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青春多娇 > 277章 大结局

277章 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明熙
    刘奕婷的死亡,让我难以承受,但却必须要承受,

    她死亡的那一天晚上,魏欣雨来到了我身边,在草屋里,她告诉我说刘奕婷选择了自杀,其实是刘奕婷自己觉得最好的归宿,

    因为,刘奕婷前期对我各种折磨和欺骗,到后来不可自拔的爱上我之后,就走入了另一个极端走不出来,说白了,刘奕婷因为我和她的分离而恨上了我,导致这种爱恨纠缠的心态变得自己都无法承受,才有了后期刘奕婷对我做出的狠心事,

    不过,不管刘奕婷做出了什么事针对我,那都是她生前做出来的,死者为大,在刘奕婷服毒自杀之后,她的好与坏都随着死亡而灰飞烟灭,

    这一晚上,魏欣雨紧紧的抱着我,那些对我从未背弃过的兄弟们离开了草屋,就我们俩躺在草屋里的小床上,一起看着刘奕婷留给我的手机视频,

    这段视频,我已经看过了不止十遍,可每一次看着都心如刀绞,当王叔叔带着刑警来收拾刘奕婷尸体的时候,我甚至哭着不要王叔叔收尸,我总觉得,刘奕婷仿似还活着,

    “她,很爱你,”

    看完视频的魏欣雨,对情绪波动很大的我说道:“一个女人为你生,为你死,这种爱让我都被感动了,”

    我苦笑了一下,什么都没说,把视线投向了魏欣雨手中刘奕婷的手机,

    那段很长的视频,正在从头播放中,

    视频里,出现了刘奕婷的画面,她在强笑,看得出来她是右手拿着手机在自我拍摄,画面有些轻微的抖动,但画质异常的清晰,

    镜头里的刘奕婷显得非常的憔悴,一双眼睛红得特别的明显,一看就是很久没有睡好的样子,然后,她不施粉黛的那张美丽的脸颊挂着无尽的辛酸和无奈,她强笑着说:“徐鑫,这是我给你录制的最后一段视频,突然间觉得好难受,”

    的确,刘奕婷那时候难受,我看到这里也很难受,

    画面中,刘奕婷的眼角流出了一滴泪,就那么一滴泪,却刺痛着我的心扉,她咬咬嘴唇,说道:“决定录制这段视频,我下了好大的决心,以往和你在一起点点滴滴的过往全部袭上脑海,我记得你第一次到我家的时候,我看到你病恹恹的样子,说你是病秧子,那会儿我是真的好反感你,”

    再次看到这里,我的心又是一酸,魏欣雨伸手抱了我一下,她继续看着视频,

    视频里,刘奕婷的眼泪越发多了,她依旧在回忆:“徐鑫,我以前老是打你骂你,从没有想过有天我会爱上你,但后来,你在饭馆救我,包括后期救我,各种对我的好,让我深陷进去,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我的爱情里面不能让自己的爱人与别人分享,所以……我知晓你喜欢魏欣雨之后,我才和甄文明在一起刺激你,可你还是对我那么冷淡,每一次我对你的伤害,其实都是我爱你的一种佐证,”

    唉,

    魏欣雨叹息了一声,她看了我一眼,替我擦去了眼眶湿润的泪花,给我说:“老公,刘奕婷的爱情观让她走到了今天,哭吧,想哭就哭出来,你会好受一点,”

    我摇着头,说老婆我可以哭,为死去的刘奕婷哭泣很正常,但我不会哭出声,因为我得学会坚强,

    魏欣雨亲了我一下,我们俩的目光再次放在了手机上,

    视频中,刘奕婷话到这里停顿了一阵子,画面有一会儿黑屏然后再次亮起来,她已经换了衣裳,眼角也没有了泪水,在对着镜头笑:“呵呵……徐鑫,不好意思啊,我怎么能让你看到我最后阶段痛楚的模样呢,所以,过往的开心与不开心,我都决定不再谈及了,”

    几秒钟后,刘奕婷又笑着说:“谈谈后期我对你的迫害吧,我恨你导致我无论如何走不出来,心态极为扭曲,只要一想到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就受不了,那天你派人把我和爸爸送离本市的时候,我哭得可惨了,因为我知道,你不敢来见我,是因为你也心里有我,不到万不得已,你不会将我赶出本市,

    徐鑫,我说对了吧,倘若你看到这里,心里很痛的话,我知道你曾经喜欢过我,或许你到现在都喜欢我,只是你不敢对我负责,其实,我也不需要你负责,哎……”

    刘奕婷的一声长叹,让我真的心如刀绞,这已经是我N次看到这一段了,但依旧很心痛,我知道,我是真的爱过刘奕婷,不然我不会这么心痛,刘奕婷猜测的没错,我心里很痛很痛,

    “徐鑫,我又忍不住想你了,那一天孙铭找到我,给我说了很多你的坏话,最让我受不了的是魏欣雨她们,都是女人,她们得到了你的爱,而我……呵呵……是,我没有得到你的爱,皆都是因为我对你太坏了,可当时,在孙铭的怂恿下,我竟然答应帮他把装着韩志远人头的礼盒送给了你,

    那天,我让你订婚当天再拆开礼盒,你做到了,这一点我就知道,你在乎我,真的徐鑫,那晚上你出事,我才知道被孙铭给坑了,但后来你跑路了,我得悉你的消息之后,不知为何竟然开心得不行,不过你走的那晚上,我一个人在树林里哭得死去活来,

    我不想你没有我在身边过得太好,我想报复我们之间最终没有在一起的情感,我恨你,恨不得你去死,可真的知道你有事了,我却静下来之后一点都不开心,这段时间里,我几乎每晚上都哭,但我只能躲在被窝里一个人哭泣,

    徐鑫,严格意义上,我真的没有针对你做出杀之后快的计谋,后期孙铭针对你,其实另有他人,我也是被这个人洗脑了,我晓得,你很想知道他是谁,对不对,”

    下意识的,看到这里,我心痛之余和魏欣雨一起点了点头,就感觉刘奕婷仿似就在我身边一样,

    “只要你想知道,我都会告诉你,因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在录制这段视频之前的晚上,那个让孙铭做替死鬼又怂恿我的人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你要回本市了,然后孙铭和你对碰不堪一击,当时,他说如果可以,他都愿意和你做朋友,他叫我别和你对着干了,因为干不过你,

    他还说,在你回来之前他就会选择离去本市,你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估计他已经离开了,这个人,你认识的,他家里很有权势,而且和你也争斗过,你还记得周琴吗,正是因为周琴的死亡,让他幡然醒悟,他绝对针对你做出各种坏事,

    于是,才有了后期孙铭被利用,其实孙铭真的很傻,他知道那个人是在利用他,但孙铭和我一样都因爱生恨,所以把是不是被利用完全忽视了,那个人家里很有钱,他拿出千百万跟玩似地,却可以让你曾经的兄弟对你恨之入骨,那个人的目的很简单,简单得跟我一样的幼稚,想你身败名裂,

    呵呵……徐鑫,我现在才知道,我好幼稚,因为你就是万丈光芒,任谁都挡不住,即使下雨时节看不到阳光,但你雨后必定会傲视苍穹,事实证明了一切,你逃离本市三月之后,再次震撼回归,你身边围绕的那些兄弟和女人,是很多人一辈子都遇不到的,

    徐鑫,祝福你,我感觉自己好语无伦次,一会说这个话题,一会说那个话题,我决定要以死谢罪了,我很对不起你,害你了那么多次,唯有死亡,方能给我赎罪,

    我要死了徐鑫,心已经疼死了,在你回来那天,我身体也会死去,但我知道,我录制这段视频之后,你将会永远的记住我,至少在你心中,我没有死去,”

    这段话之后,视频里的刘奕婷再也没有说一句话,她泪雨滂沱的把一颗黑色的胶囊塞入了嘴巴里,在镜头里含着这粒要了她性命的胶囊,脸上挤出了笑容,

    看到这里的魏欣雨,早已经是泪流满面,跟我紧紧的抱在一起,虽然刘奕婷没有说话,但谁都看得出来,她塞入胶囊那一刻有多么的绝望,

    刘奕婷,她在彻底失去我的时候,已经生无可恋了,

    视频里面,刘奕婷哭泣着,每一声哭泣和每一滴眼泪,都让我和魏欣雨泣不成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奕婷对着镜头笑:“毒药我已经塞在嘴巴里了,就等着徐鑫你回来,当着你的面,我咬开胶囊死在你面前,用我短暂的人生留给你永久不能忘切的回忆,

    徐鑫,我……爱……你,爱得不比魏欣雨和梁雁翎少一丝一毫,我的爱太畸形,但谁也不能否认我是真的爱着你,”

    是的,谁能否认刘奕婷爱着我呢,我不会,魏欣雨也不会,我身边以后知道真相的人,估计他们也都不会,只是,这种爱情太畸形,

    “徐鑫,最后给你说一句,那个人是叶冥,你赶紧去抓他,”

    叶冥,那个在幕后策划这一切的男人,是高二的叶冥,这个家里有钱有势的家伙,利用孙铭和刘奕婷来伤害我,他做出的这一切,我都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刘奕婷最后这句话说完,对着镜头抛出了一个飞吻,然后她哭泣的脸颊上展露出淡淡的笑容,那种笑容,在我模糊的泪痕里,逐渐的散去,

    “老公……”

    看到我哭泣,感受到我把她抱得越来越近,魏欣雨亲吻着我的眼泪,泣声道:“刘奕婷对你的爱,是真爱,”

    真爱,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爱,我唯独知道,我非得拿住叶冥报仇雪恨,

    其实,在我看完这段视频的第一时间,我就吩咐了闫勇为首的兄弟们前去抓住叶冥,但我知道,既然叶冥已经提前给刘奕婷知会了自己会逃走,他估计不在本市了,

    但只要有一丝的希望,我都会去做,

    必须得做,为了死亡的刘奕婷,

    ……

    五一,这一天是国际劳动节,

    和孙铭分别后的一百多天之后,我再次见到了他,

    见他的时候,孙铭正喜气洋洋的准备剪彩丽晶会所的拳所新开张仪式,可我领着一群人冲进拳所的那一刻,孙铭整个人都呆住了,他手中那把剪刀在几秒钟之后,就朝我狠狠的掷投过来,

    不过,这把剪刀根本近不得我的身,就被长臂战神伸手给拦截住,紧跟着王叔叔领着刑警们一拥而上,将孙铭一伙人给缉捕了,

    孙铭很不服气,有刑警在,但他依旧大吼着徐鑫有本事咱们来一场单挑,

    王叔叔给我摇头,梁雁翎也给我摇摇头,但我最终还是笑着说:“好啊,单挑就单挑,为爷爷有你这种孙子而单挑,”

    再后来,我和孙铭上到了拳台,早前苏雪晴问我第一场个人的拳赛会和谁打,我开玩笑说想和她打,但实际上,我第一次拳赛就和我以前最好的兄弟对垒,

    我不想阐述和孙铭的格斗过程,我只用几句话来概括一下,当时,拳台四周围满了人,这些都是我现目前的兄弟和女人,也有孙铭这边的人,还有高澜叫来的不少丽晶会所的管理者,

    当着这些人的面,我在擂台上和心急暴躁的孙铭对战了仅仅七分钟,他就完败在了我手中,当时孙铭败了之后,单脚跪在擂台上,不可思议的看着我,问:“徐鑫,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你现在连武技都超越了我,”

    我回答他:“因为,我是正义,因为,你众叛亲离,”

    这种回答,让孙铭突然捂住脸啕嚎大哭着,然后,他被刑警们押解走了,

    看着孙铭被捕,擂台下最先哭出来的便是赵蕊蕊,她哭得声嘶力竭,在梁雁翎的搀扶下才没有跌倒,

    王叔叔走到我身边,给我说:“徐鑫,一切都结束了,孙铭被捕,然后他后面的怂恿者叶冥也在浙江落网,你想去见见叶冥吗,”

    我笑着说不用,王叔叔就问我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叶冥花这么大的精力坑你,到底是为何吗,

    我说:“烟花易璀璨,仇恨迷人眼,叶冥和孙铭,还有死去的刘奕婷,他们都是活在这种境况下的,仇恨,王叔叔,为什么一定要长留心下,,”

    说完这话,我转身就走了,我给王叔叔了一个忠告,那就是我希望不能和她女儿在一起,别让王晓羽也仇恨迷人眼,

    ……

    一封信,摆在了我眼前,看着这封信,我将魏欣雨狠狠的搂近了怀里,

    魏欣雨叫我别哭,我说不哭,可恶的的是,我的心却比哭泣还难受,

    这封信,是梁雁翎写给我的,全文如下

    “徐鑫,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去了国外,

    你知道吗,遇上你,是我活到现在最幸福的事,我真的很爱你,

    但刘奕婷的死亡,让我明白,感情的事情千万不能勉强,我知道你心里挚爱的只有一个女人,她就是魏欣雨,魏欣雨对你而言,比什么都重要,

    在你去往西北边陲的那段时间,我陪在你身边,你当我是你的女人,可我看得出来,虽然你再也不排斥我,但却无法真心面对我,

    因为,你爱着的魏欣雨,在西北那么久,你没有和魏欣雨那啥,也没有和我那啥,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们俩个女人为难,

    刘奕婷死亡那一天,我躲在一边哭了好久,特别是王队通知我抓住了叶冥之后,我哭得更加惨烈,因为,我已经决定了要离开了,离开我们之间那段对我而言一生铭记的感情,但我不知道,我在你心中到底留下了什么,

    我就想吧,或许我远离你,才会让你永生记住我,正如刘奕婷的做法一样,既然你不爱她了,她就用死亡让你铭记一生一世,

    徐鑫,我走了,没有我在你身边,你一定要急得保护好自己,我有个建议,你还太年轻,别太暴露自己的风头,你和魏欣雨走吧,离开本市去西北小镇吧,那里埋葬着爷爷,那里还有奶奶,那里有质朴的铁豹一群兄弟,

    走吧徐鑫,别留恋城市的繁华,它现在还不属于你,带着你的最爱和最好的兄弟们,去西北扎根,或许哪一天,我想你了,我再来西北回味和你在一起的日子,”

    这封信,到这里就没有再书写一个字,看得魏欣雨在一旁比我哭得还伤心,

    是的,我活到十八岁,身边有好几个爱我的女人,第一个女人刘奕婷香消玉殒;第二个女人魏欣雨是我的一生守候的爱人,她就依偎在我身边哭泣;第三个女人梁雁翎,她选择了离开,用离去的方式希望我一辈子都记住她;第四个女人王晓羽,那个曾经的丑儿,她又会怎么样,

    ……

    一列车队缓缓驶出本市,送别的人群里,哭得最伤心的是一个美得不真实的女人高澜,

    她在朝我不断的挥手,泣不成声的喊着我的名字:“徐鑫,徐鑫,你一定要保重,”

    我回头朝着高澜挥手,咬着牙强忍着没有流泪:“澜姐,丽晶会所的事已经安排妥当,黄副总也得到了他应有的报应,没有我们在你身边,你可一定要活得开开心心,”

    高澜使劲的哭,根本不管她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女人,她朝我大喊:“我一定会开开心心的,徐鑫,想本市想我的时候,记得回来啊,呜呜呜……”

    哭泣声中,高澜被魏皓一个熊抱给拉到了一边去,我再也看不到他们了,车后那一群黑压压送别我们的人群之中,王叔叔也高喊着“徐鑫,记得小羽离开之时给你说的话,无论你身在何处,不管你和睡在一起,我和我的女儿,永远都会想念你,”

    我的泪水,再也没有忍住滚落出来,我记得就在昨天我决定按照梁雁翎的希望离开本市的时候,去找到王晓羽告知情况,她拉着我就跑,跑得飞快,

    我们俩跑到了医院的对门,她买了两块肉饼,递给我一块,哭着说:哥哥,你喂丑儿吃饼,

    我的心,在那一刻很痛,我红着眼睛把肉饼喂给王晓羽吃,她也喂我吃,我们俩哭着把肉饼吃完,然后她哇的一声大哭将我狠狠的抱住,对我说:“哥哥,哥哥,我也要走了,丑儿这一生,最幸福最幸福的事,不是遇到了我爸爸,而是……遇到了你,”

    我哽咽着,叫她别说了,我的心再也经不起折腾,前前后后深爱我的女人一个死去,两个离去,我怕自己承受不住,

    王晓羽当街抱着我,哭了很久很久……

    当天晚上,王叔叔就给我打来电话,说王晓羽连夜离开了,回到了韩国,决定在韩国经营一家肉饼店,

    我知道,虽然王晓羽去了韩国,但她的心,却系在了肉饼上,我和她的一切,因为肉饼开始,也因为肉饼结束,

    不,

    最好不要结束,有一天,我一定会去韩国看望王晓羽,看望在我心中当她是亲妹妹的可怜女人,

    ……

    车队缓缓而行,我和魏欣雨坐在后排,她扳着手指给我说:“老公,这一次再返回西北,除开铁豹、陆深、陈宇这些西北兄弟之外,还有你和我,

    勇哥和大姐说旅游结婚之后会赶来,黑哥带着田奕跟我们一起走,李非和庞智也来了,外带必须跟着我们的小薇,加上长臂战神他们这群兄弟,哇塞,足足三十多个本市的人呢,”

    我笑,看了一眼看车的冷面人,他回头对我们露出会心的笑容:“鑫哥、嫂子,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愿意跟着你们去往异地他乡吗,”

    魏欣雨呵呵一笑,得瑟的指着我说:“因为你们都把徐鑫当兄弟,”

    我笑了,很认可魏欣雨的回答,

    但是,下一秒冷面人就哈哈一笑,摇着头说嫂子你弄错了,

    我和魏欣雨一愣,难得一笑的冷面人便极为严肃的说:“我们跟着鑫哥走,是因为我们曾经都年轻过,我们都青春过,我们和鑫哥在一起的日子,感觉无比的青春多娇,和鑫哥在一起,是一场我们很多人都无法完全抒写的么梦,”

    我心里暖暖的,感叹了一声青春如此多娇,引无数美女竞折腰,

    啪,

    一巴掌扇在了我后脑勺上,不用力不疼痛,魏欣雨佯装怒气呵呵笑着说:“徐鑫,你敢引无数美女竞折腰给我看看,我收拾你,”

    车里,传来了欢笑声,我知道,我的青春,我们大家的青春,依旧会持续……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