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夫荣妻贵 > 第一百零六章 大结局

第一百零六章 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疯景
    看着苏慕白胸有成竹的样子,夏洛兮即便是心中还有所怀疑,却也只能先随着苏慕白往来时得方向而去,迎面,便看到打开大门的熟悉男子。

    眸光微闪,便看到秦归澜身后也走出一个颓唐的男子,正是前世那清逸出众,风采濯濯的三皇子容谨逸,只是如今他这副模样,倒是当真让人有些不太明白,可是夏洛兮那么了解他,自然明白,容谨逸这个样子,绝对是还未成功,便被阻止,啧啧啧,她就知道,有秦归澜他们在,容谨逸果断是做不了什么事情的。

    只是没等夏洛兮唇角笑意蔓延,便已经止住。

    “先皇遗诏!”

    秦归澜低沉的声音响起,众臣纷纷跪地行礼。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在位三十二年,一生兢兢业业,问心无愧,朕之九子,唯三子容谨逸堪当皇帝之位,朕驾崩后,三子即刻继位,钦此。”

    一听此言,夏洛兮觉得自己整个都炸了,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上位的还是容谨逸,但是看到容谨逸不可思议的眼神,夏洛兮这才稍稍冷静下来,低声呢喃,“不对。”

    “有何不对?”身边的苏慕白,风轻云淡的站在她身后,嗓音清润而神秘,忽然问道。

    夏洛兮粉唇微抿,扬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摇头道,“很多地方不对,譬如容谨逸现在这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若是皇上真的选了他,那他怎么会是如今这副模样。”

    听到夏洛兮的话,苏慕白薄唇微启,慢悠悠的开口,“依你之见,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不知。”夏洛兮果断的回答,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只是在看向苏慕白的时候,眼底闪烁的戏谑的光芒,这个男人,简直是跟秦归澜一眼的黑心,明明知道事情的结果如何,竟然还非要问她,当真是让她想要把他们捆在一起,全部揍上一顿。

    而后,便目不转睛的看着秦归澜,似乎只有秦归澜才能让她整个人恢复成原来的冷静,看着一脸不想要同自己说话的女子,苏慕白自觉没趣,便同样看向远处,秦归澜的这个王妃,为什么要他在身边护着,便是怕容谨逸狗急跳墙,等会会做成什么其他的事情。

    容谨逸狂喜之后,便震惊的看着秦归澜,反倒是秦归澜,眼神清浅,抿唇道,“新皇接旨吧。”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这厢,三皇子党的一个大臣率先开口,而太子党的人,几乎咬碎了牙根,三皇子若是上位,首当其冲便是太子党的人。

    容谨逸眉宇间郁气尽散,没想到他费尽心思,这皇位最后竟然得来全不费工夫,这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高兴的事儿呢。

    “众卿”

    话音未落,便听到秦归澜又是一句气定神闲的话,“对了,这圣旨是新皇给本王的。也不知是真是假,几位元老大臣来验证一下吧。”

    “我什么时候”容谨逸话音未落,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蓦地睁大了瞳孔,“你你你们居然敢”

    秦归澜手指微动,隔空点了他的穴道,容谨逸眼底全然都是一片惶恐。身体僵硬不能动,口不能言,这副模样落在众卿眼中,就是心虚,难不成是三皇子假造圣旨,这可是欺君之罪!

    “这是假圣旨!”

    “没错,确实是假的。”

    “三皇子胆子太大!”

    这三位当朝元老哪个党派都不是,而是保皇党,自然听从先皇旨意,而且先皇从来没有说过要将皇位传给三皇子,并且今日先皇这死实在是太过蹊跷。

    没有一个人怀疑秦归澜,也不知道是秦归澜平时人品太好还是容谨逸人品太差,几乎所有的箭头都指向了三皇子,而容谨逸被秦归澜封住了穴道,即便是想要为自己争辩都不可能。

    秦归澜与苏慕白相视一眼。

    苏慕白笑意盎然的走了过去,十分淡定的从袖子中拿出一卷圣旨,“真巧,本国师手里还有一份圣旨,几位不如再看上一看。”

    说着,便十分随意的将手中的圣旨扔给了为首的李大人,吓得李大人差点跪地借组这圣旨。

    “哎呀,苏世子呦,这可是圣旨啊,您怎么还”李大人不敢多说,颤巍巍的打开了圣旨。

    夏洛兮便站在桂花树下,冷眼看着这一切,最后将视线放在一脸绝望的容谨逸身上,今时今日。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不知为何,看到他的这副模样,夏洛兮并没有报复的快感,反而只是从心里的释怀,容谨逸,傅挽茉。这两个留在她心里的毒疮,最后一点点的都被秦归澜给拔除,温柔不留下任何的痕迹,没有后遗症,没有伤疤,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

    接受到夏洛兮那云淡风轻的眼神,容谨逸忽然心思一震,整个人像是掉进了冰窟一般,他忽然想到了三年前做的那个梦,那么真实,那么的狠。

    大齐三百零四年三月,皇帝驾崩,大皇子容瑾青登基为帝,国号永寿。

    原太子容谨信被封为雍亲王,封地云州十二县,永世不得入京。

    原三皇子容谨逸因伪造圣旨,夺取皇子封号,贬为庶人,永囚皇陵。

    该赏的赏,该罚的罚,一切已经进入了新的篇章。

    犹记得那一日。从皇宫中出来的时候,夏洛兮觉得自己的心里无比的放松,只是却在对这秦归澜幽幽一笑的时候,突然晕倒。

    可想而知,差点吓死秦归澜。

    只是,喜事便突然将至。

    “王妃有喜了,已经两个半月了。”青羽亲自给王妃把脉之后。兴奋地看着自家已经呆掉的王爷。

    倒是夏洛兮悠悠转醒,十分淡定的看着青衣,“嗯,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是,属下亲自给王妃熬安胎药。”

    等到房间中只剩下两人的时候,秦归澜这才一脸珍惜的扶着夏洛兮的肩膀,眼底神色五味陈杂,但是更多的却是惊喜,“娘子,我们的孩子。”

    拿着秦归澜的手覆在她的小腹上,夏洛兮嗓音淡淡的说到,“嗯,我们的孩子。”

    将夏洛兮抱在怀中,秦归澜觉得自己像是拥抱了全世界一般。

    对于傅挽茉,夏洛兮并没有去看她最后受如何的酷刑而死,甚至也不想管容谨逸的后续如何,前世这两个在她人生中最浓墨重彩的两个人,如今落得如此凄惨下场,皆是她一手操控,但是那又如何,这都是他们欠前世的傅洛兮的。

    而这一世的夏洛兮,已经释怀看开,为今只有给秦归澜多生几个包子才是正事儿,不过看秦归澜的模样,这一个都吓得他不轻,莫说再来几个了。

    想到这里,夏洛兮便忍不住笑出声。

    岁月静好,一世安稳,才是她最后的追求,而秦归澜给予她的,正是如此。

    从此,她和他还有他们的孩子。

    如若相爱,便携手到老;

    刹那芳华,定恩爱百年。

    番外:

    这一日,风光正好,适合策马扬鞭,感受着大好春光。

    “莫色狼,你站住,你给本小姐站住!”庞丝丝一手扬鞭,快马疾驰在草原之上。

    前方一袭蓝色锦袍,骑在一匹骏马之上的男子,微微侧头,露出清隽洒意的容颜,轻轻一笑,扬声道,“胖丝丝,你追了本郡王好几个月,是不是看上本郡王了?”

    “我呸。本小姐怎么会看上你这个色狼,小狐,去,抓住他!”庞丝丝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忍不住唇角一抽,大骂道,“若不是你抢了本小姐的玉佩。本小姐如何会追你到这里。”

    莫锦临笑的张扬,“哈哈哈哈,本郡王就是拿了又如何,那可是本郡王赢了你这个小丫头的彩头,难不成你不想认。”

    一想到这个事儿,庞丝丝就差点咬碎一口银牙,当初若不是被他气得自己怎么可能跟他打架,还输走了自己的贴身玉佩,这玉佩可是庞家的传家之宝,若是被父王知道,自己将玉佩输了,肯定会打断她的腿。

    “不行,你把玉佩还我,我给你其他东西。”

    此时莫锦临已经慢慢地让庞丝丝追了上来,两人并驾齐驱,莫锦临笑着开口,“哦?你身上还有什么比这玉佩更贵重的东西。”

    而后眼神意有所指的看向庞丝丝肩膀上的小狐狸,小狐被莫锦临这么一看,差点炸毛,这个男人的眼神实在是太恐怖了,小狐好怕怕,哧溜一下便躲到庞丝丝的衣衫里。

    庞丝丝捂住小狐,一脸警惕的说到,“小狐不能给你!”

    “好,不要小狐,要你!”

    说着,莫锦临把玩着手中晶莹剔透的玉佩,笑的天地失色。“至于这玉佩,就留给本王当定情信物了,胖丝丝。”

    “你你你你”庞丝丝涨红了脸,觉得自己被调戏了,但是在看到莫锦临清俊洒脱的容颜,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男人

    “哈哈哈哈,胖丝丝,本郡王逗你的,你脸红的样子可真好玩。”莫莫锦临顺手将手中玉佩扔了过去。

    在庞丝丝接住的时候,莫锦临早就已经转身拍马而去,张扬畅快的笑声遍布了茫茫草原。

    “你居然耍我,莫锦临,你站住!”

    “你追到本郡王再说。”

    茫茫草原,张扬嚣张的声音越来越远。

    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