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欠债还情 > 完结感言与新书预览

完结感言与新书预览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南小开
    还情到今天,正文番外都全部完结了,谢谢小伙伴们一直对小开的支持和不离不弃,

    陈燃,孤独的存在,对于他,小开是又爱又疼,

    童年的经历注定了他剑走偏锋的性格,以至于,他懂爱却不知道如何表达爱,

    他最后那一刀,醒了叶崇明,也醒了自己,

    对于叶崇明来说,陈燃是陈遇的延续,而对陈燃来说,叶崇明是陈遇的线索,那一刀,斩断了这种扭曲的延续和线索,两个人幡然醒悟,

    林悦强是一个强大的存在,就像一个小太阳,充满了正能量,

    他救赎了周凝,将她从灰暗的世界拖拽出来,而周凝也给他最想要的,最纯粹的爱,

    只有足够信任,没有解不开的误会,唯一的难题,是一路走下去的艰辛和现实的残酷,

    虽然不易,但坚定的信念最终让结局变得圆满,这就是信念的力量,

    他们都不曾放弃,

    另外欢迎小伙伴们加群,可以查看原稿,讨论剧情,另外有什么事情的话也能及时通知大家,

    群号:163618328敲门砖,书中任意角色名,

    小开微博:,m/u/3479104467/hme

    致辞完毕,现在有请新书出场发言,

    8月1号,新书正式发布,那个书名……咳咳……暂时还未定,不过没关系,8月1号后搜索南小开,就能找到,那么现在让我们先来尝尝鲜,

    小开的坑品有保证,未有断更记录,欢迎支持,

    第1章:老司机

    我侧躺在床上,有些喘,刚才做得太激烈,腰酸得厉害,腿更是,又酸又麻,不想动,却又想抽烟,

    感觉身后的人动了下,一只手臂从我身后探了过来,搭在我腰上,顺势就往我胸口上攀,

    我蹙眉,拨开那只狼爪,拉着被子撑起身靠着床头坐了起来,

    我没看身旁的人,那个男孩,才22,对我这个27岁的老女人来说,确实算是男孩吧,

    “怎么了,”他开口问,声音慵懒,带着浅浅的哑,那是激情后遗留下的痕迹,

    “抽支烟,”我说,

    我伸手从床头柜上拿了烟抽出一支衔在嘴里,点燃后深深吸了口吐出细细的烟雾,

    卧室没开灯,因为不用开,现在正是下午,三月天的午后阳光是明媚的,光线透过没拉窗帘的窗透进来,我能看清楚自己吐出的烟慢慢在空气中散开,

    激情过后,人和心都有些空洞,脑子也是,白白的,像坏了的电视机,没有画面,

    谁说了419的感觉是重获新生了,草,老子明天就去撕了她的嘴,

    “后悔了,”

    我才想着,那懒懒的声音又穿透耳膜,跟学了读心术似的,我终没忍住侧眸朝那个刚和自己抵死缠绵的男孩,

    他躺着没动,一只手枕着后脑,被子因为被我拉起抢走大半,只留了一角斜斜搭在他的小腹上,

    古铜色的肌肤在光线下仿若铺着一层薄薄的光晕,胸肌,腹肌,马甲线分明,没有年轻人特有的单薄,而是精壮健硕,散着浓浓的荷尔蒙气息,那是容易让我这样禁欲太久的女人迷惑的气息,

    我又有些眼晕,连忙别开眼淡淡的说:“你什么时候走,”

    我才发现男色也很可怕,又或者女人上了年纪也就变得庸俗了,和男人齐肩并进,跟着身体走,而不是跟着感情走,

    “才吃完就赶人了,”他说着,坐起身往床头靠,

    我蹙眉没吭声,他转眸看我,“不给红包也给支烟呗,”

    他声音带着戏虐的笑,让我觉得现在的自己站了下风,我眉蹙得更紧,拿起烟盒抽出一支,勾着唇角侧身递给他,“红包那是给处男的,你个老司机就算了吧,”

    “我是处男啊,”他笑,伸手接过我递给他的烟衔在嘴里,

    我白他一眼,咬着烟,侧身去拿打火机,“你是说被处理过的么,”

    他忽的伸手拉住我的手,我侧过头,就见他勾着唇角头凑近我,带着淡淡琥珀色的眸看得我心又有些发慌,

    不得不承认,他不仅身材好,人也很帅,薄薄的唇,性感又显得凉薄,喜欢微微勾着,眼狭长,眸内敛,看人的时候总是似笑非笑,带着一股子的痞气,那是小女生喜欢的,比如黄静雅,

    可我已经不是黄静雅那种19岁的小女生,下个月我就27了好么,我怎么就掉进去了呢,我喜欢的明明是成熟稳重型,怎么就忽然怀春了,真想给自己两巴掌,

    才升起的那抹慌乱立马被我掐灭,我拧眉刚想别开头,他衔在的烟头已经触上我咬着的烟,

    原来只是点烟,我勒个去的,

    我没动,他吸了两口将烟吸燃后伸手将烟拿下,欲笑不笑的对我说:“就刚被你处理了,”

    “……”他还要脸么,到底谁处理谁了,,

    我张嘴就想说他臭不要脸,但念头一转我闭上了嘴,只是抬手将咬在嘴里的烟拿下,

    争论到底是不是处和到底谁处理谁这种事情好像没什么意思,我也不是因为他说是自己是处才和他做都不是,

    我现在就想,他能赶紧走人,我等不到明天撕逼了,今天就要去撕,

    “你在生气,”他看着我笑得痞气,带着看戏的感觉,

    我眉拧得更紧,否认,“没有,”

    他看着我不说话,目光势在必得,那种明显落了下风的感觉让我很不爽,连烟都抽不下去,

    我侧身,很用力的将烟掐灭在烟灰缸,然后揪着被子按在胸口挪到床边,弓腰捡起那件黑色的连衣裙套上,

    “你把我被子抢了,”他说,

    我没回头,套上裙子反手将被子往后掀就站起身往浴室走,

    妈的,腿好酸,

    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走的自然,一边走一边说:“这屋里的东西都是我的,”

    我听到他笑,“那我呢,”

    走到浴室门的我回身看他,淡淡的说:“你除外,”

    我重重的关上浴室门,放了水,故意把水温调得有些低,低着头站在花洒下,双手紧紧攥起,

    还是放不开吗,都这个年纪了,什么承诺,什么七年,我还要可笑的继续执着下去吗,,

    其实……我本来是可以做到的,再三年,再三年我就实现我的承诺了,然后我就可以心安理得想怎么样怎么样,都怪外面睡着的那个男人,那个叫唐奕晟的男人,

    我在浴室呆了很久,也许二十分钟,也许半个小时,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仅手指起了褶皱,连掌心都发白发皱我才关了水,慢悠悠的擦干身上的水珠,套上浴袍蹭到门前,

    我伸手握住门柄,却迟迟没拧开,半响后我才紧着牙根拧开门,

    大床依旧凌乱,但人却已经不在,我看着空空的床,蹙起眉,心里说不上是庆幸还是失落,

    我在浴室门口站了好一会,这才抬起脚走到床前,然后转身,整个人重重的往后倒下,思绪凌乱成一片,

    算了,我现在很累,撕逼什么的还是等我先睡个觉,养好精神,顺便吃了饭再说吧……

    我蛆一样挪上床,也不管包着头发的毛巾已经浸湿,用脚趾勾起被甩到床位的被子将自己裹住,

    被子,枕头,到处残留着激情的味道,他的味道,让我明明累了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我忍不住烦躁的磨牙,“唐奕晟,真特么烦人,”

    我叫何璐白,闺蜜们喜欢叫我,还有一个月就满27,没结婚,没男友,有一份收入还算不错的工作,在岘港做荷官,

    这里虽然不能和澳门、拉斯维加斯比,但对我来说却已经很不错,不仅收入不菲,而且时间宽裕,工作两周休息两周,运气好的时候,一天的小费能比一个月的工资多,

    当然,这得看运气,而我……自从认识黄灿那天开始,运气就一直不错,即便他已经消失了四年,但对我没半点影响,

    我这个年纪已经算是大龄女青年了,不过我一点都不急,人就是这样,有点底子谁会急呢,反正车房都有了,休息的时候和闺蜜逛逛街,做做SPA,上上健身房,打打麻将其实也是很悠闲的,

    我一直是那么认为,我不寂寞,就算四年过去依旧一个人,我一样可以过得很好,直到那个叫唐奕晟的男人出现,将我的生活全部打乱,

    我做梦都没想到,我坚守了四年,会被一个小我五岁自称处男的老司机给上了,

    我是一星期前认识他的,那天我才结束的两周的工作回来有些累,谁也没联系,洗个澡就睡下了,

    醒来的时候是晚上10点多,我正寻思着要不要出去觅食,电话响了,

    我还以为是陈娅她们要约我战到天亮,结果拿起手机一看,竟是萧姐打的,

    萧姐叫萧红,是盛皇的领班兼股东,当年念大学的时候我就在盛皇做跪式,也是那会认识黄灿,同时也因为黄灿和萧姐从上下级关系变成了闺蜜关系,

    我接起电话,刚想问她是不是要约战到天亮,没想电话那头就传来萧姐焦促的声音,“你赶紧过来盛皇一趟,”

    我是听出萧姐语气不对,坐起身说:“什么事那么急啊,”

    “草,黄静雅那死丫头又在我这抽风了,派出所的都来了,你赶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