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错遇惊婚 > 第一百一五章 我爱你,直到老去 (大结局)

第一百一五章 我爱你,直到老去 (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紫妍
    苏远景的死来的太突然,是大家都始料未及的。..

    他捡枪到朝自己开枪的速度太快,快到谁没有反应过来。

    那声枪响,犹如暗夜里的惊人,把人吓懵的同时也不惊害怕。

    众人视线不由自主的向枪躺在血泊里,已经死去可眼睛却依旧睁着他。

    谁曾想。苏家的掌门人早在二十三年前已经死去,活着的是二少爷,更没想到这场谋杀是为情。

    可是这情杀,却是这么的让人悲戚,一切只因他个人的执念,他独自的心魔。却让所有人为他付出了代价,最后最惨的还是他自己。

    有什么比恨了一辈子,做了一辈子的错事,到头来发现自己一直都恨错,做错。

    有什么比唾手可得的幸福毁在自己手里来的痛,来的撕心裂肺,来的毁灭。

    他用尽生命,耍尽一切手段,不过只是想和心爱的人一起。可是他却从来不知道,他以为不爱他的女人,其实爱惨了他,还为他的诈死寻死。

    这是多么残酷的事实,残酷的连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悲戚。

    这样的错爱那么可悲,也可恨,可能怪谁?

    谁也怪不了,如果要怪,只能怪苏远景太过痴情,是一个可怜的痴情种罢了。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在场所有的人听到真相后,都顿悟了一些事情。

    就连恨透了他的苏炎澈这一刻,对他的恨也释怀了。

    有什么比知道自己错了一辈子。恨了一辈子 ,到头来其实都是他自己亲手毁掉的来的痛苦?围妖吗圾。

    这一刻,他只觉得苏远景可悲、可怜,也是这个世界最可笑的人。

    虽然有着对他的杀父之恨。有着对他这么多年折磨他母子的仇,当他听到真相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消散了心里对他的杀意。

    有什么是比这种惩罚让他更痛不欲生的呢?

    其实刚才他捡枪的时候,他是可以阻止的,可是他没有,也许他终是对苏远景动了恻隐之心,那一刻他明白,死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活着其实比死去会更痛苦。

    毕竟叔侄一场,即使他不仁,可在落井下石,雪中送冰这件事来说,他是不耻做的。

    竟然他得到了惩罚,那么他也不会再揪着不放,如果父亲在世的话,估计也会成全他吧。

    慕言定定的坐在地上,她傻了般看着死不瞑目的苏远景,泪水如断线的珠子,如泛滥的洪水,怎么也止不住。

    她悲痛的紧紧闭上双眼,凄厉悲痛的哭声死死的压抑着,却还是哭出了声。

    原来喜庆神圣的礼堂,被凄厉的哭声萦绕,被死亡的鲜血玷污,一切如天堂般的美好,真的演变成了人间地狱。

    那么悲痛哭声哭了好久,久到在场的所有人都感染到慕言的悲痛而忍不住流泪。

    直到很久很久之后,久到大家都快站到僵硬了,跪坐在地上的慕言这才动了起来。

    她哭着爬到早已死去的苏远景身边,颤抖的手抚着他的脸,那悲痛的眼神像是要把他的样子刻在记忆深处。

    她颤泣的声音是那样的悲戚。

    她抚着他的脸说。

    “这辈子你为我背的债太多,我也被你害的好苦,下辈子我们就不要再遇了。”

    说话,泪水滴在他的脸上,颤抖的手移到他睁开的眼上,轻轻一抚,睁开的双眼闭了起来。

    而这一闭,也就意味着永别

    慕言失魂落魄、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她转身朝礼堂外走去,在路过苏炎澈身边时,脚步一顿。

    她红着眼看向他,泪眸之下含着祈求。

    她说。

    “我知道你从小就不喜欢我,但请你看在我没有对你做过一个过份的事上,能不能带着琪琪来看看我?”

    苏炎澈看着她,准凝的脸色有了一丝松软,他确实是不喜欢这个女人,虽然她从小都对他很好,可是意识里,他都认为她是第三者,可如今得知的真相,他对眼前这个女人除了同情之外,没有一丝厌恶。

    当然了,不厌恶的绝大部分原因还是因为她的司琪的妈。

    他最爱女人的妈妈,他自然不会排斥抵抗。

    “我会的。”

    他的承诺,给伤透了心的慕言带来了一丝欣慰。

    “谢谢。”

    她感激的说完这声之后,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一步步离开了礼堂,留下的所有的沉痛与悲戚

    宋宅

    “渴吗。”

    宋毅彻柔柔的看着从在沙发上一直低着头的司琪,她的愧疚他看在眼里,她的不安他看在眼里,她的担忧他更看在眼里。

    “不渴。”

    她低着头,轻声回着。

    自始自终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宋毅彻眸底滑过沉痛,唇角更一番涩笑。

    温润如他,此刻音色里是满满的痛,他说。

    “你就打算一直这样低头,不看我一眼,不和我一句话吗?”

    他的语气还算平缓,听不到埋怨,却让人忍不住心痛。

    没错,司琪心痛了,她并不是不想看着他,并不是不想和他说话。

    她是怕看到他自己会更愧疚,更心痛,

    她是怕自己一开口就会伤到了他。

    所以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没想到,她不说话,不看他,却还是伤了他。

    竟然他开口了,她就不再逃避,抬眸,与他深情却又无奈心痛的眸光对视时。

    她的心就如被一把尖刀狠狠的刺了几刀,痛的她想逃避,想晕厥,可是偏偏就是晕不了。

    她眸底湿润,看着他的眸光除了愧疚还是愧疚。

    好看的唇张盒了好几次,终是哽着声音问了一句。

    “你还好吗?”

    这一句温出之后,她的泪水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在心里疯骂着自己,司琪你的蠢猪吗?为什么会问这么蠢的问题,现在的他能好吗?他怎么能好?

    亲眼看见曾经与自己山盟海誓的女人与别的男人结婚,他还能好吗?

    她应该问,宋毅彻你痛吗?

    是不是痛到想掐死了,是不是痛到想拉着我一起毁灭?

    他眸底的痛越发的浓,他看着她,彷佛要把她看进身体里,与他融合一起,再也不要分开。

    他问。

    “你希望我回答好是不好?”

    他的语气还是那样的柔,除了痛之外,像以前一样,从来不舍得朝她发脾气,即使她如何无理取闹,他每次都会宠溺的拥她入怀,然后柔宠的说。

    不宠你宠谁?这辈子我要把你宠到无法无天,把你宠坏,让全世界的男人都对你敬而远之,这样你就不会被人抢走,一辈子都只属于我了。

    他的话声依旧在耳边飘扬,可是,却早已物是人非。

    他还是他。而她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个她。

    司琪有些崩溃,她似是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泪水不停的流。

    她哭问。

    “你为什么不骂我?为什么不嘲我吼,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宋毅彻,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是我负了你。”

    她哭的很伤心。

    而宋毅彻也听的心痛,他不舍的起身坐起了她,怜惜的拭着她的泪。

    唇间勾起一抹涩痛。

    “我有什么资格骂你,又怎么能吼你,是我丢了你三年,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他沉痛的说着了,手眷恋的扶在她的脸上,痛眸中怎么也掩盖不了他的深情。

    他几乎看痴了她,良久后才问。

    “琪琪,我只想知道,这三年来你有没有想过我,念过我?哪怕一次?”

    这是一个多么痛的问题?

    司琪心痛到捂着自己的心口,她痛到弯下了腰。

    泪水滴在他的手上,也灼痛了他的心。

    她点头,回道。

    “有,我等了你三年,念了你三年,可是我没有等回你,我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我以为我等不到你,对不起,对不起”

    她的我等了你三年,念了你三年,比挖宋毅彻的心还痛。

    隐忍的他终是没忍住,紧紧的把她抱入怀中,他贪婪的吸取着属于她身上的清香,痛道。

    “我没有在对的时间回来是吗?”

    司琪没有拒绝他的拥抱,她愧疚的任他抱着,因为这是她欠他的。

    她以为她已足够痛,足够难过,可当听到他的话时,一时没能忍住在他怀里放声大哭。太多太多的亏欠,都只化作了三个字,她在他怀里一直说着这三个字。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琪琪,我要的不是对不起。”他悲痛的声音自她头顶传来“我要的是你能回来,回到我的身边,你说过,你这辈子只嫁给我,不会嫁给别的男人,琪琪,你不能违背我们的承诺,你若违背了,我要怎么办?你说过会一辈子爱我。你说过会一辈子陪着我,回来好不好?回到我身边好不好?算我求你?”

    司琪已经哭到有些抽不过气来。

    她死死咬着自己的唇 ,直到咬出了血,这才回。

    “可是我已经是苏炎澈的妻子,我已经把心可了他,把所有的爱也给了他,这样也没心没爱的我,你会还要吗?”

    “我要,我要。”宋毅彻回的极快,他的声音坚定无比“只要你肯回到我身边。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只要你的司琪,我都要。”

    “可是我不要。”她抬眸看着他,明知会伤他,她还是选择了铁石心肠,苏炎澈说过,她是一个冷血无情的女人。

    “宋毅彻,你明不明白,我们再也不可能了,世间最悲哀的,不过是我爱你的时候你不在,我爱别人的时候,你却回来。我们都被岁月捉弄了,在对的时间我们相遇,在错的时间我们别离,可叹的是,再遇的我们,依旧在错的时间相遇,如果,如果早一个月,只要你提前一个月回来,我依旧在为你坚守,可是,我们偏偏就错过了这一月,这个月里,我把自己从女孩变成了女人,把爱你的心转交给了别人,我名字前头加了一个姓氏,现在的我,不是司琪,而是苏太太。宋毅彻,我们真的错过了,再也回不去了。”

    宋毅彻从来不知道他爱的女人如此残忍,残忍到舍得这般伤他,她的话,就像是凌迟之刑,每个字都如把锋利的刀,刀刀割着他的肉,让他痛不欲生,血流不止,撕心裂肺。

    “不,琪琪,我不甘心。”宋毅彻愤吼“我甘心你嫁给别人,我不甘心你爱着别人,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不是故意不回来。只是因为我昏睡了三年,无法回来,如果我知道,等着我醒来是这种结果,我宁愿睡上一辈子永远不要醒,琪琪,我醒来是想把你找回,和我最爱的女人在一起,不是为了看你嫁给别的男人,亲口对我说,你爱上了别的男人,琪琪,你怎么狠心,你怎么狠心这般伤我,你曾经说过,这辈子都不会做有可能伤害我的事,不会让我痛。”

    他抓着在她双肩的手不自觉的用力,失控的忘了自己的力气到底有多大,他痛吼。

    “琪琪,我现在很受伤,很痛,很痛,我要的不是这个结果,我爱你,我要的是和你在一起,一辈子不分开。”

    累了、痛了、哭了、愧疚了,司琪慢慢的恢复了理智。

    她没有再因为愧疚、亏欠而顺着他。因为她明白,她伤他已经是事实,竟然伤了就要伤的彻底一点,如果心软不忍,只能让他更痛,也会让苏炎澈跟有着痛。

    竟然俩个男人她注定伤一个,那么他选择伤宋毅彻,说她无情也好,凉薄也好,忘恩负义也好。

    不爱就是不爱了,她骗我不自己,更不想骗他们,人的一生真的好长,她也是一个自私的女人。

    也希望和自己深爱的男人厮守一辈子。

    眼角虽然依旧挂着泪,可是面容却平静了好多,她看着他,残忍道。

    “宋毅彻,我对不起你,即使以前我们相爱过,可是我已经变心了,我爱上的别人,现在的我只想和他相爱相守到老,我的心已经被他占满,再也挤不进你了。”

    她看到他脸色惨白,眸底疯痛。

    即使千般万般不忍,她还是冷血无情,用语言化成一把浸了毒的刀亲手往他的心脏捅去。

    “宋毅彻,你不是爱我吗?你不是说这辈子都会宠我吗?你说过,不论我想做什么,你都会无条件的满足我。那么现在我求你,求你最后再宠我一次,成全我一次”她以为她可以一次性把话说完,可是说到一半,她终是痛的不忍说下去而顿住。

    疯痛的宋毅彻听到她这么说,泪流满面的他笑了,笑容是那样的让心碎,是那样的绝望。

    他看着她的眼神不再是柔宠,而是空洞,仿佛被人抽去了灵魂。

    他似是有些呆滞的问。

    “好,我就再宠你一次,你想要我成全你什么?”

    司琪痛到身体发颤,她自己也没想到自己可以如此残忍。

    可她还是选择了继续残忍。

    她说。

    “成全我成为苏太太,祝福我一辈子幸福快乐。”

    “呵呵”许是痛到极致,宋毅彻疯笑了起来,抓着她双肩的手无力的垂下,他彷佛由健硕少年一下变成了垂暮的老人。

    他踉跄的站起了身子,失望沉痛的看着她,他痛笑,痛吼。

    吼到泪流满面,吼到声音剧颤。

    “好,我成全你,成全你成为苏太太,我祝福你一辈子幸福快乐,把我这一生的幸福送给你当嫁妆。”

    他说完,没有看她,他拖着自己痛不欲生,疲惫不堪的身体一步步往二楼走去,他没有回头,直到消失在二楼走廊里,依旧没有回头。

    那悲戚的背影,绝望的背影,沉痛的背影,让司琪痛到跌坐在地上。

    她紧紧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她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有一双温暖的手,把她从地上拉起,温柔的拥进怀里。

    司琪看到这双手的主人时,情绪再一次崩溃。

    她痛哭,扑进他的怀里。

    哭吼。

    “我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这么狠心的去伤他,我不想的,我真的不想,这辈子我最不想伤的就是他,可若我不这么残忍的对他,他怎么对我失望,对我死心。我好痛好痛。为什么?为什么我终究还是伤了他,伤他如此之痛,如此之深。”

    苏炎澈紧紧抱着怀里嚎啕大哭的女人,其实他很早就来了,之所以没有进来,是因为他也想知道司琪的态度,她的选择,可是他没想到,他的老婆会如此坚定的选择他,她对宋毅彻说的话,他自是听的真切明白。

    他是激动的、是开心的,是幸福的,同时也是难过的。

    因为她难过,她心痛,所以他也难过,也心痛。

    他紧紧抱着怀里的她,爱怜心疼的吻着她的额头。

    正要开口安慰她几句,把身子突然无力的向下滑去,苏炎澈心里一惊,低头看去,才发现她已经哭晕了过去。

    “老婆。”

    苏炎澈一声大吼,把她拦腰抱起,奔去了宋宅。

    一个月后

    “苏炎澈,你别闹,我还要睡。”

    睡意正浓的司琪在床上翻了个身继续睡着。

    苏炎澈柔情的看着眼前这个同床共枕的女人,温柔的把她从身后搂进怀里。

    习惯性的用下巴的短胡茬去刺她晳白柔嫩的脸。

    又惹来她一阵也娇斥。

    “讨厌,不要再捣乱了,我还想睡。”

    被子下面的双手不安份了起来,他声音暗沉沙哑,咬着他的耳垂说道。

    “可是老婆,我饿了。”

    被子下面那具曼妙的身体一僵,瞌睡也醒了大半。

    她戒备退离他的怀抱,双手保护姿势反手抱着自己,娇瞪着眼前正一脸荤色的他。

    “你到底能不能让好好的睡一觉,昨晚不是那个一晚上吗?”

    想起这一个月的夜夜疯狂,司琪脸红的似是发烧,被他那强大欲望与体力折磨的也快疯了。

    “哪个一晚上?”

    苏炎澈痞邪一笑,故意逗弄着她。

    司琪被他这么一逗,羞的把脸缩到了被子里。

    “流氓,懒得理你。”

    苏炎澈也跟着缩进了被子,与他四目相对,双手不老实的光裸的她抱进怀里,邪道。

    “我是流氓,你是什么?流氓夫人?”

    “你放开我,苏炎澈你再耍流氓我生气了。”

    司琪的话让苏炎澈开怀大笑,他一个反身,将她压在身下,痞态的在唇上啄了一下,柔问。

    “我要是不耍流氓怎么能追到你,又怎么能娶到你?”

    司琪又没好气的瞟了他一眼。

    “终于肯承认自己是流氓了?”

    “承认,什么时候没 承认过,这么好的品质,以后一定要传给我的儿子,等他长大了,亲自传教,教他怎么耍流氓追老婆。”

    司琪被他的话逗乐了,娇睨了他一眼。

    “自己劣性不改,还想带坏我儿子,苏炎澈你到底要不要脸?”

    “你说我要不要脸?”

    他不正经的凑了过去,吻上了她的唇。

    他的吻不再是那么霸道强势,而是变得温柔缠绵,被他吻着,她总能感受他那强烈的爱与痴缠的情,每每被他吻着。她都觉得自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一记缠绵的吻,让卧室升温,让彼此忘情。

    正当干材烈火之际,司琪突然觉得胃里一阵恶心,她推开了苏炎澈,捂着唇 ,跳下床往浴室时奔去。

    整个人趴在洗漱台上吐的稀里哗啦 。

    “呕”

    那一声声呕吐声让苏炎澈浓眉紧拧,看到老婆莫明的吐的那么厉害,那么难受,心里心疼的紧。

    他一手勾着她的腰给她支撑力,一手体贴的一下一下轻拍着她的背,直到吐到什么也吐不出来,这才接了一杯清水递给了她。

    司琪接过漱完口之后,苏炎澈又温柔的拿过纸巾擦拭着她因吐而流出的泪。

    俊脸上满满的都是心疼,眼神紧盯着她,担心的问着。

    “老婆,你哪里不舒服?”

    吐过之后的司琪舒服多了,她回。

    “没有哪里不舒服,刚才突然一阵恶心,吐完之后舒服多了。”

    苏炎澈抱着她回到了床上,细心的帮该好了被子。

    温热的大手轻轻的摸着她的胃,脸上的担心只增不减。

    “凉着胃了吗?还是吃坏东西了?”

    司琪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

    继又像想到什么般愣在那里。

    “怎么了?”

    苏炎澈以为她又哪里不舒服了,紧张的问。

    司琪有些傻傻的看了看苏炎澈,又看了看苏炎澈摸着她肚子的手。

    她的表情还是处于呆傻状态。

    “苏炎澈,我好像一个半月没有来月经了。”

    苏炎澈脸色越发的担心,看着司琪紧张的问。

    “那怎么办?没来月经对身体会有伤害吗?”

    “”

    呃司琪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额头拉下无数黑线。

    默了数秒之后,这才问。

    “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苏炎澈被问的有些莫名其妙。

    “我需要懂什么?”

    看着他那真的不懂的表情,司琪又默了几秒,脸上有着几抹不自然,小声的说道。

    “女人没来月经说明”

    “说明什么?”苏炎澈追问,脸色担忧之色更浓。

    “如果排除身体没有什么问题,那就只能说明有可能怀孕了。”

    苏炎澈这一刻有些傻了,足足呆愣了一分钟,这才高兴的抱着老婆猛亲,高兴的像个孩子,开心的说着。

    “老婆,你是说肚子里有我们的宝宝了?”

    看着他这么高兴,司琪也跟着开心起来,手柔柔摸了摸自己扁平肚子。

    “我不确定,也许有,也许没有。”

    “那好办,我现在就叫医生来。”

    苏炎澈脸上的笑意是怎么也掩盖不住,他走到内线电话前,吩咐医生过来检查。

    没过多长时间,医生果然来了,一番检查之后。

    他恭敬道。

    “恭喜少爷,少奶奶怀孕了。”

    “真的。”苏炎澈激动抓着医生的双肩用力晃了几下。

    医生似是也感受到了苏炎澈的开心,笑着说。

    “是的,少爷 ,奶奶已经怀孕一个月了。”

    “一个月。”

    苏炎澈傻傻的笑着,连医生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他走近半躺在床上,同样欣喜高兴到不知道该怎么表现的司琪面前。

    一把把司琪横抱在怀里,高兴的在原地转圈,大声喊到。

    “我最心爱的女人怀了我的孩子,我有孩子了,我当爸爸了。”

    “你别转了,我头晕。”

    相对与苏炎澈的激动,司琪相对来说比他平静,但却是一样的开心幸福。

    “哦,对,我不能这样抱着你,从今天开始我要好好地守着你,保护你,直到我们的宝宝出生。”

    他小心的把她放在床沿坐下。

    司琪故意打趣他。

    “这么说宝宝出生,你说不守着我了,不保护我了?”

    他柔情把她抱进怀里,温柔的说道。

    “老婆,我说过会保护你一辈子,守你一辈子,决不食言。”

    她亦柔柔的靠在他的怀里,美艳的小脸笑的一脸幸福。

    “老公,有你真好。”

    “该是我说,有你真好,老婆谢谢你,谢谢你选择了我,谢谢你给我幸福,老婆我爱你,我发誓,这辈子绝不让你受委屈,爱你到老。”

    “老公,我也爱你,直到老去。”

    卧室,相爱的男女深情拥吻,时间从刻开始直老去都甜甜蜜蜜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