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4913章 白家一定有内鬼!

第4913章 白家一定有内鬼!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烈焰滔滔
    立刻逐出白家,这就是白克清对于造谣的态度!

    这种时刻,他不能允许任何泼脏水的声音出现!

    其实,在整个白家里,白克清是最有家国情怀的那一个,同样的,在“大局观”这件事情上,也根本没有人能够和白老三相比!

    “三叔,我说的是事实!这次事情,如果不是苏家干的,其他人怎么可能还有嫌疑?”

    那个子弟觉得很委屈,仍旧在大声辩解着,然而,这种时候,白克清根本不可能对他有半点好脸色!

    “我说过,将此人逐出白家, 永远不得再踏入白家大院一步,经济方面全部切断联系!”白克清少有的严厉了起来。

    任谁都能听出他话语之中的冰冷之意。

    切断经济联系,那就意味着,这个子弟真真正正的被逐出了白家,从此再也不可能从家族里面拿到一分钱!

    白克清这绝对不是在说笑!

    他是在杀鸡儆猴!

    更何况,父亲被烟雾活活呛死,这种悲伤的关头,根本不是往苏家的身上泼脏水的时候!

    想要在这个节骨眼上触白克清的的霉头,实在是目光太过于短浅了!

    “克清,克清,别这样,别这样!”这时候,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说道:“维维他还是个孩子啊,他不过是随口说了一句玩笑话而已,你不要当真,不要当真……”

    此人是白克清的族弟,名叫白列明,刚刚发声的白有维,正是他的儿子。

    “玩笑话?”白克清扭头看了这个白列明,声音冷冷地说道:“他多大了?”

    “维维他今年二十二了……”白列明结结巴巴地说道,白克清平日看起来很平易近人,可是现在身上的气势实在是太足了,让白列明说起话来都明显不利索了,甚至上下牙齿都已经控制不住地打颤了。

    “都已经二十二了,还是孩子?”白克清的面色之中满是寒意:“子不教,父之过,白列明,你和你的儿子一起离开白家,从此刻起,这个家族和你们没有半点关系!”

    “什么?”白列明一听,顿时愣住了!

    怎么,自己替儿子说句话,就也被殃及了吗?

    白列明绝对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这个家族成什么样了,自己是站在家族的立场上进行发声,这样也不被允许了吗?

    都已经靠着家族养了大半辈子了,如果真的被赶出去,那么白列明完全没有傍身的技能,又该靠什么来讨生活?

    “克清,克清,别这样,我……”

    白列明还想说些什么,然而却已经被气头上的白克清再度打断:“我说到做到!以后,谁敢和这一对父子私下里有联系,或者谁再替他们说话,全部都给我滚出家族!”

    白家三叔此刻已经是气场全开了!他虽然平日里极少介入家族中的具体事宜,可现在根本没有谁敢忤逆他的意思!

    白秦川则是对手下摆了摆手,随后,几个壮汉便从人群中走出来,把还在哭喊的白列明父子给架出去了。

    眼看着再也不可能回归白家了,白列明不禁喊道:“白克清,你看看你已经被

    苏家给压制成了什么样子!竞争不过苏意,就直接倒向他的阵营了吗?我只不过提出一个嫌疑人的可能而已,你就迫不及待的把我给逐出家族,白克清啊白克清,你以为,你这样跪-舔苏意,他到最后就会放过你吗?”

    听了这些话,白克清的身体被气得颤抖。

    一股深沉的无力感随之涌上心头!

    这些不成器的家伙,什么时候能让自己省心?

    自己拼命往前冲,是为了什么?

    还不是要带着这个家族一起飞?

    他们这帮蠢货,什么时候能不拖后腿?

    白秦川这时候开口了。

    有些话,三叔不方便说,他可以说。

    “把白列明父子的嘴巴堵上,赶出首都,以后要是敢踏入首都地界一步,我打断他们的腿!”白秦川狠声说道:“我说到做到!”

    然而,那个白有维还不依不饶的大喊道:“白秦川,在我眼里,你算个屁,这次的火灾,说不定就是你安排的!你知道爷爷一直不喜欢你,所以铤而走险,你真是该死……你之所以没第一时间赶来,就是为了制造不在场的证据,是不是!”

    听了这肆意栽赃的言论,白秦川差点没气糊涂了。

    他掉头就大步往回走,一边走,一边抓过了一个保镖,把他口袋里的甩-棍掏了出来!

    “你……你要干什么……”白有维见状,顿时吓得魂飞天外,大吼道:“白秦川,你不能这样,你这是要杀人,你这是……啊!”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控制不住地发出了一声惨叫!

    因为,白秦川已经拿着甩-棍,狠狠地砸在了白有维的膝盖上了!

    就这一下,他的膝盖直接被敲碎了!

    白秦川并没有立刻停手,而是骂了一声:“我让你乱讲!”

    骂完,继续动手!

    砰砰砰!

    白秦川连续抽了好几下,把白有维的膝盖骨和小腿骨全部都打变形了!

    后者就算是手术成功,走路也不可能完全恢复正常!

    白有维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痛苦,直接就当场昏死了过去!

    而他的老爸白列明,已经被白秦川的狠辣手段吓得说不出来话了!

    白秦川凶狠的把甩-棍往地上一摔,随后看向那些所谓的亲戚们,冷冷说道:“如果我再听到有人把脏水往我的身上泼,如果我再听到有人敢污蔑三叔,我保证,他的下场,一定比白有维还要惨!”

    全场噤若寒蝉,没有谁敢再出声。

    白克清并没有看白秦川,更没有制止他的行为,白家三叔仍旧是站在后院的位置沉默着,而白家的所有人,都在陪着他一起沉默。

    良久之后,白克清才说道:“准备葬礼,调查真凶。”

    说完,他又陷入了无言之中。

    几分钟过去,白克清再度开口说道:“秦川负责收拾残局,白家大院的重建事宜由晓溪负责,我去陪父亲说说话。”

    做出了这个安排之后,他便扭头上了车,朝着医院驶去。

    而白天柱的遗体,也在送往太平间的路上。

    蒋晓溪站在人群的最外围,而这时候,有很多复杂难言的眼神都投向了她。

    看来,白克清是真的很欣赏蒋晓溪了,把这么重要的重建工作都交给了她!

    白天柱之前那么器重蒋晓溪,这就已经引得很多人不满了,可是没想到,哪怕白天柱已经死了,可蒋晓溪却仍旧被白克清所重视!

    全权负责整个白家大院的重建事宜,这就意味着,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蒋晓溪都将大权在握!

    一个外姓人,怎么至于被安排到如此重要的位置上?

    做出这个决定,也许真的是因为白克清对整个家族的子弟都彻底失望了!

    蒋晓溪其实来到这里并没有多久,她也是驱车从山间别墅赶来的。

    此刻的蒋小姐,根本完全无视了周围那些羡慕嫉妒恨的眼光,她安静的站在原地,眼睛里面是被烧黑的废墟,以及尚未散去的烟雾。

    …………

    苏锐在苏炽烟的房间里留宿了。

    后者并没有让他进卧室,理由很简单她还没有准备好。

    其实,苏炽烟知道,自己已经为此而准备了很长时间,但她总觉得,自己和苏锐之间,距离临门一脚,似乎还差了那么一点意思。

    她在等待着一个契机。

    等到苏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苏炽烟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早餐,简简单单的牛奶面包,当然,在苏锐洗漱完毕、坐到餐桌前的时候,她又端出来一碗卤肉面。

    这碗面色香味俱全,苏锐看得食指大动:“这没看出来,你的厨艺技能竟然开发的这么彻底。”

    此刻,身穿睡衣、素面朝天的苏炽烟,看起来有一种很浓的居家感,这种居家的味道,和她本身所拥有的性感结合在一起,便会对异性产生一种很难抵抗的吸引力。

    当然,目前,也只有苏锐能够感受到这种独特的吸引。

    “白天柱的葬礼时间已经出来了吧?”苏锐一边吸溜着面条,一边问道。

    这卤肉面绝对是下了功夫的,尤其是那卤肉的汤汁,全部浸入了面条之中,简直每一口都是享受。

    苏锐忽然觉得,自己以后可能要经常来苏炽烟这里蹭饭了。

    “白家已经对外放出风来,不准备举办追悼会,直接下葬,葬礼时间在明天。”苏炽烟说道。

    “如果明天是葬礼的话,那么,白家也许会在葬礼上给出凶手是谁的答案,只是,也不知道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他们究竟能不能追查到凶手的真正身份。”苏锐分析道,随后夹了一大块卤肉放进口中,入口即化,香气四溢。

    “应该很难。”苏炽烟摇了摇头:“这一场大火,几乎把所有痕迹都给破坏掉了。”

    苏锐埋头吃面:“没有什么事情会突然之间发生的,尤其是这么突如其来的火灾,一下子将整个白家都吞噬了,连救人的机会都不给,你觉得正常吗?”

    “哦?你的意思是?”苏炽烟笑吟吟地问道。

    苏锐吸溜了一大口面条,头都不抬地说了一句:“白家一定有内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