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 第2837章 我是你白叔叔

第2837章 我是你白叔叔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寂寞的舞者
    办公室里,牧曦雨吁吁。

    刚才一进门,萧晨就抱紧她,吻在了红唇上。

    随着这一吻,牧曦雨心里最后一点点小哀怨,也消失不见,只剩下浓浓爱意。

    根本不用萧晨解释什么了,她自己就为他最近不来找她,找好了各种理由。

    萧晨拉着牧曦雨的手,坐在沙发上:“曦雨,还生气吗?”

    牧曦雨摇摇头:“没了,我知道你忙,也不怪你,你能来……我就很开心了。”

    “呵呵。”

    听到牧曦雨的话,萧晨笑了。

    “曦雨,最近我确实挺忙的,一直没回龙海,不过……我确实错了,不该忽略你,不给你打电话!你放心,以后绝对不会了!”

    “嗯。”

    牧曦雨点点头。

    “萧晨,你怎么来公司了?”

    “兰姐跟我说了你的事情,所以我就来了。”

    萧晨握紧牧曦雨的手。

    “以后,不会再让你受这样的委屈了。”

    “没什么,都是一种经历,一种成长。”

    牧曦雨的态度,倒是挺淡然的。

    “我觉得我这段时间,收获也不小,就是有些对不起那些喜欢我的粉丝,还有我团队里的人。”

    “嗯,演唱会的事情,尽快吧,到时候也给他们些补偿。”

    萧晨点头。

    “至于你团队,不是说要补给他们工资么?以后对他们好一些就是了。”

    “好。”

    牧曦雨看着萧晨,日思夜想的人,终于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你好像瘦了些,但更帅了。”

    “呵呵,是么?最近事情比较多,可能是有点瘦了。”

    萧晨笑笑,陪着牧曦雨闲聊着。

    等闲聊一阵子后,他拿起桌上的书:“你最近在看哲学方面的书?”

    “嗯,没什么事情,就多看看书。”

    牧曦雨点头。

    “多看书,能让人活得更轻松,更通透。”

    “确实。”

    萧晨随便翻了翻。

    “对了,曦雨,这次……跟我回萧氏庄园吧。”

    “去萧氏庄园?”

    牧曦雨一愣,她自然知道萧氏庄园是什么地方,而且也去过。

    她更知道,住在那里,代表着什么。

    “嗯。”

    萧晨点点头,握着牧曦雨的手。

    “你是我女朋友啊,该住在萧氏庄园……”

    听到萧晨的话,再想到他刚才当众的自我介绍,抿抿嘴,露出笑容。

    “怎么样?你要是不去,那就是还生我的气。”

    萧晨看着牧曦雨,说道。

    “答应我呗?”

    “她们……同意吗?”

    牧曦雨犹豫一下,小声问道。

    她自然是愿意去的,而且也早就想明白了,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可以说,现在这一步,已经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爱上这个男人后,她也痛苦过,等痛苦之后,她甚至做了一辈子不得见光的准备。

    “呵呵,当然同意了,没有谁会不同意。”

    萧晨笑笑,原来她是担心这个。

    “嗯。”

    牧曦雨点头。

    “你答应了?太好了。”

    萧晨见牧曦雨答应,笑容更浓。

    办公室里,两人腻歪着,外面的人,依旧不能平静。

    刚才楚景田已经宣布,要与牧曦雨解约,包括她这个团队,除了张姐外,全部可以跟着牧曦雨离开。

    甚至,他让女秘书去通知了人事部,为他们尽快办手续。

    这些普通员工的手续,比牧曦雨的简单太多了。

    牧曦雨团队的人,都很兴奋。

    尤其是小文,从一个小助理,变成了女神的经纪人,更是激动地不行。

    她到现在,都感觉不真实,以为是在做梦。

    几家欢喜几家愁,张姐则苦笑着,终究是做错了。

    还好,萧晨没有跟她计较,不然等待她的,可就不是不能给牧曦雨当经纪人这么简单了。

    “楚总……”

    张姐看着楚景田,想说什么。

    “小张,也别想太多了,这件事情,跟你无关……等牧小姐走了,我会好好安排你的。”

    楚景田看着张姐,这算是他手底下的一员大将,现在落得如此,也是为他做事儿导致的。

    所以,他也不打算亏待了张姐。

    当然了,要是萧晨放话了,要收拾张姐,那他也不敢做什么。

    既然萧晨都不计较了,那他准备继续重用张姐。

    毕竟,张姐的能力很强,在圈子里是金牌经纪人。

    “嗯。”

    张姐点点头,往牧曦雨的办公室看了眼,依旧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曦雨……想必早就对她失望了吧。

    她失去了曦雨的信任和亲密。

    一阵铃声响起。

    “白大少,是洪立平的电话。”

    楚景田看着屏幕上的号码,赶忙对白夜说道。

    “嗯?来,我接。”

    白夜正有些无聊呢,听到这话,眼睛当即就亮了。

    “啊?哦哦,好。”

    楚景田不敢拒绝,忙把手机给了白夜。

    白夜接听电话,听筒中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楚叔叔……”

    “我不是你楚叔叔,我是你白叔叔。”

    听着洪立平的话,白夜咧嘴说道。

    “……”

    楚景田哭笑不得,白大少也太能占便宜了吧?

    “……”

    那边的洪立平,估计也有点懵逼,什么情况?

    白叔叔?

    很快,洪立平就反应过来了,声音沉了下来,带着几分愤怒:“你是什么人?我找楚景田!”

    “我是你白叔叔啊。”

    白夜点上一支烟,说道。

    “小子,你他妈找死?”

    听着这边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占自己便宜,洪立平更怒了,大声骂道。

    “哎哎,你老子都是怎么教育你的?做人啊,要是素质,别动不动就骂人……”

    白夜抽着烟,淡淡地说道。

    “我他妈就没素质了,怎么着?小子,你他妈是谁?”

    洪立平差点气死,占我便宜,还让老子有素质?

    “非得没素质是吧?行吧,跟你这种没素质的人,也只能没素质的聊了,这可是你逼我没素质的。”

    白夜扬了扬眉毛。

    “艹,我就逼你没素质了,怎么着吧!”

    洪立平继续骂着。

    “我艹尼玛!”

    白夜破口大骂。

    “洪立平,我去年买了个包,超耐磨……敢他妈打牧女神的主意,在港城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老子这几天就他妈去灭了你!”

    “……”

    周围一片安静,众人目瞪口呆。

    刚才白夜还笑眯眯说话呢,怎么就……忽然爆粗口了呢。

    “不怪我,这孙子在电话里骂骂咧咧的,跟这样没素质的人,只能这么聊天。”

    白夜注意到众人目光,说了一句。

    “……”

    那边的洪立平,似乎也被骂懵了。

    足足好几秒钟,他才反应过来。

    可还没等他反击,就听白夜继续骂道:“洪立平,我草泥马勒戈壁……”

    “……”

    周围更安静了,众人神色古怪,看着白夜在那里狂喷。

    那边的洪立平,也被喷哑火了,这他妈谁啊?

    “艹,你他妈谁啊!”

    终于,洪立平找了个机会,趁着空当,大吼着问道。

    “我是你爹……不,我没你这样的儿子,我要是你爹的话,非得后悔当初没把你射墙上去……”

    白夜继续骂。

    “王八蛋,你敢跟我说你是谁吗?楚景田呢!”

    洪立平怒吼着。

    “信不信我现在就去龙海弄死你!”

    “来龙海弄死我?艹,吹什么牛逼,来,赶紧来,不来你是我孙子的……记住爷爷的名字,爷爷叫白夜!”

    听到洪立平要来龙海,白夜笑了,真要是来了,还省事儿了呢!

    “白夜?”

    听到这个名字,洪立平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惊了。

    他多次来龙海,自然知道这边的势力,更知道白夜是谁!

    他在这边有不少狐朋狗友,也是各大家族子弟,可他们跟白夜比起来……那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他们多次提起白夜时,都是一脸忌惮,那可是龙海的混世魔王,白家白大少!

    “白少……我好像没得罪你吧?”

    在知道白夜的身份后,洪立平也忌惮不少,压下脾气,沉声问道。

    “呵呵,怎么,怕了?”

    白夜嘲弄一笑。

    “洪立平,你还知道怕?”

    “白夜,我不是怕你,我是觉得……你我无冤无仇!”

    洪立平有点挂不住脸了,冷声道。

    虽然白夜是白家大少,但他也不差啊,是洪家大少!

    如今的洪家,可不是之前的洪家了,可以说如今跺跺脚,港城抖三抖!

    所以说起来,他也不算怕了白夜。

    “不怕就行,我就怕你怕,你要是怂了,老子还怎么猛龙过江去收拾你……对了,你刚才说要来龙海弄死我,是真的假的?来不来了?”

    白夜问道。

    “……”

    洪立平不作声了,他还真不敢来龙海了!

    龙海,可是白夜的地盘!

    “不敢来?行,不敢来,那你就老老实实在港城等着我……你也别想着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跑了,我就去收拾你老子!”

    白夜霸气地说道。

    “艹,真当我怕你不成?我在港城等你!”

    洪立平也怒了,真把他当软柿子了?

    “呵呵,好,等着我!”

    白夜笑笑,也不再骂娘了。

    “白夜,我就问你一句,我们无冤无仇……”

    洪立平沉声问道。

    “无冤无仇?呵,你他妈敢惦记牧女神,我们这仇大了……她是我嫂子!”

    白夜冷笑。

    “洗干净脖子,等着我吧!”

    “……”

    洪立平懵逼,嫂子?

    没等他问什么,嘟嘟声传来,白夜已经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