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千金一诺(冷情总裁:缠绵终老) > 165 够前卫的

165 够前卫的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一杯凉温水
    “怎么,这么快就忘了我刚刚是怎么伺候你的了?”赵锡宇躺在床上嬉皮笑脸的冲着陶书红说道,“我看你就是太久没做过那档子事,我都把你伺候的这么舒服了,在床上抽根烟怎么了?”

    “滚蛋。”陶书红不满的皱着眉头,冲着赵锡宇说道,“赶紧起来回去,一会有人来看到就不好了。”

    “有谁看到?”赵锡宇是打定了主意在这里赖下去,只有在陶书红的身边,赵锡宇才可能拿到陶书红的那笔钱,所以无论发生什么,除非是拿到钱了,否则赵锡宇是不可能离开的。

    “萧胜东跟你已经离婚了,肯定不会回来的,你的两个孩子,一个昏迷一个消失,也不会看到,至于家里的佣人,刚刚我抱你上来的时候,估计该看的也都看了,他们也不傻,肯定知道了。”赵锡宇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陶书红气急败坏,“你是打算在这里赖下去了是吗?”

    “不好吗?”赵锡宇满不在乎的说道,“反正你现在已经离婚了,你愿意跟谁在一起,那是你的自由,再说了,难道你跟萧胜东离婚了,还打算一辈子单身了?”

    “太快了。”陶书红紧紧的皱着眉头,“我这早上才离婚,下午就把男人带回家,这些话要是传出去了,外面的人怎么看我?”

    “这有什么关系?”赵锡宇满不在乎的说道,“只要你家里的佣人不多嘴,外面的人肯定不会知道的。”

    “赵锡宇!”陶书红紧紧的皱着眉头,“你的赌场不用管了吗?”

    “现在有老婆了,谁还在乎什么赌场。”赵锡宇一把把陶书红拉过来,压在了身上,陶书红身上的浴巾滑落。推了一把赵锡宇,“你让开。”

    “我偏不。”赵锡宇揉捏着陶书红的敏感地带,“书红,你难道想一个人独守空房吗?我在这里陪你不好?”

    “不是不好,只是”陶书红是个要面子的人,之前跟赵锡宇在一起,也一直是偷偷摸摸的,现在离婚了,短时间之内,还是只能偷偷摸摸的,免得被人诟病,但是赵锡宇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直接用吻堵住了陶书红的嘴。

    陶书红挣扎了两下,然后瘫软在赵锡宇铺天盖地的吻里。

    赵锡宇就这样跟陶书红过起了夫妻生活,赵锡宇偶尔也会旁敲侧击的问陶书红那笔钱的下落,陶书红总是搪塞过去,她知道,赵锡宇的话可能是真,但也有可能是假,男人的话不可信,真正可信的是,自己手上攥着的那笔钱。

    “赵哥,你不是说你妈病了吗?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看?”两个人刚运动完,陶书红大汗淋漓的趴在赵锡宇的胸口问道。

    赵锡宇愣了一下,想起之前自己为了取得陶书红的信任,随口胡诌的理由。刚想找借口应付过去,陶书红突然抬起头来,冲着赵锡宇问道,“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怎么会”赵锡宇尴尬的笑了笑,躲开了陶书红的眼神,“我妈这会还在老家待着呢,你要是有时间的话,我给我妈打个电话,就说她儿媳妇要回去看她,她老人家肯定很高兴。”

    “胡说什么呢你。”陶书红轻捶了一下赵锡宇的胸口,赵锡宇一把拉住陶书红的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难道不是吗?”

    两个人正闹着,门口却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哎呀,小姐,您慢点,夫人她”

    门口传来小丽的声音,夫人已经和老爷离婚了,现在正跟另外一个男人躺在里面,这样的话让小丽怎么说得出口,犹豫了半天,小丽冲着萧以寒说道,“小姐,您还是下去休息一会吧。夫人正在休息,一会等她醒了,我再来告诉她。”

    陶书红听到门口传来萧以寒不耐烦的声音,“不就是休息吗?我这都多久没回来了,我妈看到我一定很高兴,你先下去吧,我自己进去。”

    萧以寒伸手拉开了门,小丽想组织,却来不及了。

    “小姐”小丽无奈,里面的两人身上什么都没穿,原以为有小丽拦着萧以寒不会进来,却没想到门根本就没上锁,陶书红忙拉着杯子盖住了自己的身体,脸上露出了不满,“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

    萧以寒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看着陶书红已经老化的皮肤,跟另外一个猥琐的男人躺在一起,顿时觉得天都塌了,嫌恶的看了一眼拉着杯子盖住自己的陶书红,萧以寒嫌弃的说道,“以前我就是这样,妈,你是疯了还是怎么样?在自己的家里,带这么一个猥琐的男人回来,你就不怕爸知道?”

    “这就是以寒吧?”与陶书红的窘迫不同,赵锡宇是很坦然的,一双眼睛不停地上下打量着萧以寒,这皮肤,这身段,跟陶书红这样的老女人完全是不能比的,赵锡宇的眼睛里面带着猥琐,这样的眼光让萧以寒更加不舒服。

    “不愧是做模特的,长得可真漂亮啊。”赵锡宇猥琐的眼光一直流连在萧以寒的胸口处,看到微微隆起的小腹时,赵锡宇微微皱起了眉头,“不过这是怀孕了?书红,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

    陶书红看了一眼面前萧以寒的肚子,铁青着脸,冲着面前的小丽说道,“小丽,你先把小姐带出去。”

    “是,夫人。”小丽上前,想把萧以寒带走,萧以寒冷笑着看了一眼面前的陶书红,径直走了出去。

    “要不要我跟你一起?”赵锡宇冲着面前的陶书红问道,陶书红毫不避讳的在赵锡宇的面前掀开被子穿衣服,看着陶书红充满赘肉的身材,赵锡宇微微皱眉。

    这娘两,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啊。

    “不用了,你就在这里等着我,我先下去跟她聊聊。”陶书红穿好衣服。冲着赵锡宇说道。

    陶书红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萧以寒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颐指气使的让小丽忙前忙后,一会要这个,一会要那个。

    在萧家别院的这段时间里面,萧以寒过够了没人伺候的生活,所有的事情都必须亲力亲为,要不是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萧以寒早就撂挑子不干了,但是现在,萧以寒一点怨言都没有。

    “小丽,你先下去吧,我跟小姐有话要谈。”陶书红皱着没有冲小丽说道,小丽依言退下,萧以寒剥了一颗葡萄塞进嘴里,板着脸问道,“那男人是谁,你们两个在一起多久了?”

    陶书红没说话,倒了一杯花果茶,冲着萧以寒说道,“跟你没关系,我问你,你这么长时间不回家,都干什么去了,还有你这个肚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跟我没关系?”萧以寒冷着脸,“你就算是要在外面搞三搞四,最起码避着点人吧,你这算是怎么回事,把人都带到家里来了,你还要不要点脸,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还跟十七八岁的小丫头一样,搞什么出轨的戏码吗?”

    萧以寒冷笑了一声,冲着陶书红说道,“你别忘了,这可是在家里,你要是被爸发现了,我看你怎么办!”

    萧以寒越发觉得丢人。陶书红都这么大年纪了,在家里跟别的男人胡来,最重要的是,还被自己撞破了,真是恶心。

    只要一想到那个男人盯着自己看的猥琐样子,萧以寒就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陶书红冷笑了一声,冲着萧以寒说道,“萧以寒,我是你妈,有你这么跟自己妈说话的吗?”

    “怎么?嫌难听?”萧以寒冷笑,“嫌难听你就别做这么恶心的事情出来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很恶心?”

    “啪!”萧以寒的话是越说越难听,陶书红直接甩了一个巴掌上去,“你说够了没有,你别忘了,我是你妈,有你这么跟我说话的吗?”

    “你还知道你是我妈啊。”萧以寒被打了也不生气,一张脸上全是对陶书红的鄙夷,冷笑了一声,冲着陶书红说道,“就是因为知道你是我妈,我才帮你瞒着,没有立即给爸打电话,所以你现在赶紧让那个人从家里离开,要不然一会爸回来了,我看你怎么办!”

    “放心,你爸不会回来了。”陶书红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冲着萧以寒说道,“我跟你爸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们两个现在就是没有任何关系的陌生人,他管不了我,也根本不像管我。”

    “你胡说什么呢”萧以寒的脸上露出一抹疑惑,“都多大年纪了还离婚,是不是你跟那个猥琐男人的事情被爸发现了?”

    “什么猥琐男人”陶书红不满的皱起了眉头,虽然赵锡宇看起来是不如萧胜东,但是赵锡宇比萧胜东好就好在一点,他是全心全意的对待自己,而不是像萧胜东一样,心里面装的是裴知瑜,他心心念念想着的,都是怎么算计自己。

    陶书红不满的看了一眼面前的萧以寒,冲着萧以寒说道,“你爸啊,现在说不定就找外面那个贱女人去了,谁知道他。”

    “你们两个,各玩各的?”萧以寒可不管两人离不离婚的事情,她现在心里装着的是江书阳的事情,她就是回来阻止这一切发生的,回家不过是为了有个地方待而已,“可以啊你们两个,够前卫的。”

    陶书红瞪了一眼面前的萧以寒。冲着萧以寒说道,“你胡说什么呢你,你爸啊,早就已经有目的的想跟我离婚,我外面有没有男人,他都是要跟我离婚的,谁让他心里一直装着别人呢。”

    陶书红冷笑了一声,说起来,萧胜东还真的算是很痴情了。

    “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一点点的风声?”萧以寒不相信,说真的,萧胜东对陶书红几乎是言听计从的,要说萧胜东在外面有别的女人,萧以寒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那是因为你爸演技好,怎么会让你发现。”陶书红冷笑了一声,冲着萧以寒说道,“你还记得那个裴逸庭吗?”

    “恩,记得。”萧以寒微微点头,不明白陶书红在这个时候提起裴逸庭是什么意思,“不就是何时的那个小情人吗?怎么突然提起他来了?”

    “他啊,就是你的大哥了,同父异母的大哥。”陶书红冷笑着说道。

    “不可能!”萧以寒紧紧的皱着眉头,冲着陶书红说道,“他怎么可能是我的大哥,妈,你要冤枉爸爸也找个靠谱一点的借口吧。”

    “我可没有一句话是冤枉你爸的。”陶书红冷笑了一声,萧胜东早就已经知道裴逸庭是自己的儿子。但是却一句话都没说,这才是萧胜东最让人心寒的地方,全世界都知道了,只有她陶书红一个人是被蒙在鼓里的。

    “裴逸庭怎么可能是我的大哥,妈,你是不是糊涂了,裴逸庭比哥年纪还大,爸那时候跟你刚刚结婚,怎么可能出轨?”萧以寒怎么也想不通这件事情。

    陶书红苦笑了一声,“对,你爸没出轨,严格来说,我才是小三。”

    陶书红看到萧以寒的表情变得很惊讶。接着说道,“我认识你爸的时候,你爸已经有女朋友了,后来我为了把他抢过来,设计让他喝醉酒,后来的事情,你应该猜得到,按说你爸要是真的这么喜欢那个女人,那时候就不该分手娶我,但是你爸呢”

    陶书红想到这里就觉得好笑,原本自己以为抢来的才是最好的,但是现在想想,这么容易就背叛了自己深爱的女人,这个男人的人品又能好到哪里去?

    也怪自己傻,一直到现在才看清。

    “你爸的公司当时遇到了点难处,你外公能帮他,再加上那晚之后我就怀孕了,你爸没办法,这才娶了我。”陶书红的话说完,萧以寒眼睛都瞪大了。

    “那后来呢,裴逸庭又是怎么一回事?”萧以寒不知道,原来萧胜东和陶书红之间的结合,竟然还有这么多的过往。

    “你爸心心念念的那个女人,就是裴逸庭的妈妈,当年你爸是想娶了我,然后把裴知瑜金屋藏娇的。这件事情被我知道了我当然是不同意,但还好,那个女人也不同意,直接离开了苏城,二十几年没回来过。”陶书红冷笑了一声,冲着萧以寒知道,“原本我以为,这么长时间了,你爸该把那个女人给忘了,但是我直到前两天在医院里面碰到裴知瑜,我才知道,你爸从来就没有把裴知瑜忘记过,甚至,他一直都知道裴知瑜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只有我,像个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

    “这怎么可能呢”萧以寒念叨着,在她看来,萧胜东就不是这样的人。

    “怎么不可能?”陶书红冷笑着说道,“这么多年了,你爸一直都没有忘记过裴知瑜,娶我不过是迫不得已,之前日子好过了,他早就想把我踢开,找裴知瑜和裴逸庭母子两过日子,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

    陶书红喝了一口水,想到这些的时候就觉得头疼欲裂。“这不,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机会,要是不好好利用的话,岂不是浪费了。”

    陶书红叹了一口气,冲着萧以寒说道,“总之,你爸现在肯定找裴知瑜去了,你啊,从今往后也多了一个大哥。”

    “妈,我不明白。”萧以寒紧紧的皱着眉头,冲着陶书红问道,“如果裴逸庭真的是爸爸的儿子,那他不是应该跟我们站在一起,为什么会选择何时这样一个女人,真是掉档次。”

    萧以寒对何时的厌恶是天生的,陶书红冷笑了一声,“我问你,裴逸庭虽然跟你是一个爸爸,但是妈妈却不是同一个,你爸爸虽然破产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手上的钱,足够咱们舒舒服服的过完这辈子,裴逸庭又不傻,你爸爸一辈子没管过他们,他要是想拿到你爸爸的钱。会跟咱们一条心吗?”

    萧以寒低着头,没说话。

    “还有一件事情。”陶书红冲着萧以寒说道,“那个何时根本就是乔一诺。”

    “什么!”萧以寒震惊的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冲着陶书红说道,“何时是乔一诺?乔一诺不是死了吗?这怎么可能呢?”

    “我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陶书红紧紧的皱着眉头,冲着萧以寒说道,“总之乔一诺当年没死,整了容回来,就是为了找你哥和乔初楠报仇,所以裴逸庭会和何时走到一起,也算是正常。”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萧以寒紧紧的皱着眉头,“死了的人还能再活过来?”

    陶书红看着萧以寒的肚子,越发觉得刺眼,“行了,现在我的事情都已经交待得差不多了,事情就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你爸外面有人,跟我离了婚,现在轮到我问你了,你的肚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有,你消失的这几个月,到底是去哪了?现在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萧以寒讪讪的坐在一边,冲着陶书红说道,“我哪也没去,我就是去安胎了。”

    “安胎?”陶书红冷笑了一声,“你一没男朋友二没结婚的,你到底跟我说说,你这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哪来的?”

    “我”萧以寒愣了一下,冲着陶书红说道,“我使了点手段,总之,孩子的爸爸是个很有钱的男人,不过他现在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所以我不得不回来,我要阻止他们两个结婚。”

    “什么?”陶书红震惊的看着面前的萧以寒,“我看你的胆子现在是越来越大了,人家有女朋友你还凑上去,你是疯了不成。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女儿?”

    陶书红气愤的说道,她生的女儿,长得不差,家里条件也还行,为什么偏偏要去给别人当小三?

    “当小三怎么了?”萧以寒不耐烦的说道,“我一没偷二没抢的,我就是想给自己找个好男人,再说了,那个女人算什么东西,我认识他的时候她还不知道在哪呢,我为什么不能把他抢回来?”

    “萧以寒,你以为这是儿戏吗?”陶书红破口婆心的劝道,“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我是不会同意的,你明天就去医院,把这个孩子打了。”

    陶书红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被人看不起,但是萧以寒不这么想,除了江书阳,她谁都不要,萧以寒冷笑了一声,冲着陶书红说道,“陶书红,这个孩子我留定了,我告诉你,你要是想让我把这个孩子打了,除非我死。”

    “再说了”萧以寒的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我这可是有样学样,当年你不也是用这招才留住了我爸吗?”

    萧以寒冷笑了一声,“妈,你自己都在这样做,凭什么阻止我?”

    “你”陶书红怎么也想不到,萧以寒竟然会用当年的事情来堵住自己的嘴,气得浑身发抖,犹豫了半天,最后冲着萧以寒说道,“好,好,你现在是翅膀硬了,我也管不了你了。从今往后你的事情我不管了,你好自为之吧。”

    “等等。”萧以寒叫住陶书红,冲着陶书红说道,“你那个男人,什么时候走,你这才刚离婚,不会就想在家里跟这个男人过日子吧?也不怕别人嚼舌根。”

    萧以寒可不是关心陶书红,她是怕陶书红现在的行为影响到自己。

    江书阳家大业大的,本来就看不起自己,要是知道自己的妈妈是这样的人,更不可能了。

    “我告诉你啊,我爸只有一个,你别指望我会认他。”萧以寒皱着眉头说道。

    陶书红冷笑了一声。冲着萧以寒说道,“你不是不要我管你的事情吗?既然这样,我的事情也不用你管,你要愿意就在这家里住着,要不愿意,随时滚蛋!我绝对不会留你!”

    “你”萧以寒气急,但是却拿陶书红一点办法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