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罪灵渊 > 第一百八十九章:过河拆桥

第一百八十九章:过河拆桥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零度抹罪
    “啊!”

    就在我们都围拢在厨房的时候,突然从二楼的位置,传来了一声惨叫声,瞬间让所有人的神经都绷紧了。

    “还有人?”

    胡半山的眼睛微微眯起,看向二楼的位置,却是并没有如同之前那样冲过去,毕竟对于他们而言,发生什么事情,都没有老板娘这根线索重要,这人是个老狐狸,担心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你去看看!”

    胡半山看向一位长相猥琐的手下,这个人长相猥琐,原本混在人群之中也不是很显眼,而这一刻被胡半山点名,也只能够硬着头皮往二楼走。

    “会是谁?”

    我意识到那东西的重要性,自然也并没有离开,同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接到了那条对方发来的短信,在我想来,那人应该是知道这东西的重要性,所以想要将人一个个分散开来,而这里最有可能对对方造成威胁的,恐怕就只有胡半山和七哥了。

    这两个人,一人身份不明,怀疑是雇佣兵,而另外一人则是江湖上的狠角色,并且两人都带有手下,只要这两个人在,对方想要拿走这里的东西,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现在二楼传来的声音,很显然是对方要分散这群人,或者说是制造慌乱,让彼此生出警惕,从而相互怀疑,这样以来,就能够各个击破。

    那二楼传来的声音,是一名女人的声音,而我们要找的是一位男人,所以几乎可以断定,先后死亡的这些人,极有可能是老板娘的手下。

    我的目光看向张耀武和李光,我相信对方敢于如此行事,必然不会是一个人,极有可能是一个犯罪团伙,而现在我们这群人中,必然是会有对方的耳目。

    七哥那群人显然不可能是动手的人,他们自身实力强横,完全不需要如此的拐弯抹角,就算是那胡半山,我相信如果他真的想要对付,也绝对能够拿下,之前他隐藏起来,还有可能是因为独眼厨师的存在,可现在对方都死了,他就更加没有必要如此了。

    至于那胡半山,就是一头狡猾的狐狸,也不可能是他,毕竟这里出现任何的问题,大家都会第一个去怀疑是他,这样就使得他很被动,而且在发生情况之后,他是第一个派人过去的,这说明他也想要知道那人是谁。

    “胡老,没有人,只有一滩血,还有一张警官证!”

    那猥琐的手下,很快就跑了下来,手里握着了一本有些老旧的警官证,朝着我们挥了挥手。

    “警官证?”

    我的心中咯噔一下,如今情况这样的复杂,如果我们是警察的事情被人发现了,估计我们会率先被灭口,我本能的去摸了一下腰间,却是发现自己的警官证还在,而我看向穆兰,发现对方也在一脸茫然的看向我。

    “这里还有警察?”

    我忍不住扫了一眼张耀武,那警官证有些旧,穆兰刚入职,她的证件是新的,不可能是她的,而之前张耀武就曾经跟我说过,他是警方的卧底,我在想这东西会不会是他的。

    可是当我的目光望去,张耀武却是朝着我笑了笑,丝毫没有担忧的神情,但是他这样的神情,却是让我心中起了疑,如果他真的是警方派来的卧底,那在面临同事即将被揭穿身份的时候,他的这份神情很让人疑惑。

    “有警察?”

    胡半山的脸色一变,急忙从手下那里接过警官证,目光却是快速的扫过我们一行人道:“是警察的可以站出来,我们警民合作,有什么事情大家可以帮忙的,一定会帮忙的!”

    “是呀!警察叔叔站出来,给我们都发几朵小红花呗?”

    “哈哈……出来吧!我看到你了!”

    人群顿时炸开了锅,这里所有人几乎都是亡命之徒,出去了他们怕警察,可这是他们的地盘,他们才是王,他们可以无法无天,这也是我之前不愿意表明身份的原因。

    “行了!还嫌不够乱吗?”

    我冷哼了一声,心中对于这群人异常的厌恶,可却不能够就这样坐以待毙,我担心这里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别的警察存在,而且我一直觉得这胡半山在故弄玄虚,这警官证内一般都是有照片的,对方只要拿着看一眼就能够知道这群人里谁有问题,而对方这样一弄,显然是心里有鬼。

    对于这种劝人自首的套路,我自然也很熟悉,我担心真的有人中计,所以只能够尽快将这件事给揭过去。

    “你是谁?”

    胡半山警惕的看向我,之前我们就已经见过两面,只是江湖规矩,大多都是没有利益很少往来,更加不会打听对方的身份和底细,这是规矩,而现在这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显然对方是对我们的身份起了疑惑。

    “你这可是坏了规矩了!”

    我冷笑一声,既然决定站出来,自然就想好了自己的说辞,冷眼扫向四周道:“如果你想要知道我的身份,是不是应该在场的所有人,都把自己的底细说出来呢?”

    “你是警察?”

    胡半山的眉头一皱,被我话题一引,他明显能够感觉到人群中有些慌乱,急忙也转移话题,这里多是一些见不得光的人,而且也都不希望被人记住,万一有一天这里有人折在警察的手里,难保不拿这里的人当保命牌。

    “少扯没用的,抓紧把警察抓出来,我还要找那东西呢!”

    我气势十足的开口,看胡半山的神情,我就已经明白,自己赌对了,这胡半山手上的警官证八成是假的,否则他不会如此缚手缚脚,最不济也是直接说出对方的名字。

    显然胡半山没有想到,我会打乱他的计划,他一时间有些骑虎难下,脸上一阵青一阵红,沉吟了半天道:“这警官证是在二楼发现的,八成这个人已经被杀死了!”

    “多此一举!”

    一旁的七哥冷哼一声,神情异常的不满,他在老板娘毒蝎那里,根本就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就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位曾经让所有人都觉得心狠手辣的女人,就这样疯掉了。

    “之前他们几次都是从这里出来的,东西应该就在这里面!”

    七哥目光看向厨房的那间暗室,直接就推开墙壁,走了进去,胡半山等人也不迟疑,直接就跟了进去。

    “兄弟,事情有变,等下要见机行事呀!”

    就在外面只是剩下我们几人的时候,突然张耀武一把拉住了我,神色异常的紧张,独眼厨师的突然死亡,老板娘的疯掉,让他之前的很多计划都没有办法实施。

    这就像是一个男人准备了各种花言巧语想要表白,结果对方直接把他拉进了家里,让他在手足无措的时候,也在为自己的毫无准备而慌乱。

    “我不觉得我们还有合作的必要!”

    我冷冷的看向张耀武,并非是我不守诚信,而是我需要掩饰自己警察的身份,毕竟在这群人中间,是没有任何的诚信可言的,同时我也需要试探一下张耀武这里是否有什么底牌。

    虽然江湖上多的是亡命之徒,或许会有一些人不顾性命的来抢夺这样东西,认为它奇货可居,但是我觉得这张耀武不是这样的人,他的心思缜密,必然是有他的计划和依仗的。

    “兄弟,你什么意思?”

    张耀武的神色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我会关键时刻要散伙,脸上顿时露出着急的神情道:“兄弟,你不能够摆我一道呀!”

    “那东西我们几个人,完全有把握拿到,我不觉得需要你做什么!”

    我冷笑一声,示意灵儿他们都走过来,作势就要离开,毕竟现在的情形很紧张,如果被那群人提前找到了那东西,我们想要在拿回来,就变的有些被动了。

    我执意要留下来,还有一个原因,我们要找的东西极有可能和胡半山等人的不同,和老板娘说的也不同,道理很简单,没有人会公然的拍卖自己的犯罪证据,那也就是说,实际上在这旅店内,还有着一样东西的存在。

    那在暗中一直不断杀人的存在,和胡半山等人要找的都是那个东西,而对于那东西我们是毫不知情的,现在只能够询问张耀武,也只能够根据从他口中了解到的情况,决定我们究竟应该先去找什么。

    “你这是过河拆桥了?”

    张耀武咬了咬牙,我的突然转变,让他真的有些措手不及,而他显然也清楚,现在老板娘疯掉了,这旅店也就没有了规矩,就是谁的拳头硬听谁的,我们自然也就不可能和他有交集。

    “走!”

    我冷哼一声,并没有和张耀武辩解的意思,直接转身就走,心中却是在盘算着,张耀武是否会把底牌拿出来。

    “一步!两步……五步!”

    我在思索中,已经迈出了五步,眼看就要进入到了密室的深处,而这个时候,张耀武始终没有跟上来。

    “慢着!”

    就在我以为自己想错了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张耀武的喊声,我的心中顿时一松,知道自己这一步赌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