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夫来孕转 > 123 番外(六)

123 番外(六)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江沉沉
    杜小念瞪了一眼言修,最后还是坐在了俞尘的边上,当然了,这并不代表自己已经服输了,只是自己现在也不想再看到言修大叔而已。

    各自点好了各自要吃的东西以后,杜小念今天难得地低着头吃着自己盘子里的东西,看来今天杜小念的脾气很怪异啊,不然她怎么也不说话?

    “怎么我感觉你们今天都怪怪的?”俞尘喝了一口红酒,终于还是把自己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自己本来就觉得奇怪了,现在在看看自己身边低着头的杜小念,还有对面略显尴尬的言修大哥,俞尘就感觉自己的想法猜对了,这两个人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气氛平常是不会这么安静的。

    “丫头今天心情不怎么好”,言修尴尬得笑了笑,像是突然又想起来了什么一样,突然望着俞尘,“你不去管理公司了,现在全心放在你的咖啡店上了?”

    俞尘笑着点了点头,“公司已经交给王叔处理,我还是比较喜欢做咖啡。”俞尘是一个随自己性子的人,喜欢什么就做什么,不喜欢什么就不做什么,很有原则的一个孩子。

    “恩,这样也好,年轻人就应该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杜小念发现自己现在很讨厌自己的大叔这么说自己,搞得自己号好像只有和俞尘在一起才有话题聊一样,言修已经把自己说的比自己想象中还要老了。

    “大叔,你不是年轻人吗,和我们也相差不了几岁。”杜小念刚刚开始叫言修叫大叔的时候,一个是因为叫习惯了,第二个是因为觉得叫他大叔很合适,气质很合适,却从来没有在乎过言修的年龄,言修倒给人感觉自己很在乎一样,杜小念就是不喜欢他这个样子。

    言修望着杜小念笑了笑,“丫头就知道开玩笑。我都将近四十了,哪能和你们这些还没到三十岁的人相提并论?”言修自己说的可都是实话,自己好像真的不能和杜小念、俞尘这些年轻人相提并论,因为自己的思想和见解和他们都不一样,自然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言修笑着喝了一口红酒,对面的杜小念只是瞥了他一眼,没有再说话,俞尘觉得自己应该离开的,总感觉自己是多余的,说不定自己离开以后,这两个人或许会聊得更好也不一定。

    总的来说,这一顿中午饭感觉吃的很奇怪,也说不上哪里奇怪,吃完饭以后,言修正打算找个理由离开,让俞尘和杜小念两个人一起单独聊聊的,也不知道上天是不是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就已经有人给他打电话了,是自己的助理。

    “言总,那件事情已经调查得差不多了”,助理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言总,离您要开会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您是忘记要开会了吗?”助理可是从来没有看见过自己的老板这个样子的,所以当下就不禁觉得很奇怪,自己开始怀疑自己的老板和杜小念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了。

    说道这一件事情上面来了,言修才突然想到自己好像要去开会,唉,好多事情都搅在一块,言修表示自己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满脑海都是杜小念这个丫头吻自己的画面,还有她对自己说的那一句话,也总是若有若无地回荡在自己的耳边。

    助理见电话那头的言修迟迟没有回话,不禁又多问了一句,“言总,您是有什么急事吗,需要会议推迟吗?”

    言修这才反应了过来,“没事,你先把会议资料送到会议室吧,我马上就回去。”

    挂了电话以后,言修就用着略带抱歉的语气对着杜小念和俞尘说道,“我先回去开会了,你们两个聊吧。”

    言修起身准备离开,西装的袖子却被杜小念紧紧拉住,“我也要回去。”难不成大叔这么快就想把自己给丢下来了,真的是太不仁义了自己不过就是吻了他一下,咬了一下他的嘴唇而已,然后又袒露了自己的心意而已,言修大叔用得着这么大的反应吗?

    “你不是说在办公室里无聊吗”,言修突然望着俞尘,“小俞,你下午有事吗,丫头就先放在你的咖啡店里吧,晚上我再过去接她也行。”

    言修极度怀疑杜小念这个丫头是不是缺爱,所以决定要让杜小念好好地和俞尘在一起培养感情,但是也不知道自己那后半句话是怎么说出来的,什么叫做“晚上我再过去接她也行”,言修自己说的这后半句话,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说出来的,真的奇怪,俞尘把她送回去不就好了,那么自己又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俞尘当然是很乐意的了,言修大哥都给自己和杜小念创造了独处的机会,他当然还是要好好地利用并且珍惜这个机会的。

    “可以的。”俞尘刚想开口说这句话的时候,杜小念就已经抢先说出了自己的答案,“不准,我干嘛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大叔明摆着就是想把自己推开,让自己远离他的生活,杜小念表示自己就光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是非常地不开心。

    “丫头,乖,别老是让人操心。”言修都觉得自己好像是惯坏了杜小念一样,她再这个样子下去,和自己的女儿熙儿又有什么区别?主要是言修现在压根就没有时间陪着杜小念一起胡闹。

    看着杜小念一直没有放手的意思,言修抬腕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言修轻轻地放开了杜小念的手,“我还要开会,来不及了,先走了”,言修离开的时候,深深地看了一眼杜小念,“你别闹了,丫头。”言修觉得杜小念需要好好清醒,并且冷静冷静。

    “我闹?”杜小念望着言修离开的身影,不禁喊道,“喂,大叔,你过来和我说清楚啊,什么我闹,你没有份?”杜小念觉得自己越来越生气了,大叔居然说自己的胡闹。

    那么他是不是把自己之前的那一个吻和说的那些动情的话都当成了小儿科?什么嘛,自己明明说的都是一些真心话好吗,居然把自己的真心话当成了废话,居然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幼稚的孩子,杜小念觉得自己有一些不能忍受,当下想要追出去,想要去问问大叔,他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却被俞尘给叫住,自己刚想站起来,又被俞尘给拉了下去,“你干什么,不嫌弃自己丢人吗?”

    看来杜小念这个家伙是真的喜欢言修大哥,不然她的情绪怎么这么激动起伏,也不知道她到底和彦言修之间发生了什么,真的挺让俞尘想知道的。

    杜小念下意识地望向四周,好像还真的有人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杜小念才觉得是自己失了礼仪,当下就坐了下来,拿过言修位置上还没有喝完的红酒,就开始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红酒是慢慢品的,哪有你这么喝的?”俞尘大概能看得出来,杜小念这个小姑娘现在心里应该是很难受的吧,不然她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喝酒,感情真的是一个烦人的事情。

    “你还喝,不用去工作的吗?”俞尘想要从杜小念的手中夺下那一个红酒瓶,杜小念却紧紧地抱着红酒瓶,“我这几天不需要工作,大叔会帮助我的。”自己的那一个大叔,什么都好,待人体贴温柔,可惜了,就是太傻,别人喜欢他,都吻了他,自己作为一个女孩子,还不害臊地对他说出了那样的情话,他却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这是什么鬼?

    杜小念都开始怀疑言修大叔的脑构造了,他就看不出别人对自己的喜欢吗,只想着喜欢别人,只想着自己付出,没有真正地为自己想过?

    “大哥对你还真的是好。”俞尘说完这句话以后,就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了,因为言修对谁都好,对谁都是那么地温柔。

    “就讨厌他这个样子的,别人喜欢他喜欢的那么明显,他个傻子居然看不出来”,杜小念突然望着俞尘,然后咧嘴一笑,“你说他是不是很傻,大叔是不是很傻?”

    俞尘狠狠地点了点头,“对,大哥是挺傻的,是挺傻的。”自己在这样子的情况下面,只能应着杜小念了,因为他能明显得感觉到她情绪有一些不对,怕如果自己不应着她的思路来的话,她肯定会更加生气的吧。

    一个女孩因为一个感情而现在伤心烦恼的喝酒,俞尘并没有觉得这个样子的杜小念是在胡闹,反而觉得她很可爱。

    半个小时以后,俞尘看着已经趴在自己咖啡店桌子一角睡着了的杜小念,自己放下工作,慢慢地走了过去,在她对面慢慢坐下,俞尘看着杜小念熟睡的模样,看着那长长的睫毛,突然很想用手去触摸,自己也很想看看那样长的睫毛下面,是有着怎样一双美丽的慧眼。

    自己的手刚落在杜小念头的上空,店里的员工就叫住了自己,“店长,快过来!”俞尘表示自己真的很想放下手的,但就是因为自己员工的这么一句话,俞尘的手最后还是收了起来,“马上来!”

    反正以后总归也会有机会的,又不差这一时半会,俞尘的嘴脸慢慢地勾出了一抹微笑,然后自己就起身离开了。

    杜小念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周围都坐着许多人,不过自己这一张桌子上只坐着自己,抬起头来的时候,仔细大量了一下四周,发现也没有什么,不过都是一间咖啡屋的基本陈设,不过杜小念表示自己很喜欢这家咖啡店的装修,每一张桌子上都有一朵花,整个陈设也很复古,杜小念最喜欢的是最角落的那一台留声机,给人的感觉眼前一亮。

    不过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杜小念自己什么也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好像喝了很多红酒,然后然后,自己就被俞尘给带回来了?

    或许事情整个的经过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吧,杜小念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四处寻找着俞尘的身影,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眼光还挺不错的,挑了这么一个好地方来开咖啡店。

    俞尘既是做咖啡的店长,也是做服务员的店长,反正他一个人什么都做的,杜小念现在看到的,就是正在给客人送咖啡的俞尘,俞尘笑着将手里的咖啡递到了客人们的面前,然后一个转身,就看见了杜小念,她好像在看自己。

    “你怎么了,这么快就醒过来了?”俞尘可是清清楚楚地记得中午发生的事情,杜小念这个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竟然开始发起了酒疯,要是自己不强行地把她带回来,估计还要出什么大岔子呢。

    杜小念点了点头,“谢谢。”自己压根就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因为已经够麻烦别人的了,杜小念可不想去欠着别人的人情,当下就打算离开咖啡馆,至于去哪,还有待发现。

    “你就这么走了?”俞尘发现杜小念这个姑娘还真的是一个奇怪的姑娘。就想着跟自己说一声谢谢,然后就这么走了?俞尘才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放过”杜小念呢。

    “不然呢”,杜小念望了一下四周,最后目光落在了俞尘的身上,“我没有喝你的咖啡,也没有怎么样,不过就是在你的桌子上睡了一觉而已。”难不成俞尘还要因为这个再跟自己算上一账?

    俞尘用手指着刚刚杜小念睡觉睡过的位置,直到杜小念的目光也重新落在了自己手指的那个方向,俞尘才慢慢地开了口,“那个位置是我最宝贵的位置,你在我最宝贵的位置上睡觉,可不是一句谢谢就可以了事的。”

    “那你想怎么样?”杜小念才没有空和俞尘在这里废话,她自己很忙,俞尘自己也很忙,所以说话的口气里带着一丝丝不屑。

    “留下来,喝一杯我的咖啡,我就放你走。”

    俞尘还没有等杜小念点头答应,自己离开了,因为他自己要亲自给杜小念做一杯咖啡。只属于杜小念一个人的。

    一会就来了,俞尘小心地端着那一杯咖啡,小心地放在了杜小念的面前,杜小念看着俞尘的那个样子,觉得有点傻,“干嘛这么小心?”

    俞尘笑着坐在了杜小念的对面,“因为如果我这么用心对待这一杯咖啡的话,估计你应该也就会慢慢地品尝它了。”这还真的是一个幼稚的想法,至于为什么俞尘会心生出这么幼稚的想法,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你这么一说,我就非得细细喝了。”杜小念笑着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发现好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苦,比自己以往喝的咖啡不知道要好喝多少倍,没有想到俞尘居然还有这样一门手艺,真的是难得难得。

    “怎么样?”俞尘满眼期待地望着杜小念,想要从她的口中听到自己想要听到的答案,杜小念的答案的确让他感到欣喜,“恩不错,至少比以前我喝过的都要好喝。”

    杜小念可不是一个喜欢随便夸别人的人,俞尘能得到这个样子的评价,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好喝就好,反正我也是随便做的。”俞尘学着以前杜小念说话的口气,看到杜小念情不自禁地笑了,自己也就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杜小念,我觉得你挺笨的。”俞尘用着试探性的口气对着杜小念说话。

    杜小念表示自己差点拿起自己面前的这一杯咖啡,并且将它泼上去了,因为俞尘这说的是什么话,杜小念表示自己听不懂。

    杜小念慢慢地用手摩挲着杯壁,“俞尘,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脸上并没有露出不悦的神情,因为杜小念才懒得生气了,之前已经被一个言修给差点气死了,如果现在再来一个俞尘,可能自己就直接去死了。

    “我是说,你和大哥都挺傻的”,俞尘笑了笑,顿了一下,才又继续说道。“大哥傻是因为他看不出来你这么喜欢他,你傻是因为你的方式不对,让他觉得你会是在开玩笑”,俞尘又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看来大哥早就已经把你当成了一个小孩子,而不是一个女人。”

    世界上没有哪个男人是需要一个像孩子一样的女人,虽然长相、性格可以像孩子,但最好也只是暂时,俞尘因为自己就是男人,所以自己也有深刻的体会,男人有时候也喜欢女人主动一点。

    不过现在看自己大哥和杜小念的情况,好像大哥明明就知道杜小念喜欢自己,却没有反应,难道是下意识地把杜小念的话当成了玩笑话吗?

    又是一个说自己不是女人的男人,杜小念抛给了俞尘一个嫌弃的小眼神,“我承认自己有一点小孩子气,但是我也是一个女人好嘛。”

    “对啊,这就是问题所在”,俞尘上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下杜小念,最后叹了一口气,“唉。”光看打扮就像一个孩子了,更别提性格和行为作风了。

    “你叹什么气?”杜小念表示自己很是不理解,难道大叔喜欢女人?哦不,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女人好嘛,那是因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只穿的不够女人吗?

    杜小念也是随便猜猜,但是好像自己还真的猜对了,“没错,首先你的打扮就像一个孩子。”

    杜小念立马接了俞尘的话,“所以要先从打扮上做起?”

    俞尘慢慢地点了点头,脑海里突然又冒出了一个想法,“还有一点,就是男人们通常会因为你的喜欢而喜欢拖着一段感情,所以当你如果想要知道男人是否喜欢你的时候,你的价值就需要在另外一个男的身上体现了”,俞尘喝了一口水,清了清嗓子以后,又继续说道。“那么这个时候,如果这个男人喜欢你,那么他就会吃醋就会生气,如果不喜欢你的话,就会真的无动于衷,这个时候,你就要真正地放弃了。”

    杜小念觉得自己听俞尘说话,就像是在雾里看花一样,不是太明白,“所以我需要别的男的来跟我秀恩爱,然后气大叔?”

    俞尘愣了一下,点了点头,“恩,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杜小念立马就摇了摇头,“这怎么可以,哪个男的愿意,再说了,就我这个样子的人,谁会喜欢?”杜小念自嘲地笑了笑,表示俞尘替自己想的这个主意不是很好。

    俞尘立马举起了手,还自信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我很乐意和你一起演戏的。”

    杜小念笑着看了一眼俞尘,最后嘴角的笑容消失殆尽,无奈地摇了摇头,“大叔本来就是要撮合我们的,你这个样子,算什么?”

    估计大叔看到自己和俞尘在一起,可能还要开心得一起吃一顿饭庆祝吧。

    “说你傻你还真傻,这些都不搭界好吗,还有如果是我跟着你一起演戏的话,效果只会更显著。”俞尘倒是真的很想知道,言修大叔是不是真的喜欢杜小念。

    看着杜小念一脸茫然的样子,俞尘就笑了,然后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就这样吧,计划就从今天开始,我们要深入敌人内脏,一起加油吧。”

    “你为什么要帮我?”杜小念觉得很奇怪,俞尘绝对没有要帮助她自己原因。

    “没什么,希望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罢了。”俞尘笑着起身准备继续工作,走的时候还丢给了杜小念一句话,“乖乖地待在这里,计划已经开始,你要记好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俞尘的女朋友了。”

    杜小念表示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呢,结果俞尘这个家伙居然就离开了,这都是什么事情啊,不过杜小念又转念一想,如果这个样子真的可以看看你大叔对自己到底是怎样的想法的话,好像也是可以试试的。

    没忙半个小时,俞尘就换下了工作服装,过来找自己。

    俞尘还没有经过杜小念同意,自己就拉起杜小念的手准备带着她一起离开。杜小念本来打算果断拒绝的,但是突然想到自己现在已经开始和俞尘一起演戏了,那么自己就应该好好配合才是,当下只是轻声问了一句。“带我去哪里?”

    “傻瓜,说好要改变的,当然是要从服装开始了。”俞尘笑着拉起杜小念的手,大大方方地就出了咖啡店。

    “这样骗大叔真的好吗?”杜小念怎么有一种将大叔玩弄于自己鼓掌之间的感觉,他们这个样子耍大叔的话,要是被大叔知道,那还得了,他肯定会生气的。

    “如果你不想这么做的话,不想知道大哥到底是不是对你有意思的话,那么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俞尘刚想松开杜小念的手,却反被杜小念紧紧握住,“不管怎么样,我就信你这么一回”,杜小念扭头望向俞尘,眼底闪过一丝狡黠,“但是如果不成功的话,那么你就倒霉了。”

    俞尘愣愣地望着杜小念,表示刚刚杜小念紧紧握住自己手的那一刻,俞尘的心好像触动了一下,很深的触动,看来如果这场游戏里面,言修和杜小念真的是互相喜欢的话,那么自己也只能算是助攻了,唉,可悲。

    不过自己好像还是挺乐意的,那可没办法,谁让自己是这么好的一个人呢。

    来到了一家服装店,俞尘平常可是最讨厌陪女孩子逛街了,当下就直接给找来了一个推销员,直接把杜小念往她的身边一推,然后轻声吩咐道,“请帮她打扮得不像现在这种样子,额,要女人一点。”

    “死人,我哪里不像女人了?”杜小念刚想打俞尘,就被推销员给带走了,“小姐,请这边请。”

    “你从头到尾都不像。”

    俞尘笑着找一个地方坐了下来。静静等待着杜小念女孩到女人的蜕变。

    女人逛街买衣服都是这么地慢吗?俞尘看着一个又一个杜小念从更衣室出来,都还不错,的确很有女人味。

    “全部都要,都包起来吧。”俞尘满意地看着转了型的杜小念,觉得现在的她更加地迷人了,杜小念拿出自己的钱包想要付钱,却被俞尘拒绝,“哪有买东西男人让女人付钱的道理?”

    出了服装店的门口,杜小念觉得自己被打扮得有一些奇怪,“俞尘,你看看我的裙子是不是太紧了一些,然后还短了一些,我怎么感觉怪怪的?”一身紧身红裙的穿在杜小念的身边,给杜小念带来了不少压迫感。

    但是杜小念的回头率也是越来越高了,看来那一句话说的还真的没有错,“佛要金装,人要衣装。”俞尘笑着望着杜小念,“不奇怪不奇怪。”美都还来不及呢。

    不过俞尘倒也是注意到了周围看着杜小念的目光,当下就停下来,把她的大袄拉拉拢,“牵着我的手。”

    “为什么?”

    “你忘记你现在是我女朋友了,不会演戏吗?”真的是一点都没有演员的潜质。杜小念才反应过来,就急急忙忙地牵住了俞尘的手,“这个样子可以了吗?”

    俞尘满意地点了点头。

    杜小念不得不说,想要从屌丝变成女神是没有那么容易的,首先走路就很麻烦,之前自己一直穿的都是帆布鞋或者平底鞋,偶尔也就穿穿增高鞋,但是自己从来都没有穿过高跟鞋,所以现在走起路来显得就有一些笨拙了。

    俞尘早就观察到了杜小念的异样,当下就细心地问道,“你穿高跟鞋确定没事?”

    杜小念也是够拼的,当下就强颜欢笑着说“没事,我可以。”

    看来是真的很喜欢言修大哥呢,俞尘开始放慢了自己的脚步,尽量让自己走的更慢一些,于是这两只“蜗牛”,就在大街上慢慢地晃荡着。

    好像有了恋爱的感觉。虽然身边的杜小念似乎不这么想,但是俞尘表示自己就是这样想的。

    杜小念站在一家小酒馆前面,突然迷茫地望着身边的俞尘,“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俞尘笑着,没有说话,带着杜小念找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小角落以后,俞尘就笑着蹲了下来,突然拉住了杜小念的脚。

    杜小念却丝毫没有害羞,“你要帮我脱掉鞋子吗?”

    这女的居然没有害羞?俞尘都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手,才触碰到杜小念的脚的时候,就有了感觉,也不说上是什么感觉,反正俞尘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自己好像已经喜欢上了杜小念,是真正地喜欢。

    “难受吧?”俞尘轻轻地将高跟鞋脱掉,然后放到了一边,自己就坐在了杜小念的对面。

    鞋子无疑不是一种负担,脱掉鞋子,无疑对杜小念来说不是一种解放,当下就觉得很舒服了,“终于脱掉了,真辛苦啊。”

    俞尘从来没有看到过哪个女人可以把笑笑的这么地自然,现在的杜小念,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像一个得到糖果的孩子一样。

    俞尘笑着,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杜小念,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觉得她很美,在柔和的灯光下,一切都显得那么地柔和。

    “不过你今天带我来这里干什么,要知道我晚饭还没吃呢。”杜小念的手落在了自己的小肚子上面,发觉它好像已经在叫了。

    看着杜小念这个样子,俞尘是真的很想笑,很可爱,自然而然的感觉,俞尘点了两杯烈酒,然后笑着望着杜小念,“是过来帮你忙的,你不是想早点知道吗,所以计划就从今天开始了。”

    “喝酒就是为了帮我?”杜小念突然望着俞尘,然后一脸坏笑地望着他,手也指着俞尘,“你一定是想自己喝酒,所以才找我一起,不过你不知道吗,空腹喝酒对胃不好。”

    俞尘怎么会不知道呢,不得不说的是,自己这个样子还真的是为了帮助杜小念,他也不过是想早点知道结果,自己好早点退出而已。

    免得以后更加地难过和忧伤。

    然而到时候,还不一定有人会陪在他身边,跟自己一起难过呢。

    “哎呀,今天呢,你就负责多喝酒,后面的事情我来安排就好。”俞尘笑着将那一杯酒递到了杜小念的面前,自己拿着自己的那一杯就喝了起来。

    “你到底意欲何为?”杜小念看着那杯酒,不知道该喝还是不该喝。

    “你放心,一会你醉了,大哥就会过来,我就会离开,然后”俞尘的话还没有说到一半,就被杜小念硬生生地打断,“你离开干什么,你的出现不就是为了让言修大叔吃醋吗?”

    “对啊,当然了,肯定是喜欢你的人越来越多就好啊。”俞尘详细地把自己的计划和杜小念说了一下,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一会杜小念喝醉酒以后呢,俞尘就让小酒馆的服务员给言修打电话,让他过来接杜小念,然后自己在确定了杜小念离开以后再离开,这个样子的话,言修就会以为杜小念是在和别的男人一起喝酒,当第二天又知道杜小念已经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肯定会有所想法或者行动的。

    听俞尘这么一说,杜小念都不禁给俞尘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我发现你挺适合做爱情军事的。”

    其实哪里适合呢,只不过是因为自己在乎杜小念,心里又是那么想要帮助她是,所以自然而然地就想啊想,也不知道想了多久,脑海里就出现了这个念头。

    俞尘浅浅笑道,“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跟我一起把这一出戏给演完,最后言修一定是你的。”俞尘总是有一种感觉,就是他能感觉得到言修是喜欢杜小念的,但是呢,也不知道为什么言修自己还要撮合他和杜小念,他挺百思不得其解的。

    “那么到时候我一定会好好谢谢你的。”杜小念笑着干下了第一杯,然后自己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慢一点喝,这个酒很猛的。”

    俞尘最不想听到自己在乎的人在经过了自己的帮助以后,对着自己说谢谢,因为那一些都是自己愿意去做的,因为自己在乎杜小念,所以才会真诚地希望他和自己可以在一起,虽然自己并不能算的上是一个好小伙,但是自己好歹也可以给杜小念带来她想要的幸福。

    现在俞尘发现,似乎只有言修大哥才能给杜小念带来她所期盼的幸福,所以啊,自己就只能成人之美了,看着她幸福就好了。

    杜小念喝了两杯以后,就开始摸着自己的肚子,“怎么了你?”俞尘看着杜小念的模样,她好像很难受。

    杜小念摇了摇头,“没事,估计就是因为空腹喝这么烈的酒,所以胃受不了吧。”杜小念的胃本来就不怎么好。

    俞尘这才想到,好像自己做错了一件事情,都怪自己太心急,来之前就应该带着杜小念去吃一点东西垫垫底的,“我现在给你去附近买点糕点回来。你就坐在这边等我,乖。”

    杜小念刚想抬头说不用这么麻烦的时候,眼前已经没有了俞尘的身影,“喂,俞尘,你去哪里了?”自己就是随口一说而已,况且要是这么点疼痛都忍受不了的话,杜小念觉得自己或许也就不会活到现在了。

    一想起自己以前的生活,就觉得很苦逼,自己租的房子里面只有自己一个人,杜小念那个时候为了能考上编导,拼命地读书,每天很少吃到三餐齐全,因为自己根本就不会做饭,所以肚子饿了,也都是随便吃吃就糊弄过去了,这个就是自己的后果,不过还好,自己遇到了言修大叔。最主要的是,言修大叔还会做饭,这才是令杜小念觉得最欣慰的地方,因为自己自从离开了父母的身边以后,很少吃过那么有家乡味道的菜。

    俞尘带着一小袋子糕点回来的时候,还以为杜小念不在了,还好,向着角落望去的时候,正好看见了她趴在桌子上。

    俞尘把糕点放在杜小念的面前,“还好吗?”俞尘还特别担心,看到杜小念这个样子,还不禁怀疑到她是不是疼得昏了过去?

    却没有想到杜小念一抬起头来,就望着自己笑了,倒了一杯酒放到了自己的面前,“来,喝!”

    自己也没有走多久吧,怎么一回来,杜小念就醉了?俞尘轻轻地拍了拍杜小念,“你还清醒着吗?”早知道就不点这么烈的酒了,但是俞尘表示自己也没有想到杜小念的酒量居然这么差,真的是差到了一种境界。

    “我当然还清醒着了。”杜小念给自己倒着酒,自己仰头喝了起来。

    好吧,俞尘坚定完毕,杜小念一定是喝醉了,因为喝醉的人都说自己没有喝醉,就像是犯罪的人都说自己没有犯罪一样。

    不过这样也好,计划也可以早点实行。

    言修接到杜小念的电话的时候,还犹豫着要不要接呢,因为自己早上和她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也不知道这个丫头现在有没有冷静下来。

    但是言修还是接了,因为自己的晚饭已经做好了,本来打算发信息给杜小念,让她回来吃饭的。

    可是听到的却不是杜小念的声音,“喂,请问言修先生吗?”

    言修愣了一愣,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的名字,是杜小念没错啊,那怎么会是别的男人接的电话,听这声音也不像俞尘啊,难道杜小念这个丫头和别的男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那边的人又问了一句,“喂,请问是言修先生吗?”

    “是我,你是谁?”言修的口气带着一丝丝警觉,因为指不定这可能就是坏人给自己打来的电话。

    “是这个样子的,杜小念小姐在我们酒馆醉酒了,所以我才用她的手机打电话给你,麻烦你过来接一下。”

    这丫头居然醉酒了?言修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杜小念还是要参加应酬什么的,看这个样子,是自己跑去跟谁喝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