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我要生猴子 > 161 完结(大结局)

161 完结(大结局)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福多多
    虞听风好不容易在清泉的婚礼上抓住了落雪。

    “我说你一老爷们,为何非要与我一战呢?”落雪不悦。

    对啊!虞听风也觉得挺奇怪的,他并不是一个很喜欢纠结的人,他的江湖之风很重,素来都是洒脱恣意,几乎不会做出那种死乞白赖的事情。

    虞听风挠头。

    “今日清泉成亲,动刀动枪的是在不雅。”落雪撇了一下嘴角,“我们比轻功好了。”

    “好啊!”虞听风不纠结了,和一个女子动手,也的确是没什么风度。其实他也知道自己之前是抽了什么风,他只是想见识一下传闻之中落雪的武功到底好到什么地步罢了。

    习武之人争强好胜之心很重,萧衍能将落雪放在秦锦的身边,那就是对落雪的武功十分的有信心,就连萧衍都觉得有信心的人,虞听风才会另眼相看。

    他素来胸怀广博,想开了,也就放下了。

    轻功好!风雅,不会伤了和气。

    “看看谁能先去摘星阁的楼顶,谁就赢!”落雪说道。

    “那是在皇宫!”虞听风挠头。

    “怕了?”落雪挑眉。

    “怕什么!”虞听风一听,顿时不服。“皇宫只怕我比你熟!”

    “那更好,免得一会你输了说我占你便宜!”落雪说道。

    “我让你先跑!”虞听风哼了一声说道。“别说我没风度!”

    “比试就是比试,谁要你让?你这是看不起我吗?”落雪不悦的蹙眉,“你若是存着这种心思,我也不用和你比试了,因为即便你输,你也会找出各种理由来。无趣的很。”

    被落雪这么一说,虞听风的心底就是一凛,眼前的姑娘清冷如月华一样,还带着一股子清傲之气,让她原本不是十分出色的眼眉看起来多了几分孤高,却是如同空谷幽兰一样,独自开放,傲骨铮铮。

    “是我错了。”虞听风正了正神色,他朝落雪一抱拳,“我不该如此的轻视与你。好,咱们要比便是公平的比,我不让你,你也无须让我。”

    “那是自然。”见虞听风真的不是故意的,落雪的神色缓和了许多。

    “公平比试,有点彩头总是可以的吧?”虞听风问道。

    “你想赌什么?”落雪问道。

    “我若是赢了,你请我喝酒,你若是赢了,我请你喝酒!”虞听风笑道。

    “横竖都是喝。好!”落雪笑了起来。

    落雪很难得笑,就是整天和她在一起的秦锦都很少能见到,虞听风却是好狗屎运的碰到了。

    原来落雪笑起来也是这样的清丽脱俗,虞听风看着,也觉得自己的嘴角跟着朝上弯了起来。他就喜欢这样的姑娘,爽利,自然,没有什么娇气!

    他们叫来了双喜当证人,随着双喜的一声令下,两个人各自施展开轻功朝着摘星阁的方向狂奔而去。

    若是被宫中侍卫发现,自是会阻慢行程,所以重点不是摘星阁,而是一路上要怎么样用最快的速度躲避开巡逻的侍卫。

    在这上面,虞听风是比落雪占了一点点先机。

    他本就是侍卫出身,早就熟悉了宫中侍卫巡逻的路线和时间。本来他心底还有点过意不去,他这也算是变相的作弊了。

    但是等到了皇宫一看,我去!萧衍那个坑货居然变换了原本的侍卫巡逻路线和往来交接的时间了……

    啊啊啊啊。虞听风觉得自己掉坑了!

    萧衍居然还安插了很多暗哨,饶是他武功高强,也好几次差点着了道!幸亏他对皇宫地形了若指掌,不然的话,真的完蛋了!铁定被抓!

    好不容易到了摘星阁的阁顶,虞听风看到落雪已经笑眯眯的站在摘星阁的飞檐之上。

    皓月当空,苍穹空寂,宫殿的层层楼阁在月光之下显得十分的静谧与幽深。

    她轻松的站在那边,如同皎月凌空一般,衣袂被夜风吹起,翩然如飞。

    虞听风仓皇赶到的时候,边是看着她那一派闲适的模样。

    眼底透露着些许兴奋的小光芒,让整日清冷的人似乎在那一瞬间生动鲜活了起来,她眼底还有几分小得意,在见到一贯从容的虞听风有了几分小狼狈之后,她眼底的笑意更盛。

    虞听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输在一个女子的手里,不过他却是一点懊恼之心都没有,反而心底一片暖意流动,她十分的安静,平日里跟随在秦锦的身边,不骄不躁,从不争锋,踏踏实实的履行着她的职责,这样的女子,忠烈,忠诚,不为外物所动……

    他的心却是动了。

    他也老大不小的了,年近三十,之前种种他似乎已经淡忘殆尽。时间真是一个能消除人记忆的好东西。

    斯人以嫁,在她的眼底,自己不过就是一个江湖浪子,她不知自己身世,不是他可以隐瞒,而是在他还没来的是说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出了选择。

    他回到京城,原是想着,用自己世家子的身份再出现在她的面前,问她一句,悔不悔?她明明有机会进入更高的门第,成为伯府的少奶奶的,但是却眼光短浅的选了一个县令之子。

    后来他没去,因为他觉得无聊。

    而现在他看着傲立在摘星阁飞檐上的落雪,忽然感觉到封闭了这么多年的心融化了。

    “下来!我请你喝酒!”他朝她招了招手,“我知道京城哪一个地方有最香醇的美酒。”他放浪形骸过,也带着萧衍走过花街柳巷,他那时候是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将那个不苟言笑的小子给带歪了,有的时候他就是这么偏激,就是想看看人的劣根性。

    但是他没成功,在萧衍的身上,他看到自己所不具备的东西,像他这样与萧衍南辕北辙性子的人能成为挚友,也实属不易,如今挚友已经高高在上,权柄在手,他也即将成封疆大吏,也是时候考虑一下自己要成个家了。

    拐带走落雪或许也蛮有意思的。

    况且这个姑娘是他这么多年以来,唯一一个关注过的。

    落雪欣然落下,完全不知道自己似乎一步步的走入了一个人的预谋之中。

    清泉成亲后不久,萧文筝就下了一道圣旨,召回了萧衍被流放的那一族的族人。

    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萧衍那一支皇族流落在外,死的死,失踪的失踪,真正能回归京城的也不过两家子人,萧衍虽然与他们见都没见过,但是还是让萧文筝赐下了郡王的封号。

    萧文筝封赏萧衍一支的事情在京城一传开,王宫贵胄们的心底便已经有数了。

    萧衍皇族后代的身份是不容置疑的,他的血统在这些人心目之中可能比萧文筝还要纯粹一些。

    冬月一到,萧文筝就已经尊萧衍为义父,长公主即将临盆,让萧衍代为监国。

    这表达的意思,谁心底不明?

    萧衍现在虽然还只是长公主驸马,但是行使的已经是摄政王的权利了。

    他大权在握,靖国公府一站在他那边,太皇太后缩在慈宁宫里整日吃斋念佛,能调动紫衣侯卫家的令符又在萧衍的手里捏着,至此,大家都已经不做他想。

    萧衍让萧文筝劳师动众的封赏他那一支的族人,便可以窥见端倪了。

    萧衍这是在替自己的血统正名。

    临近年关之时,秦锦的肚子已经大到就连她自己看得都觉得肝颤的地步。

    她现在走几步都恨不得要用手托一下自己的肚子,生怕是会绷不住,裂开。

    “我看你这样子,倒是比我那时候更吓人。”花影笑着递了一杯蜜水给秦锦。南怀竹已经回到京城,目前在翰林院之中,她也带着儿子从边境上过来了,这些日子,秦锦即将临盆,萧衍怕秦锦的眼前缺了人,于是就将花影召入了皇宫,还将剪雨,折风也都叫了回来,一起陪着秦锦,生怕自己不在的时候,秦锦会出点什么事情。就连华阳郡主和靖国公夫人也都住在宫里。

    一时之间,这寿春宫就成了皇宫最热闹的所在。

    萧衍对秦锦紧张到了风声鹤唳的程度,只要他有空,他就一定会过来蹲在秦锦的面前,赶都赶不走。

    无奈现在局势刚刚平定不久,朝堂上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太杂,能帮的上他忙的,也就那几个,其他人萧衍尚在观察之中,况且,经过几次事情,朝堂上可用之人寥寥无几,各个位置都是空缺,临近年底,各地官员的考评又都送到京城。

    萧衍要用人,就必须全面了解他。

    他要拿这些官员送来的考评和天隐宗查回来的情报相对比,若是出入过大的,绝不再用。

    当然每一个地方的官员都会夸大自己的功绩,掩盖自己的缺点,这是人之常情,但是也要夸大的比较靠谱一点,即便是有错,能改则好,不能改却还要恶意掩盖的,那种就是真的有问题了。

    全大梁这么多州郡,各种郡守,各种将军,一一对比下来,这种耗费的经历和时间也都是能压死人的。

    萧衍常常都是忙到后半夜,秦锦都睡了,他再匆忙赶过来看看秦锦,然后随便找个地方小憩一下,再回去继续看。

    他将南怀竹先放在翰林院也是有目的的,先让南怀竹混个不咸不淡的翰林当当,只等来年开了恩科,再将已经是翰林的南怀竹提成主考官。

    南怀竹的人品与文采他是放心的,所以由南怀竹来担任主考官,也是能为朝廷选出真正德才兼备的人才出来。

    况且京城贵胄现在对来年恩科的主考官一职都十分的看重。

    要知道这些人是最最会揣测上意的,萧文筝开恩科,最后做主的还是萧衍,这些人上来,无依无靠,又都将被萧衍所用,所以为了未来家族的昌盛,这些人必将成为氏族争抢的资源,而他们的主考官也算他们半个恩师,谁若是能占了那个位置,便是已经占了先机。

    有这些新鲜的力量注入,再占上一个先机,肯定百利无一害的事情。

    “可不是吗?”秦锦苦笑,“也不知道是个男还是个女的,肚子现在这么大,我是站也不对,坐也不对,躺着也浑身不对劲。”555,她不知道生孩子的过程这么痛苦的。

    “对了,驸马他说过是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吗?”花影很八卦的问道。

    “他说喜欢女孩。”秦锦叹息说道。

    其实就连她都知道萧衍这是在安慰她呢。

    就是怕她有什么心理上的负担,所以才这么说。

    可是他越是这么说,秦锦就越是觉得自己有压力。

    她才叹息完,就觉得自己的肚子一紧,抽痛抽痛的,痛的她哎呦了一声,惊呼了出来。

    “怎么了?”花影忙丢掉了手里的小衣服,起身一把拉住了秦锦。

    才碰触到秦锦的胳膊,她就感觉到秦锦已经痛的浑身发抖。

    “我不行了,怎么会忽然这么痛?”秦锦哀叫道,再度抬起脸来,已经是出了几颗豆子大小的冷汗在脑门上。

    “你这是要生了吧!”花影有了一个儿子了,颇有经验,看到秦锦这样子忙不迭的叫人来。

    华阳郡主和靖国公夫人在隔壁替孩子选着绣样,听到这边花影急赤火燎的呼喊声,两个人吓的手一哆嗦,丢掉了绣样就跑了过来。

    这时候的秦锦已经被落雪抱着放在了床铺上。

    “这样子,可能真的是发动了。叫太医。”靖国公夫人和华阳郡主一看,两个人找急忙慌的一起朝外跑,都是一转身,哎呦,两个人撞到了一起。

    “别乱别乱。”华阳郡主毕竟年轻点,扶住了靖国公夫人,说道,“你们找腿快的,去和驸马说一声,叫他过来。”

    “是。”沐雪忙福了一下,飞快的跑了出去。

    这边也找来了人去叫了太医和接生的医女过来。

    萧衍正在和南怀竹,虞听风,还有屈从海商讨事情,南怀竹如今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萧文筝的师傅。

    这也是萧衍安排的,因为南怀竹进入翰林院之后,被人排挤,所以萧衍一怒之下就按了一个帝师的帽子给南怀竹。

    这下再也没人敢说南怀竹什么了。

    即便有人暗中刁难,也被南怀竹几下子就打发了,日子长了,翰林院之中的老顽固们也就发现这个靠着驸马爷关系进入翰林院的年轻人其实根本就一点都不好惹。

    有了帝师之名,明年的恩科,由南怀竹来当主考官,就更加的顺理成章,名正言顺,谁敢和帝师去争什么长短。

    萧衍闻言,手中的毛笔啪嗒一下就掉到了地上,呆若木鸡。

    南怀竹觉得好笑,“殿下这是要生了,你还杵在这里?”他挥了挥手,问道。

    萧衍这才如梦方醒,跳起来撒腿就朝寿春宫的方向跑。

    “走走走,咱们去看热闹。”南怀竹一拽虞听风和屈从海。

    “不太好吧。后宫重地。”虞听风毕竟是在宫里当过侍卫的,一摇头,“我才不要有把柄抓在他的手里呢!”

    “那你去不去?”南怀竹又拽屈从海。

    他总是想着屈从海就是一个二愣子,肯定是一拽就跑的,后宫重地,他不能进,这个道理他懂,但是难得看到一次萧衍慌乱到六神无主的样子,就是被罚了,他也认,可是被罚这种事情,不能他一个人吧,总要拉个垫背的!

    虞听风拎的清,屈从海却不一定。

    哪里知道屈从海将自己的脑袋瓜子一摇,“不去!”

    “为啥?”南怀竹愣住了。

    “我媳妇说了,进了宫要是我敢乱跑,乱看,她就带着儿子去公主那边住。不理我了。”屈从海脑袋摇个不停,“我听我加媳妇的!”

    “你个没出息的!”南怀竹一跺脚,抬手要去拍屈从海,被屈从海瞪大了眼睛一瞪,南怀竹就将手给收了回来……论打架,他还真打不过屈从海。

    南怀竹只能泱泱的再将手给放了下来。

    他默默的流泪,世道不公,人都变精明了!一点都不好骗了。

    萧衍感到寿春宫,就看到秦锦的房门是紧紧关闭着的。

    花影她们都在屋子里,只有几个宫女和太监垂手站在门口,见萧衍进来,大家纷纷行礼,“见过驸马。”

    萧衍从没这么乱过,因为他听到了秦锦在房间里那压抑痛苦的低吟之声。

    “长宁!”萧衍不管不顾,一股脑就要朝里面冲,宫女们哪里敢拦住驸马,虽然知道不妥,但是还是眼睁睁的看着萧衍冲了进去。

    “你进来干什么?”靖国公夫人一回头,看到萧衍站在了门里,外面的寒风随着他一开门,就涌了进来,她忙将门关上,“你一个大男人的,女人生孩子有什么好看的,出去出去!”

    她想要将萧衍朝外面赶。

    “大伯母。长宁她很痛!”靖国公夫人是推不动萧衍的,萧衍焦急的伸长了脖子朝里面看,床边围了一圈人,生是将他的视线给挡住了,几个太医也站在外面的屋子里,齐齐的朝萧衍行礼,“见过驸马爷。”

    “女人生孩子哪里有不痛的。”靖国公夫人哭笑不得,“你放心吧,太医们刚刚给长宁把过脉了,一切正常,医女们也摸过了,都是好的。”

    萧衍刚刚定了一下神,“哦”了一声,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出去,他也打听过了,女人生孩子,是要痛一阵子的。

    只要一切都是正常的便好。

    他才刚刚想要转身,就听到秦锦“啊”的一声尖叫,然后就是细细碎碎的啜泣声。

    萧衍吓的手一抖,半转过去的身躯再度转了回来。

    “怎么了?”他再也不管了,推开了人群就冲了进去。

    “没事没事。”医女们被凶神恶煞一样的萧衍给吓了一大跳,驸马爷现在的样子简直……吓死人了,浑身都散发出一种逼人的杀意。她们是吓的不敢出声,倒是华阳郡主按住了萧衍,“你就别在这里添乱了,走走走,我陪你去隔壁等着。你越是在这里,秦锦就越是紧张和害怕。”

    “真的是吗?”萧衍已经挤到了床前,自然就是拉住了秦锦的手。

    她的脸都已经疼的满是冷汗了,发丝缭乱,眼神也有点发定。

    “长宁。”萧衍心疼的不得了,只恨不得干脆自己替她疼得了。

    “你出去吧!”秦锦看到萧衍,咬牙说道,“你在这里不好。”

    “长宁,你若是要我的话,我就在隔壁,你叫我一下我就过来。”萧衍其实是想在这里的,但是他是真的有点怕了。

    他经历过最最严酷的守城之中战,看着敌军和自己人的尸体满布脚下,他也算是从尸山血海之中爬过来的人,那时候他都没皱过一下眉头,但是现在他是真的觉得自己在颤抖了。

    他不敢看……

    就是听着秦锦惨叫他都觉得有点胆战心惊的。

    被华阳郡主陪着,萧衍在隔壁的屋子坐下。

    他哪里有什么心思,一直竖着耳朵听隔壁的动静,坐卧不宁。

    只要秦锦尖叫一声,他就立马如同被针戳了一样的跳起来。

    华阳郡主不住的安抚着萧衍。

    秦锦足足痛了四个时辰,才传出了要生的消息。

    她撕心裂肺的呼喊声,让萧衍几次都差点将墙给砸了,人直接冲过去。

    也不知道这样熬了多久,萧衍听到了隔壁传来了婴孩嘹亮的哭声。

    “生了生了!”华阳郡主拍手笑道,“恭喜驸马,贺喜驸马!”

    生了?萧衍顿时又愣住了,两行清泪从他的眼角滑落,那一声清亮有力的哭声便是他的孩子发出的。他和秦锦的孩子啊!

    萧衍唇抖了又抖,脑子里面瞬时间就是一片空白。

    “去看看去!”华阳郡主拍着萧衍的肩膀。

    “哦。”萧衍这才如梦初醒,回过神来。他忙不迭的朝隔壁跑,靖国公夫人也忙不迭的过来报信,两个人在门口撞在了一起,还是萧衍拉了一把才没将靖国公夫人给撞倒下去。

    “长宁生了,是个男孩!”靖国公夫人已经乐的嘴巴都合不上了,欢天喜地的说道。

    “儿子?”萧衍丢下这一句话,就直接冲到了隔壁。

    折风手里抱着一个已经包裹好的婴儿,正在嗷嗷的哭着。她不住的在哄。

    秦锦已经是精疲力尽了,萧衍进来,秦锦只来得及朝萧衍笑上一下,就晕了过去。

    又是一阵人仰马翻。

    太皇太后拉着萧文筝的手,站在寿春宫外,静静的等候着。

    “皇奶奶,姨娘会生个小弟弟还是小妹妹?”萧文筝穿着一身明黄色的绣着金龙的斗篷,抬脸看着太皇太后。

    “你希望呢?”太皇太后缓缓的一笑,慈祥的问道。

    “我不知道。”萧文筝摇了摇头,奶声奶气的说道。

    “筝儿,你想不想和奶奶出宫呢?”太皇太后凝立了良久,才缓缓的问道。

    “宫外有什么?”萧文筝又问道。

    “有很多好看的,好玩的,有你没见过的山川大河,还有浩瀚的星辰和大海。”太皇太后蹲下,拉了拉萧文筝的斗篷,“想不想和皇奶奶一起去看看?”

    萧文筝的眸光一亮,“想!”

    “恩。乖。”太皇太后直起身来,笑着摸了摸萧文筝的头。

    他们这边才说完,就看到一个小太监从寿春宫里跑了出来,跪在了萧文筝和太皇太后的面前,“回禀陛下,太皇太后,长公主生了一个儿子,母子平安。长公主有点脱力晕了过去,现在已经救醒了。”

    “你起来吧。”太皇太后一抬手,长舒了一口气。

    “走吧。”她低头对萧文筝说,“咱们进去恭贺一下你姨娘和义父。”

    长公主的诞下了儿子的事情,不胫而走,宫外送来了无数的礼物,就连靖国公府的大门门厅里面也都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贺礼。

    萧衍给自己的儿子取名叫萧文裕。

    除夕夜前,太皇太后亲临朝堂,宣读了一张退位诏书,萧文筝将帝位禅让给了自己的义父萧衍。

    没有隆重的即位仪式,只是在除夕夜昭告了天下,并且祭天祭祖,传位的便已经完成了。

    萧衍登基为帝,第二天便是大年初一,他下旨封秦锦为敬仁皇后。

    第三年,敬仁皇后诞下一女,萧文秀,封为景阳公主,同年,封萧文裕为宗瑞太子。

    萧衍在位三十七年,后宫仅有皇后一人,朝堂之上,虽然有人起过心思想要将自己家的女儿送入后宫,但是都被萧衍严令禁止了。

    即便是别国和亲,送来公主,郡主,也皆入朝臣之府。

    秦锦一生尊荣,也堪称了大梁的一个传奇了。

    正是因为她出身就高贵无比,朝堂上也无人敢说她善妒,她有一儿,一女,也无话柄落入人手,朝臣即便有人动心思,也无奈实在是找不到敬仁皇后有什么缺点和错漏之处。

    其实秦锦是还想再生的,但是萧衍实在是受不了了,每次秦锦生孩子,好像丢了半条命的人是他好不好,已经有儿有女了,萧衍不贪心。上天已经对他很好了。

    萧文筝退位之后被奉为安泰亲王,与太皇太后一起出宫,游离山川。

    太皇太后年轻的时候就是心高气傲的女子,等到这个年纪出宫,已经是看破红尘俗世,心境自不是年轻的时候可以比拟的。

    她带着安泰亲王四处游历,竟生出了一个念头,她曾是大梁的皇后,当皇后的时候,她似乎也没做过什么有益于大梁的事情,到了现在,她却是真的想替大梁做点事情了,有这份心思,无非是求一份心安。也是替她死去的儿子积德,更是为她的孙子积福。

    太皇太后凭着自己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她要亲手绘制一幅大梁车辇图!

    她要将大梁的山川河岳,边界森林,都绘制在这副图上。

    消息传回京城之后,萧衍给了太皇太后最大的支持。

    大梁自建国以后就没真正的勘定过国界,与周边国家常有边界上的冲突,而太皇太后的这个心思正与萧衍心中的所想不谋而合。

    既然太皇太后有这份雄心,他没道理不去成全。

    太皇太后风霜雨雪的行走了大半个大梁,历经十五年,病死在了边界上,而安泰亲王则接过了太皇太后的笔,继续完成太皇太后未尽的大事,走完皇奶奶没有走完的路。

    再过十年,安泰亲王回到京城,进献了一幅完整的大梁步辇图,气势恢宏,还有拉满整整三十车的大梁风貌地理,地图之详尽,前所未有,即便是放眼其他国家,也不见得能有这么一套完备的地理志。

    二十五年风雨路,安泰亲王离开京城的时候尚只有六岁不到,等再度回来,已经过了三十岁的而立之年。

    秦锦看着自己前世一手带大的孩子在这一世有这番出息和成就,抱着安泰亲王哭了好久。最后还是萧衍是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将自己的媳妇从外甥的身上给撕了下来。

    见鬼了!媳妇抱着其他的男人哭,这叫什么事情。

    “义父。”如今已经是长成沉稳俊美男人的萧文筝朝萧衍行礼,“文筝幸不辱命。”

    萧衍被那一声义父叫的也是热泪盈眶,或许是老了的缘故,他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好样的!”他拍了拍萧文筝的肩膀,哽咽了两声。

    勘定出完美的国界是大功德,被永远的载入史册,太皇太后和萧文筝整理出来的这一整套地理志成为历史上最最完备的一套地理风物志,对后世影响深远,甚至几千年后,到了科技发达的现代,人们在网络上打嘴仗的时候,还会引用这套风物志里面的有关记载。

    景阳公主的驸马是屈从海和折风的儿子。

    屈从海当年是实在受不了自己儿子总是粘着自己的媳妇了,弄的他在家里靠边站,所以一咬牙将半大不小的儿子给丢到京城的宫里去,反正他是怕萧衍,想着自己的儿子见了萧衍也应该是如同耗子见了猫一样。而且儿子是跟在萧衍的身边,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他当年是个混球,大字不识一个,兵书看不懂半张,还不是被萧衍给治理的服服帖帖的,能有现在的成就,一半是萧衍的,一半是媳妇的!嘿嘿。

    妈的,萧衍写了一封信去臭骂了屈从海一顿,你当老子当皇帝很闲?给你教儿子?

    屈从海忙回了一封信给萧衍,不是,臣是真心实意的将儿子送去陛下的身侧历练,哪怕就是给公主殿下当个侍卫也好。

    “好!你小子说的!别后悔!”萧衍回信,“老子要把你儿子教成我家女儿的奴隶!”帝皇之言,充满了霸气。

    不过多年以后,萧衍就后悔了!

    他是成功的将人家的儿子变成了自己女儿的奴隶了,可是架不住自己的女儿喜欢上人家的儿子啊!大爷的,千算万算,没算准这个。

    妈的,他又写了一封信去臭骂屈从海,“混球!滚过来,参加你儿子和我女儿的婚礼。你个王八蛋,当年是不是就存着这个心了?让老子既给你带了儿子,还他妈的搭上一个女儿!”

    多年不骂脏话的萧衍,写了洋洋洒洒一张纸的脏话去骂屈从海,还不带重样的。

    屈从海接到信之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见过皇帝写信给臣子的吗?老子手头就有好几封!屈从海得瑟。老子就是传说中的宠臣加重臣,外加亲家!老子当年深谋远虑。

    折风捂脸,拉倒吧,信里写的都是骂的你,得瑟个屁!

    太子萧文裕娶的是还是自己的表妹秦馨。

    秦馨是落宛星的女儿,萧衍登基后不久,大齐就派出了使臣来大梁,出使的就是慕容家的一个小将军。

    萧衍晒了人家好几天,还是接见了他们,修订了两国的盟约。

    人家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要送一个和亲的公主过去。

    这可难倒了萧衍了。

    这宫里还有公主?萧衍扒拉来,扒拉去也没找出一个合适的。还是花影的一句话成就了萧衍,花家的姑娘因为受花影所累,几乎都没出嫁。

    如今已经成了老姑娘了。

    既然大梁之内找夫婿困难,不如干脆让她们都嫁去大齐。

    大齐物贸丰厚,人杰地灵,都是好地方,况且一个个按上了大梁公主的名号,谁人敢欺负!要知道大梁便是她们的后盾了!

    如此,花家的三个姐妹,都被敕封了公主的封号,随使团前去了大齐。

    萧衍还吩咐过大齐的使团,大梁公主虽然是和亲而去,但是也都代表着大梁的颜面,若是有受辱受屈的传言传回大梁,他必定追讨!

    事实证明,大齐还是比较厚道的,这几位公主年纪是大了点,但到了大齐之后,都嫁的很好,一个留在了宫里,一个嫁给了郡王,还有一个嫁到了慕容家。

    太子娶的也是自己家的表妹,秦锦就深深的为秦家担忧了,出一个皇后不稀奇,要是接连前后出两代皇后,这实在是有点树大招风了。

    她将这个忧虑和自己的大伯父一说,大伯父也深感这是个事情。于是他在太子成亲之后,干脆交出了锦衣卫都指挥使的职位,赋闲在家,陪着夫人一起出去闯荡江湖了。

    年少时,靖国公夫人为了他放弃了多姿多彩的自由生活,现在年纪大了,也是时候他去陪着自己的夫人自已潇洒。他将自己的靖国公爵位传给了秦锦的大哥,带着自己的夫人离开了京城。至此,江湖上就忽然冒出了两个武功高强的老夫妻,行侠仗义,快意恩仇。

    锦衣卫都指挥使的位置交到别人之后,萧衍总觉得锦衣卫的权利过大。原本在靖国公手里,他是放心的。但是到了别人的手里,他却是一点都不放心了。

    京畿守卫,事关重大,萧衍是经历过京城流民之乱的人,深知京畿一带的防护便是皇家的最后一道命脉屏障。

    双喜手中又有大部分宫中暗卫,干脆,萧衍成立了一个名叫“东辑事厂”的机构,全部有太监担任,第一人厂督便是双喜。

    后人简称东辑事厂为东厂。

    东厂便是专门监督朝中官员和锦衣卫的机构,直接对皇帝陛下负责。

    天隐宗也渐渐的都划归东辑事厂管辖。

    如此,萧衍的耳目遍布大梁,风吹草动,他都能在皇宫之中掌控。

    原本萧衍创立东厂的初衷是好的,锦衣卫权利过于集中和庞大,必须有人监控和监督。但是历经数代之后,东厂之中又衍生出了西厂,东西两厂并存,最后吞并了锦衣卫,造成了大梁的一次几乎灭顶的动乱。

    当然这都是后话,至少在萧衍的掌控之中,一切都在正轨上行走。

    这一世,萧衍终究还是抵不过岁月的侵蚀,走向衰老。

    秦锦这一天早早的起来,打扮的十分的隆重,她回到了萧衍的床榻之前,握住了已经是白发两鬓的萧衍的手。

    “怎么了?”萧衍从梦里醒来,看着自己的妻子。

    他们从成亲到现在已经四十多年,平日里只要她一个眼神,他就知道她想说什么。

    但是今日,他觉得秦锦有点怪。

    “别担心。”萧衍稍稍的撑着坐了起来,“太医不也说我这几天有好转吗?”

    “恩。”秦锦看着他的双眸笑了起来。

    两世,岁月都是厚爱他们两个的。即便已经年岁上身了,也没变成鹤发鸡皮的样子。

    他在她的面前从不自称是朕。

    “我今日来是想给你说个故事的。”秦锦将头轻轻的靠在了萧衍的肩膀上。

    “我听着。”萧衍笑道。

    秦锦顿了顿,想要将自己的前世说给萧衍听,但是她还没开口,就听到萧衍剧烈的咳嗽起来。

    “传太医!”秦锦一骇,马上高声叫道。

    “长宁!”萧衍拉住了秦锦,“不管你想和我说的事情是什么,我现在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诉你。”

    “你快别说话了!”秦锦又气又急,他都咳的上气不接下气了,还罗哩罗嗦些什么!

    “我想说,我这一生最大的成就,不是当了皇帝,而是当了你的丈夫。”萧衍笑道,“有你陪伴一生,足矣。”

    秦锦一愣,随后感觉到了眼眶间泛起的酸涩之意。

    “我也是。我最大的成就,不是当了皇后,而是没有再错过你一次!”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