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谈婚斗爱 > 第120章 结局篇

第120章 结局篇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绯色添香
    不等她的话说完,苏绰打断她的话,“我知道你是想亲眼看到秦墨年入狱以后再动手术,但你现在的情况很危险,我不想刚报完仇又失去亲人,哥答应你,一定让秦墨年坐牢,好吗?”

    苏然道:“哥,我不是因为他,我是因为可乐,你说做手术可能会导致我失明,我想在手术之前好好看一看我的可乐,只有这样,我才能安心,没有遗憾的动手术。”

    韩心悠目光震惊的道:“什么?可乐还活着?”

    苏然点点头,“我是听程语琪说的,死的不是可乐,而是病重的思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死的是思芹,为什么那么多天程语琪都没有闹?秦墨年又什么说死的人可乐呢?”韩心悠满是疑惑的问。

    “或许我可以来回答这个问题。”一道温婉的声音传来。

    众人回头,看到罗玉柔怀抱一个婴儿站在病房门口,怀里的婴儿穿着一件粉色裙子,一双漆黑的目光打量着众人,然后咧嘴一笑,露出天使般的笑容。

    那不是别人,正是让苏然无数次梦中哭泣惊醒,每次一想到就撕心裂肺般为之疼痛的人儿。

    苏然以为是自己眼睛出了问题,她用力揉了两下眼睛。

    没有,她没有做梦,那真的是她的宝贝,是她的可乐。

    自从上次一别,已经近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不见,可乐变化很大,长高了,也长胖了,原本非常像秦墨年的五官,此刻也有很多她的影子。

    比如那笑起来像月牙一样的眼睛,像极了苏然。

    “可乐,我的孩子,真的是你吗?”苏然连忙下床站到罗玉柔面前,将可乐接过来紧紧的抱在怀里,亲了又亲,看了又看,再三确认面前的孩子真的是她的可乐,而不是和她长得极其相像的思芹。

    “少夫人,她是真的小小姐。”刘姐见苏然解开可乐的衣服查看,上前微笑道。

    “是啊,少夫人,这些天我和刘姐在新西兰,一步不离的照看小小姐,我们很确定,这真的是小小姐。”小梦也走过来道。

    刘姐和小梦是比她这个母亲陪伴可乐还可久的人,见她们走出来这样说,苏然不再怀疑眼前这个孩子不是她的可乐。

    看着可乐熟悉的脸蛋,苏然热泪盈眶,将可乐紧紧的抱在怀里,“宝贝,能再看到你,真是太好了,妈妈再也不会和你分开了。”

    只是面对苏然的热情,可乐的反应并没有那么强烈,时不时的打着哈欠,一副非常累的样子。

    “可乐是一大早乘飞机回来的,一直到现在还没有睡。算算时间是该要睡觉了。”罗玉柔微笑道。

    苏然听了连忙将可乐平放在床上,轻轻拍打着她的身体哄她睡觉,很快,可乐便进入了梦乡。

    看着可乐沉睡如天使般的面孔,苏然不禁感叹,孩子的世界就是这么简单,睡觉的速度要比大人迅速多了。

    罗玉柔看着苏然用看至宝一般的目光看着沉睡的可乐。声音充满愧疚的道:“苏然,对不起,这些日子让你受委屈了。”

    苏然身体一僵,轻轻坐直身体,清澈平静的目光看着罗玉柔,“你对我的好,我一直都记得,这是我和秦墨年两个人之间的恩怨,和你无关,你不用对我说对不起。”

    “不,我有错!”罗玉柔声音犹豫了一下,“其实从埋藏你爷爷那一天,我就知道去世的人不是可乐,而是程语琪生的思芹,墨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够继续爱你,为了替秦家向苏家赔罪,他最终的目的是想把他自己送进监狱。”

    苏然已经经从程语琪那里知道这些,听到罗玉柔的话,并没有十分惊讶的感觉,其他人脸上则写满了震惊。

    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

    苏然嘴角浮起一抹苦涩的笑,“所以你在爷爷葬礼上装疯,在法庭上为我作证,看似为我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帮你儿子完成心愿了?”

    这一刻,苏然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她的婆婆会超乎常人,不对儿子好,反而对媳妇那么好,让众人在感叹她有一个渣老公的同时,却纷纷在赞美她有一个明辨是非的好婆婆。

    原来,一切看似美好的表象,真相却是那么让人啼笑皆非。

    罗玉柔有些不敢看苏然的目光,却还是鼓起勇气看着苏然,“可怜天下父母心,我知道我伤了你的心,但是你无法明白当一个母亲看着自己的儿子跪在狂风暴雨中时是一种怎样揪心疼痛的感觉,当时的他不停煽自己的耳光,对着爷爷的坟墓一边忏悔,一边声音坚定的宣誓,只要能够陪在你身边,哪怕是众叛亲离,付出十年的牢狱之灾也在所不辞,他为了你独自忍受那么多的煎熬,我又怎么能忍心去破坏他的心愿?”

    “可是天下又有哪个母亲能够真的做到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入狱,当我看着他态度坚决,一心想要把坐牢时,我又慌了,贪污一百亿,最少十年的牢狱之灾,一个男人最黄金的年龄要在牢狱中度过,我真的不想让他这样,所以我就故意选在启恒探视他的前面探视他,说一些他和启恒兄弟情深的话,果然,启恒如我所预料中的一样,在公司里向众位董事求情,让他们签联名书,将墨年保释出来,不过我没有想到启恒救墨年的决心那么大,愿意拿天汇和你交换,要知道这些年他一直在和墨年明争暗斗的,苏然,看着墨年是一片真心对你的份上,原谅墨年一次好吗?”罗玉柔说着含在眼眶里的泪水控制不住的落下来。

    听着罗玉柔的话,苏然的心如打翻了五味瓶,苦涩难言。

    沉默了好一会,苏然眸光坚定的道:“我是不会原谅他的,是他所谓的偏执和爱,所谓的化解两家仇恨的办法,害得我和可乐分离,让我承受了两个月的帷心之痛,连带着间接害爷爷丢了性命,害得程语琪回来报复我,差一点害我丢了性命,对于他这种自大自狂的人,活该一辈子单身,我是不会原谅他的,你走吧!”

    罗玉柔目光充满自责的道:“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因为程语琪虐待思芹,致使思芹病情加重去世,墨年为了惩罚程语琪,让王辰和半夏将程语琪送到非洲流放受受苦,因为程语琪的出现,将秦家搅得鸡犬不宁,便让人将程语琪丢进妓女一条街,让她受到应有的惩罚,我万万没有想到她的手段那么强,居然和那些黑道之人混在一起,还秘密回来找你们复仇,如果我知道有这样的后果,绝对不会插手,也不至于因为程语琪害得你受伤,也让墨年被打折三根肋骨,到现在还昏迷不醒。”

    苏然心里猛得一惊,秦墨年断了三根肋骨?

    她离开的时候,看着他根本就不像是受伤的样子,他还要抱她去医院,怎么会断了三根肋骨呢?

    苏然无法想象他是忍着什么样的疼痛将她抱起来的。

    苏然一点也不为秦墨年感到心疼,只觉得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阿姨,我知道你心疼你儿子,但你也不用这么说程语琪,思芹是她自己生的女儿,而且还生着病,她怎么可能会虐待自己的亲生女儿呢?”苏然声音淡然的道。

    “天下不是所有的母亲都是好母亲,思芹对程语琪来说就是和你争夺秦家少夫人位子的一棵棋子,你也知道我不喜欢她,你爷爷更是不喜欢她,她深知自己的不足,便想生一个孩子来捆住墨年的心,却发现墨年的心里没有她,为了让孩子留下墨年,造成你们夫妻间的误会,便将残忍的手伸向弱小的孩子,你不信可以看视频。”罗玉柔说着拿出一个平板。

    视频上出现程语琪目光冰冷的将一根针刺进孩子的身体,任凭孩子大哭不管,打电话给秦墨年,状出一脸焦急的表情。

    看着这样的视频,苏然心里愤恨不已,没想到程语琪居然对自己的孩子做这么可怕的事情。

    想着她曾经将思芹抱在怀里,那苍白的小脸,苏然一阵心疼。

    曾经,她还因为给思芹喂了让她过敏的奶粉而自责,如今想来,思芹的离开,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

    “一切都结束了,我和秦墨年也彻底结束了,阿姨,你不要再为他求情,不管你说什么,和秦墨年的婚,我是离定了,你走吧,我要休息。”苏然神色平静的道。

    “苏”

    不等罗玉柔说完,苏绰声音冰冷的道:“我妹妹说她累了,请你离开,不要影响她休息。”

    罗玉柔看着苏绰冷漠的表情,又看向苏然,最终还是起身离开。

    “少夫人,我和刘姐一直在外面等着,小小姐醒了,你叫我们就好。”小梦道。

    苏然知道现在的她根本没有精力照顾可乐,刘姐和小梦愿意留下来再好不过,目光充满感激的道:“谢谢你们。”

    “少夫人太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刘姐说完和小梦一起走出病房。

    韩心悠声音轻轻的道:“真没有想到秦墨年是一个这么偏执的人,为了爱你,做出这么多让人费解的事情,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想骂他吧,又觉得他好可怜,对你的爱是那么的深,那么的浓,愿意用十年的自由向苏家赔罪,只为了有继续爱你的资格。苏然,你会原谅他吗?”

    苏然目光看向韩心悠,露出苦涩自嘲的笑,“这样的爱,有几个女人敢要?其他的牢狱之灾就不说了,谁能受得了用孩子的死来诱耳的事情?只怕还没有听到结果,就已经自杀了,先是让你的心痛得伤痕累累,让你觉得人生绝望到没有活的勇气,最后再告诉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他对你的爱太过深,太过偏执,如果是你,你会要这样的爱,会原谅这个把你蒙在鼓里,肆意伤害,再回头说爱你的男人吗?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秦墨年,他要坐牢,就让他把牢底坐穿好了。”

    听着苏然的话,韩心悠沉默了,她目前面临的真相和苏然的比起来,并没有她的残忍,顾以晟是因为生病,发现他们的孩子也遗传了白雪病,才安排那些戏,让她受到刺激流产的,即使如此,在两年之后的今天知道真相,她还是无法做到原谅顾以晟,更何况是心痛还未复原的苏然呢?

    “小然你说的对,秦墨年想的太天真了,他竟然想用十年的牢狱换取爱你的资格,像秦家这种丧尽天良的人,根本不配得到原谅,就等着他把牢底坐穿才对。”苏绰目光充满痛恨的道。

    “好了,你们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下!”苏然有气无力的道。

    苏绰看着熟睡中的可乐,轻声道:“现在可乐也回来了,你是不是可以做手术了?”

    苏然点点头,“一切随你安排。”

    “那好,我给你安排明天的手术。”

    众人离开后,苏然目光贪婪的看着女儿的睡颜,脑海里却情不自禁浮现出秦墨年那张脸来。

    想到他为了救她,被程语琪的人狠狠欧打以及他被众多铁桶压住时的场景。

    也许在那个时候,他就受了很严重的伤,只是因为脸上被染上一层黑黑的油渍,看不到他的脸色变化而已。

    人就是这样,不知道真相还好,一旦知道真相,就会不由自主的去回忆。

    苏然回忆起她和秦墨年的种种,总是她觉得秦墨年心里爱的人是程语琪,在受了委屈后,每一次说要离开的人都是她,而秦墨年始终态度如一,强势的将她留在身边。

    如果一个人真的不爱你,听到你要离开,应该是欢天喜地的要签字离婚吧,又怎么会千方百计以孩子为威胁不让离开呢?

    只是一想到秦墨年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向苏家赔罪,为了继续爱她,苏然就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如果他真的有那么爱她,大可以埋白相对,两人一切商量解决,去化解两家的恩怨,为什么一定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呢?

    不仅害得她心痛心碎,恨他入骨,还让爷爷失去性命,这么不理智的爱,在历经磨难的苏然心里,是万万接受不了的。

    苏然用力的拍了几下自己的脸,告诉自己,既然已经决定不再爱他,不再原谅他,就不要再想他了。

    苏然抱着熟睡的可乐,强迫自己入睡,也许是女儿在身边的安心,过了没多久,苏然真的睡着了。

    晚上,吃过晚饭,苏然和刘姐小梦在病房里和可乐玩,有人敲病房的门,小梦笑道:“我去开门。”

    “少夫人,有位先生来看你。”小梦道。

    苏然抬头,看到秦启恒,眸光平淡的道:“你怎么来了?难道你也是替他求情的?你不用说了,所有的一切事情我都知道了,我不会原谅他的,你就等着十天之后把总裁之位让给我,你不给也没有关系,到时把属于我股份的钱拿给我也行。”

    “大嫂,可以单独谈谈吗?”秦启恒道。

    苏然目光冰冷的看着秦启恒,“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不是你大嫂。”

    “只要你一天没有和大哥签字离婚,你就一天是我大嫂,我知道罗姨和你谈过,但我真的有很重要的话要和你说,如果你听了还是不原谅大哥,就当我今天没有来过,十天之后,我会双手奉上天汇总裁之位。”秦启恒目光严肃的道。

    看着秦启恒严肃的目光,苏然让刘姐把可乐抱走,目光淡淡的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我知道罗姨和你说大哥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太过爱你,你一定会觉得太过荒唐,太过可笑,绝对不会原谅他,其实这只是一方面,他之所以没有告诉你,和你一起化解这场恩怨,是因为你哥。”

    “因为我哥?这话怎么说?”

    “今天上午,我急需要一些重要资料,那些资料锁在大哥的保险柜里,因为大哥在昏迷中,我只好让人外力将保险柜破坏掉,从里面找到这份文件,你看一下就明白了。”

    苏然打开文件,看到上面的内容,瞪大目光,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一切。

    秦启恒声音缓缓道:“大哥和实验员在试验福裕电子产品时,发现电子产品里携带一种病毒,不管怎么破解,都无法将病毒驱走,而一旦将那个程序省略,将做不出有用的产品,面对这种奇怪的产品,大哥开始让人秘密查福裕总裁的资料,查出查尔克特里根本就不是福裕总裁,真正的福裕总裁是一直给你治疗治的李医生。而李医生真正的名字苏绰,从而查出你们就是当年父亲收购的苏氏集团董事长的一双儿女,也就明白了为什么福裕会把一个有病毒的电子产品给天汇做,你大哥是在为苏家报仇,而天汇已经签下这笔订单,如果不按合同生产这笔产品,高额违约金也会让天汇倒闭,如果及时生产这批有病毒的产品,被众多用户使用,造成财产损失后,将会一起投诉天汇,对天汇来说也是毁灭性的打击,所以大哥才想到把钱转到他帐上,试图用这种方式让你哥放手,大嫂,看在大哥如此爱你的份上,可以劝一下你大哥,让他把病毒的破解方式告诉我们好吗?”

    苏然听完他的话,精致的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为了你哥,你可真是够用尽心思的,居然连这么荒唐的事情都能想出来,在电子产品里植入无法破解的密码,一旦发现不生产也是违约,你觉得我会相信这世界上有这样的病毒吗?如果你们真的在产品里发现病毒,怎么不把这件事情上报工商局,工商局会让你们取消这笔生意,至于他弄得这么麻烦吗?还有你,你现在这样尽心尽力的要保秦墨年,有没有想到他们母子一直在利用你?他母亲算准你探视他的时间,在你背后说一些感动你的话,让你给他卖命,一旦他重获自由,你就会被他踢得远远的。”

    秦启恒表情一愣,随后坚定的道:“我相信大哥是不知情的,我相信他是一个好大哥,就算他利用我,我也是心甘情愿的,是他这么多年的坚持,让我在回忆的时候还有亲情的温暖,至于他为什么不把病毒这件事情告诉工商局,我想是因为他不想再伤害苏家,一旦上报,福裕将会因为问题公司被彻查,现在的人最怕的就是问题公司,一旦被爆光,就会面临倒闭,大嫂你好好考虑一下,帮不帮大哥都在你。”说着转身离开。

    这时,苏绰推门走进来,看到苏然手中的文件,拿起来一看,神色迅速变了一下。

    “大哥,这是真的吗?你真的在电子产品里植入了病毒?”苏然声音紧张的问。

    “怎么?觉得他情有可原后又想原谅他?”苏绰眸光骤冷的看着苏然,声音带着冰冷的咄咄逼人。

    苏然神色一惊,“这么说你真的在电子产品里植入了病毒?”

    “没错,只要这批订单上市,天汇一定会因为大众的舆论破产,只是没有想到秦墨年居然把我想我这么多年的办法在短短的时间内发现到,他一定是没有想到破解的方法,否则,也不会将那一百亿私吞。”苏绰声音冰冷的道。

    苏然知道科技技术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但是没有想到居然可以在产品里植入病毒,想着这么多带着病毒的产品一旦上市。想想都觉得可怕后怕。

    突然间,她有些心疼秦墨年的所作所为。

    “大哥,你有没有想过秦墨年发现这批产品有病毒,却为什么没有把这事告诉工商局?”

    苏绰一怔,“为什么?”

    “因为他不想伤害你一手打拼下来的公司,不想伤害你,想替他父亲向苏家赎罪,可是哥,他也是无辜的不是吗?当年逼死父母的人不是他,而是他的父亲,看在他是真心想要弥补苏家的份上,你可以把病毒破解方式说出来吗?”

    苏然的话刚落音,脖子就一下被苏绰掐住,苏绰眸光冰冷的低吼:“小然,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心里果然还爱着他,你是不是还想要和他复合?在他那么伤你的心后,你还为他说话,你有没有想过爸妈的感受?他们在天有灵看到你为仇人求情,他们一定会伤心死了,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休想和他在一起。”说完甩开苏然,一脸愤怒的转身要走。

    苏然连忙抓住苏绰的手,声音颤抖的道:“大哥,你不要走,我没有说要和他在一起,我只是觉得我们要报复秦家,就让秦墨年坐牢好了,没必要把天汇打跨,既然你不开心,那就依你的计划执行,让秦家家破人亡。”

    苏绰激动的表情因为苏然的话而慢慢舒展,目光柔和的看着苏然,“我知道你对秦墨年始终下不了狠手,没关系,一切由我来做便是,你好好休息,明天下午就要做手术了,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

    苏绰走出门,看到韩心悠撞掉一个医生手中的文件,正弯腰给医生捡散落在地上的纸张,便走过去一起帮忙。

    韩心悠拿起文件充满歉意的道,“真是对不起,我没有看到你。”说着看了文件一眼,只见上面写着眼角膜捐献同意书,再一看名字,让她大吃一惊。

    “这位病人要捐献给眼角膜给谁?”

    医生拿过韩心悠手中的文件,充满歉意道:“对不起,我和病人签过保密协议,恕我不能奉告。”

    能让秦墨年一个健康人捐出自己的眼角膜,除了为苏然,韩心悠想不到第二个人。

    “是捐给苏然的对不对?”韩心悠道。

    医生没有想到韩心悠一下就能猜出来,神色愣了一下,随后道:“对不起,恕我无法奉告。”说着转身就走。

    “心悠,你怎么了?”苏绰见韩心悠脸色不太好,目光关心的问。

    “秦墨年要把眼角膜捐给苏然。”虽然医生没有回答,但从他一瞬间的震惊表情,韩心悠可以确定,秦墨年捐眼角膜的受益人就是苏然。

    苏绰表情满是震惊,“他和你说的?”

    韩心悠摇摇头,“他把苏然伤得那么深,我怎么可能会去见他呢。我是刚才在医生的文件上看到的,虽然医生说和病人签了保密协议,但我我还是从他的表情中知道受益人是苏然,真没有想到秦墨年居然为了苏然甘愿牺牲自己健康的视觉。”

    “你被他感动了?”苏绰神色无波的问。

    韩心悠轻轻的点头,“被一个男人如此小心翼翼的爱着,要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苏绰眸中露出嘲讽的笑,“这就是他要的目的,他故意做出这样的牺牲,让小然深深的为他感动,从而原谅他,他就是想让小然对他充满了内疚,一辈子陪在他身边,我是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说着冲向前面秦墨年所住的病房。

    秦墨年坐在病房上,一张英俊的脸上写满了憔悴,目光看着面前的电视,听到开门声,看到一脸生气的苏绰,在他身后跟着韩心悠。

    秦墨年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你来看我了!”

    苏绰一把揪住秦墨年的衣领,目光愤怒的道:“秦墨年,你真的好卑鄙无耻,居然想用捐献眼角膜这样的行为感动小然,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我绝对不会再让小然和你有任何联系,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让小然的视力有问题。”

    “这样最好,我也不用担心用不了几天就要失明,而且我从来没有想过用这样的方式把苏然留在身边,在我知道苏然脑子里有血块后,在她昏迷时,就让医生检查过。她脑子里的血块一旦清除,将对视线造成伤害,在那时起,我就已经做好了把眼角膜捐给她的准备,只是一直没有签协议。”秦墨年目光含着淡淡的笑容看着苏绰,将一文合起的文件递到苏绰面前,“大哥,请你答应我过一件事情,如果苏然的手术真的会影响她的眼睛,请你永远不要告诉她,给她移植眼角膜的人是我,我不想让她因此每天活在自责中,我会申请到其他城市服役,永远消失在她的世界,这是我签好的离婚协议书,手术后让她签字,从此,秦苏两家的恩怨就此结束。”

    苏绰接过文件翻开,看到离婚协议书几个字,上面的条款无一不是对苏然母女有利的,而在协议书的最下方,是秦墨年苍劲有力的签名字,刺得苏绰的心猛得一痛。

    “他们说你机关算尽,只为了和小然在一起,现在你又来这一招,秦墨年,你心里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苏绰声音有些颤抖的问。

    秦墨年看着前面的电视机,电视里正放着一对男女因为矛盾,在雨中追逐的苦情戏,声音悠远而沉静的道:“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爱不是占有。有时放手也是一种爱,在我的偏执下,苏然受了很多很多的苦,我知道她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是我,最不想有牵连的人是我,我不想让她痛苦,只想让她过简单快乐的生活,不管你信与不信,这都是我的心里话,倒是你,你不想让我和苏然有牵连,你该不会连摘取我眼角膜的勇气都没有吧?”

    “如果可以,我恨不得亲手了结你的命替我父母偿命,我怎么可能不敢取你的眼角膜?”苏绰恨恨的道。

    “好,我已经做好了万分的心里准备,我累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给苏然动手术,要保存好体力。”秦墨年说完闭上眼睛,不再理会苏绰。

    苏绰和韩心悠从病房里走出来,看着苏绰激动的表情,韩心悠轻声道:“苏绰,看到秦墨年这么用心化解两家仇恨的份上,你真的不能放下老一辈的恩怨,成全他们两个吗?看得出来苏然心里也是爱秦墨年的,只是顾及父辈的恩怨才不肯原谅他,人生在世,总要向前看,才能真正活得幸福快乐,你这样每天活在仇恨里,我看着都为你感到累。”

    苏绰目光温柔的看着韩心悠,“如果我可以放下仇恨向前看,那你可以忘记顾以晟带给你的伤害,做我的女朋友,让我保护你吗?”

    韩心悠看着苏绰神情猛得一怔,没有想到苏绰会说这样的话,一转头,看到站在最前方,穿着病服,面容苍白的顾以晟。

    苏绰看到顾以晟,目光里充满了挑衅之色,“顾先生,请你以后不要再把时间浪费在偷偷跟踪心悠身上,你自己的身体你应该很清楚,让心悠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除了给她心里上增加负担外,别的没有一点好处,如果你真的对心悠心存愧疚,就请你离她远远的。”

    顾以晟眼底闪过一抹苦涩,微笑道:“苏医生说的对,有苏医生这么优秀的人保护她,以后再也不用我偷偷看着她了,请你一定要照顾好她。”说着转身离去。

    看着顾以晟离去的背影,韩心悠声音愤怒的大吼,“顾以晟,你就是个胆小鬼,你就是个懦弱狂,你心里明明很爱我,却总以爱的名义将我推开,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有没有问过我的意愿?你有没有想过离开你,我也会痛,我也会难过,我也会生不如死?如果你真的爱我,就应该不管不顾的将我的手紧紧握在手中。哪怕是死,也要死在我的怀里,而不是冰冷的床上,如果你真的爱我,你当年就不该隐瞒我真相,如果你真的爱我,就不要让我下半生活在无尽的遗憾中,现在就走过来牵着我的手,让我在你身边,陪伴你走完最后的人生路,不管时间有多少,只要我们在一起,就是幸福的!”

    顾以晟背对着韩心悠站在那里,心里犹如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的激动和感动,他没有想过有生之年,可以听到韩心悠说这些话。

    这是他短暂的一生中,听到的最美的话。

    顾以晟走到韩心悠面前,棕色的目光里含着泪花,目光温柔深情的看着韩心悠,鼓足所有勇气的道:“心悠,谢谢你愿意原谅我,谢谢你还愿意陪伴我,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会再这样让你伤心。”说着伸出他的手。

    一旁的苏绰见状连忙拉住韩心悠的手,“心悠,你不要原谅他,你忘了他是怎么伤你的心,让你度过了两年的疯颠日子吗?这种人嘴上说着情有可原,其实是自私,懦弱的,他根本就不配拥有你这么好的女人。”

    顾以晟知道他没有理由反驳苏绰,目光紧张的看着韩心悠,韩心悠慢慢的将手伸出,就在顾以晟的脸上露出一抹幸福笑容时,韩心悠一下用力将顾以晟的手打落。

    “顾以晟,你可真是太天真,太自作多情了,你真以为我会相信杨露说的那些鬼话,原谅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残忍事情?像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人,活该得这种病,我怎么可能会陪你走完最后的人生路?哦,不对,我是会看你走完人生路,我会亲眼看着你的遗体火化,亲眼看着你在这个世界彻底消失。”韩心悠脸上露出嗜血般的笑容,声音里充满了嘲讽和得意。

    顾以晟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般的窒息疼痛,但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笑,“你说的对,像我这种人,活该命不长久,不管你说什么都是我咎由自取。”说完转身离开,只是转身的刹那,眼泪却控制不住的落下来,口腔里一抹咸腥味涌上来,但他努力控制住不让血喷出来,身姿挺直,背影倔强的走过拐角,在拐弯的一刹那,一口鲜血喷在洁白的地板砖上。

    “被人给了一颗糖,再狠狠打一顿的滋味是不是很痛?”一道清脆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

    顾以晟抬头,看到站在他身旁的韩心悠,想着自己此刻的狼狈,连忙将头转向一边,拿出口袋里的手帕擦嘴。

    韩心悠的手挽住顾以晟的胳膊,顾以晟目光惊讶的看着她。

    “你把我欺骗的那么惨,疼得那么深,我不骗你一次,怎么甘心?如果不是看在你没有时间可浪费的份上,没有个三五年,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以晟,我做这件事情是要告诉你一个道理,如果有来世,千万不要再做这种以爱为名伤害心爱之人的事情,因为这种谎言真的很痛很痛,你看,你不也是因为几句话就疼痛到吐血了吗?虽然我没有生病,没有吐血,但那种被欺骗的疼痛,一点也不比你现在的疼少。”韩心悠目光心疼的看着顾以晟。

    听到杨露说的那些话,又看着秦墨年对苏然的感情后,韩心悠似乎可以从秦墨年隐忍痛苦的目光中明白顾以晟当时的疼痛。

    人之将死,所有的恨和自尊在爱面前,都显得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她不想以后后悔,她想放开一切恩怨,陪伴顾以晟走完最后一程。

    顾以晟目光充满愧疚的道:“对不起,我明白的晚了。”

    韩心悠扬起淡然如菊的笑容,“没关系,我以后有的是机会恶整你,反正你最后的人生被我承包了。”

    顾以晟充满感激的道:“好,我会乖乖听话不反抗。”

    “走吧,我扶你回病房!”韩心悠声音轻快的道。

    苏绰看着韩心悠挽着顾以晟,目光充满复杂的道:“心悠,你真的这么简单就原谅他了吗?”

    韩心悠目光微笑看着苏绰,“苏绰,你是一个孝子,我知道你想替你父母报仇,但你有没有想过,为人父母,最希望看到的是子女幸福,叔叔阿姨泉下有知,应该更希望看到苏然幸福,这么多年,苏然作为一个孤儿在孤儿院生活,承受了许多你无法想象的艰辛,好不容易碰到一个这么爱她的人,你真的忍心毁掉她这份幸福吗?有时候放下仇恨,才能活得更加轻松自在,希望你再好好考虑一下,为苏然,也为你自己。”

    苏绰看着他们相依离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回到病房里,看着韩心悠又是给他倒水,又是给他剥苹果,顾以晟有一种如置梦中的感觉。

    “这真的不是在做梦吗?我只有在梦中才能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你。”顾以晟有些不敢相信的问。

    韩心悠将剥好的苹果用叉子叉了一块递给他,目光微笑道:“吃吧,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你真的不是在做梦。”

    顾以晟将苹果接过来咬了一口,满足的笑道:“这是我吃过的最甜最好吃的苹果。”

    韩心悠看着顾以晟苍白的脸色,想着秦墨年此刻一个人孤独的躺在床上,心里不免心酸。

    “不知道苏然能不能原谅秦墨年,今年看到秦墨年签捐眼角膜的文件,真的很让人心酸。”

    “是啊,希望苏然的手术可以非常成功。”顾以晟道。

    “希望吧,如果手术不成功,秦墨年捐了眼角膜,又瞎了眼睛,再去坐牢,那真是太惨了,也不知道那一百亿究竟在不在秦墨年手里,如果他能把钱交出来,或许不用坐那么久,不过看他一心想要偿还秦家欠苏家的债来看,他是不会把钱交出来的。”韩心悠一脸伤神的道。

    顾以晟目光闪了闪,“如果我说,那一百亿在我手上呢?”

    韩心悠目光震惊的看着他,“那一百亿怎么会在你手上?”

    “不过现在已经在苏然帐上了,让不让秦墨年坐牢,一切作凭她来定夺了。”顾以晟声音淡淡的道。

    值得庆幸的是苏然的手术很成功,醒来后并没有对她的视觉造成影响,让韩心悠等人为此松了一口气。

    秦墨年每天都会偷偷在病房外面看苏然,见她恢复的不错,气色很好,和可乐玩的其乐融融的样子,心里很是满足。

    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有时候爱不是占有,远远的看着也是一种幸福。

    只是他明白的太晚,如果早一点明白,不那么偏执,苏然也不会对他由爱到厌恶,连碰都不让他碰一下。

    而他也因为不想刺激苏然,这些天从来不敢出现在她面前。

    让医院的一些知情人看着纷纷为他感到心酸,有好几次,苏绰看着秦墨年的背影,想把他赶走,最后又因为他孤寂的背影而作罢。

    只是他心里依然有一个想法没有动摇,就是让秦墨年受到应有的惩罚,只有这样,他心里对父母的愧疚才能减少一点。

    十天很快就过去了,这天,苏然正在和可乐玩,门被人突然打开,韩心悠神色匆匆的走进来。

    “刘姐,把可乐抱出去玩一下。”韩心悠道。

    刘姐看了一眼苏然,见苏然点头,将可光抱出去。

    “心悠,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紧张?”苏然目光含笑的道。

    “警察来抓秦墨年了。”

    苏然淡淡的道:“算日子应该是今天,终于要走了,每天被人远远观望的滋味真的很不好,还好你那两年精神不正常,对于顾以晟远远的偷看没有察觉,否则一定难受的鸡皮疙瘩掉满地。”

    韩心悠目光瞪大的看着她,“你知道她偷偷看你?”

    “我又不是傻子,医院这么多人,人包的地方是最没有秘密的。”苏然道。

    韩心悠点点头,想着秦墨年一旦被抓走就要定罪,紧张的道:“苏然,你真的要眼睁睁看着他坐牢吗?那一百亿在你手里,只要你把钱交出来,秦墨年就不会坐这么多年的牢,看在他那么爱你的份上,你就不能原谅他吗?你和我的情况不同,可是我也原谅了以晟,你的可乐还活着,为了给可乐一个完整的家,你也应该原谅他不是吗?”

    苏然苦笑,“就算我原谅他,他自己也不会原谅他自己。”

    韩心悠目光疑惑的看着苏然,“什么意思?”

    “其实那天他和我哥谈关于捐眼角膜的事情,我也在外面,既然他步步为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向苏家赎罪,才觉得有继续爱我的资格。我这个时候把他钱出来,你觉得他还会再心安理得爱我吗?不,那个时候,就算他没有离开我,那他对我的爱也是充满了愧疚,充满了小心翼翼,我不想要那样的爱,我要他觉得心安理得后,再充满勇气的来追我,十年并不长,我可以等他。”苏然微笑道:“还有我哥,他为了替爸妈报仇,可谓是卧薪尝胆了二十年,吃的苦是我无法想象的,他等的就是这一天,我不想让他伤心。”

    这一刻,韩心悠震惊了,也被感动了。

    苏然早就原谅了秦墨年,也知道这些天,秦墨年一直在偷偷看她,却假装看不到。

    不是她不是爱他,而是想要成全他的心愿。

    她想要的是世界上最好的爱,是心安理得的爱,而不是充满弥补和愧疚的爱。

    “我明白了,你真的很用心良苦,怪不得秦墨年宁愿毁了双眼也要爱你,你值得他这般牺牲的去爱你,我相信以他的聪明能力,就算被判了十年,也一定可以获得减刑的机会,早日与你和可乐团聚。”韩心悠微笑道。

    “这都被你猜到了,希望如此吧,不过十年也不长,我不过才34岁,可乐才十岁,我们会一直等她,我们还有很多大把的年华相聚,十年的牢狱之灾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惩罚,让他以后不要再这么自作主张,真正的爱是相互沟通,相互帮助,而不是隐瞒,独自承受一切痛苦,这些天,我被他害得可是差一点就没命,他也该为此付出代价,虽然如此,还是请你一定要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哦。”苏然微笑道。

    韩心悠郑重的点点头,“我一定会的。”

    “那你陪我去演场戏吧!”苏然神秘的笑道。

    苏然赶到的时候,看到秦墨年在病房里被几个警察包围,罗玉柔在和警察说话。

    “警察先生,可以通融一下吗?墨年现在身体受伤,被关进监狱里会影响他的身体康复的,法律不外乎人情,等他身体养好了再去服刑不好吗?”罗玉柔乞求道。

    “对不起,罗女士,我们也是依法律办事,秦先生在养伤期间会安排他在单人间,也不会参与监狱工作,等他身体可以牢作时再工作。”警察道。

    “警察先生,就求求你和上面的人再商量商量,再等几天可以吗?”秦子涵乞求道。

    “我们是按法律办事,请你们不要为难我。”警察为难的道。

    “好了,妈。子涵,你们不要为难警察了,我这点伤没事的,在里面养和这里养一样的,不用担心。”秦墨年声音沉静的道。

    “哟,这里可真是热闹啊!”苏然声音轻快的道。

    众人回头,看在站在门口,一脸笑容的苏然,秦墨年看到苏然,原本深邃无波的目光中浮现一抹笑意。

    “你能来看我,我真的很意外,也很开心。”秦墨年发自内心的道,他以为知道真相后,苏然这辈子都不想再看他。

    苏然心里一酸,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扑进秦墨年怀里,但她也深知秦墨年的性格,他是那么骄傲自负的一个人,如果被他知道,她早已知晓了一切,掌控他的人生,他一定会感到很挫败。

    为了以后更好的相守,只以忍住此刻的心痛。

    “今天是你坐牢的日子,我当然不会错过看你狼狈的时刻,你落得现在这个下场,都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不值得被任何人同情。”苏然冷声道。

    秦墨年心里一痛,微笑道:“你说的对,是我咎由自取,我进去以后,你一定要照顾好可乐。”

    “这点不用你操心,可乐是我生的孩子。我当然会好好照顾她,倒是你,在里面不收敛一点锋芒,小心被里面的人揍得熬不过出狱的日子。”苏然讥讽道。

    “苏然,你怎么可以说这么难听的话?不管墨年做了多少过份的事情,他心里一直爱的人都是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他?”罗玉柔眼里含着泪水,伤心的道。

    “罗阿姨,我有哪一点说错了吗?牢里面的人鱼龙混杂,都是穷凶极恶之徒,就他现在一个受伤的身体,够被几个人打的?我只不过把实话说出来而已。”苏然目光冰冷的道。

    罗玉柔没有想到苏然现在变得这么冰冷无情,心痛的道:“你,你变了,你不再是当初那个善良单纯的苏然了。”

    “妈,你不要再说苏然,我觉得她没有变,她依然是那个善良单纯的好女人,是我负了她,让她伤心难过,这是我应该承受的结果。”秦墨年说着看向苏然,“我知道你不会亏待女儿,在照顾好女儿的同时,一定要记得照顾好自己,只有你的身体好,可乐的幸福才更多,我走了,保重。”

    看着秦墨年的身影即将踏入电梯,苏然大声道:“站住!”

    秦墨年回头,苏然奔跑到他面前,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苏然捧着秦墨年的下巴,惦起脚尖吻上秦墨年的唇。

    苏然吻到他的唇很凉很冰,和记忆中的一样,充满了柔软,让她依恋,心痛到窒息,差一点就想将真相揭穿,但她没有,她太了解秦墨年的为人了。

    苏然松开秦墨年,看着秦墨年一脸的萌呆,眸光冰冷的道:“这次你上次被警察时欠我的,我现在就是有仇必算,有恩必报的人,你欠了我的就该还给我。”

    然后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转身离开。

    苏然的心悲痛不已,却又只能保持高傲的身姿离开,她能做到的只有这些,留给秦墨年骄傲的背影,告诉他,她会好好的,留给他这一抹离别的温柔,告诉他,她的心里还有他。

    但愿,他能理解她的心意。

    秦墨年看着苏然离去的背影,唇间还残留着她的温度和味道,漆黑的眸中暮然有一个念头疯狂闪过。

    肌肤相亲的那一刻,让秦墨年猛然惊醒,去他妈的放手也是爱,他不要那种高尚的爱,他要实实在在的爱,他在可以拥在怀里,朝夕相处的爱。

    苏然,等我,我一定会尽快回来。

    站在病房窗户前。苏然看到秦墨年在警察的带领下,上了一辆警车,看着警察车渐渐消失在她眼前,苏然在心里默默的呐喊。

    秦墨年,等你,你一定要尽快回来。

    韩心悠看着苏然充满孤独的背影,心疼的道:“看着你们这样相爱相杀,我真的很难过,一定要用这样的方法解决吗?不能找你哥好好谈一谈,让他不要用这样的方式惩罚秦墨年吗?”

    苏然摇摇头,“我不想让哥哥伤心失望,也不想让秦墨年心存愧疚,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可是你怎么不为你自己想想?你失去十年爱人的陪伴,可乐失去十乐的父爱。”韩心悠心疼的道。

    “没关系,比起他在里面的煎熬,至少我有可乐相依为伴,好了,你不用说我了,说说你和顾以晟吧,这家医院不是治疗白雪病的专业医院,建议你到国外治一下,白雪病并不是没有治愈机会的。”苏然转移话题道。

    “以晟不想每天在医院里度过,他想去旅游,想和我看尽世界的风景,我答应他陪他看世界。”韩心悠道。

    “什么时候出发?”苏然笑道。

    “明天的机票,对不起,苏然,在你最难过的时候不能陪你。”韩心悠充满愧疚的道。

    “不用这么说,顾以晟比我更需要你,你陪他是应该的。”苏然道。

    虽说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态,但谈论这样的话题总是伤感的,苏然手术没有几天,站了一会就觉得很累,韩心悠扶她上床,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韩心悠见苏然睡着,悄悄的离开。

    躺在床上的苏然渐渐睁开眼睛,眼泪控制不住的滑落,想着和秦墨年相处的点点滴滴,更是伤心的哭出声音,不知道哭了多久,也许是哭累了,苏然真的睡着了。

    当苏然醒来的时候,房间里一片昏暗,通过昏暗的光影,苏然看到窗户处有一个影子,心里被吓了一跳,连忙将床头灯打开,当看到坐在窗户前沙发上的身影时,苏然一双眼睛瞪得大大,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沙发上,秦墨年抱着熟睡中的可乐,目光含笑的看着苏然。

    苏然以为自己是思念太浓出现了幻觉,连忙用手揉了揉眼睛。

    “老婆,你醒了!”秦墨年声音温柔如水的道。

    苏然确定自己没有出现幻觉,目光惊讶的道:“真的是你?你不是被警察带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是大哥撤诉了,他告诉我所有的一切我。”秦墨年走到病床边,紧紧的握住苏然的手,目光充满感激的道:“老婆,谢谢你为了保护我的自尊心,对我所做的一切,你的用心良苦我会一辈子珍惜,以后我再也不会自以为是,再也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情,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会和你一起面对,夫妻之间相互帮助,相互沟通。”

    听到秦墨年的话,苏然有些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她哥哥真的放下了为父母报仇的执念,不让秦墨年坐牢。

    “这是真的吗?我要去找我哥!”苏然说着要下床。

    秦墨年拦住苏然,“大哥已经去法国了,法国那边有一场重要的学术交流会,他一个小时前的飞机飞走了,不过他给你录了一个视频。”

    苏然打开dv,看到苏绰面带微笑的坐在办公室椅子。

    “小然,首先大哥向你道歉,在没有经过你同意的情况下,在你的病房里放了录音笔,所有一切我都知道了,知道你在我和秦墨年之间的左右为难,看到你选择了成全我的心愿而将秦墨年送进监狱时,我真的很震惊,毕竟,我们兄妹之间相处的时间并不多,而你却选择了支持我,让我很感动很高兴,但看着你伤心哭泣时,大哥又觉得自己很自私,这么多年没有尽到保护你,照顾你的义务,一找到你就让你给爸妈报仇,给你施加了那么多压力,我真的不是一个好哥哥,心悠说的对,有时候放下仇恨,会活得更加简单幸福,我不想因为我的自私而让你失去原有的幸福,十年时间虽然不长,但也不短,我们没有享受到父爱母爱,不能再让可乐没有父爱,秦墨年,你一定要让小然和可乐幸福快乐,否则,我还是不会饶过你,我始终相信父债子还,天经地义!”

    最后,视频停留在苏绰严肃的目光中。

    秦墨年看着视频里的苏绰,目光郑重严肃的道:“大哥,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不会再让苏然掉一滴泪。”

    他的话刚落音,苏然眼泪就哗啦啦流个不停。

    秦墨年见状,连忙拿纸巾为她擦拭眼泪,声音心疼的道:“老婆,你不要哭啊,我刚答应大哥不让你掉一滴泪,你这就哭得像长江决堤一样,被他知道一定要狠狠揍我一顿了。”

    苏然靠在秦墨年的胸前,声音哽咽的道:“我是被我哥感动的,真的没有想到他会在最后关头撤诉,真的很谢谢他。”

    秦墨年点点头,“真的很谢谢他,但更让我感动的是你对我所做的用心良苦,老婆,谢谢你,今生能娶到你,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份。”

    苏然擦了擦眼泪,“你知道就好,以后不许再这么伤我的心了。”

    秦墨年表情郑重的道:“老婆,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做那么混蛋的事情了,如果我再让你伤心,我就被”

    苏然连忙捂住秦墨年的嘴,假装生气的道:“不许你乱说,我还不想让可乐没有父爱。”

    秦墨年目光浮现一抹稍纵即逝的愧疚,目光温柔的道:“我会用我的余生弥补你所缺失的爱。”

    苏然靠在秦墨年的怀里,看着他怀中沉睡的可乐,轻声道:“希望我们一家人永远不要分离!”

    秦墨年将妻儿揽在怀里更紧,犹如抱着失而复得的珍宝一般,声音铿锵有力的道:“我们永远不会再分离,从此以后,围绕在我们身边的只有幸福和快乐。”

    苏然的目光看向窗外的漫天星辰,默默的道:爸,妈,请原谅女儿不能控制自己的心,如果有来生,再报答你们的恩情。

    这一刻,抛下一切的恩怨情仇,一家人再次团聚,显得格外的珍贵和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