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狂野少年 > 第181章:特殊的情侣

第181章:特殊的情侣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行远远
    要想明天能如愿地出来和李新月等几个女孩子聚会,首先要争得三姨的同意才可以实现。我和三姨在一起的时光只有晚上,白天她上班,我上学,只有双休日是我们难得在一起的好时光。一般情况下,双休日我都是和三姨在一起的,周六的时候,我们逛商场然后去公园散步或者划船,我们就像恋人一般亲密无间,肆意地在公园里玩耍一天;那是我和三姨生活里不可缺少的内容,每次从公园出来,三姨的脸上都如花般地绽放着开心的笑意。周日的时候,我也要陪三姨在家里,一边做家务一边开心地聊天儿,那样的时光是快乐的,似乎我们生活里不缺少什么:我就是三姨的男人,三姨就是我的女人,除了晚上没有夫妻那种事情以外,我们就是以夫妻的形式和乐趣有滋有味地生活着。最近,我感觉三姨越来越离不开我,而我对三姨的依恋还是停留在原先的基础上。不管咋说,我也宁愿一辈子和三姨这样在一起生活着,虽然我不能做她真正意义上的男人。

    这种情况下,我一旦双休日有特殊的事情,都是要和三姨事先请假的,尽管每次三姨心里是不愿意的,但每一次她也都答应了,三姨是真心爱我的,我的快乐就是她的快乐。

    这天晚上,我躺在三姨的身边,开始和她说起我明天出去的事情。当然,我是要说谎话的。因为我一直隐瞒着三姨学校里和詹勇打架的事情,所以请李新月和其他女同学的事实不能说。我只编造说班里要好的男同学叫毕凡的,明天中午约我去吃饭。连约我的理由都编造好了:毕凡在班级一直受欺负,是我一直在保护他,关照他,所以他非要请我吃饭,我说不去,他都急眼了。

    三姨翻过身来,一只手搭在我的身上,有些灰暗地说:“这个周六又要我自己过了!”三姨的语气好像很多周六都她自己过那般伤感。

    我心里一阵难受,三姨离不开我呀,我急忙摸着她的手,说:“我中午才去呢,要不咱们上午照样去公园划船?接近中午的时候,我再去和毕凡吃饭,然后下午我还会回到家里陪你的!”

    三姨抱住我,说:“还算你有良心,这样也不错.”

    第二天,我们起得都很早。吃过三姨做的早餐之后,我们就去公园了。没到这个时候三姨打扮得都特别漂亮,今天穿着一条洁白的连衣裙,膝盖以下的小腿都雪白的露着。脚上是一双高跟绿色皮凉鞋,走起路来身姿别提多美妙了,走在街上总能招惹男人贪婪的眼神儿。但三姨对所有男人都不屑一顾,似乎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男人一般。当然,我是例外的。由此我想,三姨打扮这样漂亮都是为我一个人看的。走在街上,三姨会很自然地挽住我的胳膊,我们这样情侣般的亲密,时常会招来猜疑的目光,是在猜疑我们的关系。这样的眼神儿,我们已经习惯了。

    三姨最喜欢去碧波荡漾的湖水里去划船。夏日的水面上,处处是绿盘子托出的粉红的荷花,那边还有幽深的芦苇荡,里面各种水鸟飞来飞去,不时地发出欢快的叫声。

    三姨姿态曼妙地坐在船头上,面对着我,如花的脸上是愉悦的笑靥,眼神神情地凝望着我。我双手握着划船的浆,展开威武的姿态拉弓射箭地划着。小船开始荡悠悠地在水面上前行。

    三姨静静地望着水面的荷花,望着水面上的游船,之后又望着我,无限痴迷地说:“如果生活能停留在此刻该有多好啊?”

    “你是说,停留在水上,停留在这样荷花里面吗?”我看着三姨美妙的神态和姿态,心里更是神思遐想。

    “嗯.主要还是如果能和你在一起”三姨喃喃地看着我说。

    “为什么不能呢?我们可以在一起生活一辈子啊!”这样的话不知道我已经说过多少次了。

    “你是在骗我的.再过几年,你就该娶媳妇了,多半现在你就开始想媳妇了,对不对?”

    “我才不呢.”我嘴上是这样肯定地回答,可我的眼神是游移着的。

    “哪有男人不娶媳妇的,谁信啊?”

    “三姨,你真的想一辈子不找男人吗?”我这样反问她。这样的话好像我是第一次问,以前我都是引导三姨不找男人的语调。

    三姨似乎有些惊讶,问:“你希望我找男人吗?”

    “我.当然不希望了。可是你又不让我做你的你男人,那怎么办?”这样的疑问和思考最近时常纠结着我,以前我似乎没有这样的想法。

    “你现在就是我的男人啊,我们每天不是这样生活着呢吗?咱们家里即有男人又有女人,什么也不缺啊!”三姨闪着大眼睛这样说,嘴角挂着一种甜蜜的笑意。

    “可是就是不一样啊!”

    “哪里不一样了?”三姨闪着眼睛嘴角是莫名的笑意。

    “可别人家还会有小孩子呢!我们就不会有!”这样的理由最直接表达我要说的话。

    三姨脸色顿时像红云一般,嗔怪说:“不许你说混蛋的话小孩子有啥好的啊?你还是个孩子呢。你就是咱们的小孩子!”

    “那.我到底是你的男人还是你的小孩子啊?”

    “什么都是。你即使我的男人也是我的孩子。这样多好!”三姨似乎很霸气地这样说。

    在水面上划了很久的船,之后我们又去那边当了一会秋千,三姨孩子一般嘴里发着欢快的笑声。总之,我们别提多开心了。

    十点刚过,三姨就很善解人意地说:“我们回去吧,你不能等正中午才去和同学吃饭,要早一点儿。”

    我和三姨分手的时候,她特别宽怀地告诉我:“下午的时光你自由支配,但天黑之前务必回家!”

    我兴奋地亲了她一口,她就自己回家去了。

    我向市场大厅的那个街走去。想着和李新月和那几个女生会面,我心里莫名地兴奋着,躁动着.

    在八坞城里真正民族风味的过桥米线,只有那么三五家,经常吃的人都知道。米线店有两种:第一是少数民族开的,店的米线劲道,汤味鲜美,再加上掌勺师傅行动快速,不必令缺乏耐心与时间的我们等候太久,所以,懂行的男孩子女孩子们经常光顾这样的地方;第二是汉族开的,米线味道要差些,但分量很足,各类蔬菜、豆腐等等种类丰富,那家掌勺师傅动作不哪么娴熟、快速,并且总是一幅懒洋洋、爱理不理的样子。所以生意比起上面提到的那家要冷清一些的。

    市场大厅对过,最近开了一家纯正的民族风味的米线店,我只来过三两次,可或许李新月她们那些女孩子是经常来的,所以他今天就选择了这里吃饭。

    我来到那家米线店门前的时候,李新月和另外三个女生似乎都等了一会儿了。李新月故作不悦地责怪我,做东道主的竟然让客人等着,没有诚意,还说要是再有几分钟不来,她就请客吃了。但似乎她不是真的生气,还没等我解释,她又嗤地一声笑了,还向那几位女生做了个鬼脸儿,另外三个女生也抿嘴笑着。

    另外三个女生都是同班的同学,虽然开学没几天还不算熟悉,可每天都在一个班里,我又是班长,又有她们帮我打架的特殊原因,实际上我们彼此已经很熟悉了。那个刘婷给我记忆最深,那天她紧跟在李新月身后,手里握着一个桌子板,仅次于李新月的勇猛。刘婷是个圆脸圆眼睛很乖巧的女生;另外两个,一个叫崔丹,一个叫韩丽娟。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这三个李新月的闺蜜,无论在心理上还是在身体上都是相对有些成熟的女孩子,虽然面庞各异,身材高矮不一样,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身体发育都有了成熟的意蕴,虽然都没有李新月发育得那样饱满成熟,但每个人身体各处都隐约透露出青春的妙韵来。这也是我喜欢接触的女孩子类型。

    由于不是在校时间,她们个个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还多少外露性*感一些,要么是短裙,要么是短裤,完全是一副熟*女的装束,或许唯有节假日她们才可以这样放松打扮一些。

    这虽然是一家很大的店,可中午时候店里几乎已经座位都满了。我们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时候,正好左边角落里有貌似一家四口的客人刚吃完正准备付账出去,我们就急忙站在桌边等待了。

    那桌的客人走了,四个女孩子入座了,可却没有了我的座位。店里没有一个条形桌两边都是各两把椅子,一桌就是四个座位。几个女孩子正调皮地看着我偷笑。正在这时服务员过来招呼我们,李新月对那个女服务员说:“麻烦你给我们再拿一把椅子呗,他是我们一起的,还是他请客呢,让他去别的桌,我们还担心他不给我们买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