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只是一场交易 > 大结局

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李清悠
    我在睡梦中,就觉得有一根羽毛在不停地挠着自己,特别痒,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却发现近在咫尺的脸,李熠轻柔地拨开我的刘海悄悄地亲了一口。

    他见我醒了,就来问我的唇,一时没个反应。李熠倒弄了很久,我的脑子晕晕眩眩,觉得快要缺氧了。过了好一阵子,我才反应过来,我没有刷牙,他也没有刷牙,我伸手把他推开皱着眉说“我没有刷牙!”

    李熠无所谓地说“没事,我不嫌弃你的!”

    我白了他一眼“我嫌弃你行了吗?”

    我转过头看了下闹钟,已经八点半,揉着了下作疼的太阳穴问“你怎么还不去上班?”

    李熠翻过来,撑在我的两侧,眼神迷离的望着“反正我都到了,就不去了呗,今天,我就留在家里陪你!”

    我挣脱开他的束缚,裹着被子勉强地站起来,他想要陪我?鬼才相信他的话,李熠又恶作剧地向我扑过去,我连忙拿着衣服离开房间,进了浴室,腰酸背痛的,真的好难受,我就不该心软的,使劲地折腾李熠才是正事。

    我扭开了浴室的门,正要出去,就听到李熠低声问“你见着那个人了?他回来了?这事你先保密,千万不要说出去。对了,我吩咐你把萌萌弄出国,你办得怎么样了?”

    我握住门把的手松开了,又握住,然后走到了衣柜前,把睡衣换下来,正要走人。李熠就从后面抱住了我,焦急地说“双双,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不要误会好吗?

    “我没有误会什么,今天店里要新进一批春衣,我要去看看!”

    李熠强行把我的头掰回去,正面对着,他抵着我的额头,长叹了声说“萌萌的干爹下台了,她已经没有什么能耐了,精神也很混乱,根本就做不了什么了。我让伊万年把她送去美国,那样比较有益于她的病情,再怎么说,我都算是看着她长大的…….”

    我推开了李熠,冷漠地说“你别说了,你和那个人的事,我并不想过问,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我吃醋吗?并不算是,就是心里不舒服而已,说来也是奇怪,原本你恨得牙痒痒,想要吃对方的肉啃对方的骨头,渐渐地,你发现不重要了,你不在乎了,可能不爱,那样的恨意就会消散地很快了。

    李熠又把我板正过来,握住我的肩膀一字一句地说“双双,我还是必须要和你说清楚,我对萌萌就没有男女之情,还有她干爹是我们这帮人整下台的,她已经无依无靠了,我…….”说着,李熠就止住了嘴,抵着我的额头无奈的说“双双,你觉得我很可怕对不对?我把人家推入海水里,又扔了一块浮木,装作是好人,可我根本就没得选,只能用这种方式了。”

    我不太听得懂李熠的深沉意思,可大概也是明白的,近几年的风云变化,这边根本就是翻了天,无论是政治,还是财政方面。对于这种事情,我向来是避讳的,就怕惹上麻烦,还有我的脑子不够使,就算搀和进去,绝对就是遭人暗算,索性就躲得远远的。

    算了,不去追究了,也不去计较了,女人太聪明,未必是件好事,倒不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成为躲在他身后的女人算了。

    我笑着推了推他“你的事,自己看着办就好了。我就是有点小吃醋,你不用理我的,我不生气了。我不能和你说了,我还要去店里呢?你最近睡眠不足,不用送我了。”

    他狐疑的看着我,不确定地问“真的不生气了,要不我给你咬一口消气怎么样?”

    说着,他就抬起了胳膊,把手放到了我的嘴边,我拍开他的手骂了句“神经!”

    他笑了,阳光下的侧脸显得愈加干净清俊,又抱住了我,头就埋在我的脖颈上,他个子长得那么高,也不嫌弃弯着腰,垂着脖子难受,他懒洋洋地说“那我还是送你去店里,你帮我拿下衣服!”

    我打开了柜子,拿出衣服,又走进了浴室,把衣服搭在了架子上,用手肘推了下身后的人问“你可以松开手了吧!”

    “不要,我就想抱着你,要不你今天不去店了好吗?你被我搞得还有精力去店里?我都不去上班了,再说了,你那个店一年到头能赚几个钱?还得去赔笑脸伺候人,我养着你就行了,你只要对我赔笑脸,伺候好我就行了。”

    我听着他的话,五味杂全,又心喜,又恼怒,又无奈,重重地掐了下李熠的腰腹“没得商量,我才不要过着每天盼星星盼月亮等着你临幸的日子。”

    “什么啊,陆双双,你是对我没有信心,还是对自己没有信心?算了,我做得不对,对你不够好,才让你没有安全感。”

    最近李熠的嘴巴变得特别甜,嘴巴就跟抹了蜜,特别讨人喜欢,整个人都跟变了似的,我抬手又抹了下他的额头,又没有发烧,好奇地问“李熠,你是不是藏着什么事?

    李熠别开了脸,不太自然的说“没有,真的没有,你出去吧,我要洗澡了!”

    我和李熠刚要出门,外面就传来砰砰的敲门声,开了门,只见宝儿嘟着嘴巴不满的说“爸比妈咪是懒虫,睡懒觉。我在沙发上等了好久,小丸子都结束了,你们都么有起来,我肚子好饿了!”

    我偷偷地用目光来责备某人,而某人睁眼说瞎话“妈咪和爸比早就醒了,我们忙着晨练呢!”

    我恨不得抬起脚就给李熠踹上一脚,这都是什么话?又谁是这样当父亲的?太不负责任了吧!

    李熠开着他那辆很夸张的车子送我到了店前,我正想要进门,他猛地拉住了我的手,嬉皮笑脸的提醒“你忘了一件事了!”

    我不情不愿的在他白皙的脸颊上亲了口,目送某人走后,我转身要进店,不经意间,我看到了对面的街道有个熟悉的清瘦背影,一如既往的落寞和孤寂。光是看着背影,就让人为之心疼。

    他隐藏了太多的秘密,我们之间有很多的事没有了结,还有很多的事想要问他。

    那个孩子真的和他无关吗?他明知道宝儿不是自己的孩子,他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又为什么对宝儿那么好?我迟钝地发现我们共处在同个屋檐下三年,他真的用心对我们太好了。

    我怀孕期间躺在医院三个多月,他就守在病房,甚至毫不避讳在我的面前办公,开公司会议。宝儿出生了,他当作宝贝般宠在手心,舍不得责备一声。这三年来,他从来不勉强我,每次出差都给我带礼物,晚上十点钟准时打电话报平安,那怕是去了国外,那边半夜三四点,他都会打回电话,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他又图什么?

    我光是想着就难受,顾不上什么,快步地穿过街道,想要跟上了那个背影,但他走得很快,我根本就跟不上他的节奏,偏距离越拉越远,直至他没入了人海里,我再也找不着了,慌得不知所措,铺天盖地的痛楚扑面而来,我无助地大喊出声“徐俞文!”

    悲鸣而无助的声音随着空气飘散开去,很多人都回头望向了我,有惊讶,愕然,有猎奇……

    我才反应过来,自己都干了什么傻事,真是个疯子,眼睛却定定地望向了远方,那个人早就不在了!  

    包里的手机铃声响起了,李熠打来的电话,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双双,伊万年那个家伙说他果园的杨梅熟了,我们后天要不要去采摘?你不是很喜欢吃杨梅吗?”

    我听着李熠的声音,眼泪唰地流了下来。我捂住嘴巴强行克制着自己,仍是发出了轻微的梗咽声。李熠焦急地在电话那头追问“双双,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我都说了不让你去上班,你偏要去上班,我开回去接你!”

    我深吸了下鼻子,眼泪仍是掉个不停,我抬手摸脸上的眼泪,食指上的戒指划过脸颊,冰冷一片,我的视线落在戒指上,呆愣了好一会。

    电话那头传来李熠慌张的呼叫声,我才沙哑着声说“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我很好。你今晚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

    “你怎么想要做饭了?你最近不是都闻不了油烟味吗?你都需要人照顾,就别瞎折腾了!”

    我握着手机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觉得很茫然,茫然得看不见了方向,我依着一根柱子滑了下去,蹲在了地上,我剧烈地咳嗽了两下,勉强地笑着说“阿熠,我是爱你的!”

    眼泪就像坏了的水龙头,不断地从外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