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宋世流芳 > 第766章 刀出鞘、必饮血

第766章 刀出鞘、必饮血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彼岸三生
    当他接见信使,并打开书信后,心中的猜测终于得到了证实,正是宋军的战云骑兵歼灭了十万辽军。

    赤穹看了一眼帐内的信使,那一身的黑色战甲黑袍,与那头盔下佩戴的獠牙面具,让他看不到这位信使的模样。

    但是从这位信使的身上,所散发的浓浓血腥味,以及本身无形中透出的肃杀之气,让他这个惯以杀伐的吐蕃王子,都觉得心头不由得一怔。

    这应该就是战云骑兵的一名普普通通的士兵,可为何自己却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呢?

    “你回去转告大统领,本王定会如期出兵!”

    得到了赤穹的回应,站在帐内的信使只是点了点头,便丝毫不作声响地转身就走。

    “大胆!一个区区信卒,竟然如此目无我王,真是不知死活!”

    一旁的莫拉德见这名信使如此狂妄,竟然丝毫不作回应就嚣张离去,顿时就是恼怒非常,欲要当众教训这名信使一番。

    吐蕃人向来剽悍,莫拉德作为赤穹最为倚重的战将,自然是人高马大孔武有力,有着吐蕃第一勇士之美誉。

    就在他从背后抓住信使双肩,准备一用力将其摔倒之际,这名信使犹如腿下生根一动不动,仿若千斤重石坐落于地面。

    “你!……”

    莫拉德何曾想到自己的率先出手,竟然没能将其拽离原地,这简直是超乎了他的预料。

    随后他又灌足双臂全力提拿信使身子,但是三次用力却始终不能使对方挪动半分,而再反观莫拉德这位吐蕃勇士,已然是额头冒汗面部涨红不已。

    这一异样地情况,让本打算看好戏的赤穹也是为之一鄂。

    他之所以默许了莫拉德在帐内动粗,除了是因为这位宋军信使的无理,让他这个吐蕃王子很是不悦。同时他也想借此机会,探一探这战云骑兵中的骑士战力究竟如何。

    可是这一试探,着实是让他吃惊不小,自己麾下的莫拉德是何等臂力他自然清楚。可就是因为他清楚这一点,才会对于眼前的情形感到格外震惊。

    而就在为此感到震惊之际,接下来的一幕幕再次刷新了他的感官。

    三次未能拎动信使的莫拉德,正要准备换个手法收拾对方,却不料这个时候的信使却动了。

    只闻那狰狞的面具背后发出冷冷一哼,紧接着双臂猛然一动,一个残影般的手法直接反抓住莫拉德的手腕。

    清晰可闻的腕骨磨合声,疼得莫拉德是吱牙咧嘴,然后还未等他缓过神来,整个人就疼痛而起,被信使锁住双腕摔在了地上。

    庞大的身躯撞击在地上,振起阵阵灰尘,仅仅是这一击,莫拉德险些没有震出淤血来。

    因为那不仅仅是自身重量带来的重创,而是方才抓住他双臂的那猛烈一摔!

    信使没有去看地上痛楚的莫拉德,而是抬眼看了一眼上首位的赤穹,然后依旧不尊礼数的转身离去。

    狂妄!嚣张!

    这些字眼,赤穹此刻都觉得过于不及,因为仅仅是方才那一眼,他感受到了一股冰寒的杀意迎面袭来。

    摄人心魄的杀气,虽是无形,但他却真实地感受到了!

    而就在赤穹为此愣神之际,莫拉德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怒喝一声便拔出宝刀,冲向欲要离开王帐的宋军信使。

    莫拉德虽然气恼不已,但是这次手执兵刃却留有三分余地,因为他只想借助兵刃在手教训宋军信使。

    这就是莫拉德身为武将粗中有细的地方,他既不想自己的主子失了威仪,也不想过分求胜而致使双方关系恶化。

    他是有着这方面的顾虑,但是信使忽闻身后有刀风而来,当时就突然选择驻足不前。

    紧接着以迅雷之速将双手放入腰间,再次双臂晃动之际,已然是伴随两道刀光回旋斩向后方。

    咔!

    寒光弯刀与莫拉德的宝刀撞击在了一起,紧接着就见刀头直接削落在地,然后另一柄弯刀直接架在了莫拉德的脖子上。

    莫拉德惊愕的瞬间,信使的身子已经开始迅速挪动,只见那道光夺目上下翻转,只是眨眼之间的功夫,莫拉德的周身铠甲已然被剃得精光!

    一寸寸,一片片,每一块都是几乎相同的规格,一番刀光过后,莫拉德的身上已经再无遮掩之物。

    看着周身无一处伤痕,又见地上飘落的寸寸铠甲,莫拉德终于打了一个寒颤,喉结不由得滚动了几下。

    他知道,方才这些分解铠甲的刀子再深一点,就会将他剃成肉泥,就如同当年屠戮党项人那样……

    王帐内有了打斗之声,顿时使得一众侍卫涌了进来。

    被吐蕃侍卫围困的信使,丝毫不惧的向外走去,因为他的传信任务已经完成!

    其中两名吐蕃侍卫直接在帐门挡住了去路,但仅仅只是慌神的瞬间,两人直接就被一刀封喉。

    其余众侍卫见状,正要欲要群起而攻之,却被晃过神来的赤穹严令退下,并且传令吐蕃王庭境地不得擅自阻拦。

    “末将无能,竟然此等区区信卒,在大王驾前如此猖獗,末将有罪!”

    “此事你已然尽力了,不是你的无能,而是你与本王都低估了对方的实力……”

    “可末将认为,此人擅杀我吐蕃将士,不应让此人轻易离去,否则岂不是让大宋看低了我吐蕃?”

    “难道你没有发觉,你的背后写了六个字么?”赤穹没有急于回答,而是反过来问起了莫拉德。

    “字?”此时的莫拉德已经换了一身衣甲,但对于赤穹的这句话很是不解。

    “刀出鞘,必饮血!这是方才那名信使在解离你周身盔甲之余,悄无声息给你留下的六个字,此字留在你的背后,你自然是不会知道……”

    “背后留字!?可为何末将未曾有丝毫痛楚?”

    “微微破皮而不伤及筋肉,军旅之人向来皮糙肉厚,自是不会轻易感觉到。当然这也足以说明此人刀法已臻化境,若要取你性命……呵呵……”

    “呃……”

    听着自己的主人如此说,莫拉德感到一阵发凉的同时,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他突然觉得背后开始有了疼痛之感。

    “将字刻在你的背后,其本意是要给本王看的,所以方才丧命的两名侍卫,不过是替你莫拉德挡了刀子!”

    “刀出鞘,必饮血……”

    赤穹似乎仍旧沉浸在方才的震惊之中:“谁会想到,区区一个军团的小兵,竟然有着如此的恐怖本事!可想而知啊,可想而知那三万战云铁骑,又是一个怎样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