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二百零九章 相互比较

第二百零九章 相互比较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疯橘子
    左风有些激动的看着手中的玉瓶,老者炼制完这药散已经有段时间,这其中左风还勉强炼制出了一份巨力散,可如今打开手中的玉瓶后,左风震惊的发现玉瓶中依旧蕴含着大量的灵力,而且那药散的香味好像直接窜入到鼻孔之中,

    很难想象手中这玉瓶中盛放的还是药散,恐怕应该是达到药液,或更高品质的药丸才能有这样惊人的效果吧,

    带着些许热量的药香与灵力混合在一起冲出玉瓶,左风不敢有所停留而是以非常快的速度倒出了一点,接着舌头一卷就将这部分药散送入腹内,

    同样的温热之感顺着喉咙向下流去,与左风炼制出來的有所不同,药寻搞出來的药散几乎在进入身体的同时就产生了变化,虽然也是一股股的凉意,但这药力中带來的却是一种彻骨的凉意,

    不同于“寒凝冰雾”那种让人瞬间身体僵硬的冷冽,这种凉意仿佛是大热天当头浇下一桶冷水般,使人的精神从里到外为之一振,左风知道他与药寻虽然用同样的药方,同样的药材,可炼制出來的药散却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一些短时间内提升力量或是灵力的药物,在产生这些力量的同时,也会让人的情绪变得波动剧烈无法冷静思考,可老者炼制的聚力散却沒有这种弊端,反而会让服用者的神智变得更加清醒几分,

    最让左风诧异的是,这聚力散在服下的数个呼吸后,就让他感到手臂上的囚锁都微微一轻,而且也不会有那种力量太过充盈想要宣泄的冲动,

    “这,这……”

    左风诧异的张了张嘴,却只是说出了两个字,因为只有去仔细体悟他才感觉得到,此时的力量上已经超出了淬筋期的境界,左风的这种感觉并非是普通武者达到淬筋期,而是以他现在的身体水平达到淬筋期的力量为判断标准,毕竟左风现在的强悍程度,已经快接近淬筋初期的水平了,

    左风一脸震惊的抬头向草棚内的药寻看去,此时那位破衣烂衫的老者,在此时的左风看來是那么的神秘,甚至还让他感到了一点点恐惧,拥有这样恐怖炼药实力的老者,究竟又会有着什么样的身份,他又为何如此苦心的想要帮助自己提高炼药术,这些问題左风不得不去思考,

    药寻见到左风震惊的样子,只是微微一笑说道:“怎么,发现不同之处了,”

    左风心中的想法药寻并未知晓,可能他也不在意左风如何看待自己,就像他那种怪异的打扮一样,他根本就不在意自己会给别人留下什么印象,

    轻轻点了点头,左风缓缓开口道:“单纯从药力上看,比我炼制的聚力散要高出了至少两倍,而且……”

    顿了顿,左风才继续开口说道:“而且,和我炼制的聚力散相比较,可以说完全是两种药散,不但能够避免所有临时提高力量药物的弊端,而且还能够柔和的释放药力,恐怕药效的持续时间也会比我炼制的聚力散,最少长了一倍不止,”

    药寻对于左风的评价很是满意,最重要的是左风在服食完自己炼制的聚力散后,根本就沒有去发挥力量,只是单纯的凭借自身的体悟就能得出这样的结论,显然左风并未因为之前自己的那次痛骂,而丧失掉原本的自信,

    自信是一把双刃剑,能够强大自身的同时也容易让自己迷失,谨慎细致也同样是一把双刃剑,能够让人不在细节的地方出错,但同时也容易让自己束手束脚,显然左风并沒有像药寻担心的那样,他在这其中找到了一个平衡点,

    “既然知道了自己的不足,那么我想你也应该明白自己接下來该努力的方向,那还不赶快想办法提高上去,还在那里呆头鸟一般的看着我,就你那水平还想让我夸你几句么,”

    药寻说着说着表情就冷了下來,语气也是极为的不善,可此时左风听來却极为顺耳,甚至在心中有种极为舒服的感觉,药寻给自己的感觉有点像师父藤肖云,他不像藤肖云那般严厉的点出自己的错误,而是用一种尖酸刻薄的方式让自己对错误印象深刻,

    不论用什么表达方式,左风都能够感受到其中的善意,所以左风在听完老者的话后,就咧开嘴笑了笑,见到自己臭骂了对方后,这少年还能如此发自真心的冲自己露出微笑,药寻也是在愣了一下后,也就有些尴尬的转过脸去,

    此时的左风已经在此转身坐在了药炉之前,略微思索了一会儿,就再次将将灵力灌注进药炉之内,

    以前左风炼制药散都是通过那本初级炼药心得,和其他几本大陆逸闻之中的只言片语学來的,如今却不同了,药寻虽然对他的指点也是只言片语,但这位老人却每次开口都会切中左风不足的重要点上,所以左风每次受到药寻的提点,都会对自身炼药有一个很大的提高,

    不仅如此,药寻还亲手炼制了最高阶的一炉药散,聚力散,以药寻这样的身份几乎无人能够亲眼得见他的炼药过程,而左风能够亲身在旁一丝不漏的目睹,也是让他对于炼药术有了重新的认识,就好像一个人摸黑走了很久的夜路,突然之间前方有了一线光明,虽然路还有很远,但终究是知道自己该行往何处,

    一炉药散炼制完毕,左风只是将其取出放进身旁之前炼制好的那玉瓶之内,然后重新回忆一遍自己刚刚炼药的全部过程,然后又回忆了一遍药寻炼药时的过程,然后就再次动手炼制起來,而随着他的炼制,那一大包药材也开始渐渐变得少了起來,

    虽然左风这样炼制好一炉药散,就停下來思考半天的举动极为浪费时间,但药寻却是脸带笑意的在一旁观看着,而且还不时的轻轻点头,因为以他对炼药术的了解,只要每次扫上几眼,就清楚左风每次炼药都比之前又略微的提高几分,

    很快左风身旁就有三只装得满满的小玉瓶,这些药散若是放在普通的纸包内,恐怕最少是五十包左右的数量,

    药寻握着酒瓶一走三晃的來到了左风的身边,伸手将左风酿制好的三瓶聚力散拿起装入怀中,左风此时并未炼药,而是如之前几次般正在闭目沉思,听到身边有脚步声就睁开眼來看了看,

    发现药寻将自己炼制好的药散取走,疑惑的开口说道:“药前辈,您这是,”

    “怎么,这些药材都是我出的,我自然要拿去卖掉了才有钱买酿酒的那些材料了,你以为这些药散炼制好了就是给你的啦,”

    老者听到左风的询问,嘴角翘起一副冷冷的说道,左风虽然有些不舍的看着这些药散,但也确实如老者所说,这些药材确实都是他给自己的,若是就这样据为己有还真有些说不过去,

    随后左风又发现药寻伸手向那一只带着瓶塞的玉瓶抓去,正是药寻之前示范给左风看时所炼制的药散,见到药寻想将这瓶只瓶子也取走,左风立刻赶到有些肉痛,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开口说道,

    “前辈,您看那些药散都拿走了,这一瓶只有这么一点点,不如就送给我吧,我现在还炼制不出这样品质的聚力散,留下來正好能让我做个比较,”

    药寻好像根本沒打算拿走那瓶药散般,立刻就将手缩了回去,“嘿嘿”一笑说道:“好吧,好吧,这药散就留给你了,不过你炼制这几瓶的费用就都用这瓶药來抵消了,”

    左风见到药寻的动作似乎就明白了一些,之后又听到药寻的话语,更是头顶有着黑线冒出,这药寻显然就沒打算真的取走这药瓶,而是根本就是让自己免费为其炼药而已,

    老者说完也不再多看左风那要喷火的脸色,而是转身快步的离开了这里,左风略微思考了一番,忍不住脸上现出了苦笑,但也赶忙将药寻炼制出的那瓶聚力散给收入到了纳晶之中,

    正背对着左风离去的药寻,也是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自己炼制的那聚力散虽然只有一点,但论起其价值绝对要超过左风这三瓶相加的总和,但他也明白左风根本不是看重其价值,也不是他说的什么要相互比较那种理由,而是看重了这药散的效力而已,

    左风却也是无奈,虽然那三瓶药散不能与手中的这瓶相比较,但有这些聚力散在手,以后与人拼斗起來无疑会让自己的战力提升一个档次,

    但左风为人也比较洒脱,对于这些他也并不会太过计较,而是低头继续思考起自己炼药时的细节上的一些问題,

    药寻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远处,而这片宅院依旧如同鬼域般安静异常,但这样的地方却最适合左风安静的思考,专心的炼药,

    药寻仿佛对这里极为熟悉,离开了这处街道三拐两绕就來到了一处豪华的小楼,这小楼正是左风之前远远见到,他猜测是这峦城城主所居住的处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