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纸人老公别惹我 > 番外:鹿铭惊艳了时光,苏唯温暖了岁月

番外:鹿铭惊艳了时光,苏唯温暖了岁月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起泡的白酒
    十八年后。

    我坐在教室的椅子上困得昏昏欲睡。

    昨晚是鬼鬼的生日,我们为了给鬼鬼庆生,喝了太多酒,导致我今天上课都昏昏沉沉的,好像还没醒酒一样。

    一个粉笔头突然像炸弹一样飞过来,直接砸在我脑门上,随后就传来班主任的怒吼:“苏未雪!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睡觉?看看黑板上!距离高考还有八十七天!你如果再不学的话,连上三本都是妄想!”

    我一下子精神了,急忙跟老师道歉:“对不起老师,我昨晚挑灯夜读,奋战到太晚,所以……”

    “你每次都是这个理由,既然在教室也不好好学,那就出去罚站!明天把你爸叫来,我要跟他谈谈!”老班气的鼻子都快歪了,怒道。

    “哈哈,未雪,我觉得老班肯定是看上你那帅比爸爸了,不然你怎么稍微犯点事她就叫你家长,从来不叫别人家长?”同桌兼闺蜜已经笑成了花,她话还没说完,眼睛瞅着窗外就瞪直了,深吸一口冷气,花痴道:“未雪未雪,你快看,校草哎!据说他已经被保送到清华了,现在能不上课到处溜达,真好。”

    说着她眼里全是爱恋的目光,整个班里的女生都不由自主的扭头看向窗外。

    我叹了口气,灰溜溜的走到教室外罚站,这该死的鹿铭,又翘课过来看我笑话。

    果然,我在教室外站的没两分钟,鹿铭就绕过教学楼溜达到我身边,一脸坏笑的递给我一杯酸梅汤:“笨蛋,我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到你又被罚站了,你下次就不能编个有诚意的理由?还挑灯夜战,这话骗鬼还差不多。”

    说着他自然而然的拉起我的手往外走,说反正我也是被叫家长了,今天干脆逃学好了,他带我去个地方。

    “去哪啊,要是不好玩的话,我可不去,又要找苏唯冒充我爸来开家长会了,要是他知道我今天逃学,肯定会说死我的。”我推开鹿铭的手有些犹豫。

    鹿铭顿时不爽了,充满活力的帅脸突然拉下来,不悦的看着我:“你就那么在乎那臭道士的想法?你们班主任不就喜欢找他谈心么,我看这样挺好的,你没事多逃逃学,给你们班主任多制造些接近臭道士的机会,保不准她还能少让你罚些站。”

    说着鹿铭不由分说的拽着我往外走。

    我们一直出了校园,打了个车,鹿铭报出一个地名。

    我听见那地名心里一惊,扭头看着鹿铭:“那不是苏家吗,你带我去苏家干嘛?”

    “参加葬礼,有个老相识死了。”鹿铭笑的有些得意。

    “你说的是苏峰,苏老爷子?”我心里一颤,有些震惊,自从十九年前他败给姥姥和白正博以后,就被打的半身不遂了,只能躺在床上,靠轮椅移动。

    姥姥念在他也是苏家人的份上,没有再为难他,让苏雷鸣把他接到苏家养老了。

    我只是没想到他竟然那么怕死,拖着一个残破的身体一活将近二十年。

    “没错,早上刚接到苏雷鸣的通知,本来没想去的,不过猜到你今天得受罚,还是带你出来玩好了。”鹿铭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再次拉起我的手。

    只不过他这次拉的是我的右手,摸到我手指上多了个东西后,他好看的眉头顿时拧起来,直接举起我的手:“苏未雪,你手上怎么又多了个戒指?”

    说着他直接把戒指从我手上撸下来,随手扔出窗外。

    “别扔……”我心里一惊,可我话已经说晚了,戒指已经消失在窗外,无影无踪了。

    “那是苏唯送给我十八岁的成人礼,好大一颗钻石呢,我很喜欢。”我顿时闹心了,生气的把鹿铭的手甩开,闷闷不乐的,为我那两克拉的大钻戒心疼。

    “切,不就是钻石么,你喜欢,我给你买。”鹿铭不屑的撇撇嘴。

    “那好啊,你买啊,你有钱吗?”我跟他杠上了,不满道。

    “钱还不好说,我分分钟赚给你看。”

    ……

    我俩一路上因为钻戒的事不停拌嘴,没多久就到了苏家。

    此时的苏家已经门庭若市,比以前苏峰过寿诞还要热闹,只不过现在的苏家是苏雷鸣当家,所以道上来的人不算多,大多数跟苏家有生意来往的。

    我跟鹿铭直接穿过大堂,溜达到灵堂里,刚进灵堂,鬼鬼就发现我们来了,兴奋地叫了一声麻麻,然后扑进我怀里。

    “你这丫头,都活了这么久了,怎么总是长不大,按年龄来说,你都比我大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我抱着鬼鬼小小的身体,有些无语。

    鬼鬼听见我说她,顿时不高兴了,扭身从我怀里钻出去,跳进鹿铭怀里,娇嗔道:“耙耙,你快管管你老婆,她又在教训我了。”

    “鬼鬼你不要乱说,谁是他老婆了,麻麻我现在年方十八,正是青春的大好年华,还没结婚呢。”我顿时义正言辞的声明道。

    话还没说完,我就看见鹿铭的眼睛眯了眯,一股危险的气势从他眼睛里迸出来。

    我顿时吐了吐舌头,扭头想溜。

    但是扭头刚走没两步,我就撞进一个结实的胸怀里,苏唯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了,黑着脸看我,问我:“未雪,你怎么又逃学了?”

    我一阵头大,立即伸手指向鹿铭,把所有事都赖在他身上:“这次可不赖我,我原本乖乖在教室里上课,他偏要把我带出来,说要参加苏峰的葬礼。”

    “是么,你确定你有乖乖上课?我已经收到你们班主任的短信了。”苏唯低头瞅着我笑了笑,笑的十分难看。

    我被苏唯看的一阵心虚,悄悄从他怀里出来,尴尬的笑了笑,说我去跟苏雷鸣打个招呼。

    只是我还没有成功溜出灵堂,外面就走过来一个老熟人。

    竟然是白正博。

    从我出生以来,我就再没见过他了,一晃已经十八年过去。

    白正博再看见我明显一愣,随后面色一沉,问我:“你是谁?”

    “苏未雪呀。”我笑了笑。

    “噢。”白正博听见我的声音终于精神一松,道:“一晃眼,你都长这么大了,还跟以前长得一样。”

    “那是,我这么漂亮,哪能轻易放弃我这张脸。”我跟白正博唠了会闲嗑,然后突然想起一件事来,问他:“对了,你以前跟我说的那个小插曲到底是什么啊,现在苏封南也死了,你总该告诉我了吧。”

    白正博被我问的一愣:“什么小插曲?”

    我见他装傻,顿时急了,气愤的把苏唯跟林夏新婚之夜的事又重复了一边,然后问他只有他知道的小插曲到底是什么。

    他顿时哈哈大笑,吃惊地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竟然还记得啊,当时我在床下,把一切都看见了,林夏为了救苏唯死了,不过当时死的不止林夏一个人,鹿铭也在现场,他是为了救林夏死的。

    为了救林夏死的!

    我一早就知道鹿铭曾经也喜欢过林夏,但我没想到,他竟然也会为了救林夏死!这说明什么?这说明鹿铭当年爱林夏并不比现在爱我少!

    我顿时不爽了,心里一阵郁闷,然后问白正博苏峰跟林夏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最后他会想帮林夏复活。

    这件事困扰在我心里也已经很多年了,但我问姥姥和苏唯,他们两个都不肯说,好像很忌讳在我面前提林夏的样子。

    提到这个问题,白正博顿时嗤笑一声,抬眼看了下苏峰的棺材,不屑道:“他俩能有什么关系,只是因为林夏跟你姥姥的体质一样,可能蕴藏着破解我白家长生不老术的秘诀而已,他找不到你姥姥,只能想办法复活林夏,满足他长生不老的愿望。”

    说完,白正博笑着摇摇头,好像在感叹世间无常一样,道:“他折腾这么久,最后还是死了,反倒是你跟鹿铭,都投胎重生了,所以说天意弄人,就是这个意思,我今天来,就是来把苏峰的魂魄押走的,他活着的时候有阴差庇佑,我不能动他,现在该是他偿还我白家的时候了。”

    说完白正博跟我挥手道别,然后走到苏峰棺材前,一把将苏峰的魂魄掐出来,带走了。

    我看着苏峰魂魄浑浑噩噩的跟着白正博走,顿时想起我当时被鹿铭带走的场景,也跟个傻子似的。

    就在我矫情的感叹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的时候,鹿铭一把拽住我的手,我另一只手也被鬼鬼拽住,他俩好像商量好了什么似的,一副狼狈为奸的样子,直接把我从苏家拽走,奔赴商场。

    “鬼鬼,鹿铭,你俩带我来这干嘛啊?”我心里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惶恐道。

    他俩谁也不吭气,直接把我押犯人似的押到商场卖钻戒的地方。

    “你好,请把咱们店里最大最贵的钻戒拿出来。”鬼鬼一副土豪的样子,直接把银行卡放在柜台上道。

    里面的柜姐直接被鬼鬼的架势整蒙了,但是看我跟鹿铭两个大屁孩领着鬼鬼一个小屁孩去买钻戒,一看就不像有钱的样子,直接无视鬼鬼的要求。

    鬼鬼顿时就不爽了,小脸一黑,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果然,鬼鬼身边开始阴气弥漫,她目光凌厉的在柜台扫视一周后,直接闪身进了钻戒店后面的保险库里。

    待了十多分钟后美滋滋的拿着一个钻戒盒出来了,递给鹿铭道:“耙耙,快给麻麻带上吧,我听臭道士说他好像打算等麻麻高中毕业以后求婚的,所以咱们得抓紧了,在麻麻高中毕业以前,你们俩把婚礼办了!”

    说完鬼鬼傲娇的把银行卡递给柜姐:“你现在可以刷卡了吧?”

    柜姐已经完全傻了,好像还没想清楚鬼鬼是怎么进的保险库,把那么名贵的钻戒拿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