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心荡漾 > 第91章 大结局。

第91章 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纳兰雪儿
    “你…你…”

    “我?怎样?”

    一室宽广的客厅,温天豪因为吐血,又因为温隽泽从不曾提及的话题,又气又憋,一张老脸红了又最后像纸一样惨白着。

    良久才艰难的吐出,“你果然怪我!”

    “呵!”温隽泽一声笑。

    两手抄兜,清冷、矜贵的站在那里。

    似流星般的眼眸里,再没有三年前的清亮。

    只是一片死寂的看着,看着温天豪的恼怒,宁伊人的伪装。

    最后,他再一次笑了。

    那笑容里更多的是嘲讽,“怪的基础是埋怨,是奢望你给予什么,可是这么些年以来,你觉着你担得起如此轻松的两字?

    又还是你想说恨?呵呵,老爷子,你我之间,都没有情,又哪里来的恨?

    当年你以死要挟,以为我的妥协是心疼你,在意你的生死?

    呵,你知道我妈死前的样子吗?

    到死,她都是委屈的!

    这一生,她从少妇委屈到中年,无时无刻的不想要一个洗刷当年‘罪名’的机会,可至死你让她清白了吗?你给过她机会了吗?

    那一年,为你的事业,你不止接我回温宅,又让我给宁伊人一个机会,而今天你又以她是我妻子,是孩子母亲的身份。再给她一个机会?

    试问,这个温太太,究竟是你的,还是我的?

    当然你肯定要说,我混蛋!宁伊人肯定是我温隽泽的太太,那么常言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当年你都能那样对自己的结发妻子,现在又凭什么来指责我?

    既然你现在对自己的儿媳妇都能如此怜悯,那么当年呢?

    温天豪,这世上谁都可以说我混蛋,说我冷血无情,唯独你不行!”正当宁伊人要开口的时候,温隽泽单手一指,“还有你,也同样!这些年你做了什么,又都陷害了谁,到今天全是咎由自取,上天是公平的,开了一扇窗就会关闭另扇门!

    坏事做尽,早晚都会自食恶果!”

    这大概是温隽泽,从进温家之后,说得最多的一次,也同样是温天豪最后震撼的一次。

    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这位看似沉默的儿子,心里竟然会藏着这么深的怨恨,握拳,他使劲喘了口气,看着一旁的宁伊人。

    “是我,都是我的错!”

    一直以来,以为他好控制,以为他会怕极了他的死,结果到头来才发现,当年他之所以答应结婚,等的就是今天这番绝然的话。

    终究说到底,他是想让他悔恨终生。

    是让他至死都不能“噗!”温天豪张嘴又吐出一口鲜血,那心里各种混合在一起的情绪,像被注入了翻滚的白开水。

    温度是滚烫,但疼虽然不致死,却也艰难的煎熬着。

    是愤怒,又是多年以来对原配妻子的愧疚,看着儿子离去的背影,温天豪几次张了张嘴想要表达些什么,最后终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人‘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刹那,一旁的管家蒙了。

    端坐在跟前,脸上还溅着血丝的宁伊人也怔住了。

    都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快,送医院。还楞着做什么?”

    三小时后。

    医院抢救室大门终于打开。

    温宅管家和宁伊人都急忙上前,但身穿无菌衣的医生,却偏偏走向站在走廊尽头的温隽泽,开口的声音有些奇怪,突兀的分不清男女。

    只说,“病人临时没有生命危险,但还需要观察。”

    她口气轻淡,眼神更疏离,并不像其他医生那样,会给病人家属回应的时间,只是自己说完之后,双手抄着白大褂口袋,转身就走。

    “医生,请等一等!”

    走廊拐角,宁伊人看了眼没回头的温隽泽,快步追上去。

    对她来说。到如今还能帮到她,还有希望能救出爸爸的,也就是病床上的温天豪了,当着众人的面,温隽泽越冷,她就越贤惠。

    几乎是小跑的追上去,和医生询问抢救以后的注意事项。

    噼里啪啦的,她说了一堆,但医生仿佛不愿意多说,只抬手叫来助理。

    声冷,人更傲的说,“你来解释!”

    “”什么态度?好大的架子,“医生,你”微带不悦的话,刚到嘴边,宁伊人余光好像看到了什么,定眼一看,脸色瞬间变了,。

    那视线所紧盯的方向,正是那名抢救医生,在助理走过来,拿了什么报告找她签字时,不经意的露出残缺的尾指,还是刚好左手!!  轰的一声,宁伊人脑血瞬间炸开了。

    人像傻了一样,怔怔的看着面前的医生,褐色眼球,脸型有些尖尖的,是她吗?

    “您…贵姓?”说出这句话,宁伊人才发现自己声音都在发抖,搓了搓手指,掩饰的说,“感觉您有些面熟,以为是同学呢!”

    “哦?”抢救医生在签完字,把报告递给助理,再一次恢复了两手抄兜的动作,脸上的口罩虽然依旧未摘,却少有的回答,“周!”

    “…周?”

    “对!”周哲的周,“有问题?”

    “没,没有!!”

    身高不对,声音不像,就连姓氏也不是。

    再说,三年前,她不是亲眼看她被烧死了吗?

    就算都是同样的左手尾指残缺,那也根本就不可能是她!

    试问,一个刚刚生完孩子,又在抢孩子的时候,因为不松手,被她拿刀划断尾指后,跌倒在那样旺的烈火中,又怎么可能活?

    当时,也是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所以燃烧的整个过程,她不是就在车里看着吗?

    对对,就是她亲眼看她,从一点火球,变成一团,到最后化成人形火团,惨叫都没来得及喊出来,就随着崩塌的屋子,化成灰烬。

    那一刻,更加真真切切的确定,从此以后这世上再不会有一个叫做‘简单’的贱人,而现在这个面冷又以不男不女的医生,又怎么可能是她?

    就这样想着,在温天豪从抢救室转到vp病房后,宁伊人完美的演绎了一个儿媳该做的,不该做的,给人的感觉就恬静贤惠。

    可谁又知道她深藏心里的惊涛骇浪?

    拿毛巾,擦脸擦手的时候,说不清为什么,明明是温天豪的老脸,可眨眼就成了简单的样子,是那样幽冷的盯着,嘴角还冷笑着:宁伊人,偿命,拿命来!

    “不,不是我,根本就不是我!”

    宁伊人低吼了一声,因为窗台吹进来的夜风,她手抖,心也乱,不断的安慰自己,假的,全部都是假的,躺在病床的人,根本就不是她!

    是他,是公公温天豪。

    看,房间都这么亮,外头阳光一定

    抬头,到现在,才发现外面天色很黑。

    又在不经意间,意外碰到温天豪僵硬的手指,一下子,宁伊人身心又是一震。眼前情不自禁的又闪出当年,她拿刀隔断简单手指的瞬间。

    那血,是热的。

    溅到脸上,滚烫又恐惧

    叩叩叩!

    突来的敲门声,吓得宁伊人又是一抖。

    但她万万没想到,走进来的还是那位姓周的医生,和之前戴着无菌帽不同,现在的她,头发散下来,自然垂在胸前,又是一身白大褂。

    猛然一眼看过去,像极了这三年以来,每个盛夏都会出现的‘白影’,却也在这个时候,那走进来的周医生,忽然拨开头发。露出完整的五官:

    “怎么了?”

    “你你你是谁?”

    “我啊!周医生啊!”

    “不不,你不是!你是”随着面前的周医生,解开了白大褂,露出肩膀处的胎记,宁伊人的后背,一下子爬满了鸡皮疙瘩,“你你,你别过来,出去!”

    “去哪?温太太,你怎么了?”周医生看上去一脸疑惑,像是完全不解似的,从衣服里拉出一根长长的头发,扣着白大褂说,“终于找到了,痒死了,咦,对了,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别怕,我帮你看看!”说着,就伸出带有残缺的左手,直往宁伊人脖子里摸。

    “啊鬼啊!”

    接触的一瞬,宁伊人又是一声惊叫,因为慌乱,因为惊吓,桌上的东西,被她叮当哐啷的全部弄下来,刺耳的同时,更抓心。

    喘了口气,她想都不想的拉开门就跑。

    一口气跑下楼,又坐进车里,确定车门锁好,车里只有她一个人。这才敢大口大口的喘气,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她没死,她还活着!

    那么旺的火,她怎么就没死呢?

    怎么可能啊!!宁伊人捂脸,自我调整了好一会,还是手抖的无法完整拨出陆晓寒的号码,等到好不容易接通的一瞬,她语无伦次的说,“晓,晓寒哥哥,她没死,那个贱人”

    说到这里,才听到听筒提醒: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关机?

    陆晓寒,关机了!!

    这部从儿时起,差不多就24小时为她开机的号码,居然关机了?

    这世界是怎么了,究竟是哪里出错了?

    拍着脑袋,宁伊人好长一会,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陆晓寒因枪伤被带走了,这会人还在军区医院抢救呢。

    “抢…救?”

    咀嚼着这两个字,宁伊人咬了咬牙,眼底有歹毒的光芒闪出-

    凌晨,港城军区医院。

    听说这个时间段,是人类警惕最为薄弱的时候,医生服,虽然她不没有,但这个社会只要有钱,又有什么买不到的?

    站在电梯内,看着不断上升的数字。

    宁伊人又检查了身上的白大褂和无菌口罩,确定无误后。随着电梯‘叮’的一声响,一副急忙的样子,瞬间跑起来,路上,为怕引起怀疑,还装模作样的打着电话,说着记忆里姜思雨曾经提到过的医学知识点,很快推开危重监护室大门。

    果然,极其安静的病房,只有陆晓寒一个人。

    她拉了拉口罩,一步步来到床前,看着一脸苍白,又戴氧气罩,几乎虚弱到不行的陆晓寒,叹了口气,轻声说。“晓寒哥哥,事情发展到现在,我也不想伤害你,但从小你就教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相信你应该不会怪我吧!

    你说过,为了我,哪怕是死,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而现在,我也是不得不这样做,晓寒哥哥,你知道吗?我看到她了,她竟然没死!

    所以晓寒哥哥,反正你现在已经是戴罪之身了,最后就再帮我一次吧!!”说完,她从兜里拿出印泥和提前打好的认罪书。借陆晓寒的拇指按下手印。

    最后深吸了一口气:晓寒哥哥,对不对,就让我再欠你一次吧,欠你的,这一生我已经无法再偿还了,下辈子,来生我一定用一生来赎罪!

    对不起!!

    伸手,她毫不迟疑的拔掉氧气管,刚转身想走,这时房间里不知道哪个角落,有警铃一下子拉响,跟着外面隐隐就传来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完了,宁伊人定了定神,在门板被推开的瞬间,急中生智,“快。病人呼吸不畅,有可能是食管堵塞,快点,准备急救!”

    边吼着,她就趁机往外走。

    就在有医生反应过来,“病人根本没进食,哪里来的食管堵塞,你是哪个科室的医生,怎么”没等医生把话说完,那边宁伊人早就跑了。

    一时间,警笛、脚步声,还有车响。

    一波压过一波,等到宁伊人一路脱衣服,逃回车里,刚发动车子想要冲出去上,医院大门‘砰’的一声,紧紧的合拢了。

    远光灯所照耀的地方,远远的,已经有保安和警察围过来。

    宁伊人握紧方向盘,呼气,吐气,最后在哄足油门后,随便死人不死人了,这种时候她要是被抓,那必定会判刑,她是温家的少太太,是天赐的

    想到这里,她忽然有了主意,对着围上来的人群,就踩足了油门,直冲过去。

    “危险,快,躲开!!”

    “啊!!”又是一声惊呼,火红的法拉利跑车,冲散人群,直往医院的另个出口,那个时候,宁伊人心里想得清楚,就算是冲破栏杆,她也要出去。

    却是警方又有哪个是吃素的?

    首先陆晓寒作为重要的审查对象,又在危险期没过的情况下,势必会派人看守着,就算宁伊人一路畅通无阻,又怎么可能如愿达成目的?

    所以,几乎在她冲上栏杆的时候,一辆两辆的警车,很快从四方八方围堵上来,而最前方所停的那辆黑色兰博基尼,更是耀眼非常。

    “温隽泽!!”宁伊人怎么都不敢相信,竟然是他,在关键时刻,堵住她的人,竟然会是她爱了十几年的男人,她孩子的父亲,法律上的老公。

    车玻璃一开,她笑得放肆,“让开,温隽泽,如果你还想知道天赐在哪的话!!”

    黑色兰博基尼中,温隽泽鹰目眯起来,随着‘咔嚓’一声,从后排走下来的人,不是蔡管家又是谁?

    如果说温隽泽的出现,太出乎宁伊人的意料。那么彼时的蔡管家,当她真真实实从车里走下来的时候,宁伊人懵了,咬牙,声音似从牙缝里挤出,“你竟然背叛我?”

    “小姐,我只是和正义站在了一起!!”

    “哈哈,正义?我妈妈死的时候,谁又能告诉我,正义是什么?!”

    “小姐,您就不要再伪装了!”蔡管家吸了口气,在走过去的时候,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夜空,真黑,夫人,你看着!

    她吸了口气,看着坐在车里,已经恼羞成怒,恨不得杀死她的宁伊人,说,“其实真正杀死夫人的人,就是你!宁伊人,是你,你才是害死夫人的真正凶手!!”

    “胡说,你敢诬陷我!”宁伊人再次发动车子,想要撞死这个老不死的,却是一旁的几辆警车也跟着向前凑了凑,“不许动,劝你主动自首!”

    “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哼,有证据吗,你们!!”

    “有!”突然一声粗狂,有个高高大大的影子。逆光走进来,竟然大胆的站到了宁伊人跟前,帽子和眼睛一摘,“好久不见啊,宁小姐!”

    宁伊人看都不看,“你又是谁!!”

    “我是三年前,抢救宁夫人的医生,宁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忘记我这个人不要紧,但你还记得当时怎么吩咐我的?说是抢救,更准确的来说,是通过我的嘴,来告诉当时在场的各位:宁夫人没救了,死于大出血,但实际宁夫人是被提前下毒了!”

    砰,宁伊人打开车门。想下车和来人理论,这时站在身后不远处的蔡管家,又说,“夫人死的前一天,和我说找到亲生女儿了,打算认出,当时门外有响声,出去的时候看到一只猫跑出去,我花了三年时间,终于找到那只猫和陈医生!

    小姐,夫人当天是在进门的几秒,就被刺中了,以为让人藏到窗帘后面,然后再在出事的时候,逃走就不会留下痕迹?”

    蔡管家是含泪看了好一会,这才从口袋里拿出一条西装口袋巾。“还记得它吗?陆晓寒老板生日那天,你送的限量版!虽然三年过去了,上面的味道已经完全消失,但精-液是不会,它就是陆晓寒的!同样也是藏在卧室里,拿着姑爷那把刀,刺中夫人,并嫁祸简单的同伙!”

    闻言,宁伊人一下子记起,给简单打电话,设计让她送西装的时候,陆晓寒躺在床-上,只说:配合你可以,但我要留下记忆。

    一段最难忘的记忆。

    所以,那半个小时里,在一分为二的套间,里头的床-上是‘昏睡’的温隽泽,而外头是她和另个男人在颠鸾倒凤。

    当时只想着简单伤心的样子,没注意陆晓寒竟然用口袋巾帮她擦拭。

    更没想到,这条口袋巾,又落到了蔡管家手里,“所以,这三年,你在我身边,全部都是伪装?昨天答应帮我接天赐,也是假话?”

    “对!”

    “你这样做,良心呢?你怎么对得起我,你”

    “没良心的人是你,我只是替夫人报仇,当年夫人知道你并不是她亲生女儿后,不但没做对不起你的事,反而为了挽回你的婚姻。把宁家全部的家产都给了温老爷!”

    “什么?”难道这就是公公一直待她很好的缘故?“不!我不相信!”她砰的一声,锁上车门,像疯了一样,发动油门就撞。

    那快速而又丧心病狂的动作,惊众人完全没反应过来,就见火红色的法拉利,在路灯的照射下,以极快的速眨眼就撞向黑色兰博基尼。

    哐啷!

    一声巨响后,围堵的人仿佛惊醒了一样,齐齐叫的大叫着,跑的跑,躲的躲,唯有蔡管家还站在原地,对着兰博基尼大喊了一声,“姑爷!”

    轰!

    又是一声巨响,跟着光线一亮。

    看着突然着起来的大火,蔡管家身影慌了慌,而跑远的众人也是面露惊骇和恐惧时,远远的就看到温隽泽从火光里跳出来,跟着火光里好像传出一声声的尖叫。

    “啊,救命!”

    “好痛,救救我,医生,警察,阿泽,天赐!”

    火光中,早已经变成人形火球的宁伊人,痛苦而又凄惨的叫着,如果仔细看的话,还能从医院监控的画面里,看到她痛苦的表情下,有一滴两滴的泪,在滴落后被大火迅速吸干。

    而站在栏杆之外,半隐在白色路虎车旁,那个自始至终都置身之外的娇小身影,则是嘴角微微动了下,压低帽檐,瞬间发动车子离开。

    起步的刹那,好像听到谁叫她的名字:不是周周,而是熟悉的简单-

    隔天,军区医院的草坪边。

    温隽泽一遍遍的听着:警方交给他,宁伊人在进病房后,对陆晓寒说得最后几句话,最为激动的是:她活过了,她没死,她居然没死!!

    站在夕阳里,他痛苦的闭了闭眼,这个她。指谁?

    是他爱的她吗?

    噔噔噔,一声脚步声后,温隽泽欣喜的转身,却是看到的人,只是高城。

    喜悦的心情,一下子又低落了,“什么事?”

    “董事长,这是李局在查看宁伊人死前的监控,意外发现的。”

    “”温隽泽拧了拧眉头,完全是面无表情的接过几张照片,在抬眼不经意的一扫时,顿时瞪大了双眼,很是激动的握住高城的肩膀,“白色路虎,这是周哲,周哲的的车!这个人。是她!”

    即使只是一个模糊的背影,还戴着帽子,但对他来说,再熟悉不过!这三年以来,几乎每分每秒,她都出现在他的脑海和心底。

    可以说,闭眼都能清晰的想象出她的样子。

    吸了口气,温隽泽说得很是激动,“高城,你现在放下所有的工作,找!不管是全城、全国还是全球也好,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她帮我找出来。不不,董事长由你代理,我去找人!”

    说完,一手捏着照片,一手掏电话,准备安排公司的事,这时一声清丽的女声,从身后传出来:“不用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