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相逢情未晚 > 第124章 大结局

第124章 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蔷薇花开
    “周子俊本性不坏,只是受了控制才会变成那样,一开始我打算,如果他不帮你,那我也只能找管良了,他什么都知道。”顾云泽双手插进裤袋里,勾唇浅笑道。

    郑恩琪笑了笑,“我请你吃饭!”

    “好!”顾云泽欣然答应,“我去取车。”

    他去取车的时候,突然一辆黑色车子急速朝郑恩琪开去。

    郑恩琪吓住了,往后退去,顾云泽见状,飞扑过来,将她推了过去,他直接被撞了出去,连滚几圈才停下。

    郑恩琪摔倒地上,看到被撞出十几米的顾云泽,赶紧爬了起来,跑到他面前,“顾云泽!”

    顾云泽昏迷过去,脑后出血,额头被撞破,一抹鲜血顺着他鬓角流下。

    郑恩琪赶紧叫120,公司里的人听到动静,赶紧跑了出来。

    宋佳韵从车上下来,看到被撞倒的顾云泽,弃车跑走了。

    120来了,顾云泽送进救护车里,郑恩琪一直守在他身边,“顾云泽,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到了医院,顾云泽被推进急救室里,郑恩琪被拦在外面。

    顾家人闻讯赶来,顾震海问郑恩琪,“云泽怎么了?”

    “他为了救我,被车撞了。”郑恩琪泪流满面。

    话音刚落,彭蔓宇就给了她一巴掌,大骂道:“又是你这个贱人,你害我儿子还不够吗?”

    郑恩琪脸偏到一边,火燎火辣。

    顾震海上前拉过彭蔓宇,严肃地低吼道:“这里是医院,云泽还在里面,你不为儿子担心,一来就出手打人,成何体统。”

    “我怎么就不担我儿子了?”彭蔓宇瞪视他。

    顾震海不再理她,焦急地看着急救室。

    彭蔓宇瞪了一眼郑恩琪,坐到一边。

    紧接着。顾爷爷还有顾美兰也来了,顾爷爷问:“云泽呢?”

    “还在里面!”顾震海愁眉不展。

    顾爷爷问:“怎么回事?”

    “还不是因为她。”还没等顾震海回答,彭蔓宇接道,把矛头指向郑恩琪。

    郑恩琪歉意地看着顾爷爷,声音微颤道:“顾爷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顾爷爷蹙眉,看向急救室还亮着的灯。

    “一句对不起就可以完事了?”彭蔓宇气势汹汹道,“当初我就叫你离开我儿子,你也承诺会离开他,为什么还要缠着他?是不是他死了你才甘心?”

    她情绪非常激动,声音很大,要不是顾美兰拉着她,恐怕会冲上来再打郑恩琪。

    两个小时后,医生走了出来,大家上前问顾云泽的情况。

    医生说:“他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肋骨撞断两根,手脚骨折,非常严重。”

    “我们能进去看他吗?”顾震海问。

    “可以!”医生点头。

    大家前后走进急救室,顾云泽昏迷当中,手脚缠着厚厚的石膏,戴着氧气罩。

    看到他这个样子,郑恩琪心疼不已,眼里噙着泪水,可碍于彭蔓宇在病床边,她没能上前清楚地看着他。

    大家看了好久,愁眉不展,郑恩琪想留下来陪顾云泽,但被彭蔓宇拒绝了,骂她,“你害我儿子还不够吗?”

    顾震海瞪视她,正要说什么的时候。两名身着制服的警察走了进来。

    其中一名警察亮出证件,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顾云泽,“你们是顾云泽的家属吧!”

    “是的,”顾震海点头,“是不是抓到肇事者了?”

    “暂时还没有,不过有人看到肇事者是一位女性,开着一辆玛莎拉蒂,车牌号为粤A855S6。”警察拿出照片。

    看到照片,彭蔓宇怔住了,一手抢过照片,不禁皱起眉头,“这,好像是佳韵的车。”

    一听,大家一阵唏嘘。

    “是这个女人吗?”警察一张素像,是经过目击者描述画出来的。

    “是她!”彭蔓宇讶然,“你不要告诉我,是佳韵开车撞了云泽。”

    “她刚才说这素像的女人叫什么名字?”警察问。

    “宋佳韵!”彭蔓宇眉头紧拧。

    旁边的警察在记事本上记下宋佳韵的名字。

    “佳韵不可能撞云泽,你们一定是搞错了。”到这个时候,彭蔓宇仍站在宋佳韵那边,帮她说话。

    “有目击者看到她开着这辆粤A855S6撞人,我们警方已经调出监控,是不是她,到时候就知道了。”警察一脸严肃道。

    彭蔓宇陷入沉默,脸色凝重,那样子始终不相信她认的干女儿会干出那样的事情。

    郑恩琪回想当时,由于情况紧急,她只顾顾云泽,待回过神,肇事者早已不见踪影,经警察这么一说,她真得很吃惊。

    警察走了,弥漫着药水的病房里,气氛沉重。

    郑恩琪坚持留下来陪顾云泽,到底这件事因她而起,她不能让他有任何的事。

    由于此事件与宋佳韵有关,原本态度蛮横的彭蔓宇,突然有点底气不足,加之顾爷爷同意,她也不好再说什么。

    顾美兰也留下来了,其他人也走了。

    临走之前,郑恩琪跟顾震海说城城还在上元,让他去接他回顾家。

    顾震海点了点头,出了医院后,开车前去上元接回城城,但暂时没有告诉城城发生了什么事。

    郑恩琪一直守在顾云泽身边,眼睛一直没有移开过。

    顾美兰坐在旁边,看着她的眼神,相比过去温和了许多,没有那么多的冷漠和厌恶。

    病房里,谁也没有说话,静得只能听到心电图跳动的声音。

    下午五点钟,顾云峰夫妇来医院看顾云泽。

    看顾云泽伤得这么严,还处于昏迷状态,顾云峰心疼不已。

    庄心月瞟了一眼守在病床边的郑恩琪,问顾美兰,“抓到肇事者了吗?”

    “警方正在追捕。”顾美兰眉头紧蹙看着顾云泽,希望警方尽快抓到肇事者,给他们一个交待。

    “她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跟云泽分了吗?”庄心月撞了撞顾美兰,低声问道。

    她看过郑恩琪之前的新闻,可谓是轰动一时,甚至还有曾经抹黑她的媒体开记者会向她道歉,即使如此,也改变不了她对她的偏见。

    “二哥被撞时,他们在一起,是她送二哥到医院的。”顾美兰只顾顾云泽,并没有察觉到庄心月的口气。

    “她还真是扫把星!”庄心月幽幽地说道。

    声音虽小,但其他人都听到了,郑恩琪也听到了,不过她没有理会。

    顾云峰瞪了一眼庄心月,低声说道:“这里是医院。”

    庄心月翻了个白眼,不以为然。

    顾云峰无奈地蹙起眉头,不好当着其他人的面说她的不是。

    “今天警察来了,”顾美兰看了看顾云峰,又看向庄心月道,“说有目击者看到宋佳韵开车撞向二哥。”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庄心月十分震惊,睁大双眼不敢相信道,“怎么可能是佳韵?昨晚她还跟我在一起吃饭呢!没见有什么异常。”

    “那我就不知道了。”顾美兰不想回应这事,当然也不希望是宋佳韵,可是有目击者,那就有可能是真的。

    “这怎么可能,”庄心月不相信,目光落在郑恩琪身上,“会不会是有人诬陷佳韵?”

    郑恩琪心里咯噔了一下,都到这个时候了,她还把矛头指向她,她有这么讨厌她吗?

    “心月,警察会给我们一个交待的,不要在这里胡乱猜测。”

    对于宋佳韵开车撞顾云泽,顾云峰也表示震惊,但对庄心月意指此事与郑恩琪有关,他真得很不满,他觉得她真应该好好反省自己的态度。

    庄心月白了他一眼,表情略难看,找了个理由出了病房,在走廊外面打电话给宋佳韵。但却关机,无法联系。

    顾震海来了,管家跟在后面,手里拿了饭菜和水果。

    庄心月担心宋佳韵,跟顾震海打了声招呼后就离开了医院。

    顾震海,顾云峰,顾美兰,郑恩琪四人在病房里。

    “郑小姐,过来吃点东西吧!”顾美兰过来叫她,之前一直连名带姓喊她,看她一天守在病床边,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最后只好喊她郑小姐。

    “我不吃,你们吃吧!”郑恩琪哪还有胃口吃东西。

    知道她担心二哥,顾美兰说:“你不吃点东西怎么行,要是二哥醒来,看到你病倒了,他会怪我们没有照顾好你。”

    听到她这么说,郑恩琪也不好让他们担心,只好去吃了点东西。

    顾震海和顾云峰在外面谈事,尔后顾云峰走了,顾震海重新回到病房看顾云泽。

    这时医生护士走了进来,替顾云泽检查身体,护士换了两瓶药水。

    郑恩琪放下筷子,起身走了过来,顾震海问:“医生,我儿子什么时候醒来?”

    “估计明天就会醒来。”医生说。

    顾震海点了点头,对医生说了声谢谢。

    郑恩琪静默地看着顾云泽,祈祷他能尽早醒来,她不希望他有事,反则她会自责一辈子的。

    这天晚上,顾震海,郑恩琪留在医院里守着顾云泽,顾美兰回去了。

    守了一夜,顾云泽还是没有醒来了,顾震海看郑恩琪脸色憔悴,怕她身体支撑不住,就让她先回去,下午再过来。

    郑恩琪有些不放心,但还是回去了,有可能是太累了,她回到公寓,连澡都没洗,就倒在床上睡了。

    到了下午才猛然醒来,大口大口喘着气,满头大汗。

    她做了个噩梦,梦到顾云泽被车撞时血流满面的画面,更可怕的是。送到医院后,医生告知她,他们已经尽力了。

    想到梦里惊悚的情景,她赶紧下床,换了身衣服就去了医院。

    顾云泽还是没有醒来,但心电图却很稳定。

    顾震海回去了,由顾云峰在旁照顾。

    郑恩琪站在病床边,静静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顾云泽,心下一疼,有种想哭的冲动。

    “警察已经抓到了肇事者,果然是宋佳韵,”顾云峰开口道,“她对撞人一事供认不讳。”

    还真是宋佳韵,她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呢?

    “她起初是要撞你的,但没想到云泽会救你,来不及刹车就撞上了云泽。”警察中午来医院。跟他们说了这事,她刚好不在。

    郑恩琪眼眶一红,一行清泪夺眶而出,顺着脸颊滑落。

    如果可以,她宁愿替他承受这些痛,也不愿意看他躺在这里。

    看到她哭了,顾云峰不知如何安慰她,拿出纸巾,递上一片。

    郑恩琪接过,拭去脸上的泪水,坐到病床边,安静地看着顾云泽,心里不停呼唤他醒来。

    她来没多久,顾爷爷,彭蔓宇还有城城也来了。

    “妈妈!”看到郑恩琪,城城跑了过来,扑到她身上。

    郑恩琪露出浅笑,温和地看着他,他的出现让她灰暗的心情消减大半。

    顾爷爷走了进来,顾云峰喊了一声“爷爷”,郑恩琪看向他,忙起身道:“爷爷!”

    顾爷爷点了点头,走到病床边,看着顾云泽问道:“云泽还没醒来?”

    “还没有!”顾云峰愁眉不展,也是担心着急。

    “妈妈,爸爸怎么了?”看到爸爸这样,城城好奇地问道,黑亮的眼睛一眨一眨的。

    郑恩琪蹲下身子,与他平视,温和道:“爸爸生病了,他吃了护士姐姐给他开的药,然后睡着了。”

    之所以没告诉他实情。除了他年龄还小,不理解外,还有就是不想向他传递负面的情绪,影响他的心态。

    “那爸爸什么时候醒来?”城城奶声奶气地问道。

    “快了!”郑恩琪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微笑道。

    城城点了点头,天真可爱。

    对于她的教育,顾爷爷非常赞赏,顾云峰也流露出欣赏的目光。

    而彭蔓宇脸色虽阴沉,但因为宋佳韵开车撞伤云泽,她这天里反思了很多,在想是不是自己“助纣为虐”,才导致宋佳韵如此猖獗。

    几乎一家人守在病房里,医生护士每隔一段时间过来检查,家人不忘问顾云泽几时醒来,医生说他会很快醒来。

    由今天会醒来到很快醒来,其实连医生也不是很确定,毕竟每个人体质不同。

    不过医生鼓励他们多多跟他说话,刺激他的听觉,这样他会很快醒来。

    每个人都跟顾云泽说话,但都很简短,因为有太多的话想说,可却说不出口。

    郑恩琪也是,最后由城城跟他说,城城在他耳边说了很多有趣的事情。

    后面,顾震海陪顾爷爷回去了,留下彭蔓宇和郑恩琪,还有城城三人守着顾云泽。

    病房里,郑恩琪抱着城城坐在病床边,彭蔓宇坐在一边,谁也没有说话,气氛很是尴尬。

    彭蔓宇瞥了一眼城城,自从她有次打过他之后。他跟她也就没以前那么亲了,一直往爷爷,或是老爷子那去,为此她感到自责又难过。

    看到他跟郑恩琪关系如此亲密,心里虽然会吃醋,但没有之前那般介怀了,毕竟这种与生俱来的血缘,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反而是她过去的强势和任性,导致原本可以融洽的关系变得十分糟糕,以至于让儿子差点付出生命。

    如果她没认宋佳韵为干女儿,没有怂恿她插足他们两人的感情,也许他们一家三口可以幸福生活,而她也不会跟家里关系变成这样。

    以前说是她破坏了他们家庭,实际上是她毁了这份幸福。

    许是察觉到投来的目光,郑恩琪看了过来。

    彭蔓宇避开视线,表情冰冷。

    “妈妈。我要吃苹果。”城城突然说道。

    “那妈妈削给你。”郑恩琪放下他,走到桌前,拿了个苹果削。

    “顺便削个给我!”

    身后传来彭蔓宇的声音,郑恩琪转过头看向她,虽然面容冰冷,但语气好了很多,她轻扯嘴角道:“好!”

    削好苹果,一个给城城,一个给彭蔓宇。

    彭蔓宇接过,看了她一眼,没吃,默了一会儿道:“昨晚我反思了很多,在整个事情上,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郑恩琪怔了一下,第一次听她跟她说这些话。

    彭蔓宇看向顾云泽,“我一直把云泽当小孩子。觉得他想法还没成熟,一直希望他能像老大一样听我的话,按我的想法去做,走我为他铺好的道路,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错得很离谱。”

    哪个父母不把自己的孩子当孩子,哪怕他们已经成年了,成家了,在他们眼里,他们还是个孩子。

    母爱没错,但过了,就有点离谱了。

    彭蔓宇收回视线,又看看郑恩琪道:“我之前对你了解不够,所以才会盲目相信媒体报道的内容,对你产生很多误会。所以我在这里,向你说声抱歉。”

    郑恩琪再怔,她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向她道歉,她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向她说抱歉这两个字。

    她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只听城城突然叫道:“妈妈,爸爸醒了。”

    一听,她和彭蔓宇急快走到病床边,顾云泽果然醒了,睁着眼睛,茫然地望着上空。

    彭蔓宇轻声唤他,郑恩琪赶紧按下呼叫器,医生很快赶到,对他进行检查。

    顾云泽意识清楚,可以说话,只是说得不是很清晰。

    医生走后,郑恩琪握过他的手。欣喜地看着他,城城在旁边喊他:“爸爸!”

    顾云泽缓缓转动眼珠,看看郑恩琪,又看看城城,眼里露出柔和的光芒,抬头摸了摸他。

    “爸爸,妈妈说你生病了,你没事吧?”城城眨巴着双眼看着他道。

    顾云泽扯了扯嘴角,嘴巴微微张合,吐出两个字,“没,事!”

    “爸爸你要听医生的话,这样就会很快好起来,到时候我们可以去旅游了。”城城说。

    顾云泽点了点头,然后又看向郑恩琪。

    郑恩琪握过他的手,弯也身子。梢梢靠近他,听到他说:“水!”

    他口渴了,她立即去倒水,还用手去测了下温度,拿着吸管放到他嘴边让他吸。

    顾云泽没喝那么多,因为一喝,胸腔就疼,让他无法呼吸。

    彭蔓宇拿过纸巾,拭去顺着他嘴角流下来的水,轻声问道:“感觉怎么样?好多了吗?”

    顾云泽看向她,点了点头,表示好多了。

    彭蔓宇和郑恩琪相视而笑,悬在心里的石头也就落下了,接下来的时间就是轮流照看他。

    白天由女人们照看,晚上由男人们轮流值班,顾云泽也十分配合医生。

    在医院里的这段时间里,有不少朋友同事来探望他,病房里不是鲜花就是水果。

    半个月后,顾云泽可以坐了起来,只是大腿不能动,缠着厚厚的石膏,有时候很痒,想要去抓,但他都忍了下来。

    两个月后,顾云泽可以下床走动,但需要拐杖扶手,郑恩琪一直陪着他复健,锻炼,算是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他身上了。

    这天风和日丽,郑恩琪扶顾云泽坐到走廊边上,那里有很多的病人家属,各形各色的人生百态可以看得到。

    顾云泽收回视线,看向郑恩琪,握过她粗糙的手,道:“谢谢你这段时间一直守在我身边。”

    为了让他好起来,她向公司请了三个月的假,每天几乎是公寓医院两点一线。

    他每天早上醒来,睁开双眼,都可以看到她在身边,他真得很感动。

    有时候他情绪不好,她会安慰他,会耐心引导他。

    也正是因为她,他身心得到好的一面。

    郑恩琪有点不好意思,脸上染上羞涩,“也不止我一个人守着你,还有你的家人。”

    他们也给了他很大的鼓励,但再怎么样,也不及她的付出。

    他握起她的手。放在嘴边,深深吻了一下道:“等我好起来,我会向你求婚,筹备婚礼,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

    她抽出手,羞涩地偏过脸道:“我可没答应跟你和好。”

    他微蹙眉头,“你还没原谅我?要怎么样你才肯原谅我?”

    她不说话,脸红得要命。

    他突然站起身,翻到医院外面。

    她吓了一跳,赶紧拉回他,“你干吗呢?你这样很容易受伤的。”

    “你不原谅我,我就再受伤。”这样她就会一直守在他身边。

    “你疯啦!”郑恩琪皱着眉头看着他,不得不说,他有的时候真像个小孩子,闹起脾气来,连她都拉不住。

    顾云泽挣开她的手,拖着腿向前。

    郑恩琪上前拉住他,无奈之下道:“好了,我原谅你。”

    顾云泽停下脚步,转过头看向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她道:“真的?”

    “真的,”郑恩琪用力点头,手一直扶着他,生怕他跌伤,“我早就原谅你了,如果不原谅你,我也不会一直照顾着你,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我哪知道心里在想什么。”顾云泽自认为了解女人,但很多时候女人心思如海底捞针,并非你想得那么简单。

    “你先坐下!”郑恩琪把他按在椅子上,看着他的眼睛,故作严肃道。“以后别再这样了,我心脏受不了,你再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办?”

    听到她这么说,顾云泽咧嘴笑了,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阳光灿烂,举起手发誓道:“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会好好的。”

    “我要离开你,早就离开了。”郑恩琪白了他一眼,严肃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

    顾云泽一把抱住她,“我就知道你不舍得离开我,我就知道你心里有我。”

    郑恩琪被他这举动吓了一跳,挣开他,左右看了看,打了他一下。脸色通红道:“你干吗呢?有人看着呢!”

    “那就让他们看好了。”顾云泽牵着她的手,像个小孩子似的。

    郑恩琪指着他,“你又不听话了。”

    顾云泽只好松开手,坐得直直的,像个听话的小学生。

    郑恩琪睨了他一眼道:“你要是想娶我,就赶紧好起来。”

    “你肯嫁给我了?”顾云泽欣喜道。

    “嗯!”发生了那么多事,加上他为了救她,差点连命都没了,从这些事上可以看出他对她的心意,想要跟他在一起的心更加坚定。

    “太好了,”顾云泽霍然站起身,一把抱住她,笑容满面道,“我一定会好好配合医生。”

    郑恩琪微笑,甜蜜又幸福。

    三个月后,顾云泽出院了,这个时候的他,走路还是有点一瘸一拐,但已经不是很明显。

    郑恩琪也搬回了上元,把钥匙还给严志诚。

    为了更好的发展,顾氏和华峰合并成一个大的集团,顾云泽是老板。

    郑恩琪有股份,不过她暂时没想要回公司,她想要抽出更多的时间陪城城,弥补她以前的过错,把更多的爱和关心给城城。

    顾云泽在自己的生日派对上,当着亲朋好友的面,向郑恩琪求婚。

    郑恩琪同意了,眼眶泛泪,心情非常激动。

    过了半个月后,他们举办了婚礼,邀请了两家的亲戚朋友。

    由于郑恩琪父母不在。由严正夫妇代替,由中式的敬茶到西式的祝福,大家见证了一对新人盛大的婚礼。

    郑恩琪成为最幸福最美丽的新娘,而顾云泽娶了最爱的女人,向众人宣誓,会爱她一生一世,照顾她一辈子。

    郑恩琪感动得落泪,脸上却是幸福的笑容。

    顾云泽为她戴上戒指,掀起白纱,低下头吻住她的嘴唇,然后深情对她说道:“我爱你!”

    郑恩琪羞涩,与他相拥,相信他会给她想要的幸福。

    结婚的第二年,郑恩琪怀孕了,是个女儿,凑成一个好字。顾家上下欣喜不已。

    而这一年,宋佳韵放出来了,她没有去他们,而是送了份礼,并写下道歉信,说没脸见他们,希望他们幸福。

    最后才知道,她出国,有可能长期定居在国外。

    卓成哲喜欢宋佳韵,后来办好手续到国外找她,至于后来他们成没成,就不知道了。

    之前帮他们的楚景瑜突然要结婚了,结婚的对象竟然是林小芸。

    严志诚还没找到属于他的另一伴,但路兰却对他有意思,两人开始擦出一些异样的火花。

    两年后,顾云泽带着郑恩琪到法国普罗旺。一家四口走进郁金香花海中,幸福又快乐。

    城城牵着妹妹的小手向前走去,顾云泽搂着郑恩琪,她靠在他的肩膀上,看着前面的两个小人儿,脸上满是幸福。

    “好美的花海,我要许愿。”郑恩琪双手合十放在胸前,闭上双眼许愿。

    顾云泽看着她,待她睁开眼,他问:“你许了什么愿?”

    “不告诉你!”郑恩琪神秘地笑道。

    顾云泽也没再问,虽然他没许,但他的心愿是希望一家人幸福快乐生活着。

    其实郑恩琪也差不多,希望儿女健康成长,快高长大。

    同时希望身边的朋友所爱的人,可以一辈子幸福的在一起。

    爱情长久,友情长久。

    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终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