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婚色可餐 > 127:幸福到底(全书完)

127:幸福到底(全书完)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棠如
    上个月?大叔,你怎么不说你蓄谋已久的呢!秦可斜眼看了他,什么时候爸爸妈妈跟他是成了一伙儿?“我爸妈就那么放心把我交给你?”

    “我丈母娘说了,不能把你养得太胖。 ”祁远瀚老老实实地说着,他专心开车,心无旁骛。

    “大叔,你可不能听我妈的。”秦可觉得,这事儿很严重,严重到她往后的幸福生活。“你要知道,想拴住一个女人,就先拴住她的胃。”

    “哦。”祁远瀚懒得跟她较真,不过依照着秦可的动手能力,幸好她是对厨艺没有兴趣,不然的话

    祁远瀚在心里默默地打了个寒颤,还是乖乖地只知道吃吧?养成个胖子也不怕,带出去溜食儿。

    证都扯了,祁臻或者是祁蓁的到来,还会远吗?

    秦可在毕业之后,除了领证这件大事之外,一周的时间在家里写简历投简历,其实秦可的要求不高,再加上记者证还有主持人证,这些该有的证件,在大学的时候,祁远瀚的监督之下,都一一拿到。

    所以。在面试完第三家之后,终于选定,还是在市电视台做一个小记者。

    一切从基层做起,再加上秦可不愿意接受祁远瀚的帮忙。她的爱情观和祁远瀚差不多,两个人都是彼此独立的个体,爱情生活是共有,但是其他时候可以有独立。秦可是他们这一届的优秀毕业生,连续四年都拿到了全额一等奖学金,还有行业专家推荐书,所以能去市电视台也是意料之中的。

    在签了劳动合同之后,秦可立即组织了一次朋友间的小聚会,而且大方地表示,她要请客!

    到了这天,骆怀岫一脸酷酷地抱着已经两岁多的回回,到了包间。“儿子,叫人。”

    “干爸干妈!”回回脆生生地叫着,完全是被骆怀岫被培养的听话。

    “下去。”骆怀岫放下回回,小矮豆立即就跑了几步,趴着秦可的小腿。“干妈妈!”

    这个时候的孩子,是最好玩的。都会说话了,而且又有一点点自己的思考,简直是可爱死了!秦可一把将他抱起来,亲了又亲。“哎呀乖儿子,怎么这么可爱呀!你妈妈呢?”

    “上课课!”回回抱着秦可的脖子,胖乎乎的小手贴着她。

    “好好说话!”骆怀岫最不喜欢简南跟回回说话的时候用叠字,这样显得,一点都没有男子气概!

    “好严厉哦。”秦可还鸣不平的,她白了骆怀岫一眼。敢训回回哦,等下简南来了,你就等着回去跪穿搓衣板吧。

    “我妈在上课。”回回瘪着嘴,正常说话了。

    “知道啦,乖儿子,来,听你妈说你都会唱歌了,来给干妈唱一个!”秦可抱着他坐到沙发上,简南今天去实习了,要交采访作业。

    简南因为生回回那一年休学,所以比秦可晚了一年毕业。其实,在生完回回之后,骆怀岫本来说是让她不要再继续读书了,可是简南根本就不停,回回五六个月的时候,简南就回到了学校,天天忙的不行,还做起了背奶妈妈,在课间的时候挤出母乳放进冷冻瓶里,再拿回去喂回回。

    唉,想想都辛苦。

    可是,简南是一定要坚持下去的,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走过来的,她又不是要做单纯依靠骆怀岫才能生活的米虫,所以。以后也要有自己的事业!

    回回有点口舌不清地唱着英文歌,秦可给他拍手打着拍着。

    祁远瀚见这一大一小俩孩子玩的不亦乐乎,便跟骆怀岫说起公事了。“那块儿地的价值体现了啊,最近赚了不少吧?”

    “意料之中。”祁远瀚点点头,最近是跟祁远瀚的合作少了太多,主要是两人的重点都不相同,但好在,大家发展都不错。

    “回回这边你还是不能松懈,虽然说苏欣苒被送走了,但是苏家还在。”祁远瀚提醒着,苏欣苒因为小雅那件事,本来就能定罪,后来苏家的人各种活动,才改成是防卫过当。

    紧接着又是取保候审,苏家也是花了大力气,就这么一个女儿,用尽了全力保她,而且还要保证随传随到不逃避侦查和审判,估计苏欣苒这辈子都要活在监视之下。

    “我知道,目前我生活的重心就是保护简南还有孩子。不过,有人应该比我更盯着苏欣苒的。”骆怀岫笑了笑,他拍了拍祁远瀚的肩膀。“好了,不用太担心。”

    “嗯,你心里有数就好。”祁远瀚应了一声,手臂上一凉,转脸一看,是回回拿着甜品。

    “干爸,可以吃吗?”回回嘿嘿笑着。

    “你可以吃一点点,但是干妈不可以。”祁远瀚接过那甜品来,放到桌上。

    正说话着,简南敲着门进来,大口大口地喘气。“天呐,外面实在太热了!”

    几人争夺的甜品,转眼就被简南吃掉。秦可和回回睁着眼看着,内心无比的惆怅。

    “来儿子,让妈妈抱抱。”简南还是那么的瘦,她蹲在地上,抱了回回一下。

    其实简南有点抱不起回回来了,他长得很结实,祁远瀚是一刻不离地守着回回,所以按照时间安排,合理营养饮食,还有配合锻炼,所以结实的像个小称砣。

    “简南,好久不见,你也不上微信了!”秦可跟简南感情深啊,时不时地发信息传图片发语音,就是没有见到!聚起来真是难。

    “我这真是忙的不行,前几天下乡做三农改造的专访,我一腿踩进泥地,那感觉,你应该试试的。”简南比原先开朗的多,灌了一大杯水,才舒缓了些。“诶,怀岫,这几天你有没有带回回去办公室的呀?”

    “带了。”骆怀岫赶紧跟老婆报备着行程,昨天简南才回市里,他还没有好好腻歪呢,这丫头就沉沉地睡着了,他心疼简南的辛苦,就没有再折腾。

    “玩具收到了吧,有没有安在办公室里?”简南现在一有空了就看小孩的衣服还有玩具什么的,自己倒是还穿着旧衣服。

    骆怀岫都一一回答了,等菜都上来了,莞尔还没到。

    “这个大明星要不要这样啊,每次聚会都迟到!”秦可愤愤不平,正打算再给莞尔打电话时,门被撞开,然后带着严严实实帽子还有墨镜的人形闯进来。

    “你谁啊。”

    秦可和简南都不认识,等到一层层卸下伪装,这才发觉是莞尔。“要不要这样夸张!”

    “夸张?”莞尔将东西一扔,热出一身的汗。“卧槽,你看看窗外,楼下!”

    秦可好奇地扑过去看,挑着眉笑了。“哎呀,看来咱们今天这约一下,还能额外地给火锅店做宣传呢。”

    “做你妹的宣传,老娘早都说了是这家火锅店的老板。爱我的人就来蹲守,这还不算宣传啊!”莞尔扑到沙发上揉搓了回回的小脸蛋,然后拿出一整个手提袋子的礼物来。“乖儿子,这些都是给你的,爱不爱我,说!”

    莞尔脸上的浓妆都没有卸掉,回回勉强皱着小脸,挤出一个笑来。“谢谢”

    “莞尔你看看你,都吓到我儿子了。”秦可见回回的表情都快要笑死了,是有多委屈啊!完全印证了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

    “来!各位,我的时间不多了,夜里还有戏要拍!我先干了这杯。为我们共同的美好生活,举杯!”莞尔见到他们这是拖家带口生活美满的,心里不由酸楚,绯闻倒是不少,真的没有一个,全部都是为了炒作。她仰头喝了一杯,然后又倒酒。“喝了这一杯,还有下一杯,祝我们大家,越来越好!”

    “看你这话说的,什么叫时间不多了,来,感情全都在这里啊。干了!”秦可也站起来,端着温牛奶,还装大爷。

    “就是,希望大家的日子,越来越好,我们的感情,越来越美满!”简南在俩人中间,端着果汁碰了莞尔的杯沿儿。“单独祝莞尔的,早日找到那个对的人,越来越红,加冕影后!”

    “干杯!”回回也拿着奶瓶,学着大人的模样。

    “哈哈哈!”

    在一片欢声笑语,致青春。致那些仓促却又美好的日子。

    ****五年后****

    祁臻又挨揍了,秦可从采访现场回来时就发现了,他一个人坐在小画板面前,惆怅地画着。

    “祁臻啊,妈妈要写稿子了,十五分钟的时间好吗?宝贝乖,先亲妈妈一口。”秦可知道他伤感了,但是时间有限,她只能先做完女强人,然后再安抚儿子。

    说好了不生不生,还是生了。而且,还生了个大胖小子。可把祁家老两口还有秦家老两口都乐坏了,一个孩子四个老人抢着照顾,所以祁远瀚在B市给秦家父母单独买了房,将他们接过来住,一来是方便照顾,二来也是灭灭秦可的锐气。

    现在秦可在家中的霸主地位是越来越突出了,当真是说一不二。也只有听听祁远瀚丈母娘的了。

    祁妈妈是大画家,当然是要从小培养祁臻的艺术才能。秦妈妈是教师,从全方位多维度对祁臻进行学前和学后教育。

    祁臻呢,天生聪明好学,简直是几家的宝贝疙瘩。

    “妈妈”祁臻委屈,走过来吧唧了秦可一下,然后就被丢到一边了。

    也只有秦可才对儿子这么冷淡的,嘤嘤嘤!

    秦可火速打开电脑,不行,儿子这情绪状态实在是太不好了,肯定是因为骆北北!她敲击着键盘,一定要在十五分钟以内将新闻稿写完,然后交到主编手里,不然的话,她还得加班!

    话说这个骆北北是谁?她是大魔王,被她爹宠上了天,要星星要月亮,她爹全都给啊!

    简南在毕业之后生了二宝,如愿以偿,是个女儿。而且差点就跟秦可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产,不过,预产期是同一个月,没想到祁臻速度比较快,率先横空出世。

    祁臻这个名字啊,祁远瀚都准备了快七年,终于派上用场!本来是要用祁蓁的,没想到被骆怀岫嘲笑了一番。“这个蓁字,不会是我想象的那样吧?”

    “呵呵,不是。”祁远瀚当下决定,祁臻。“至秦的臻,浓浓的爱情,你不懂。”

    “我女儿叫北北,所有人见了她都得叫她北北,bab你不懂。”骆怀岫还很自豪,他就喜欢女儿。简直是爱的不行。

    “我懂,你家俩女性,一个简南一个骆北北,南北嘛。”祁远瀚眯着眼,笑了笑,标志性腹黑笑。

    “对,算你识相。”骆怀岫对祁远瀚很不满,因为他们竟然是在领证前一天就办了那事儿,直接导致他跟简南的赌约,输掉了!

    “所以啊,没有东西,除掉南北就剩下你了,不是东西,你懂得。”祁远瀚甩出一句话,大步走远了。敢拿我跟简南的那种事打赌,骆怀岫你也真能想得出来!就骂你,不是东西!

    “”骆怀岫懵了,就知道这家伙不怀好意!得,不是东西就不是东西吧,自己女儿这北北,是叫定了!

    所以,骆北北,是简南和骆怀岫家的任性小公主。目前,跟祁臻同在一个幼儿园,同一个座位,中午午休相邻的小床。

    秦可终于在第十六分钟的时候将稿子发了过去。甩下电脑就嗷地一声扑过来,抱住祁臻。“妈妈来了,我的乖儿子,说说看,今天在学校都发生了什么。”

    祁臻嘴角抽了抽,他妈这是想一出是一出,也不出个声,吓了他一跳,而且还把他的画弄毁了。

    “儿子呀,这画的是马吧,真的好像哦!”秦可感觉到儿子的心情不好,赶紧想找到话题。

    “这是麋鹿。”祁臻的心好痛,就不能给他一些母爱么!说起来还不如去北北家里,干妈对他是超级疼爱。

    “哦,麋鹿啊,那不就是四不像么哈哈哈哈!”秦可自顾自地笑了一阵子,然后觉得不合适“呃儿子,妈妈不是说你画的四不像,妈妈的意思呢,是说你画的四不像真的很像四不像。”

    “”祁臻将画板盖起来,没法聊天了。“我爸爸回来了。”

    “嗷!”

    秦可火速冲到门口,迎接已经停好车的祁远瀚。“老公,你回来了啊,怎么比我还晚到呢,我回来的时候祁臻一个人在角落地画画呢。”

    祁臻见到爸爸妈妈亲昵地亲吻着,他终于忍不住地哭了。

    “儿子。怎么了。”祁远瀚亲了亲秦可的脸颊,然后过来安抚着儿子。

    “哇哇哇!”祁臻放声大哭,他憋了一整天了,真的是好委屈啊。“骆北北打我!”

    “”秦可脸都黑了,当场扔了拖鞋。“我说儿子啊,你怎么这么没有出息,她打你,你打回去啊!”

    这算什么教育方式,祁远瀚白了一眼秦可,示意她不要说话。“为什么打你,你不打女孩子是正确的,男生要保护女生,骆北北是妹妹,她为什么打你。”

    “我们上课的时候做泥塑,她扯了我的小鸡鸡。”祁臻得到爸爸的肯定,心里舒服了一些。他当时就想揍回去的,但是一想到爸爸教育他的绅士精神,千万不能动手,尤其是不能对女士施以暴力手段,只能忍住。

    “噗哈哈哈哈哈哈!”秦可爆发出一阵狂笑,这么大点的小孩,说这个话题真的好吗!骆北北,你真是个奇葩!干嘛扯我儿子的小鸡鸡!扯坏了你赔哦!

    “秦可去厨房看看,洗点水果出来。”祁远瀚满脸黑线,这什么妈妈呀,简直是祸害小孩子。祁臻说的那个鸡。不是她想的那种好不好!“别切,别动刀,洗洗苹果就好了。”

    祁远瀚见她还算听话地进到厨房,连忙嘱咐着,唉,家里一个大的一个小的,真是让人操心。

    其实这个小的,还没有大的让人担心!

    “祁臻,继续。”祁远瀚坐在沙发上,按了按脖子。

    “她做的是大象,说一下子就把我的鸡吃掉了!”祁臻委屈地说着,他小拳头捏的很紧。“我说大象是素食动物,食草的。不可以吃鸡!”

    “然后呢。”祁远瀚想了解更多的情况,才能判断这俩孩子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她就打我,掐了我的大腿。”祁臻又是呜呜地一阵,然后说道。“她还报告老师,说我弄坏了她大象的嘴巴!”

    骆北北就是这么迂回,揍了祁臻还恶人先告状。

    “我觉得这件事,是骆北北不对。”祁远瀚给出最公正的答案,骆怀岫这个家伙啊,也不好好管管他女儿,怎么偏逮着自己儿子欺负,幼儿园那么多小朋友,就是祁臻没有逃脱开她的魔掌!从小欺负到大啊!“不如这样,我们去骆北北家,我教训她。”

    祁远瀚半真半假地说着,想看看儿子什么反应。

    “这个”祁臻矛盾着,也不用这么夸张吧,他心胸气度还没有那么狭窄。“我不跟小女生计较。”

    “儿子!你说骆北北掐你了?!掐你哪里!快让妈妈看看!”秦可拿着果盘出来,又开始咋咋呼呼了。“这个骆北北,看我不揍得她哭爹喊娘。”

    “说什么呢。”祁远瀚知道她是随口胡说的,哪次见了北北不是疼得不行,两家就这么一个女儿,她跟简南每次逛街都恨不得把新出的裙子全都买回来给骆北北穿上,现在在儿子面前装什么蒜!

    “大腿!”祁臻将裤子脱下来,就露出个小裤衩,白生生的大腿上果然有个被掐痕迹。

    “我的天呐,下手这么狠!”秦可是真心疼的。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这可是亲儿子啊!“别动,妈妈去给你找药膏!”

    自从发现骆北北武力值不弱,秦可就在家里常备药膏了,祁臻被揍的次数不算少,每次都是负伤啊!

    门外传来汽车发动机的声音,然后门铃响了。

    “得,估计是道歉的来了,顺带全家蹭饭。”祁远瀚看了眼窗外,出去开了门。

    外面果然是骆怀岫一家,骆回回上的是寄宿学校,一周回来一次,所以是一家三口。

    “干妈!祁臻耍流氓!”骆北北蹦蹦跳跳地像是个小炮弹一样冲进来,然后就看到没有穿外裤的祁臻

    秦可忙拿着小毯子将儿子的大腿盖上,解释道。“乖女儿,不是这样的,祁臻大腿上被你掐伤了,干妈给他抹药呢。”

    “骆北北!”简南进来的时候就听到这么一句,立时就暴怒了!能不能给她省点心,这个丫头一天到晚拿祁臻练手!“为什么总打哥哥!”

    骆北北撅着嘴巴,她磨蹭着过来,掀开小毯子看到祁臻腿上的伤,当场就哇哇哇地大哭起来。

    “”祁臻懵了,到底是谁掐谁啊!你哭什么。

    秦可刚想去哄骆北北的,没想到祁远瀚拦住她,四个大人看着这俩孩子准备怎么处理。

    “我给你呼呼。”骆北北低着头,对着那个的小印子呼气。

    祁臻尴尬了,他小脸红通通的,其实也不是那么生气,就是觉得憋屈。“没事,已经不疼了。”

    骆北北抹着泪,小孩子下手都是没轻没重的,她还这么小,也不知道。“你掐我,然后咱们就扯平了。”

    说完胖乎乎的小手就摸到祁臻的大腿上,祁臻立马就不好意思了,连忙推开她,将裤子穿好。“不扯平,以后你不许再动手。”

    “那”骆北北嗯了一声,点点头。“我保证不打你!但是如果你欺负我,我就让我哥哥打你。我哥哥可不是一两岁的小孩子,他七岁了!是小学生!”

    “”四个大人满脸黑线,这有什么好骄傲的!

    “好!一言为定!”祁臻还真的就吃这么一套,他跟骆北北拉钩。“我不会欺负你的。”

    就算是真的让骆回回来打,祁臻就可以动手了!爸爸说了,不能对女士动手,但是没有说跟男生打架不能还手的!

    “真的吗!”骆北北高兴了,她抱住祁臻的手臂摇晃。“那我们和好了吗!”

    “我原谅你了,和好。”祁臻还真是个小男子汉,转眼就不生气了。“妈妈,我带骆北北去看我们栽种的小树苗。”

    “哦,好。”秦可欣慰着,看着他们一天天的长大,真是太幸福了!

    “我跟你说哦,我爸爸给我买了一个马场,这个星期五咱们放学了就去学骑马吧!”骆北北跟祁臻手拉着手往庭院走去,还一边说着。

    “可是我不会骑马。”祁臻很诚实。

    “我也不会!哈哈哈!”骆北北大笑着,然后俩人蹲在小树苗前面用手抓着玩土。“没关系的,咱们是小孩子,先骑小马,等我们长大了”

    两个孩子的声音隔着巨大的落地窗,听得不太真切。

    骆怀岫摸了摸下巴,给出个提议。“我说啊,要不定个娃娃亲吧,我们家就吃亏一点。不收你们礼金了。”

    “呵呵,孩子的事他们自己做主吧。”祁远瀚表示不乐意!要是真在一起了,祁臻还有没有半点家庭地位啊!

    “哟,你还看不上我们家女儿呢!”骆怀岫不满了,这什么情况,他是嫌弃了吗!

    “嘘!别说话!”秦可将食指放在唇边,示意他们看窗外。

    一阵春风吹过,纷纷扬扬的樱花落下来,有的落在骆北北的头发发辫上,祁臻看见了,伸手温柔地将那花瓣拿下来,而骆北北像是感受到这温暖,仰着小脸。嘟着嘴亲上了祁臻的小脸。

    咔嚓,简南用手机拍照,定格了这一画面,她微微笑起来,幸好所有的一切,都爱着,幸福着。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