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老爱给我挖坑 > 第二百零九章 总裁的挖坑行为……

第二百零九章 总裁的挖坑行为……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染尘
    沐夕最终确定夏尔就是轩,前所未有的难受紧紧地跟随着她。

    那种感觉就像是以前所有的精神支柱一瞬间被抽空,她所有的世界观都在那时被摧毁。

    “所以,婚礼上的事也是你安排的了?”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问出了这个问题。

    “不然你以为我会看着你跟那个男人结婚嘛?”夏尔嘴角一阵揶揄,“我们说过会一起结婚的,所以除了我,你谁都不能嫁。”

    “既然我这么重要,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

    她的手有些颤抖,这么多个日日夜夜她都不敢想象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他突然沉默了,对于这件事,他觉得没有什么好说的。

    “因为曾经我们那么深情。所以你觉得,你可以在我的生命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沐夕虚弱地笑了,不知道是在讽刺自己还是在讽刺他。

    “这不重要,不是吗?”夏尔笑道。

    结果是他们要在一起很久了不是吗?

    “那什么才重要?你不知道七年可以改变很多事吗?”她缓缓吐出一口气。

    原来被人念念不忘的人,只有记忆中那特定的时候才是最动人,就算很多年后一直念念不忘,也只是念念不忘那件事罢了。

    所以哪怕有一天那个人回来了,也不是当初的感觉了。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回得到过去回不到当初吧?多少爱情败给了时间?多少人输给了一句我还爱你?

    夏尔狠狠地捏住她的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的意思是,你爱上了那个男人嘛?”

    沐夕与不得不与他四目相对,以前的轩眼里充满了阳光、体贴,现在怎么变得这样狠辣而又不择手段了呢?

    他捏开她的下颚,狠狠地吻了上她有些苍白的唇,咬破了她的舌尖。

    浓郁的血腥味瞬间蔓延了她整个口腔,“不”她摇了摇头,痛苦地支吾道。

    缺氧的感觉让她有些难受,和玖洧在一起,吃了那么多苦,那肆无忌惮的吻还不至于让她低头求饶。

    那个家伙应该急疯了吧?,任凭男人的胡作非为,放任自己的思绪扩散。

    就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这种时候她第一个人想到的是玖洧。

    那个家伙也喜欢折腾,每次都把她折腾得死去活来,而习惯坚强的她总是没有骨气地低头。但每次想起来都觉得很丢人,发誓下一次肯定不求饶了。

    结果还是一样的羞人

    然而夏尔不是他,虽然沐夕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很有骨气的人,但同样也不喜欢低头。

    人生只要臣服于一个人就够了!

    看着昏过去的沐夕,夏尔的眉宇间的忧色紧紧地皱起,“怎么会这样?”

    对于这个问题医生也觉得有些难回答,“先生,这位小姐只是身体虚弱一些,昏死过去了而已!”

    “她醒过来还会记得起以前的事吗?”这个才是他比较关心的问题。

    “如果按照我们的疗程进行下去是肯定不会的,可是这位小姐身上的免疫系统曾经崩溃过,要是我们依然对其用药,可能会对她的身体造成不同程度的损害,也有可能会适得其反”

    “那你的意思是让她这样?”然后继续卯足了劲反抗他?

    医生看了一眼床上那有些单薄的身影,咬了咬牙道:“还有一个法子,会比较温和一点。”

    “说!”

    “那种花其实有装饰的效果!等小姐的身体好一些之后,我们再用药物继续”

    他说起话来很高深,但夏尔还是秒懂了他的话。

    而玖洧那边已经快疯了,他在海域中大刀阔斧地找了好几天,就开始渐渐收回主线,开始从始作俑者进行调查。

    “那个”唐风扬苦涩地看着玖洧,都要哭出来了,“玖洧少爷,大爷,陛下,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你也知道小染现在失忆了,我上哪给您找老婆去啊”

    唐风扬看着玖洧那张阴沉的俊脸,脸上的血色又少了一分,不为别的,就为他老婆直接参与了他的抢亲活动。

    这不人家的老婆没找到,他老婆又失忆了

    所以他就理所当然地成为那个炮灰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我亲自去找墨小染?”他的话间还是很有商量的余地的,但威胁的意味同样很明显。

    “不不不不”唐风扬连忙摆手,好不容易墨小染失忆了,跟他的感情也有所回温,要是被他那么一刺激记起来了,那他这一枪不就白挨了吗?

    不行!这简直就是大写的不可以!

    “那个。我印象中小染好像给沐夕做了一个紧急定位器”

    他的话还没说完衣领就已经将被玖洧给提了起来。

    “喂喂喂”唐风扬咳了咳,“大爷您老人家考虑下肺叶中枪的人的感受好不?还是你要放弃寻找你的爱妻了?”

    闻言玖洧才放开唐风扬,“废话少说!”

    沐夕再次醒来的时候,夏尔正在通电话,语气极度恶劣,就像是遇到什么大麻烦一般。还隐约听到R这个代码。

    R?不正是墨小染的国际代码吗?看来他们在找她,沐夕心中暗松一口气,生怕这个男人会做出什么伤害他们的事,急忙开口道:“轩我想喝水。”

    床边的人身体僵硬了一下,很快就恢复过来,“好。”

    沐夕任由她抱着,眼睛都没睁一下。看着怀里安详的人儿,他没忍住,轻轻地吻上了她的额头。

    她的额头烫得有些不正常。

    他摸了摸沐夕的脸,发烧了

    他按下了床头遥控器,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很快就赶了过来,沐夕的病情很严重。除了发烧之外,肺炎的基础下还有胸腔积水

    加上夏尔一直给她用药,她陷入了昏迷状态,甚至还会出现休克的情况!

    迷糊中沐夕听到周围一阵刺耳的报警声,一般这种声音只会出现在保护设备遭到非自然损坏的情况下。

    随之听到“轰”地一声巨响,震得沐夕耳朵嗡嗡作响,就连外面的墙壁都隐隐颤动,让人不由地觉得心颤,什么地方爆炸了?

    她有些费劲地想睁开自己的双眼,却听到一阵枪声。

    唐风扬最后还是靠谱了一次,在憋屈了几天之后,终于还是破解了墨小染的盘密码。

    进入到她的盘的时候,别说是唐风扬了,就连玖洧都大吃一惊,里面是关于沐夕的各种资料,好在还有一份关于那个定位器的数据,所以当天晚上他就已经定位到了沐夕在的地方。

    玖洧立刻就踏上了直升机,一边往法国普罗旺斯赶。一边制定作战计划。

    他一下飞机就对对方进行了最大火大力的轰炸,用最简单的方式直捣黄龙,在看到那浑身插满了各种管子的沐夕时,他的心都要碎了。

    “全部杀光!”他语气冰冷地吩咐道,抱起床上虚弱的人,踏上了直升机。

    古堡另一端的夏尔,正奋力地往主卧室跑去,忠诚的仆人劝说道:“先生您现在不能去!那边已经被攻占了!”

    “不行,沐夕还在那”

    见他死不知悔改,仆人只好打晕了他,带着他从密道中逃跑,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鼻尖熟悉的古龙水香味让沐夕觉得莫名的安心,但那可怕的高烧将她整个人折腾得昏昏沉沉的,连意识都有些不清醒。

    她只是隐约地记得有人给她扎针,潜意识的她一直在躲,但感觉有只温暖的手握着她,温柔地抚摸着她的额头。

    除此之外,她还时而听到一声低低的咒骂声。时而有人凑过来将辨识度不高的液体送到她嘴里,虽然她总是不受控制地吐出来,但那人却总是锲而不舍地喂她。

    隐约中好像还有人帮她洗澡,给她喂食。

    她想睁开眼看看,但她却发现眼皮沉得像灌了铅一样。嗓子冒烟般的疼,咳嗽起来像刀割,可她就是抑制不住想咳,不过她每次咳就会有人将甘甜的液体送入她嘴里。

    折腾了好些天,七天后的清晨,玖洧将她嘴里的体温计拿了出来,那颗紧绷的心也渐渐放松,都一个星期了,体温终于掉到37度以下了。

    他将手上的体温计交给了女佣,他用毛巾将她额间的汗液擦掉。

    女佣门识相地离开,知道少爷要帮夫人洗澡了,这些天她们不是没想过要帮忙,但每一次都遭到了拒绝。

    少爷对这个女孩的宝贝程度实在令人咋舌,就算是同性也不允许触碰。

    这些天来关于她的所有。都是他亲力亲为。

    给她洗完澡之后,床单已经焕然一新,他看了看手上的腕表,已经五点半了,是时候给她准备午餐了。

    他转身走了出门,对门外的女仆吩咐了两句。回来的时候沐夕已经睁开了她迷糊的眼睛。

    “你醒了?”虽然只是简单的三个字,但她却感受得到他的欣喜。

    沐夕目光扫视了一圈这熟悉的房间,“这是哪儿?”

    “我们家!”

    沐夕并没有问任何关于轩的事情,其实想想或许她怀念的只是他对她的好,换作任何人对她好,她都会怀念,这是人之常情,然而他的所作所为确实也是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不过自从她被救回来之后玖洧就开始对她的安全问题作出了整顿,也直到那时候她才知道什么叫夸张,就好比说她渴了,打开冰箱才发现,冰箱与墙壁竟然是一体的。里面整整一箱俗称红魔的S.R35手榴弹,其实她只是想喝口水而已!

    她房间的床头柜里是两把9手枪,床边密密麻麻地分布着各种按钮,大都是些高级的报警装置,就连那浴室的玻璃都是当代最新科技的防弹玻璃,这些都不算雷人,就连那阳台花圃下竟然还藏着一把杀伤力很大的匕首,如果沐夕没看错的话应该是STRDRANTRAK1B。

    这真的是给人住的房间吗?简直就是一座小型的军事库好吧?

    不过好在那位总裁大人还算比较人性化,咳咳,虽然她也为此“努力”了好几天。

    但最后的结果还是好的!人家答应不给她标配几个保镖了!

    不然一出门就几个黑衣人跟着是什么鬼?

    春天是一个非常适合结婚的季节,或许是因为气候正好,也适合蜜月旅行,此刻的墨小染正挺着大肚子非常享受地坐在绿色的草坪上,而他旁边的唐风扬则非常卖力地给她递着各色的水果。

    在他们不远处有一对情侣,勉为其难可以称为情侣的两个别扭男人,正在幼稚的积木游戏,而且赌注还是输一次脱一件,不过这似乎不是一个公平的赌局。因为金发男人几乎是压倒性的胜利。

    不是慕哔和墨爵还有谁?

    唐风扬有些同情地看着慕哔,吼了一句,“再不穿衣服,一会等着被收拾吧!”

    就在这时,一个服务员小跑过来,道:“唐公子。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请问您是不是应该过去了。”

    唐风扬点了点头,一脸幸福地拉起了自己的小娇妻,往教堂走去,只有那可怜的慕哔,衣服都脱得差不多了,这一下子穿起来,还真的是有些费劲。

    好在他们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玖洧将那颗闪烁着猫眼效应的婚戒套在沐夕细长的手上。

    礼毕!

    他们两个人深深地拥吻着,在场的观众都激动地站了起来,用力地为两个人的幸福鼓掌。

    每日清晨,碧城别墅区的某栋古朴的别墅。必然会上演一场大战,即使是刚休战了不到几个小时。

    “等等!姨妈君好像造访了”说话的女人声音带着魅惑,她一个翻身就下床去了厕所。

    随后厕所想起一道惊喜的声音,“卫生棉谢谢!”

    玖洧一脸失望地从床上爬起来,在抽屉里将她要的东西拿过去给了她,然后坐在床头。拿着一根小针,在那写有drs字样的包装袋上狠狠地扎针。

    一定是扎的针孔不够多!

    对!一定是的!

    可怜的沐夕不知道的是自己都嫁给他了,这个总裁大人的挖坑行为还是没有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