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4099章 你俩有天生的默契

第4099章 你俩有天生的默契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烈焰滔滔
    “我也觉得,有了苏锐出手,一切就会不一样了。”闫泛菱说道。

    苏家小爷,国民英雄,这样的身份,能够爆发出怎样的能量?

    同龄的女性,不可能不对这样的异性产生好感的,闫未央是这样,闫泛菱也难以免俗。

    她们眼睛里面的星光,就是最好的明证。

    “未央,你是不知道,遥清这丫头,这两天已经犯花痴到了什么程度了。”闫泛菱笑了笑,“整天魂不守舍的,几乎把苏锐所有的新闻都找来看,这可真是……”

    闫未央轻轻一笑:“情窦初开。”

    闫泛菱也跟着笑了起来:“你觉得他们两个可能吗?”

    让苏锐变成自己的妹夫?

    闫未央竟然还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随后苦笑了一下:“姐,说实话,我感觉,遥清和锐哥并不太合适。”

    “嗯,我感觉也是,遥清对苏锐更像是迷妹对偶像的崇拜,他们确实不合适。”

    闫家三姐妹在商界之中磨砺这么久,自然比普通姑娘的目光要长远一些,无论是闫泛菱,还是闫未央,以往都能够用很理性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的情感,只是这一次,三妹闫瑶清却明显有些失控了。

    “这次苏锐来到南江,很多南江世家的大小姐都不淡定了,楚家的,卢家的,还有不少……都想方设法的创造和苏家小爷见面的机会。”闫泛菱摇头笑了笑:“她们这样的行为,终究不会收到任何的效果的,不过,我倒是挺理解这些丫头们的心理活动的。”

    “是啊,这么多年一直都高不成低不就的,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真正的顶级大少,自然也要尝试一下,哪怕最终是飞蛾扑火的结局。”闫未央笑着,把侧脸的头发挽到了耳后,这个动作让她显得极具女人味儿。

    “其实,我倒是觉得,你和苏锐很配。”闫泛菱轻笑着说道:“不管你是不是这样想的,可这就是我内心深处的想法。”

    闫未央闻言,脑海之中不禁浮现出了一个男人面带安心微笑的画面,俏脸之上竟是不自觉的腾起了两朵淡淡的红晕。

    不过,由于这时候房间里面只开了个台灯,因此闫泛菱并没有发现妹妹的反常。

    “姐,你可别乱说啊,我可没觉得般配。”闫未央轻轻一笑:“至少,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他啊。”

    “你看看,我妹妹竟然遇到了一个让她妄自菲薄的男人,这可真是太难得了。”闫泛菱说道:“其实,未央,我是旁观者清,你和苏锐真的每一个方面都非常的契合……你们就像是有一种天生的默契。”

    “天生的默契吗?”

    听了这句话,闫未央稍稍地沉默了一下,不得不说,姐姐的这句话还真的说到了她的心里。

    自从和苏锐第一次见面,闫未央的心中就产生了这种默契感,这是她在过往这么多年里面从未体验过的。

    “别光说我了,姐姐,我觉得你和锐哥也很合适啊。”闫未央笑着拉了拉闫泛菱的胳膊:“要不,你去试试,把国民英雄变成我姐夫?”

    “那还是算了吧,这个我可不要去挑战。”闫泛菱微笑着拍了拍闫未央的大腿:“好啦,早点休息,别再想非洲的事情了。”

    “嗯,姐,你也好好休息。”闫未央笑着说道。

    闫泛菱带上门出去了,闫未央的心情忽然好了很多,她伸了个懒腰,露出了丰美的曲线,某些地方即便没有内衣的支撑,也仍旧可以保持着饱满的弧度。

    “不想了,睡觉。”闫未央关灯躺下,只是嘴角微微牵扯出了一线笑容。

    在这样的夜晚之下,闫未央此时的笑容是充满希望的。

    …………

    就在闫未央关灯睡觉的时候,苏锐还呆在军师的房间里面。

    也不知道今天是因为什么原因,军师还特地换了一间标间。

    “听丹妮尔说,这次那个家伙还戴着和你一样的青面獠牙面具。”苏锐的眉头轻轻皱着:“他这次提着死神镰刀,冒充了死神,那么下一次在别人面前,说不定还能冒充你,在这方面,你也要当心一些。”

    军师无奈地笑了笑:“我的那个面具,在欧洲的很多商店里面都能够买得到,被冒充的概率太高了。”

    这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

    军师虽然后来揭开了面具,但黑暗世界的绝大多数人是并不知道这个消息的,更何况,那个冒充者用的还是电子合成音,真的让人很难分辨出真假来!

    “不知道幕后真凶到底是谁。”苏锐看向军师:“你的心里面有判断吗?”

    “暂时说不好。”军师思考了一会儿,摇了摇头,“等我回去设个套,引他出来吧。”

    “好,希望这个家伙的警惕性不要太强。”苏锐说道,随后,他看了看穿着浴袍的军师:“话说,你这身材倒是显得越来越好了。”

    “是吗?”军师自从揭面之后,在苏锐的面前已经是越来越放松了,尤其是经历了莲塘镇的事情,让军师的内心之中产生了些许微妙的变化……当时,两个人在水中亲密拥抱了那么长的时间,使得现在的军师几乎是本能的想要在苏锐的面前展现出自己身上的一些女性化的特质。

    “是啊,而且……你还挺白的。”苏锐微笑着说道。

    军师真的是那种白的耀眼的女人,肌肤细腻的不得了,好像整个人都在发着光。

    “我就当你的这句话是在夸我了。”军师看了看时间:“我已经定了明天晚上的机票了,泽尔尼科夫那边还没查出个头绪来,我去帮帮他。”

    “好,注意安全。”苏锐叮嘱了一句,随后看着军师的眼睛,说道:“其实,你也觉得,泽尔尼科夫那边的线索肯定已经断掉了,现在去,已经不可能查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来了,对吗?”

    “是的,我如果是幕后黑手的话,一定会把证据链给斩断,更何况,这死神镰刀都已经丢了这么久了。”军师无奈地摇了摇头。对此,她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我也该回去了。”苏锐说道。

    “时间不早了,要不你就睡这里好了。”军师指了指旁边的那张床:“我今天正好换了标间。”

    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种强行

    让自己镇定下来的感觉,但是实际上,军师的俏脸已经是红得要发烧了。

    一个在战场上英姿飒爽的女人,让她主动地说出这句话来,也真是有些难为她了。

    军师的心境还是产生了不小的变化,若是放在以往,绝对不会这样,甚至,她自己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或许就是想要单纯的和苏锐多呆一会儿吧。

    “也行。”苏锐倒是没发现军师的异样,两人并肩作战那么多年,同睡一个房间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不过,苏锐这后知后觉的家伙并没有意识到,现在的军师是穿着浴袍的,浑身上下都流露出来浓浓的女人味儿,那一份性感与成熟,是小女生绝对比不了的。

    苏锐去冲了个澡,穿着浴袍出来了。

    军师则是已经侧身躺下了,不知道有没有睡着,只是,这侧面的曲线确实起伏的有些厉害堪称完美的弧度。

    苏锐轻手轻脚的爬上了另外一张床,随后便把灯关上了。

    “睡觉了啊,晚安。”苏锐也不管军师有没有睡着,压着嗓子说道。

    军师轻轻地“嗯”了一声。

    她现在也说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心情,总觉得这昏暗的房间里似乎铺上了一层若隐若现的粉红色。

    苏锐倒是很快地进入了梦乡,这个心大的家伙,此时根本感觉不到有什么异常。

    军师听着苏锐那平稳的呼吸声,感觉到很是安心,她翻过身来,不再背对着苏锐,而是枕着自【 】己的胳膊,看着黑暗中那朦胧的影子,唇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个绝美的微笑。

    只是可惜,这样绝美的笑容,好像是夜色里悄悄绽放的昙花,并没有人能察觉。

    也许是由于最近操心太多了,当苏锐醒来之后,发现已经日上三竿了。

    军师不声不响的离开了,临走之前把买来的面包牛奶放在了桌子上。

    而她脱下的那一件睡袍,正整整齐齐的叠在旁边的床上。

    苏锐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了一些,随后带着疑惑说道:“怎么不打个招呼就离开了呢?”

    某个苏小受到现在都还没意识到自己昨天晚上“禽兽不如”的事实。

    而军师则是已经坐在机场候机室里等待登机了,她回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对苏锐发出留宿的邀请,不禁觉得有点不靠谱。

    “以后可不能再做这么疯狂的事情了。”军师自言自语,黑色口罩之下的俏脸不知不觉已经红透了。

    嗯,在这位仍旧保有着华夏传统思维的姑娘看来,自己昨天晚上的行为,竟然可以用“疯狂”二字来形容……嗯,纯洁的军师大概是对这两个字有什么误解吧。

    …………

    就在苏锐起床洗漱的时候,闫家正在吃午饭。

    非洲运油车队被劫持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了,除了闫野阔的几个子女之外,饭桌上一片愁云惨淡。

    “未央,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并不怎么着急呢?”四叔闫江流把筷子重重放在桌上,说道,语气之中似乎有着浓浓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