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山河秘闻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天命难违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天命难违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白荒
    眼前都是血雾,身后的那石板桥彻底崩塌,连带着祭坛瓦解,在那一层石块的包裹下,祭坛内一口鲜红的血棺出现在我们面前,

    除了我和苏若雪之外,苏厉和唐万里也注意到了那口棺材,脸色都是一变,

    难道,那口白玉棺并不是建文帝真正的棺椁,

    已经来不及多想,随着祭坛的崩塌血雾迅速向周围扩散,我也在人群簇拥下向甬道的尽头走去,

    没走多远,身后再次传来了爆炸声,甬道的入口被炸塌,我们再也没有了回头路,也无法知晓那血棺内究竟有什么东西,

    终于,一行众人逃到了一个洞穴内,唐万里叫下面人将照明工具全部点燃,整个洞穴顿时一片灯火通明,

    刚才破的太快,这时候远离了危险便感觉身上的力气仿佛在一瞬间抽空了一般,虚弱的坐倒在地,

    目光向远处看去,小七等人安好,正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却唯独没有见到苏若雪的身影,

    我猛的站起身向四周望去,终于在一个偏僻的角落中看到她正和苏厉站在一起,身旁围着的全是苏家人,

    唐万里带着唐家人在另一处僻静的角落,两家人数差不多,加在一起能有三十人左右,大多数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也更印证了曹晨临死前对我们说过的话,我们这一脉,恐怕活到三十岁都很难,

    想起了曹晨,我的后脖颈都有些发凉,

    他到底是什么,临死前说的那句话难道就是想将我们变成血尸,

    还有,那个所谓的建文帝先不管他究竟是谁,他居然可以在血尸和普通人来之间进行变换,

    这个世界,真的有什么可以令人永生的东西么,

    瞅了眼一脸阴沉,好像正交代什么的唐万里,又看了眼一旁的苏厉,休息了一会儿后我还是向苏厉走了过去,

    不是说苏厉有多好,最起码,他身旁还站着苏若雪,

    “苏老爷,”走到两人身边我说了一声,

    苏厉点点头,也没什么表情:“你这次做的,已经够好了,下面的事就交给我们这些老家伙吧,”

    我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话已经说了很清楚了,你完成了你所完成的事,下面也不需要你了,”唐万里忽然走到了我的背后出口说道,

    我下意识的握住了山河刀的刀柄,目光在苏厉和唐万里脸上看了一眼,最后还是将山河刀放了下去,

    “此次事情进过,我们回来自然会解释,当然,下面也还有用你帮忙的地方,”苏厉说道,

    “帮什么忙,”我问他,

    “开启天空之城的大门,”苏厉回答,

    我低着头,心情异常复杂,

    这次之所以寻找天空之城,纯粹是自己装逼装的太大,不得已躲避为止,

    可没想到在进入山林之前就发现了一系列早已隐藏的秘密,最后预感到危险想要退出却被曹晨用李心怡相要挟,

    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得已为之,可是已经走到了现在,我却已经改变了心中的想法,

    天空之城内的秘密,就好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吸引着我,让我忍不住想要进去一探究竟,

    选择,有的时候真的很困难,

    “其实这也是为了你好,你离开我们太久,有些本领根本不具备,能走到现在,早就已经出乎我们的预料之外,不过,天空之城内却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现在所经历的一切,只不过天空之城内隐藏的秘密的冰山一角,如果贸然进入,未必就能活着回来,”苏厉语重心长的说道,

    “二十年前,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并没有在这个话题是纠缠,而是忽然说道,

    苏厉和唐万里都是一怔,似乎没有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问出这个问题,

    唐万里哼哼了一声:“我只能告诉你,你的想法还是太简单了,有些问题并不是只能看表面,二十年前曹晨早就已经死在了这卧佛山,怎么会杀害你父亲,杀害你全家的另有其人,只是这些年来一直没有露出马脚,我曾派人暗中监视过那个所谓的曹晨八年,他明明知道有人在监视,却没有任何动作,甚至派去刺杀他的人也没一个活着回来,他代表的根本不是他自己,而是一个势力,如果这个势力真的存在,那就太可怕了,”

    我怒视着唐万里:“殷蓝玉原来是你派去的,”

    唐万里没有回避我的目光:“没错,”

    “那我的养母是不是被你杀了,”我问他,

    唐万里摇摇头:“我刚才不是说了么,那个假冒的曹晨代表的不是他自己,那个所谓的冉先生应该就是这个势力在外界的代表,你的那个所谓的养母,恐怕也没这么简单,对了,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了,你们在大兴安岭当兵时候的那个班长,也是被他们操控的人之一,”

    “你们怎么知道的这么相信,”我愤怒的说道,

    苏厉叹了口气:“你是陈家人,拥有我们其余三脉没有的力量,从你一出生开始你的命运便早已注定,这些年你其实一直在我们眼皮底下生活,你所做的一切都有我们的人在暗中参与,四脉发展了两千多年,虽然经历过衰败,但是其底蕴是任何一个组织都无法企及的,”

    我身体颤抖着:“也就是说,我所有的事情你们都知道,甚至我做了什么,我在哪,以及我会做什么你们都清楚,”

    “确实是这样,”苏厉回答,

    我猛的转过身,看向苏若雪,声音颤抖着:“你也知道,”

    苏若雪目光平静,丝毫没有回避我近乎绝望的目光,轻轻的摇了摇头,

    “除了这件事,”苏厉瞅了眼苏若雪,轻声说道,身侧的唐万里也发出了一声轻哼,

    心中的坚冰顿时融化,再看向苏若雪时,我的目光已经带上了一丝温柔,

    “我的生父生母呢,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那些收尸的人是不是你们的人,”

    话刚说完,猛然间注意到唐万里和苏厉两人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古怪,

    我看着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尸体确实是我们从陈家老宅带走的,不过那两具尸体的年龄,似乎是大了一些,”苏厉回答,

    “什么意思,”我问他,

    唐万里冷笑了一下:“这你还不懂么,”

    我一怔:“难道,他们并没有死,”

    “所以我说你想的太简单了,”唐万里回答,

    低着头,心情已经复杂到了极点,所有的事情在我的脑海中不停的流转,

    我本以为掌握了一切,最后才发现我其实不过是众多人手中进行博弈的棋子,

    甚至就连宫九娘,都知道深海龙冢的秘密,也知道也只有我才能打开大门,

    所有人都是那么真实,却又处处隐瞒着我,我甚至连傀儡都不算,我压根什么都不是,

    “好了,时候到了,我们进入天空之城,”唐万里瞅了眼时间,忽然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碧绿色的圆球,圆球半透明,看起来像是一整块翡翠打磨,很小,大概有人的眼珠的大小,在那翡翠的内部,是一个血红色的瞳孔,

    翡翠凤凰眼,

    他没有说话,忽然将那翡翠凤凰眼抛向了空中,

    血光顿起,铺天盖地的打在了对面的石壁上,

    原本空无一物的石壁,竟在血光的照射下出现了一道几十米高的巨型大门,

    这大门极其庞大,上面雕刻着古朴的花纹,不知道由什么混合金属制作,在看到的第一眼就给人以强烈的压迫感,

    “振海留给你的钥匙给我,”苏厉对我伸出了手,

    我也没有犹豫,交出了那枚像是鱼叉似的钥匙,

    “把手伸出来,”他又说了一声,

    我伸出手,却没想到他忽然用一把小刀割破了我的手指,鲜血顿时流淌出来,沾染在那枚钥匙上,

    那钥匙没有起到任何变化,却在瞬间吸收了我的鲜血,

    就见他走到了大门前,然后找到了钥匙孔将钥匙插了进去,

    “咔,”一声脆响,大门上面忽然被血光所掩盖,

    翡翠凤凰眼掉下被唐万里接住,整座大门一片血红,周围都是浓重的血腥味道,伴随着铁链拉紧发出的哗啦呼啦的声响,整座大门在我们注视下慢慢打开,

    一股阴风扑面而来,我的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门内漆黑一片,和我们在跨过三重门时的景象相同,好像那些黑暗会吸收所有的光,

    见大门打开了,苏唐两家人顿时围了上去,反倒是将我们五个人留在了身后,

    “顺着那条道走,你们会进入一个迷宫,那里曾经在二十年前困住过我们二十多天,里面有我们留下的标记,标记呈奇数向左,偶数向右,有多少个标记,就走多少步,不要在意那些墙,记住我们看到的东西在脑海中呈现的景象是因为大脑,而不是眼睛,你们走出去后,立马回到京城,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会在一个月后回去,到时候我们会为你们解开一切秘密,”苏厉转过身说道,

    说完话,面色复杂的又看了眼苏若雪,最后视线定格在我身上:“还有,照顾好我女儿,”

    我一怔,瞅了眼担忧的望向他的苏若雪,重重的点了点头,

    苏厉的话更像是临别叮嘱的话语,这一去,也未必能够再次出来,

    “小子,如果我们一个月后还没有回去,那么你也不用等了,你们陈家是败了,但我们苏唐家可没有,到时候两家就交到你身上,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过记住,要让大家好好活着,”唐万里冷笑着说了一声,率先踏入了天空之城的大门,苏厉也跟在了他的身后,

    大门在众人进入后缓缓的关闭,可就在关闭的一瞬间,我看见大门内遥远的虚空当中好像漂浮着一座古城,

    虽然距离很远,但不知道为什么却能看到城门匾额上的三个大字酆都城,

    这个世界,真的有永生么,

    半年后,苏厉和唐万里真的没有回来,

    我没想到他们在离开之前真的有过交代,天玑卫四脉居然在分裂了几百年后,因为我重新聚集在了一起,

    这一天,正巧苏若雪和离东不在,门外忽然出来了敲门声,

    我疑惑的打开门,发现门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唐家见到的那个少年,赶紧将他让了进来,

    “四脉重新合并,我怎么没有见到你,”我疑惑的问他,

    少年笑了笑,面色竟有些古怪:“因为,半年前我跟着父亲去了卧佛山,只不过当时人多你没有注意到罢了,”

    我身体巨震:“那么说,你也进入了天空之城,”

    他笑了笑,忽然从口袋中掏出了三件东西,

    一件是唐家的翡翠凤凰血,另外一件正是天空之城大门的钥匙,

    而第三件,则是半张地图,

    “海底龙冢,你可还能去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