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三百七十二章 盖碗,有污点的祖宗!(求订阅)

第三百七十二章 盖碗,有污点的祖宗!(求订阅)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十步行
    极渊血土。

    鬼王有些窝火,身为无上王者,今日此时,居然被一个人族准王压制了,还是一个小了不知道多少岁的年轻后辈。

    更重要的是,年轻人不懂得敬畏,居然在借他之手磨砺刀法,熬炼道悟,以求更进一步的交融与共振,从而迸发出更强的力量。

    锵!锵!

    古朴的刀光平和,那锋芒愈发盛烈,鬼王崩碎一道道刀光,分明能够感到,那刀势愈发凝炼与锋锐,愈发轻易地寻到他无上领域的罅隙,以那道外之力为根,劈开一道缺口,接续诸天。

    顶尖准王有九道天梯,战王路有九重界限,但在眼下的无上鬼王看来,凭着这交融诸法的道外之力,这年轻人族准王的刀法之强,即便只是立身在两界之境,也足以与登上四道天梯的顶尖准王比肩。甚至凭着强大的体魄,更有余力在无上王者的手中活下来。

    别看比肩四道天梯的顶尖准王似乎没什么,要知道能够踏上王者路的,至少都是顶尖准王,这条正统的成王之路并不简单,无尽岁月以来,多少准王蹉跎一生,也没能真正登上九道天梯,只是无限逼近无缺之境,乃至拥有部分威严。

    换句话说,只有缔结秩序神链的准王,才具备冲击第一道天梯的资格,能否成功立身而上,真正踏足王者路,还需要诸多积蓄,而一旦登上第一道天梯,便为准王中最强的那一小撮,即为顶尖准王。

    铛!铛!铛!

    无上鬼王以生满了黑色长毛的大手硬撼秩序之刀,刺亮的火星溅起,如亿万缕天刀刀光,刺入诸界裂缝中。

    不知不觉,苏乞年已来到近前,他正面对决强大的无上鬼王,以缺角黑碗吞纳黄泉之力,一只手则挥动秩序之刀,与鬼王交击。

    鬼王有些牙疼,火气上涌,硬撼秩序之刀的手掌更有些生疼,铸成这口秩序之刀,到底融入了多少种强大的道法,尤其是那股光明秩序之力,简直比神族那位黄金神王还要纯粹,一个人族,怎么会拥有如此纯净的光明之力,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神族血脉。

    这一幕,也令得魔族准王等瞠目结舌。

    那年轻的人族准王,居然在压制无上鬼王,这近古无上战史中,也没有过这样的记载,那缺角黑碗到底是什么,哪位鬼族无上仿制的这口无上道器,简直强到离谱,生生压制了无上鬼王的黄泉之力。

    尤其是鬼族准王,眸光阴沉的同时,看向那只缺角黑碗,更有几分深藏的艳羡,若是在他手中,一定能够迸发出更强的伟力,以准王之身,比肩无上王者,虽然借助了外力,但在无上杀伐中,只有最后活下来的,才是真正的无上强者。

    远方,无上杀场扭曲,全都被汹涌的破坏之力笼罩,那里诸界裂缝不存,扭曲的诸界道力,都被生生打出了一道缺口,诸无上之力,贯穿了这条天路,撕裂了混沌。

    八位黑暗王者眸光冷冽,脸色都不是很好看,一来六位人族王者极尽杀伐,不计生死,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二来这么长时间,无上鬼王居然连一个新晋的准王都没能镇杀,此刻看上去别说镇杀那小辈了,自身都遭到了压制。

    铛!铛!铛!

    苏乞年足踏光阴路,时光雨飞舞,他尝试勾动光阴化身,却没能成行,似乎遭到了某种莫名的限制,源自手中的缺角黑碗,无法以截断一缕光阴的方式重现出来,有一种亘古唯一,任凭时光冲刷,也岿然不动的气韵。

    即便如此,无上鬼王森白的眸子也愈发有些焦躁,哪怕身为无上王者,呼吸间吞纳诸天道力,意志铭刻虚空,烙印诸天道海,但也抵不上眼下的消耗。

    尤其是道果,乃是无上真王的根本,昔年为了凝结这黄泉道果,无上鬼王付出了多少代价,现在被那缺角黑碗不断吞纳,哪怕他拥有黄泉烙印,可以勾动亘古黄泉,此时也渐渐跟不上那黑碗吞纳的速度,黄泉道果开始黯淡,那是秩序本源在流失,若是道果枯竭,他必遭重创。

    “小辈,你敢!”

    鬼王怒吼,崩碎万里天地,震塌了诸界裂缝,而苏乞年则不为所动,眸光如铁,一只手挥动秩序之刀,另一只手持碗底,碗口对准了无上鬼王,此刻他能够感到,那源自无上鬼王的黄泉之力,似乎有了些许衰弱的迹象。

    生出一分余力,苏乞年没有犹疑,持着缺角黑碗,就盖落下去。

    砰!

    突如其来的变故,鬼王措手不及,被一碗盖落在脑门上,溅起一溜黢黑而晶莹的无上鬼血。

    啊!

    鬼王咆哮,眼冒金星,出离地愤怒了,那黑碗太坚固了,简直比王铁还要坚硬,哪怕以真王体魄,也一下被砸破了脑门,更重要的是,这实在太不体面了,于鬼王而言,简直是一种彻彻底底的凌辱。

    诸无上生灵亦目瞪口呆,哪怕是无上杀场扭曲的破坏之力,也生出了那么一瞬间的凝滞。

    实在太不讲究了,无上征伐的威严与仪态荡然无存,怎么看都有些无言,尤其是鬼族准王,浑身都在颤栗,那是气的,同为鬼族,他感同身受,更能够感到,几位黑暗一脉的准王,不经意间看他的目光都生出了几分变化。

    咚!咚!咚!

    无上鬼王踉跄后退,脑门生疼,鬼血模糊了森白的眸子,他火气冲顶门,抬手虚握,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反而挨了一刀。

    铛!

    鬼手生疼,几根黑色长毛被劈断,如山岳般沉重,坠落在血土之上,砸塌虚空,崩裂千里大地。

    “该死!”无上鬼王怒喝。

    苏乞年有些不解,刚刚这位无上鬼王,是想要握住什么?

    没人能够感受到此刻无上鬼王心中的憋闷与窝火,他欲召唤无上王兵,可是王兵居然拒绝了他,似乎对于那口缺角黑碗也有很大的忌惮,这就令他无比恼怒,早知如此,当年就不该费尽心血,令其从准王兵蜕变,平白生出了诸多桎梏。

    砰!

    这当口,苏乞年又是一碗盖落下来,鬼王闷哼一声,另一侧脑门也溅起血花,五脏六腑此刻都要炸开了,他居然又挨了一击。

    “你怎么敢!”鬼王惊怒交加。

    “我有何不敢!”

    苏乞年语气很冷,缺角黑碗抬起,又是一碗盖落下去。

    鬼王大惊,立即挪移身形,想要避开,但是缺角黑碗定住了黄泉道果,随着苏乞年的临近,那股牵扯之力愈发强烈,这一下,他居然没能挪移出去。

    砰!

    这一碗,直接砸落在脑门顶上,几根峥嵘鬼角咔嚓一声被砸断,鬼王整个人都不好了,整个脑袋都在剧震,头盖骨都裂开了一道缝隙。

    没人注意到,在无上鬼王鬼角折断的那一刻,那位鬼族准王一颗鬼牙也一个激灵被咬断了,哪怕只是观摩,他也感到脑袋生疼,也就是真王体魄,换做是他,多半要陨落在这一碗之下,被活活砸成一滩肉泥。

    想想就不寒而栗,身为无上生灵,生死间的杀伐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到了这种层次,没有畏惧生死之辈,但也不想这么憋屈地陨落,太不体面,无尽岁月后,后人提起来,实在太不光彩,是一个有污点的祖宗。

    哪怕是黑暗诸族,天生七情六欲淡薄,也在乎生前身后名,这该是他们除了生命进化之外,为数不多的看重的东西。(求订阅,月票,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