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八百二十四章 神秘死亡

第八百二十四章 神秘死亡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疯橘子
    击杀魔兽的过程说起来十分缓慢,但实际上却只是在半柱香之内结束。c就好像狂风暴雨一般呼啸而来,携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却又在转瞬之间消失无踪。

    由始至终左风没有移动过身子,他只是静静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观察着魔兽被击杀而死,观察着两名人类在袭击之中殒命,观察着整个队伍的应变方式。

    左风心中已经有了盘算,自己要让左家村强大起来,首先要有一支这样的队伍。如果说原本的他只是心中有一种想法,现在他却是已经有了一个雏形,一个建立起队伍的雏形概念。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左风首先想到的是天屏山脉,但是这个想法刚一冒头他就恨不得狠狠拍自己脑袋一下。

    天屏山脉与灵药山脉截然不同,灵药山脉内的灵气可以被人类吸收,天屏山脉内却是截然相反,人类吸纳与自杀无异。如果将人送进去不是历练,那是直接将其杀死在里面。

    之所以在天平山脉内,重未建立起如同临山郡城这一类的城池,就是基于这个原因。即使是现在,人类对于灵药山脉已经了解不少的情况下,依旧对于天屏山脉内所知甚少。

    不过左风脑筋也是极为灵活,既然无法将人带入天屏山脉内部,那么也可以换一个思路,将妖兽引到外面来。只要是与妖兽战斗,那么这就属于一种历练,但是这种历练相比于这种在灵药山脉内的生存就要打不少折扣。

    心中这样想着,脑海之中不自禁的又想起了一处地方,这处地方对于左风来说也是充满了不少的回忆。这个地方就是他曾经冒着极大风险救出康震的混乱之地。

    峦城以及周围的特殊环境,照旧了那里的一种特殊秩序,同时也应运而生了数个不小的势力和门派。这些势力和门派之间看起来相互制衡,保持了一种相对和谐的气氛,但实际上却是充满了各种危险与杀机。

    如果能够在这里进行一番历练,当然效果不会输给将妖兽引出来击杀这样的方式,不过这也存在了不小的风险。

    如果想要在混乱之地进行历练,还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支撑,左风也是在此时不自觉的浮现出了一道倩影。离茹,这个已经几乎被自己遗忘之人,不知为何在想起她的时候,竟然能够浮现出清晰的容貌来。

    就在此时,一个低沉且浑厚的男子声音,在队伍的中心部分响起。

    “收拾停当,出发。”

    这声音给人一种极为信服的威严之意,大部分没有参与收拾残局的武者,本来都坐在地上各自休息。可是这个声音响起的刹那,所有人都立刻整齐划一的站了起来,随后快速的找到自己的位置。

    很快队伍的前方就开始了一动,左风也是双腿在马腹两侧微微用力一夹,这马便缓缓的向前走去。御马水平远在左风之上的琥珀,在左风动起来的同时,他也催马跟了上去。

    队伍继续开始了前行,继续向前的道路也变得越来越难行起来,一些狭窄的位置只能够左风和琥珀两人两骑并行才能够通过,这个时候前后的武者也会特别的警惕,生怕他们二人会出现什么危险。

    在他们前后负责护卫之人,都是修为达到了淬筋后期的武者,虽然算不上是队伍中实力最强之人,但也绝对算得上是战力不俗之辈。

    左风用心观察过自己身边的这几个人,他们在刚才战斗之中并没有参与进去,虽然他们的实力在战斗如此靠近的时候会成为强大助力,但是他们始终都留在自己两人的身边。

    由此可以看出他们是专门为了保护自己而存在,也就是自己的最后一道防线。由此倒是可以看出,这城卫军应该是真心要保护自己迁往帝都。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我似乎觉得你的情绪始终不好?”

    琥珀目光转向左风,小声的询问着。虽然他们两人现在都肯定这只队伍应该没有问题,但是交谈之间还是会刻意压低声音,不希望其他人听到。

    左风也同样小声的回答:“不知为何,刚刚的战斗似乎让我有些心绪不宁,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你的预感总是很灵,虽然我希望不要有事情发生,但是若真的有事你认为会是什么呢?”

    左风轻轻摸着自己的胸口,那里放着还在沉睡之中的逆风。他现在也说不准这种感觉因何而来,不过在刚刚的战斗中的时候,逆风有着一些特殊的波动传出,不过这波动很微弱除了他自己其他人是感觉不到的。

    逆风眼下正在进行一场蜕变,结果会如何他现在也不得而知,但是却明白那是它的一场奇妙造化。本来在它的蜕变中有波动产生很正常,可是偏偏是在魔兽攻击的时候发生,这让左风也不晓得究竟是巧合还是有其他意义。

    另外他的感觉始终若有若无,也有可能只是自己的一种错觉,即使琥珀对自己是如此的信服。

    稍微沉吟了片刻,左风这才开口说道:“希望只是我的错觉,不过你也多加小心一些,如果有事发生切记不要和我分开。”

    琥珀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缓缓点了点头,他对于左风各种层出不穷的手段也算有些了解,当然明白他这么说就是为了自己安全着想。

    队伍继续前行,不过这一次倒是变得安静了许多,这一路上竟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不过经历了上次魔兽的袭击,似乎那位陶主将也变得谨慎了一些,要求队伍前行的速度不要太快,且如果察觉到风吹草动都会第一时间停下队伍结成防御阵型。

    虽然这一路上再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不过队伍的前行速度就被拖的很慢。好在大家赶往帝都的时间还很充裕,所以左风也并没有着急。

    除了晌午十分停下来造饭,休整的时间稍微长了一些外,还有七八次的临时防御,到傍晚十分也只是前行了不到百里的距离。

    天色渐晚的时候,陶主将就命令停下来休整,同时也布置了营地周围的防御措施。

    看得出来这位陶主将绝对是那种带兵之人,将营地布置的井井有条,明少暗哨布置的也十分到位。

    以前在叶林的时候,左风曾经跟踪过那群带走藤肖云的灰衣人,以他当时的阅历还看不出太多学问。不过经历了这么多的左风,却是发现和陶主将绝对是带兵之人,而那群灰衣人的素养俨然要比这群队伍要高出一个层次。

    陶主将安排的营地,是以防御为主,营地是按照单纯的环形防御来布置,由内而外分层了好几圈防御。左风等人被安排在最内部,如果想要接近左风,就必须穿过六层防御,而且还有不计其数的明岗暗哨。

    不过当初的那群灰衣人落脚后的布置,比起眼下这些要更高级的多,当初左风还看不出来究竟有什么门道。

    可是现在回忆起来,那些灰衣人的布置却是大有文章在其内。他们是按照一种特殊的阵型来不知,是由多个点分散开布置而成,表面看起来十分松散,但若是有人潜入进去的话,即使外部的没有发现,可是一旦被内部的察觉,就会立刻成为包围之势,而且还会如同掉入网中之鱼般难以逃脱。

    左风观察着眼前的布置,同时也回忆着当初的所见所闻,不禁对那群灰衣人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之所以他会想起这些灰衣人,是他始终将这群灰衣人当做自己的大敌,因为他怀疑自己的妹妹有可能就落在了他们的手中。

    吃完晚饭后,左风和琥珀就回到了他们的帐篷之内。身在丛林之中有一处栖身之所就很不容易,条件也自然要艰苦许多。

    两人躲在帐篷之内并没有出去走动,毕竟身在灵药山脉内,而且加上左风那不好的预感,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也必须要多加小心一些。

    他们虽然躲在帐篷之内,却也能够听到外面不断的有脚步声传来,似乎有队伍在周围不停的警戒着。

    闲聊了一会儿两人就早早的睡下,却都没有再提起左风那不好的预感,似乎那些事情已经被两人遗忘了去。

    转眼就到了后半夜,外面的营地也渐渐变得安静下来,周围偶尔会有一些野兽的嚎叫,不知从什么位置传来。

    “哼”

    在这样的夜晚之中,一声低沉的闷“哼”声显得如此的清晰,似乎能够摇摇传出很远。左风和琥珀都在第一时间睁开了双眼,于此同时营帐外也传来的杂乱的脚步声和人们的惊呼声。

    “什么情况?”

    “似乎有人被杀死,那声音之中我能够感到那人用尽了最后气力。”

    左风转头对琥珀说了一句,便第一个冲出了营帐。此时营帐外面显得有些混乱,不过那些负责警戒的人大部分都没有离开各自的位置。

    陶主将和他那三位副将已经在外面,左风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陶主将正低头看着脚边一具尸体,看那还未干涸的血迹,此人死去的时间应该不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