北耐不住寂寞的找了过来,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让她回家。

    这时舒默不在,皙白被沈墨北抱在怀里,“可是,舒默还不同意跟我回去。”

    “你让她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她要是想回来,自己会回来,不想回来,你就算在这住一辈子,她都不会回来。”沈墨北没好气的说着,“反正我是不准让你住在这里了,我的宝贝疙瘩,我绝对不允许住在这么个破地方。”

    她最终没有耗过这个男人,没办法就跟他先回了海城。

    ……

    十个月之后。

    小宝贝终于从妈妈的肚子里生了出来,是个小公主。

    沈墨北真是爱惨了她的小公主,刚出生的时候皙白不让他抱,宝宝爸爸不乐意了,不满的瞪着宝妈,“为什么我不能?”

    她只给了他四个字,“男人粗心。”

    沈墨北偏不,愣是把小宝贝抱了起来,可能是抱得方法不对,离开妈妈怀抱的小宝贝哇哇大哭了起来。

    沈墨北手忙脚乱的把小宝贝给了宝妈,皙白第一次看到他慌乱的表情,一时间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声,“我说你不行,还跟我犟……”

    小宝爸给她起了个男孩的名字,叫沈岩。

    沈岩三岁的时候,已经荣登了时尚杂志,媒体称:这是全国最美的女孩,没有之一了……

    五岁的时候,皙白再次怀孕,慕深跟舒默闲暇过来玩的时候,沈岩瞪着何阿姨高高撅起的大肚子。

    惊讶的看着她的肚子,伸手摸了再摸,“姨姨,你累不累呀……肚肚好大啊!”

    此话一出,四个大人均都笑出了声。

    舒默捏捏沈岩的小脸颊,满眼都是即将为人母的慈爱,“岩岩,你说,姨姨肚子里的宝宝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

    “小弟弟!”

    孩子天真的脸庞开心的说着。

    舒默很是伤心的蹙蹙眉,“可是阿姨喜欢想岩岩一样的漂亮的小妹妹啊,怎么办?”

    沈岩歪着头很认真的想了半天,最后拍拍自己的大腿,“那姨姨肚肚里面的就是小妹妹喽……姨姨,我保证,就是小妹妹!”

    她说着,伸出手做了个保证的手指,惹得屋里的人儿发出阵阵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