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第二次亲密接触 > 第九十六章 无疾而终

第九十六章 无疾而终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小风啊!
    郑青州如同在宣誓的话让我的情绪变得有点儿凌乱,也有点儿牵动,

    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自己到底还是做不到无动于衷,

    “我公司里的人,好像还轮不到你来指教,”

    江澜若噤了声,很憋屈的看着我,恨不得立马就把我给生吞进腹中的那种,

    当时我看到她那模样,心里还暗爽了一下,

    江澜若指着我的?子就骂,声音越来越大,各种难听的脱口而出,殊不知,此刻的落在人眼里,已经是输了的那一方,

    理亏的人说话从来都是如此,

    江澜若似乎是觉得这里的空气很闷人,丢下了几句威胁的话就离开了,

    我怎么也忘不掉她那歇斯底里的模样,倒也没放在心上,

    郑青州突然开口:“有自知之明的人从来就不会把玩笑当真,”

    我知道,他这是在为方才的举动辩解,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哪里惹到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一个人说变就变,

    我扯起嘴皮子笑笑,说当然,毕竟是聪明的人,

    他临走前,给了我一大堆文件,要求我在几天内就赶出来,我应了,

    没头没脑没日没夜的工作,身体很快就被我透支了大半精力,甚至连吃饭的时候,都得像一个快饿死掉的人那样狼吞虎咽的赶,

    这一天,我工作到晚上十一点以后,在楼下遇到了一个女人,

    借着灯光,我看到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脸上的脂粉厚到了那种,能用小刀子刮一碗下来的地步,走路的时候臀还一扭一扭,

    这人看着蛮眼生的,我是没有见过,印象里也没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她向我走过来,看她那从头到尾风气不正的模样,我皱紧了眉头,准备换个路走,却被她给抓住了手腕,

    她媚笑着喊了我一声,

    “陈贝,”

    我没打算停下步伐跟她浪费时间,她却将我拽的更紧,声音带着无穷无尽的魅惑,道:“我知道你缺钱,”

    “我这里呢,有个比较适合你的职业,多的不说,月入四五万还是可以保证的,”

    我打量着她,大概也猜得到她是做哪一行的,那种职业,一旦踏足就会深陷泥潭无法自拔,以后还想像如今这样平凡的活着,根本就不可能,

    我摇头拒绝,说不,

    即便我走投无路了也不会选择那样的路,

    但是她可不准备轻易放过我,一边介绍着不用献身就能挣到钱的职业,一边又是各种利诱,见我一再坚持,她终于受不了,爆出了让我为之一振的消息,

    “我知道陈小姐你一直在找个孩子,”

    我的脸色变了,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质问她:“你敢调查我,”

    她给自己点了一支烟,继续道:“只要我想,就没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陈小姐你也知道,那些地方溜达的人,不是非富即贵的,就是有权又有势的人,找个小孩子还不容易,”

    她叼着烟,打量我:“陈小姐自己的身份地位自己明白,我也不用多说,说到头来,你来不来还真的没我什么事情,”

    一提及球球,我的思念就疯狂的蔓延,手上的文件夹掉在地上都忘记了去捡,那一刻,我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

    我说,带我过去看看,

    交流了几句以后,我从她口中得知她的名字,叫荣蓉,

    半个小时不到,我就被她带到了夜店之中,

    夜店里都是一贯的灯红酒绿,女人们穿的火爆热辣,男人们气息紊乱,遍地都是相互缠绕的身体,

    荣蓉将我带进了试衣间里,慌乱的给我找了一件衣服,然后火急火燎的把我给塞进了一间包厢里,

    包厢里的人看到我的时候,立马就有一个醉鬼缠上了我,我当时才意识到自己把自己给送进了虎口,

    我认不清那个男人,我一直在反抗,可是没有什么卵用,到了最后,连衣服都被撕毁掉,

    我感觉得到身后有一道目光一直锁定在我身上,一动不动的那种,

    我惊慌的喊着救命,没有人愿意帮我,直到我喊出了郑青州的名字时,黑暗里,有个男人向我冲了过来,一把提起了我身上的人,将其给拖到了后方,

    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清香扑?而来,满载着一阵阵让人心安的味道让我怀念,让我的泪水不可避免的夺眶而出,

    他嘲讽的笑,说陈贝,你什么时候改行当小姐了,

    我一时哑口无言,也没有解释的必要了,

    我永远也忘不掉他眼神阴霾的模样,

    后来发生的事情我都不大记得了,只知道郑青州把我给拖了回家,那天他一边撕扯我的衣服,一边暴跳如雷,

    他说陈贝你真贱,随便一个男人都可以让他碰你,为了钱你什么都可以舍弃,

    他说,不就是钱吗,来跟我做,一次四千,随随便便几个月你就可以拿到足够的钱,

    他还说,我他妈就从来没有见过比你还荡的人,

    那晚上,我就像是一条死鱼,一动不动任由他在我身上动,各种各样的凶狠,各种各样的姿势,从浴室到客厅再到卧室,彻夜不眠,

    从此以后,我跟郑青州都一直以床上关系维系着,做完就踢我下床,感冒了照样把我拉到办公室上班,有时候还会做,

    郑青州的事业蒸蒸日上,江澜若怀了他的孩子,我仍然是他的二奶,

    江澜若第二次来找我的时候,我在郑青州面前挑衅了她,郑青州当天晚上就把我给踢得流产,

    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奇迹这种东西,没想到竟然也能让我碰到5%的那点儿几率,

    那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怀孕,

    郑青州喜欢小孩子,大概只要不是我生的都喜欢,

    当天晚上他哦了一声,用无关紧要的语气说没事,这孩子是迟早要拿掉的,当时,我狼狈地倒在地上就哭了起来,

    正是在那晚上,我对郑青州残留的念头,彻彻底底的死掉了,连带着想要找球球的心一起死掉了,

    我跟郑青州就这样冷了下来,余淮再次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瘦成了白骨精,他轻抚着我的脸颊,眼眶红了一阵又一阵,心疼的颤抖,半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他开始跟郑青州抢夺我,但我一直都在躲避着他,再后来他被余夫人拖去了国外,再也没有见过面,

    我后来偶尔会酗酒,醉后经常找于子琪发牢骚,我经常说我就不该动情,说我爱错了人,遇错了人,

    又嗤笑,说:“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一个好男人,我还不如去当les,”

    于子琪跟林深还是在原地踏步,她那边儿也是一团乱麻,根本就无暇顾及,

    她并不知道我跟郑青州发展到了如今这样的地步,只看到我过的不错的样子便也就放心了,

    郑青州开始带着我参加各种各样的应酬,我为了帮他挡酒,喝出了几次胃出血,我被他送上了别的男人的床以后,开始疯狂的收集资料,暗地里组织着报复,明面上还是会对他撒娇,迎合他的欲情,

    最后一次跟郑青州见面是在他女儿百宴的酒席上,我只匆匆的看了他一眼就离场了,道别的话没有来得及说,

    那时候,我已经得知自己患上了HIV,什么时候染上的没有人比我更加清楚,

    我站在36层的顶楼之上,最后一条短信是发给于子琪的,让她好生照顾我妈,

    我从三十六楼的楼层一跃而下的时候,只感觉得到大风一直在耳边呼啸,

    我被自己,也被郑青州给逼上了绝路,

    直到我临死前,他们一家三口幸福甜蜜的模样还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在这世间走了一遭,经历了各种苦痛,也历经了各样的绝望,苟延残喘地活到最后也只是一无所获,

    青州…青州,世间茫茫,愿下一世,我们不会再相遇,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