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二六〇三章 杯酒释兵权

第二六〇三章 杯酒释兵权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天子
    待魏彬把奏疏读完,徐俌竭力压抑心中的怒火,皱眉道:“之厚,你如此上奏是何意?为何提出改革江南兵权?老夫好像没开罪你吧?”

    上奏中,沈溪直接提出,针对江南存在已久的军队弊端进行改革,以确保江南兵马的战力。

    从沈溪草拟的这份奏章的遣词造句看,不像是因为昨夜城内骚乱有感而发,更像是早有预谋,大概意思是把南京留守朝廷官员尤其是军方高层的权力重新进行分配。

    按照原来的规矩,守备太监、守备勋臣和南京兵部尚书一起管理军队,其中守备太监代表皇帝行使监督权,相当于督军;南京兵部尚书则代表朝廷,属于文官序列,乃是制定策略的枢纽;守备勋臣则是江南军队名义上的统帅,代表了开国元勋的后裔团体,直接管理军队,必要时可以抽调兵马,即便没有朝廷的兵符也可事急从权,比如说昨天夜里徐俌为了平乱,调数千兵马平乱。

    现在的改革是提升将领的地位,各卫指挥使直接对皇帝负责,所辖军队平日服从守备衙门的管理,但具体用兵则需要皇帝准允,同时各卫所将领、守备勋臣和其他世袭勋贵一起组成军事执委会,轮流担任会长职务,以后南京军队高层变成守备太监、兵部尚书和执委会会长共同管事的局面。

    打个比方,守备衙门沦为后世军区一类的角色,主要负责人事、后勤、新兵招募等方面的工作,卫所相当于野战军一类的存在,直接听命于最高层,不受地方挟制。

    为确保军队不至于沦为权贵的附庸,今后钱粮军饷也是直接从户部划拨各卫,不再经过守备衙门。

    如此一来,守备勋臣的权力严重压缩,因为要跟其他人一起竞争执委会会长的职务,变得可有可无,沈溪的上奏,算是直接针了对徐俌。

    沈溪摊摊手:“徐老若认为有哪里不妥,可以直接说出来,在下可酌情修正。”

    徐俌因为智囊徐程不在身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跟沈溪争论,旁边王倬看出一丝苗头,赶忙道:“这种事,应该从长计议,还是先上奏昨夜城内乱事为好……安定人心为先!”

    徐俌一抬手:“之厚,有些事,咱是否可以私下说说?你让本公很难办啊……”

    沈溪笑而不语,旁边钱宁道:“徐老公爷,难道您忘了陛下给沈大人所下密旨?”

    徐俌身体一震,钱宁这话好像是在警告他,这并不是沈溪自己的主意,而是皇帝有意让沈溪来主导和推进这件事,江南军队改革最终将由沈溪操刀完成……看起来台前做事的人是沈溪,但其实主导者是稳坐钓鱼台的皇帝。

    沈溪道:“徐老,有些事由臣子上奏更为妥当……更多的话,在下不想解释,你该理解才是。”

    徐俌突然间成为众矢之的,魏彬和王倬齐刷刷调头看向他,他面色涨红,尴尬至极。

    眼前之事就像是杯酒释兵权,一场乱事兜兜转转到最后,居然引出军队改革这么大的主题,沈溪就差跟他说,你自己跟朝廷提出请辞,甚至主动提出改革方案,退下来后可安享晚年,让皇帝、朝廷和你自己都不为难,我这边也好顺利交差。

    徐俌骑虎难下。

    此时他面对的人是沈溪,换作旁人他早就翻脸,拂袖而去了,接下来就是把事情无限期地拖延下去,更有甚者会以造反相威胁。

    不过此时此刻面对沈溪,他压根儿就没有起任何歹念,沈溪的成就是拿无数对手的头颅堆砌而成,他要反对甚至拉起反旗,首先得考虑自己活不活得过今晚。

    徐俌面色阴沉:“意思是……老夫非联名不可咯?”

    沈溪道:“徐老,没人想与你为难,但若你非要让在下为难的话,这事儿怕没那么顺利解决……在下可能因此在南京逗留很长时间,搞得所有人不得安宁……如此不如速战速决,你好我好大家好。”

    即便此前徐俌已有认怂之意,此时却不想如此轻易便拱手把兵权交出来。

    徐俌道:“之厚,你这么做等于是更改大明上百年来武勋掌军的传统,有悖大明典章制度。”

    徐俌说得那叫一个义正词严,但魏彬和王倬却不会站在他这边,因为魏彬代表是皇帝的利益,王倬虽然受到徐俌的恩典,但根本上还是文官集团一员,对于限制守备勋臣的权力喜闻乐见。

    而且谁都知道徐俌这些年在南京骄横跋扈,胆大妄为到居然跟倭寇交易,在军饷的下发上也多有贪墨,搞得官兵入不敷出,必须要到勋贵或者士绅家中打工才能维持自己和家人的生计,如此一来根本无法保持战斗力。

    王倬甚至在想:“或许正是早前九华山之战败得太惨,让陛下对江南军队的战斗力深感失望,才引发今日之事……魏国公你实在是怨不得旁人。”

    沈溪则微微摇头:“凡事不可勉强,徐老若觉得这上奏不合适,大可不参与联名。”

    徐俌皱眉:“听你这话里的意思,执意要改革军制?不怕招来朝中非议?”

    说话间,门口有脚步声传来,徐程形色匆忙,正要迈步进来,却在门口被人拦住去路。

    徐俌看着徐程,眉头紧皱:“之厚,你这是何意啊?”

    沈溪一摆手,堵住门口的朱鸿放行。

    徐程匆忙过来,凑到徐俌耳边低语一句,徐俌脸色立变。

    徐俌瞪着沈溪:“之厚,你暗中到底做了多少事情?你已跟其他勋臣和武将接触过了?”

    王倬和魏彬都有些汗颜,根本没料到沈溪会在暗中动手脚,要不是徐俌说,根本就不知道沈溪在跟几人通气前,提前会见其他勋臣和武将。

    二人又觉得很稀奇,沈溪一来南京便住进客栈,他几时见的这些人,或者通过什么方式跟这些人取得联系,让人匪夷所思。

    沈溪道:“徐老这会儿不该有疑问……在下做事一切都按照规矩来,徐老若是觉得有不妥的地方,可以上奏参劾。在下做的这一切不需对你解释。”

    之前沈溪还和颜悦色,跟徐俌展开商议,一转眼又变成凛然不可接近,一副生冷不近的模样,让徐俌倍感无力。

    沈溪再把之前递过去的上奏拟本拿了回来,道:“在下于江南不会停留太长时间,城内乱事已平,诸位居功至伟,到陛下跟前在下自会上奏诸位的功劳……至于这件事,你们同意或不同意,在下绝不勉强。”

    魏彬连忙道:“有事好商量。”

    王倬也道:“对对,事情大可从长计议,不必操之过急!”

    徐俌站起来:“有何可从长计议的?感情不是你们交出权力,对吧?老夫为国为民,兢兢业业多年,就换得今日这惨淡的下场?”

    魏彬对徐俌冷眼旁观,语气中满是不屑:“徐老公爷若觉得有哪里不对,可以直接跟朝廷上奏,陛下或许会体谅功勋老臣的辛苦,下旨矫正……现在跟沈大人说这些,根本就是徒劳无功……有些事不是我们臣子能决定的……在朝为官,最重要的是急君王所急,跟陛下作对,没有谁有好下场!”

    徐俌对魏彬怒目而视,王倬见状连忙劝说:“公爷消消气。”

    沈溪道:“要不徐老回去好好考虑一下……这件事先不着急,从长计议也未尝不可。那就定于明日之前,此事必须要有个结果,徐老同意与否都要给个准信,在下也好跟朝廷交待……来人啊,送客!”

    在徐俌尚未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沈溪已下逐客令。

    ……

    ……

    徐俌气呼呼离开客栈,不顾那边王倬走过来,要跟他说话,直接矮身钻进轿子,回自家府宅去了。

    进入魏国公府堂屋,徐俌便开始摔东西,口中连连道:“真是气煞我也,这小子简直是笑面虎,狼子野心,弄了半天他是要卸掉本公的职权!真是人不可貌相!”

    徐程站在旁边看着,不敢插话打断徐俌的喝骂。

    过了很久,徐俌稍微平复后,才瞪着徐程道:“你且说,本公该如何是好?”

    徐程道:“公爷,之前沈之厚领兵南下时便觉得他有别样心思,不想这一刀会落到咱们头上……好在此番陛下自己带兵西进讨伐宁王而坚持不用他,说明陛下跟他之间有很大的嫌隙,或可利用。”

    徐俌冷笑道:“再有嫌隙,轮到出事了,还不是得用他?”

    徐程点头:“话虽如此,但现在看来,他改革力度太大,不但不容于朝中权贵,怕是最后连陛下和皇亲国戚也会将他厌弃……看起来他是占了便宜,但最后吃亏的一定是他……”

    “呵呵。”

    徐俌怒极反笑,“你这是在跟本公分析沈之厚将来的人生轨迹吗?就怕本公看不到他倒台的那天就先咽气了。”

    徐程苦着脸道:“其实从一开始,咱就跟他处在不对等的地位上,除非公爷您……另有打算,不然咱根本没法跟他斗。”

    徐俌吸了口气,此时他彻底冷静下来,仔细思索后明白徐程言中之意。

    地头蛇虽然可以一时耀武扬威,但从长远来说根本没法与过江的强龙相斗,沈溪最大的凭靠便在于朝廷的地位远远高于徐俌,就算真的要卸掉徐俌的职务,徐俌也是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就这么眼巴巴将军权交出来?这可关系到南直隶,乃至江南稳定……贸然改变可能会带来不可估量的后果。”徐俌沉着脸道。

    徐程试探地建议:“所以,若是您将军权交出之后,这江南之地出了什么乱子,朝廷最后不是要归罪到沈之厚头上?就算没乱子,咱也可以想办法制造一些。”

    徐俌皱眉,开始仔细思索徐程所说方略的可行性。

    最后徐俌摇头道:“时间太长的话,失去的权力想拿回来就不那么容易了,难道这小子就什么都不防备?他做事向来都是滴水不漏。”

    徐程道:“不然的话,公爷您就只有……铤而走险了。”

    徐俌一摆手:“难道让本公学那不开眼的东西,举旗造反?或许沈之厚就在等本公出此昏招,好拿本公的人头去获取功劳,到时候反倒是白白便宜他……本公绝对不会拿自己的命,去跟沈之厚对赌,造反或者杀他的建议就别提了。”

    徐程望着徐俌,无奈地道:“公爷,您既然什么都不想做,那就是说……妥协了?”

    徐俌不由叹口气,无奈坐下,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好像失了魂。

    许久后,徐俌才幽幽叹道:“唉……换了旁人来,都能拖延,甚至想办法让陛下回心转意,就是这小子……实在挡不住啊。”

    徐程道:“这或许正是陛下和朝廷[豆豆]要让沈之厚来南京当恶人的缘故。”

    徐俌摇头:“权力交出去,只有做一点背地里的文章,希望能换得暂时安稳,或者得到一个缓冲期……就看跟他怎么谈了。他也是勋贵,未来也可能来南京担任留守,这么损人不利己的事,也只有这小子能做得出来。”

    ……

    ……

    徐俌离开,魏彬和王倬没走出太远,后面干脆相约来到客栈附近一处茶寮坐下。

    因为有大队官兵在,掌柜不敢上前,魏彬坐在那儿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让王倬多少有些紧张。

    “魏公公,您可看明白这局势了?”王倬问道。

    魏彬道:“这有何看不明白的,沈大人这是出招了……沈大人醉翁之意,便是这江南之地的军队……这分明是要杯酒释兵权哪。”

    王倬叹了口气,幽幽道:“照理说有所改变也是可以的,但如此贸然改变,就怕带来的不利影响太大。”

    魏彬笑道:“或许是过去几年魏国公于南京大权独揽,咱这些人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唯独魏国公于江南,长年待在一个位子上,从将领到士兵只认他一个……你说陛下会如何想?现在不过是要改为流官罢了。”

    王倬仔细想了想,点头道:“只是武将太多,轮流上台的话,怕是不好管束。”

    魏彬道:“即便要管束,也不是你跟咱家的事,咱要做的不过是把皇差办好,将领们如何训练将士,如何在台前表现,那是他们的事情。有乱子咱支应着,没乱子,他们自成体系,跟咱无关。”

    “唉!”

    王倬叹了口气,对魏彬的说法有不认同的地方,却不敢轻易反驳。

    魏彬看了看远处:“旁人来完不成眼前变局,但沈大人来,什么事都可以做到顺理成章,咱就当个看客,总归跟咱的关系不大。”

    王倬道:“临老了做到兵部尚书,可别惹来是非……”

    魏彬笑了笑:“应该不会。”

    ……

    ……

    沈溪把三人送走,神情轻松,回到楼上准备修改奏章。

    钱宁跟着沈溪一起上楼,在这件事上,钱宁更紧张一些。

    进了房间,钱宁道:“大人,您将魏国公放走,难道不怕他乱来?若他存心谋逆的话,这江南局势立即糜烂……您手上兵马还在新城,调集过来需要好几日,到时候恐怕……”

    沈溪道:“他若真谋反倒是好事一桩,本官正好替朝廷提前拔除这颗毒瘤……你怕死吗?”

    钱宁身体一颤:“谁又不怕死呢?嘿,小人希望在朝中多当几年差。沈大人您不怕他反叛吗?”

    沈溪摇头:“好好的勋贵不做,非要谋反,他当自己是朱氏皇族,随便就能谋夺天下?就算他敢这么做,下面的将士也未必有会听从……再者,魏公公和王尚书,哪个会附逆?”

    即便钱宁对魏彬和王倬没有好感,此时也想不出二人有何理由追随徐俌谋反。

    沈溪再道:“这江南的兵权,本就不在魏国公一人掌控中,现在下面的武将又知自己能站到台前来,各卫所兵马将来会出南京镇守一方,不需再受其挟制……就算是魏国公的嫡系,这会儿也要斟酌谋逆的风险和收益是否成正比。”

    钱宁笑道:“沈大人高明。”

    沈溪不想对钱宁解释太多,道:“赶紧下去做事吧……指不定不用到明天,魏国公就会折返,到时就可把上奏完成……或许明日我等就能动身赶赴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