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阴婚厚爱:冥夫别过来 > 新书发布了!【大牌冥夫好V5】

新书发布了!【大牌冥夫好V5】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果味多
    新书《大牌冥夫好V5》

    链接:/book/56545

    第1章为钱配阴婚

    “郭小姐,您弟弟的医药费该缴了,已经欠了8千3百多块钱,加上这个月的费用,您需要再缴费1万3千块钱。”

    疗养院的电话一次次打来,每一次打来,钱数都会多一些,我的心像刀绞一般,泪水也不争气的模糊了我的视线。

    我叫郭依,是一名大4的学生。

    据奶奶说,妈妈生下我时,说我是贴心的小棉袄,以后要是有个弟弟或者妹妹,彼此还能有个依靠,就给我取名“依”。

    妈妈的话成真了,她生下弟弟后,便跟爸爸进城打工去了,这一走就是19年,以后就没有回过家。

    可以说,弟弟是我帮着奶奶照顾带大的,我们姐弟俩虽然只差3岁,我却更胜似母亲的角色,当然,弟弟也很懂事,从来都没有耍过小孩子脾气。

    一年前,弟弟如愿的考入了跟我同一所大学,可我的噩梦也开始了。

    一年前,奶奶去世了。

    她临走前叮嘱我照顾好弟弟,并给我们留下一张银行卡,说那卡里是爸妈十年前打给我们的钱。

    奶奶走后,我很伤心,但弟弟更需要我的照顾,我必须坚强起来。

    可是,奶奶刚去世不久,弟弟谈恋爱了,他每天跷课跟一个女生在一起,甚至夜不归宿。

    我一气之下,以自己的性命要挟弟弟跟那个女生分手,我希望他把精力放在学业上。

    弟弟心疼我,忍痛选择了分手,可是……分手后的第三天,弟弟因为喝酒而出了车祸,成为了植物人。

    爸妈留下的那张卡里有3万块钱,去掉弟弟半年的医疗费用,只剩下一千块钱,所以我每天兼职,才勉强过活。

    面对弟弟巨额的医疗费,即使我每天只吃方便面,我也无力承担。

    来到云城这几年,我见惯了身边那些同学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去酒吧卖酒,甚至是做见不得光的事。

    因为那样不费力就会赚很多钱,说直白点,在酒吧卖酒,有几个女生是干净的?

    我虽然无力再坚持,但弟弟成为植物人是我造成的,我不能每天陪着他,照顾他,但我必须要肩负起他的医疗费,至于我那十几年没见的父母,呵呵……我想她们早已经死了,我更不奢望他们会出现。

    比起要赚无数个夜晚,才能赚够弟弟的医疗费,我在网上放了一份简历。

    第二天,有一家冥婚中介所找到我,媒人说有人愿意出两万块钱配阴婚,中介所那边“设备”齐全,我只需要穿上纸糊的大红喜服和拿着自己的照片就可以了。

    听着如此简单的仪式和丰厚的报酬,我动心了,虽然我不知道阴婚意味着什么,我还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与媒人约好地点,我在晚上8点赶到了中介所。

    去中介所之前,媒人就告诉过我,婚礼进行时不能说话,否则会不吉利,甚至会惹上霉运以及……不干净的东西缠身。

    所以,我进去后什么都没有说,穿好纸糊的喜服,拿着自己照片去了“婚礼的场地”。

    婚礼的场地像一个灵堂,我本来就惧怕这些,所以我一直都不敢去看那些摆设。

    媒人抱着一张照片,将一块大红色的绸缎递到我面前,拉着我跪在火盆前,便喊道:“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

    一系列仪式做好,媒人将我的照片和我身上纸糊的喜服,以及那个配阴婚男人的照片一同丢到火盆里,我看到那张照片上,是一张俊美的脸。

    出去后,媒人给了我两万块钱,我将那些钱包裹的一层又一层,然后死死地抱在怀里,生怕媒人会后悔,更害怕被人抢去。

    临走前,我看到媒人特别诡异的对我一笑。我也没有多想,只觉得这个地方特别慎得慌,急匆匆的打车便回了学校。

    回到宿舍已经半夜11点多,我没有梳洗就躺下了,一想到明天弟弟就有医疗费了,我就莫名的开心。

    几分困意袭来,我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我的后背泛起一阵阵凉意,那凉意在这酷热的夏夜倒是很解暑。

    隐约中,我感觉自己的身子好像被一双手抱住了,紧接着有什么轻柔的东西落入了我的嘴里,卷起我的舌尖深吻了起来。

    我心中不由自问:这该不会是春梦吧?

    我想我一定是没有体验过恋爱,还真是寂寞的很,不过……既然是做梦,那我也什么矫情的。

    于是,我放松了自己的意识,渐入佳境,甚至毫不羞怯的回应着他。

    就在我意乱情迷时,我的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道磁性的声音:“老婆,还满意吗?”

    这声音……难道不是做梦?

    我唰的一下睁开眼,只感觉四周一片黑暗,隐约中,我感觉一个黑影在我眼前晃动,我似乎看到了他邪魅且得意的笑容。

    这……难道宿舍进了色情狂???

    我挣扎的要推开那个身影,可我的手脚却没有一丁点力气。

    “救命……”惊恐中,我放声大叫,可我发现我根本就叫不出声音来。

    前所未有的恐惧感,犹如一块大石压得我喘不上气来。我拼命的想要大喊:救命!!!有人闯进宿舍了!快报警!!!

    可就是喊不出来,只能任凭他摆布。

    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不能说话了?

    就在我被吓得惊慌失措时,那个身影又说话了,他的声音极其轻佻的说:“老婆,明晚我会再来的!”

    再来?他的话让我一阵头皮发麻。

    他居然叫我老婆?还明晚再来?我的脑子凌乱成麻,模糊中忽然想到今天我去给人配阴婚的事情,难道……

    忽然一阵沉重感和恐惧感就要将我吞噬,我的意识开始涣散,脑海中只有一个问题就是……我好像失去了第一次。

    “郭依!郭依?”耳边是张丽焦急的叫声。

    我猛地睁开眼,直愣愣的坐起身,只见张丽不解的看着我问:“你怎么了?热的睡不着吗?床板都快要被你翻塌了!”

    顾不得下身的疼痛,我慌张的左右看去,窗子是紧闭的,门也是反锁的……我看着凌乱不堪的床单,只感觉全身瘫软,大脑一片空白。

    这时,张丽将脸凑了过来,满是狐疑的看着我又问:“郭依,你没事吧?”

    我费力的咽了口唾沫,声音略微颤抖的问:“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张丽疑惑的看看我,点头说:“我听到你在我上铺翻来覆去的动,把我吵醒了,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张丽的话,把我心中最后一丝丝希望也掐灭了,我觉得那或许不是梦。

    这时,张丽又说:“做噩梦了吧?行了,睡吧!明天周末,出去放松一下。”说完,她揉了揉眼睛,躺在床上继续睡觉,似乎并没有发现面色惨白的我。

    宿舍的灯被关上,我忐忑的躺在床上,吓得不敢在闭眼睡觉。一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和冥婚的那件事,我的手脚就无法控制的冰凉。

    刚才压在我身上的……是那个跟我冥婚的人吧?不是说只要不说话就没事的吗?为什么我还会被找上?那鬼……好像说明天还来找我吧?

    不行!!

    明天去见过弟弟,我一定要找那个媒人说清楚!最起码他得帮我解决掉这个麻烦才行!

    经过噩梦,我再也没有困意,与其说我没有困意,不如说……我根本就不敢再睡了!

    就这样,我躺在床上,眼睛瞪得老大,直到天亮,那种焦虑的心情才渐渐平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