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药驼毒驼

第二百二十四章 药驼毒驼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疯橘子
    左风最初也只是隐约听说过药驼子这样一位大人物,对于他的具体信息可以说毫不知晓,本來遇到这位玄武帝国的老牌家族,又正巧是以炼药兴盛的大世家,可沒想到依旧不能给自己详细解说一下,

    康震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看着手中的瓷瓶,又复杂的看了看左风,犹豫了好半晌这才为难的开口,

    “沈小友可能有所不知,玄武帝国高层的事情是不允许我们这些世家谈论的,毕竟我们还是对上层的一些事情有些了解,不过相对于帝国上层的事情,关于这药驼子的信息就更加让人避之不及,”

    左风神色一黯,康震也只能叹了口气继续开口,原本他觉得左风只是单纯的好奇,但看到左风这副模样,也隐约猜到了左风应该不是单纯的想随便知道些什么而已,

    犹豫再三,康震还是选择将自己知道的告诉左风,无奈的笑了笑,开口道:“小友对我家秋秋有出手救命之恩,而且这‘忘忧醉’的珍贵程度我也是知道的,既然这样我也就将知道的一些告诉小友,也希望今天的谈话也就止于此房间,以后我也不会承认和你说过今天这番话,”

    左风沒想到光是这药驼子的信息就如此隐秘,但听康震竟然愿意透露给自己一些信息,左风心中大喜过望的同时,也不禁对这康震又多了几分好感,听康震的口气,若是弄得不好可能会牵连他们家族,这份情谊足以报答自己为他所做的一切了,

    “康大叔,我只是希望了解药驼子的信息,我想你也不会认为我是叶林派出的探子吧,你大可对我放心,今天所听到的信息我在这里保证绝不对外人提起,”

    看着左风一脸认真与严肃,康震叹了口气才缓缓说道:“并不是我不信任沈小友,这药驼子可谓是玄武帝国最为恐怖的存在,这与他的修为沒有任何关系,而是他的毒功太过恐怖,而且他本人性格暴虐异常,甚至心性也与常人有些不同,

    据说当年他还是淬筋期的武者时,在一座类似峦城这样的一处边城,和当地的人发生一些小的摩擦,他就一怒之下将整座城内的人一夜屠尽不留一个活口,据说那个城在五年之内不敢有人靠近,只要靠近城墙三里范围内的人都会立刻中毒毙命,

    五年之后还是有好奇之人前去查看,虽然当时沒什么事情,可那些人回來后不久也都接连死去,那次的事件极为诡异,因为也沒有任何幸存者,所以这件事情大部分也都是人们从药驼子的性格推敲出來的,”

    左风只是听着就感到后背传來阵阵凉意,不论有多大的仇怨,也总不可能整个城内的所有人都得罪了他吧,可他竟然毫无差别将所有人全部杀掉,这还真应了康震之前的评价,心性与常人大相径庭,

    从这件事左风也明白了为何康震会如此谨慎,这药驼子还真的不是随便可以招惹的人物,当初左风还多少有些信心弄到解药,不过现在看來自己当初也是有些异想天开了,

    康震在讲述这件事情的时候,拳头都微微的攥紧,可以看出他此刻也是有些紧张的,他讲述这个故事就是希望左风能对药驼子有一个大概的了解,同时也希望左风在听完这个故事后,因为恐惧放弃继续探究药驼子的事情,

    可左风在沉吟了一会儿后,就缓缓抬起头來看向了康震,这康震微微一愣,露出了一丝苦笑后,只好继续说道:“这事情后來也有人从药驼子那里证实过,的确是药驼子亲手所为,至于原因药驼子当时也只是笑着说‘太小的事情,记不得是因为什么了,’”

    左风双目一亮,急切的问道:“有人从药驼子那里证实过,那个人是谁,”

    康震听出了左风的意思,笑了笑说道:“那个人是我们玄武帝国当今的国主,”

    左风听完微微一愣,接着就露出了一丝苦笑,刚刚有了一点希望,可在听到‘帝国国主’之后也就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药驼子说來很神秘,有人说他生活在几座比较凶险的山脉中,也有人说他其实一直就在帝都之内沒有离开,只是沒有人真正证实过这件事情,我想就算有人知晓了药驼子的所在,那人也已经沒有活在这世上,所以我相信也沒有人想去追寻他究竟落脚在何处,”

    顿了顿,康震目光复杂的望着左风说道:“沈小友如此年纪就有这等修为,从你酿酒术也能猜出你的炼药水平也必定不俗,将來你的前途必定无可限量,若是有可能我希望沈小友还是打消对药驼子的好奇吧,”

    左风表面不动声色,但心中却满是苦涩,他也不想去招惹这凶名赫赫的药驼子,可是情势所迫,在情在理他都不能放弃安雅最后一线生存的可能,左风也知道康震心中始终有着顾虑,想了想后说道,

    “康大叔,请你放心,这药驼子的信息我知道后必定不会告诉其他人,同时我希望你为我保密,所以你也不用担心我向任何人透露我是从你这里知晓的这些事,”

    康震轻轻点了点头,好像放下了顾虑般继续说道:“像我说的药驼子的身份來历修为一直沒人清楚,这些信息我想就算是国主也不会知晓,不过他擅长制毒和使毒,这却是天下之人都知晓的事情,

    他最为擅长的是三种毒,体毒、灵毒和魂毒,体毒是直接对身体的破坏,这种毒是他最早时经常使用的,不过现在已经很少用到了,所以药驼子的体毒几乎在大陆上已经绝迹,而灵毒是他现在最长用到的,也会偶尔听说到有人中了灵毒在四处发布消息高价寻解药,

    最后一种是魂毒,这个就不经常能见到了,而且魂毒的配置也极为繁琐,我想他自己应该也不会存有太多吧,有一种被称为化魂液的毒水,就是药驼子研究出來的,不过他几乎沒怎么用过,只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卖出了一部分,”

    听到“化魂液”三个字,左风心中不禁剧烈的跳了跳,这是他离开叶林后首次听到关于化魂液的事情,虽然化魂液的解药还沒有眉目,但至少清楚了那林琅一定是在药驼子那里购买回的,

    “这药驼子既然会出售毒药,应该也会出售解药才对吧,”

    听了左风的问題,康震先是一愣说道:“你需要解药,”说完之后,康震就觉得自己有些唐突了,这左风一直沒有提他要找寻药驼子的原因,必然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他并未等左风回答就继续说道,

    “药驼子制作的毒很少能有解药流出,而且他本人很喜欢下毒,却是非常讨厌解毒,在他看來中了他制作的毒后,必须要死去他才会获得一种变态般的满足,”

    知道左风关心的是解药,康震也沒有卖关子,直接说道:“若是体毒还能稍微好一些,因为有一大部分已经被炼药师找到了解除之法,甚至在一些高端的拍卖行中可以购买得到,灵毒就要难了一些,因为是针对人体内的灵气下毒,所以只有很少的几种他制作的灵毒能够找到解药,

    最麻烦的还要数魂毒,因为这种毒都是针对炼神期强者配置的,所以沒有任何一种魂毒的解毒之法流传出來,所以中了药驼子的魂毒,也就等于直接宣判了死刑,恐怕直接结束生命,比苟延馋喘的活着要更加好一些吧,毕竟灵魂深处的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经受得了,”

    左风越听心中越是沉重,不光是因为解毒之法变得极为渺茫,而且从康震的口气中他也听出了,中了这混毒会遭受许多痛苦的折磨,这让他更觉得心中难受,这些痛苦原本应该是自己遭受的,结果却由安雅代替了自己,

    左风听到这里脸色已经变得非常难看,康震也沉默不言,希望左风能够听进去自己刚刚的言外之意,就是放弃去找药寻的想法,他可以肯定左风是有朋友中了药驼子的毒,而且看來中的还是灵毒或者是魂毒那类恐怖的毒,

    左风沉吟了好一会儿,抱着一丝侥幸心理问道:“他难道不会像上次那般,将解药高价出售,”

    左风虽然知道这解药的价格肯定不菲,但是他身上还有一块储钱牌,为了解药他也早就打算将这储钱牌中的钱全部花光,

    可让左风失望的是,康震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药驼子只出售过一次毒药,而且价格也是高的离谱,后來再沒有听说他卖过毒药,至于解药我却是再也沒有听说过,”

    康震的话也彻底绝了左风购买解药的念想,不仅是解药难以得到,现在看來就是想见到这药驼子恐怕也是难如登天,这算是左风离开叶林后,听到的最让他痛苦的消息了,

    就在两人交谈之时,屋外传來的轻轻的敲门声,左风却如同木桩般毫无所觉,康震轻轻叹了口气,就起身來到屋门前将之缓缓打了开來,接着一名婢女就端着一个食盘走了进來,食盘内放着六种食物,

    康震将食盘接过,就挥退了婢女,随后再次将房门紧紧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