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八百四十九章 大结局

第八百四十九章 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魔性沧月
    在路边,蓝牧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还好这不是大城市,否则没有手机,他连出粗车都坐不上。

    蓝牧稳稳坐在副驾驶,报出了作者住处的地址。

    见他穿着一身黑袍,脸色也惨白的可怕,司机频繁看着他。

    整个一怪人,再加上蓝牧总是板着脸的表情,更是让司机一路无话。

    蓝牧不记得路了,只能依靠出租车。

    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十块。”

    钱虽少,可蓝牧身无分文。

    乃至连手机都没有,倒是手指上,带这个戒指。

    正是木雕戒指,低界面的收容物,在这里狗屁都不是,蓝牧甚至怀疑,小学生都能捏碎这个他用了大半辈子的收容物。

    “嗯?”司机见他没反应,看过来。

    蓝牧不可能下车,门是锁着的。

    只见他从容地伸手到袍子里,拿出了一个古怪的东西。

    幽冥铁钩。

    这玩意儿他和贝斯特打得时候,就没收起来,后来下棋也没收,藏在袍子里和他一起进了零点。

    很显然,幽冥铁钩和戒指一样,已经失去作用了。

    无论这是不是真现实,最起码这已经不是同一个界面了,收容物的信息是不可能被承认的。

    可还是有用,至少卖相上,这钩子相当狰狞!

    “开门……”蓝牧阴霾地说道。

    司机吓了一跳,立刻开门自己先跑出去了。

    蓝牧就坐在副驾驶,要是一钩子挥上来,还不得没命。

    司机这是把他当做变·态杀人狂了,大白天的就敢拿个铁钩子乱来,哪敢逞英雄。

    蓝牧施施然下了车,把钩子一藏,径直走入一片老楼。

    对于司机大喊大叫,他充耳不闻。

    路人听到司机喊什么要杀人,有人抢劫之类的话,也只是朝他看,倒也没谁真冲上来找他。

    司机见他淡定走掉,胆气总算回升一些,自认倒霉,上车离去,反正就十块钱。

    不过蓝牧估计他会报警,毕竟自己拿着铁钩闯入住宅,还跟个怪人似得。

    好在,这片老楼不是什么小区,也没保安,这让蓝牧可以很从容地寻找作者的住楼。

    “就是这了。”

    蓝牧步履蹒跚地走进一栋楼,撑着扶手上了三楼。

    找到作者告诉他的门前,一看果然有个门铃小盒子,钉在墙上。

    拿手一摘,用了很大力气,才把塑料盒子拆了,叮当一声,一把保险门的钥匙落在地上。

    “呵呵。”

    蓝牧从容地打开门,闯入了住宅。

    这家不大,迎面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差点让他晕厥。

    蓝牧铁青着脸,把门关好,同时已经将整个房子的格局看了个大概。

    目光转向一间卧室,从门缝处可以看到,里面开着灯。

    蓝牧没有过去,而是先走向另一个方向,那是没有隔间的厨房。

    信手拿了一把剔骨头的尖刀,随后又把铁钩扔在沙发上。

    “果然,这把刀要重得多……”

    按理来说,蓝牧现在这么虚弱,拿着铁钩应该会很吃力,可事实上并没有。

    他当时就明白,不仅仅是自己削弱了,自己带来的所有东西,也都孱弱不堪。

    反倒是他从厨房随便拿的一把刀,在这里都比铁钩要坚硬锋锐许多。

    带着刀,蓝牧走到卧室门前,缓缓打开。

    一只红棕色小狗无声地扑上来,在他脚下疯狂摇尾巴,扒拉蓝牧的腿,相当兴奋。

    无视这只狗,蓝牧看向一个背对着自己的人。

    那人正坐在窗边的电脑桌前,戴着耳机一门心思地在敲击键盘,对于有人进入房间,几乎一无所觉。

    蓝牧面无表情地走过去,停在了这人身后。

    “噼里啪啦……”

    键盘的敲击下,某写作软件上不断地出现文字。

    看着一段段文字,蓝牧几乎要崩溃。

    “混蛋,你也只是凡人而已……”这愤怒,是对着真正的作者的。

    因为真正的作者,并没有尊重自己,或者说,自己与作者所谓的默契,脆弱到了极点。

    眼前,一段段文字所描绘的,正是他到达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包括和陈堂的一幕,也包括和司机的互动,皆一一在列。

    这意味着什么,以蓝牧的聪明,立刻就想到了。他此刻,反而希望自己笨一些。

    他能看到作者在眼前写着自己不久前的经历,意味着他还在作者的掌控中。

    带着耳机码字的是假作者,之前遇到的也是假陈堂。

    或许,陈堂这个人真的存在,在真的现实,他影响了作者,破坏了蓝牧与作者默契的试验。

    此刻,让蓝牧到了假现实。

    这里是假现实,那么一切都可以是作者编辑给他看的。

    作者故意安排他醒来第一个遇到的人就是陈堂,便是把事情的因由告诉他。

    眼前的假作者,默默地码字,也是冥冥的真作者告诉他:我还在掌控你。

    “告诉我干什么?让我出来,不也是作者你的追求吗?我为了自己的追求,可以不顾一切,而你,就这么容易妥协吗?废物!”

    “简直不堪一击!”

    蓝牧几乎要哭了,作者没有坚守住跟他的默契,让他崩溃。

    他失神地看着窗外。

    突然,码字的作者摘下耳机,大喊道:“写完了!泰迪,你可以开饭了!”

    蓝牧眉头一皱,他不是那么容易妥协的人,现实里的所有人或许都只喜欢嘴上说说,可他不是,他是蓝牧!

    在这里,没人能理解他的追求,可他难道就放弃了吗?

    此刻,他突然意识到了另一种可能。

    或许,这就是真现实,在自己被零点销毁后,作者与读者的允许,再加上未知的规则,真的让他来到这里。

    只不过,作者对他依旧有着掌控的权力,而作者本身并不相信他真的会出来,于是被陈堂影响,而接着写下去。

    眼前作者所写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正在冥冥地掌握着自己在现实发生的事。

    这场实验,不仅导致自己真的到达现实,也无意间缔造了一件‘现实世界的收容物’,一本可以执掌现实的。

    “可能性很低,但……不为零。”

    蓝牧走到今天,为了一个已经不知道是不是别人强加给自己的追求,而不顾一切地拼搏。

    他永远能找到理由坚持下去,永远能从无限绝望中抓住活着的意义。

    哪怕可能性无限趋近于零,他也要争取。

    如果现在情况,正如他所想,那么在现实依旧掌握他命运的作者,必然非死不可。

    退一万步,就算不是这种情况,这里只是假现实,那么蓝牧也一样要杀他。

    就当是泄愤吧。

    还有希望,眼前的文字,能执掌他的命运,就也能执掌假现实的命运。

    如果真在假现实,这或许是他唯一还能继续走下去,无限追求下去的倚仗。

    无论因为什么,蓝牧都必杀作者。

    “蓝牧!”作者回头想找他的小泰迪,却看到蓝牧提刀在身后,对于刚刚写完结局的他,简直没有比这更惊悚的事情了!

    连陈堂都不认识蓝牧的样子,可作者哪里会不认识。见到蓝牧,是完完全全地出乎意料,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噗嗤!”

    没有丝毫犹豫,蓝牧一把刀直接扎进作者的心窝,血迹侵染t恤,但还没有开始大出血。

    作者一脸痛苦不堪,力气却比蓝牧大得多,一把抓来几乎要将蓝牧手臂扭断。

    可蓝牧已经拼了,他用尽全身地力量,推倒了身体发软的作者,整个人压上去,用最大力按压刀子,直插到心脏深处。

    作者瞪着蓝牧,即不解,又惊悚,然而说不出话来。

    蓝牧没有拔出刀子,尽管这样作者不会立刻就死,可他已经没力气了。

    他就放任着作者躺在血泊中微微挣扎,等死。

    “窗外的景色,真美啊。”

    蓝牧轻喃着,而作者只能抽搐,已然弥留,被叫做泰迪的小狗,吓得夹紧尾巴呜咽地叫着。

    他稳稳坐在电脑前,审视着最后一段剧情。并在最后补充上全书完,帮死掉的作者发了出去。

    “作者瞪着蓝牧,即不解,又惊悚,然而说不出话来。”

    “蓝牧没有拔出刀子,尽管这样作者不会立刻就死,可他已经没力气了。”

    “他就放任着作者躺在血泊中微微挣扎,等死。”

    “窗外的景色,真美啊。”

    ……

    【啧,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