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闲妻 > 第299章 我们毕竟是一家人

第299章 我们毕竟是一家人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张旺财
    婆婆叫声凄惨,

    我爸妈一叠声问:“怎么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心头突突直跳,挤进门去,看看情况,

    我婆婆跌跌撞撞,脚下不稳,往门口的方向冲,险些撞到我身上,

    我爸见势,赶紧伸手拉我一把,才没让我婆婆撞出个好歹来,

    “蛇,蛇,”她边跑边喊,

    我看向我爸妈,他们皱着眉头,显然还没明白是什么情况,

    “蛇,什么蛇,”

    正在餐厅喝茶的公公也走过来,

    我顺着婆婆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惊诧的注意到小田房间的角落,竟然放着一个透明玻璃罐子,而桶里面,泡着一条蛇,

    我被吓得往后仰,

    我妈赶紧来扶我,“小田什么时候拿了这个玩意儿回来啊,我竟然都不知道,”

    我爸上前看了看,“这是什么蛇啊,之前我都从来没见过,”

    婆婆跑出门去,拍着胸口,大口喘气,“就是那条,就是那条……”

    经她提醒,我才想起来,这蛇的花纹看着眼熟,不正是跑进婆婆家的那条吗,

    红白相间的花纹,即使是在农村老家,我都没见过,印象才会相对深刻,

    公公听了婆婆的话,跑进小田的屋子,围着看了半天,表情越来越凝重,

    就听他小声嘀咕:“我记得那条蛇被我用菜刀弄伤了,距离蛇头三寸的地方有条伤口……”

    他似乎是想要确认,玻璃罐子里泡的这条,是否是曾经爬进家里的那条,

    公公大着胆子,转动了一下玻璃罐子,眼睛猛地打开,大叫一声,“是了,伤口,就是那条,”

    他话音刚落,就听客厅传来砰咚一声响,

    我爸妈意识到不好,先后跑出去,

    我留在小田屋内,看着角落里那条蛇,心下悚然,

    到底是什么回事儿,

    那条蛇怎么会在小田房间里……

    “小雪,快打120,你婆婆昏倒了,”

    我妈惊呼一声,我赶紧回神,

    客厅里,我爸妈跟公公都围着我婆婆,

    我婆婆躺在地上,脸色惨白,嘴唇乌紫,

    我公公在给她掐人中,

    我赶紧打急救电话,

    挂掉电话之后,又通知了萧羿,

    想了想,在救护车赶到之前,给小田拨去电话,“你在哪儿,”

    “在学校呢,怎么了姐,你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儿不对劲,”

    “你房间里的蛇是怎么回事儿,”

    “你看到了,”

    “何止我看到了,我婆婆来咱们家的时候也看到了,现在吓得昏倒了,你请个假回来吧,等她老人家醒过来,你最好能想个合理的解释,”

    小田沉默了,

    “我们先去医院,”

    把婆婆送去医院抢救,萧羿过来了,

    他今天去供货商那里开会,即便是深秋,身上的西装都被汗水打透了,

    “怎么回事儿,”萧羿捉住我问,“我妈怎么会突然昏倒,”

    我婆婆在我爸妈那里昏倒的,我也在场,我知道萧羿在想什么,

    “她受了刺激,”

    “什么刺激,”

    我深吸一口气,迎上萧羿的视线,一五一十地跟他说了,

    萧羿的长眸之中,掀起蔽日的尘霾,

    从脚心窜起一股寒意,我不由抱紧双臂,“小田马上就到,”

    萧羿看向抢救室的方向,余光瞥见,在身体一侧,他攒了下拳头,

    公公坐在走廊上,由于担心婆婆的情况,哭得很伤心,

    我爸赶紧安慰他,急出一头的汗来,

    我劝我妈先回去休息,她一着急上火,身体就容易出问题,可我劝了几次,她都不肯走,

    抢救结束,婆婆转危为安,在场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婆婆被安顿到病房里,萧羿刚办好手续,小田就来了,

    他还穿着校服,背着书包,浑身透出一股青涩,

    “姐,姐夫,情况怎么样,”小田敲门儿进来,语气之中透出关心,

    “我们出去说话吧,”

    萧羿脸色很不好,我干脆将小田从病房里推出去,

    我拉着小田来到走廊另一头,周围很安静,我们面前只有很小的一扇窗子,

    “那条蛇是不是你找人放到我婆婆那儿的,”

    “什么蛇,”小田不以为意地掏了下耳朵,

    他的态度让我很恼火,“你别给我装傻,我公公拿菜刀在蛇头三寸左右的地方留下一道伤口,你泡在玻璃罐子里的蛇,同样的地方也有条伤口,绝不可能只是巧合,”

    小田直视着我怒气冲冲的眼神,胸口起伏,深呼吸道:“是我找人放的蛇,”

    我呼吸鲠住,惊诧地看着小田,“你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我姐姐被人欺负了,我这个做弟弟的,不能坐视不理……”

    通过小田的话我才知道,当时,我觉得没办法跟婆婆沟通,请席伟才帮忙,

    席伟才为了锻炼小田,干脆交给他处理,

    之前,我回家的时候,偶然说起婆婆怕蛇,被小田记下了,就专门儿派人找来一种花色鲜艳却无毒的蛇,找机会丢到婆婆家,

    听到这里,我心情几经起伏,已经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了,

    “姐,我是想让她对你好一些,并没有想过要伤害任何人,”

    我猛地抬头,撞进小田的漆黑的眼睛里,“邻居李阿姨说的那番话……”

    “是我安排的,包括那个批命的大师都是我安排的对人宽宏,不可与人结怨……是我让大师对她说的,”

    我心头微慌,

    小田这样做,插手我跟萧羿之间的婚姻问题,要是被萧羿知道的话……

    我咬着牙,闭着眼睛缓缓摇头,不敢再想下去,

    走廊另一头儿,虽然光线很昏暗,可我仍然第一眼就看到萧羿从病房里走出来,

    “你走吧,我会说你学校的课程很忙,”我推搡小田,希望他快点儿离开,

    萧羿看到我们,缓缓走过来,

    “快走,”情急之下,我又推了一下小田,

    刚好,周子昆从安全通道上楼来,刚好看到我们,“二哥找你,”

    小田冲他点头,“我知道了,”他转头看我,神情暗含担忧,“姐,你……”

    “你别管我了,”我拔高音调,心头窝着一口火,

    细微的叹气声从小田离开的方向传过来,

    我很内疚,小田这么做明明是为了我,我却这么对待他,不由补充一句:“小田,你还太年轻,还需要进一步的成长,”

    小田垂眸不语,点点头离开了,

    萧羿走过来,看了一眼小田离开的方向,“人怎么走了,”

    “表哥忽然有事情找他,”我很不安,挽上萧羿的手臂,却只是虚靠在他身上,

    婆婆心脏不好,已经安了支架,若是受到惊吓的话,后果难以预料,

    就算是为我出气,小田以我弟弟的身份做这种事儿,都会让我跟萧羿之间的关系受到影响,

    失去过,才会懂得那种铭心刻骨的痛楚,

    萧羿在走廊上点燃一支烟,眸光蕴着丝丝峭寒,从窗缝儿透进来的风再一吹,我整个人都不由瑟瑟发抖,

    烟气四散,我被呛了个猝不及防,退开一步,

    萧羿急忙将烟头掐灭,

    将自己的围巾给我戴上,“走,跟我回去……老婆,你穿得太少了,”

    萧羿紧紧拉着我的手,刚走两步,他似是想起什么,忽然停下来,

    我心里咯噔一下,紧张地望着她,

    萧羿抓起我的手来,放到我的嘴边亲了又亲,“老婆,刚我妈醒了,他跟我说了那条蛇的事情……”

    萧羿的眼神很认真地望进我的眼睛里,似乎是要窥视在我内心翻涌的情绪,

    “是小田的错,我这个做姐姐的也有责任,”

    矛盾的产生,就是因为重重误会,我现在只能选择跟萧羿坦诚,

    我不希望我们夫妻之间,会产生更深的隔阂,

    萧羿的扶住我的手臂,另一只手拖着我的后背,几乎要把我圈进怀里,“我知道,是你先受的委屈……我们就这样逃避下去也不是办法,老婆,你可不可以跟我一起努力,改善你跟我妈之间的关系,我们毕竟是一家人,血缘关系是不可磨灭的,”

    我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下来,“我可以尝试,”

    萧羿唇角翘起,终于笑了,

    我也暗自长出一口气,

    很多事情,不是斗气能解决的,

    回到病房,我婆婆睁开眼睛看向我们,由于身体虚弱,又很快睡着了,

    我爸妈用食指压住嘴唇,示意我们小点声,不要影响到婆婆休息,

    我跟萧羿都坐过去,看着熟睡的婆婆,

    萧羿眼里流露出关心跟心疼,为婆婆掖了好几次被子,

    秋日的阳光洒进来,落在他们母子身上,平实又温馨的一幕让我心头渐暖,

    曾经,是我一时意气用事,

    换位思考,如果躺在这里的是我妈,心里,该有多痛,

    悔意涌上来,我默默擦起眼角,

    萧羿拉起我的手,掌心摩挲,传递给我一种踏实、安心的感觉,

    ……

    “妈,你看这花园儿多漂亮啊,”

    “还行吧,”婆婆兴趣缺缺,打了个哈欠,不满道:“这么冷,还不如回去睡觉,”

    我耐心劝她,“妈,医生都让你经常出来活动,呼吸下新鲜空气也好,”

    婆婆转头看我,落在我的大肚子上,“马上快生了吧,萧羿干什么去了,让你个孕妇推我,”

    她说这番话的时候,我愣了一下,

    婆婆伸手,在我眼前晃晃,“想什么呢你,魂不守舍的,”

    我扬起嘴角,仰脸璨笑,“妈,真是难得啊,你也会有关心我的时候,”

    婆婆皱眉,“你这话说的,让别人听见了,还以为我老萧家虐待儿媳妇呢,小雪,说句良心话,我们家待你不错吧,尤其是萧羿,对你多好,我这个当妈的有时候都看不下去,要不是我教育的,你能嫁这么好的老公吗,”

    我笑着不答话,

    婆婆住院的这些天,我即便身体不适,都亲力亲为的照顾着婆婆,

    我妈都有些羡慕我婆婆了,

    我对老人家好,老人家不是感受不到,

    我偶尔也能跟她开开玩笑了这就是进步,

    虽然我们还会因为诸如孩子叫什么而产生意见分歧,可萧羿都会从中调节,

    好在,努力并不是单方面的,

    自从她这次晕倒被送医,加上之前回老家去寺庙里住了一段时间,身上的戾气收敛不少,也在尽量地克制自己了,

    “妈,在这里休息会儿吧,”

    我在一棵枫树下面停下来,

    枫叶层层,秋风一过,翻飞如火,投下斑斓和煦的阳光,

    我仰头看着,婆婆原本恹恹欲睡,眼前的美景也让她抬起头来,

    我们谁都没说话,安静地欣赏了好一会儿,

    婆婆忽然好像很感慨,叹了口气,“明年啊,我们就该是五口之家了,等我的大孙子一出来,我就有的忙了,”

    “妈,可未必是孙子,”我笑,手在早已熟悉的弧度上轻抚,

    虽然,早已经私下里请熟悉的医生看过,确定我怀的是个男孩子,

    我跟萧羿很有默契,都没告诉婆婆,就是希望能够矫正她重男轻女的思想,

    我妈过来的时候,还经常跟婆婆说生女儿多好,潜移默化的,我婆婆还是听进去一些,

    “哎……”婆婆又叹气,“生什么都好,我要赶紧养好身体出院,还着急回去缝小衣服呢,”

    对于婆婆的改变,我暗地里欣慰地笑了,

    踏过如火的枫叶,萧羿笑着走过来,“你们在聊什么,”

    “没聊什么,”

    我亲昵地上前,挽住萧羿的手臂,

    萧羿摸摸我的脸颊,“这么凉……走,我们回去吧,”

    婆婆白了一眼萧羿,那表情好像在说儿子算是白养了,

    萧羿脱下外套,给婆婆披上,

    他推着轮椅,缓缓地往前走,“妈,我咨询过医生了,你情况逐渐稳定下来,这个星期就可以出院了,”

    “谢天谢地,终于能回去了,”

    婆婆从轮椅上努力扭过头来问我:“那你们搬回去住吗,孩子都快生了,你们肯定不会带的,”

    萧羿也一齐看向我,

    我点头,“回去,肯定回去,只要您别老看我不顺眼就行,”

    “这孩子,谁看你不顺眼了,那大师可是让我为人宽宏一点,还能多活两年,就我目前这身体,能带好孙子都不错了,也没精力跟你计较了,”

    婆婆清醒过来以后,对于那条蛇的事情没有追究,只是问了两句,对于大师的话,还是深信不疑的,

    我不由会心一笑,

    萧羿伸出一只手来,示意我跟上,

    我欣喜地上前,拉住他的手,

    十指交握,掌心相贴,

    深深浅浅的脉络汇聚一线,彼此难分,

    ……

    “老婆,我们离婚吧,”萧羿很认真的各跟我说,

    “为什么,”我震惊了,“孩子都没生,为什么突然要跟我离婚,你是不是……”

    我紧抿嘴唇,泫然欲泣,

    萧羿仍旧认真脸,“你忘了那神婆说的了,说你要四次嫁男,”

    我愣住,眼底雾气散去,

    “就是因为这个,”

    萧羿严肃地点点头,“对,我有点儿担心,不如……你再跟我离一次,隔天重新领证儿,这样算一算的话,我就是你嫁的第四个了……”

    “好啊,”我笑盈盈地点头答应,

    萧羿皱眉看着我,仍然觉得不放心,“可不许你耍滑头,”

    “恩,不耍滑头,”我也摆出一副认真脸,可眼角仍禁不住攒着笑意,

    “我求婚的话要立刻答应,”

    “好,立刻答应……噗,”我终于忍不住笑出来,

    萧羿一脸紧张地将我紧紧圈紧在他温暖的怀抱里,“你笑什么,我不放心了……”

    “放心,我们都跑不了的,”

    萧羿吻上来,

    “啊,老公,肚子痛……”

    “终于要卸货了,你别着急老婆,马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