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苍穹九变(邪帝传人在都市) > 第3063章

第3063章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风起闲云
    第3063章

    天魔王,如今的深渊之主,昔日的神座之前,为三古族之后,三柱神所创造的第一个生命,亦是在三古族之后,唯一一个敢于背叛三柱神,彻底堕落的存在。

    可即便是如此,三柱神也没有毁掉天魔王,只是把它封印在神遗之地,永远都暗无天日的深渊之中。

    由此可见,三柱神对于天魔王这位昔日的神座之前,究竟是何等的厚爱。

    然,谁又能够想到,除了以上那些身份之外,天魔王还有一个无上崇高的身份,那就是第一神子,由三柱神分别赐福,各自赋予一种神明之力的神子。

    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证明,并使人能够联想到,天魔王究竟是何等的强大和恐怖。

    须知,以往历史上的神子,无论是创世神族和创世神族之间,还是创世神族自我分裂,亦或者是创世神族和座下创造的优秀种族,等方式诞生下来的神子,其实都只能继承一种神明之力,而且还是不完全的神明之力。

    比如说,苍穹集团目前最了解的一位神子,被囚禁的熵神之子:极。

    极,也仅仅不过是继承了母亲操控寒冰之力的天赋,结合负熵现象,掌控的神明之力:绝对零度,拥有能够冰封一切的极致力量。

    很显然,熵神之子:极也仅仅不过是掌握了熵神的部分神力:负熵,而没有掌握熵神的熵增,无法做到温度的极限变化,冷热交替,法力无边。

    这,才是神子正常掌握的力量,如果掌握全部的力量,就不是神子,而是创世神族。

    故,神子固然强大,可终究还是算不上真正的创世神族,仅仅只不过是比肩半神,略微更高一个层次而已。

    可即便是如此,神子也足够强大,横扫半神,不费吹灰之力。

    而这还只是一位神子掌握一种不完全的神明之力,若是一位神子掌握了复数以上的神明之力,那么它的实力将会有多强,光是想一想就让人颤栗。

    此刻,现在,就有这么一位存在,正是天魔王。

    谁也没有想到,天魔王不仅仅是三柱神于三古族之后创造的第一个生命,竟然还是从它们合力直接诞生下来的生命,得到三柱神的共同赐福,享有三柱神的部分神力。

    要知道,一般创世神族诞生的神子,就已经强大的如此可怕。

    由三柱神亲自诞生下来的神子,继承了三柱神的部分神明之力,将可怕到何等高度?

    反正,以苏阳的胆识,他也难以避免的被吓到了。

    甚至,于此刻,苏阳更加精准的确认一件事,天魔王这位第一神子,不仅仅是因为它乃第一位神子,还是神子之中最强的存在,没有之一。

    而这也难怪,天魔王不怕先天之灵,因为每一个先天之灵,即便是等同于神子一般的存在,可他们的真实实力,也不过是继承一种不完全的神明之力,即便是来自创世神王,也难以比肩继承于三柱神的天魔王。

    足以可见,天魔王究竟强大到何等高度。

    可话是这么说没错,但苏阳在冷静过后,心中还是生出几许疑惑,略微茫然的抬头望着天魔王,问道:“如果,你无惧先天之灵,为何不亲自动手,打穿圣境,进入我们的世界,探索你想要知道的事情。”

    天魔王似乎一点都不觉得丢人,理所应当的回道:“一位先天之灵我不怕,两位先天之灵也无惧,但是三位先天之灵,就会让我头疼了。而如果先天之灵的数量,达到四位,恐怕即便是我,也要落荒而逃。呵~,千万不要小看可比肩神子的家伙们,毕竟他们的力量是继承自创世神王,比三柱神更加强大的存在。”

    苏阳若有所思,也必须承认,天魔王固然强大,可先天之灵数量更多。

    尤其是在这么一个大黑暗时代,众神沉寂,久不现于诸天世界,继承了部分神明之力的神子,便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存在。

    更何况,比起孤军奋战的天魔王,先天之灵的数量占据极大的优势,光是已知的,目前还在活跃的就有三大主宰和玉清天尊,及还有太清天尊、上清天尊二位不知是死是活的强大存在。

    总而言之一句话,我一个先天之灵打不过你天魔王,那就一起群殴你,绝不惧你。

    故,真正算起来,终究还是圣境一方,更占优势一些。

    就在苏阳在思考,在衡量这些事情的时候,代表着天魔王的泥塑,很是人性化的笑眯眯问道:“怎么样?现在总该相信我一些了吧?友情提示,跟我做朋友,所能够收获的好处可是很多很多哦。”

    苏阳还是坚定不移的摇头说道:“不,我拒绝你!”

    天魔王点头说道:“我理解你的坚持,因为这是建立在你不了解我的基础上,也更是建立在你的无知之上,就像凡人不可语神的道理一样,我虽然还不是真正的神,但是我比任何人都接近神。所以,你又如何知道,我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苏阳肯定的回道:“不知道!也正因为不知道,才害怕与你交流,更不用说做朋友了。”

    天魔王没有再坚持,略带遗憾的说道:“如果是这样,那还真是可惜啊!既然如此,不如你我之间做一个约定吧,待你将来拥有和我一样的力量之后,你再回过头来想一想,我今天的所作所为,究竟包含一些什么深意。”

    苏阳皱眉不解,但也觉得没有必要拒绝,只是莫名其妙的点点头,便不再多说什么。

    尔后,就见天魔王轻松的笑着说道:“好了,我们的谈话到此为止,希望将来有一天,我们能够坐下来,能够真真正正的促膝长谈一次。”

    苏阳微微昂首,问道:“你就这么确信,我将来能够走到你一样的高度。”

    天魔王开口说道:“不确定,但我等得起,不是吗?”

    是的,天魔王乃是第一神子,在半神都拥有恒古的生命,它又何尝不是呢?

    至少有一点可以证明,天魔王乃是一位最古老的存在,从诸天世界最初期活到今日,未来还会如此的活下去,仅凭借这一点,就不用担心天魔王等不起。

    故,面对天魔王的如此回答,苏阳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到是天魔王十分的干脆,说走就走,似乎一点都不含糊,完全不在乎苏阳的态度。

    对此,苏阳很是无语,但又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开口问道:“能问最后一个问题吗?”

    天魔王稍微停顿一下,笑着说道:“你很贪心,但我并不在意,所以如果只是一个问题的话,我并不介意回答你。因此,你可要想清楚了,你只有一个问题的机会。”

    只有一个问题?

    好吧,这已经是天大的奢侈了。

    毕竟天魔王知晓的秘密,可能一点都不比普罗托斯少,如果真给苏阳敞开了问,说上三天三夜,恐怕都说不完。

    只是天魔王和普罗托斯的情况差不多,如果苏阳不提,普罗托斯就不会主动说,只待苏阳发现之后,才会做出相应的解释。

    苏阳曾经问过普罗托斯,为什么不干脆都说清楚。

    而普罗托斯的回答很有意思,时间太久了,知道的东西太多了,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有见了,才会想起来,平时不会去主动关注。

    至于是否真的如此,苏阳就不知道了,毕竟他也不能强迫普罗托斯。

    不过这大概是真的,毕竟活的太久,知道的太多,就不能把什么事都挂在心上,否则会把自己给彻底的逼疯。

    是啊,有时候,在永久的生命面前,时间才是最大的敌人。

    而天魔王大概也是如此,从谈话中就能够发现,它讲的内容都很随性,完全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会主动思考该讲什么,又什么不该说。

    故,苏阳这一次仅有的提问机会,也显得十分重要,问对了会有极大的收获。

    但苏阳却不准备这么做,因为这没有任何意义。

    毕竟,提问的机会只有一次,得到的答案只有一个,无论问什么,都无法解决苏阳心中太多的谜团。

    因此,斟酌过后,苏阳只是问道:“你,为什么要背叛三柱神?”

    天魔王微微一愣,突然开怀大笑了起来,似乎非常开心的样子,说道:“哈哈哈哈~,我以为你会问我,如何成为半神,如何成为神子,哪里可以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之类的。却不料,你竟然在关心这么一件小事,让我非常的满意。”

    苏阳顿感无语,这还是小事?如果说至高无上的神座之前,不知因何原因选择堕落,这要还是一件小事的话,那什么才算是大事呢?

    至于询问天魔王如何获得更强的力量一事,抱歉,就算天魔王所说皆为真,苏阳也不会相信,因为他只相信自己所能够掌握的力量。

    对此,天魔王也不在意,因为它已经说了,只会回答苏阳一个问题,至于苏阳问什么,它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就这样,只见天魔王继续说道:“嗯~,容我想一想,我当初为什么要背叛三柱神。呵~,时间有点久,请你稍等一下。”

    苏阳也不着急这一会,默默的等待片刻之后,才见天魔王突然间想到什么,笑着开口说道:“嗯~,我想起来了,好像,大概,貌似,因为我觉得,这样似乎更有趣一点,于是便跟三柱神讲,我要推翻你们,请你们立刻退位,让我主宰一切吧。嗯~,然后没打过祂们,甚至刚动手,就惨遭无情的镇压。嗯~,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在祂们面前,我也比蝼蚁强大不了多少啊!”

    闻言,在这一刻,不只是苏阳,就连天魔王座下的血魔王,都目瞪口呆的注视着寄宿有天魔王一缕意念的泥塑,怎么也没有想到,天魔王竟然会因为这么一个荒唐的理由,背叛了三柱神。

    而天魔王似乎一点都不在意众人的态度,笑着随意解释完了以后,就见那泥塑凭空解体飘散于天地之间,似乎已经完成了使命,被收走了里面寄存的一缕意念。

    待这时,苏阳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当场就再也按捺不住,歇斯底里的发出一声近乎于疯狂的咆哮,怒吼道:“可恶!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这一刻,苏阳发现自己都有些控制不住情绪,他再一次被天魔王的荒唐所震惊。

    不只是苏阳,几乎每一个人都红着双眼,感觉遇到了这一生,最无法理解,也最不可理喻的事情,三观都彻底的被颠覆,差一点没被天魔王给气的走火入魔。

    是的,面对这么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场面一度都有些失控,连尊崇着天魔王的血魔王都忍不住低声的咒骂着,感觉有些无法接受。

    而在此之前,深渊一族内部,许多恶魔都在猜测,天魔王为什么背叛三柱神。

    可大多数都认为,天魔王遭遇到了什么不公正的对待。

    甚至于,还有人荒唐的认为,天魔王爱上一个女人,遭遇到三柱神的反对,为了挚爱跟三柱神决裂之类的忠贞爱情故事。

    可惜,这都不是!

    天魔王真正背叛三柱神的理由,是因为它觉得做神子太无聊,想要主宰一切,于是不自量力的向三柱神发起挑战,然后被秒杀,被无情的镇压。

    太荒唐了!

    太荒谬了!

    这天魔王是叛逆期的大孩子吗?它这一生究竟做过多少荒唐的事情?

    难怪,三柱神会镇压它。

    因为可能连三柱神自己都没有想到,在诞下天魔王之后,这娃儿的脑袋是不是不小心被门挤过,竟然这么的不靠谱,简直就是一个最失败的作品。

    可,偏偏这样的事情,就真的在天魔王的身上发生了。

    且,听天魔王的语气,它还没有放弃,仍然想着如何推翻创世神族,自己当家作主的念头。

    顿时,光是想一想这事,所有人就有些不寒而栗。

    就连同为深渊一族的血魔王也不例外,感觉自家的主子实在太不靠谱了。

    甚至,这时候血魔王有理由怀疑,如果真让天魔王成功了,诸天世界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可能比创世神族掌控诸天世界,还要更加的混乱和离谱。

    当然,也不排除另外一个可能性。

    那就是天魔王真的当家作主之后,发现很无聊,直接撂挑子不干了。

    反正,在场的所有人算是真正见识到了,这个天魔王到底是多么的不靠谱,无论在它身上发生多么荒唐的事情,都一点都不让人感觉意外。

    但,比起这些,在场所有人,包括蜘蛛女王、血魔王两位半神,都没有觉察到一件事。

    现在在场的每一个人,似乎都有些不正常的混乱。

    是的,尽管天魔王刚刚所说的话过于荒谬,但听一听也就算了,没必要计较这些。

    只是,为什么明明知道不用太在意,可为什么就如此的心烦意乱,都差一点有了要走火入魔的迹象。

    就在这种混乱失控的情况之下,道法深厚的李耳第一个反应过来,立刻口诵净心咒,后知后觉的断喝道:“净心,凝气,不要再思考任何关于天魔王的事情。”

    惊~!

    随着李耳一声断喝,苏阳紧接着惊醒,眼底先是一阵茫然,随即就流露出几分无比骇然之色。

    不只是苏阳,稍后反应过来的血魔王,身为半神的它,无比懊恼的说道:“可恶~,结果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

    大家的目光瞬间望向血魔王,隐约间好似已经觉察到什么。

    血魔王强行平息自己心中的杂念,保持大脑空白,稍后完全恢复之后,才苦涩无比的说道:“强者,总是寂寞的。尤其是我主这个层次的存在,它的声音之中,都包含着让人混乱失控的力量,颠覆常识的神秘。”

    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

    当修为达到一定的境界,当自身强大到一定的程度,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法理,形成某种共振。

    且不说别的,仅以苏阳而论,他随着修行的不断深入,自身与天地法理越来越接近,无形中已经属于非人的存在,等同于天地大道的一部分。

    故,苏阳光是散发出一丝丝微不可查的气息,在如果是没有任何修行经验的凡人眼里,都像是天道一般宏伟和博大,蕴含着法理的真意。

    设想一下,近乎于等同于法理的苏阳,如果面对一个凡人,光是自身包含的知识,恐怕就能够摧毁一个凡人的所有意识。

    这,或许就是凡人不可语神,不可名状,不可窥视的主要原因。

    就像是蚂蚁永远不懂人类在做什么一样,面对巨大的修为差距,对方可能说一个字,都包含着庞大的信息量,烧死无法承受的大脑,以至于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变成一个植物人。

    而在场的这些人,尽管不愿意承认,在天魔王的面前,他们每一个人,都实际上不比蝼蚁强大多少。

    因此,光是与天魔王交流,就可能要承受极大的压力。

    很显然,刚刚发生的失控,大概就是因为这么一个原因,承受了超过上限的信息量,导致身体和心灵方面,都无法控制的混乱。

    可怕!

    简直就是太可怕了!

    更可怕的是,天魔王还算不上神明,仅仅只是一位神子,并且跟大家交流的只是一缕意念化作的泥塑,结果还会造成如此恐怖的效果。

    可想而知,如果是本尊在这里,天魔王恐怕一句话,就能够秒杀这里所有人。

    念及此,在场每一个人都禁不住惊出一身的冷汗,也对“神”级强者,首次有了一个清楚的认知。

    是的,仅仅不过是一位神子,究竟如此可怖,如果是真正的创世神族,将会可怕到什么程度?

    同时,也难怪创世神族本身都会用一副外壳遮掩真身,如果是真身显露于世,恐怕只是看一眼,就能够让绝大部分生命,连反抗都做不到,就会被直接杀死。

    而正是基于这个原因,让苏阳再一次想起三大主宰,他们同样以特制的雕塑示人,这并非是什么装神弄鬼,乃是因为他们也是神子一般的存在,如果是显露真身,会对圣境的一般修行者,造成极大的伤害。

    不过相较于天魔王仅凭一缕意念,就能够造成如此大规模的失控和混乱,三大主宰明显还差上不少。

    至少,苏阳在和三大主宰交流的时候,就没有出现过什么意外,并且第一次与三大主宰交流的时候,苏阳还仅仅不过是至尊境的修为。

    由此可见,三大主宰不如天魔王,而天魔王也无愧其第一神子的称号。

    当然,无论是三大主宰,还是天魔王,他们孰强孰弱,对于苏阳来说都不重要。

    因为不管是三大主宰更胜一筹,还是天魔王更强三分,显然都不是苏阳这个层次能够对付的存在,人家吹口气就能够把苏阳给灭了。

    故,苏阳足够冷静的思考一下,通过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无比肯定的确认一件事。

    在先天之灵、天魔王这个层次,人数已经失去了意义,唯有站在相同的高度,才能够形成基本的对抗。

    也就是说,苏阳如果没有可比肩神子的力量,他就永远不可能正面先天之灵和天魔王。

    甚至,连正视可能都做不到。

    对此,这让苏阳又禁不住想起那句话:凡人不可直视神,不可语神。

    而先天之灵、天魔王即便是还没有到真正达到创世神族这个层次,可是因为其本身的特殊性,已经无限接近创世神族这个层次。

    因此,无论苏阳多么的心不甘情不愿,现在他连直视先天之灵、天魔王的资格都没有。

    差距,简直大到让人绝望!

    尤其是苏阳现在别说拥有可比肩神子的力量,甚至连如何成为半神,苏阳都毫无头绪。

    甚至,按照先进这个模式修炼下去,苏阳都不知道自己修炼的方向是否正确。

    皆因,根茎式修炼法虽然有极大的希望成就先天大道,可是小天道修炼之法,未必能够承载先天大道的力量。

    届时,如果苏阳在修行的路上走到一个极致,明明可以突破,但突破之后必死无疑的情况之下,已是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绝望的事情。

    不行,这一次事情结束,待一切都稳定下来之后,必须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至于怎么找到解决的办法?

    苏阳已经心中有了大概的想法,如若是还不行,大不了到时候问一问普罗托斯,毕竟人家可是掌握了制造半神的方法,必然会有所帮助。

    念及此,苏阳让自己暂时从杂念的状态之中恢复出来,长吁一口气,已经勉强恢复了冷静。

    而伙伴们也在李耳不断诵出的净心咒之下,逐渐平复躁动的心神,从失控的状态恢复,一个个还有点心有余悸,感慨着天魔王的强大。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血魔王略显疲惫的说道:“再次抱歉,我主并非是刻意而为,因为它实在是太强大了,即便是尽量克制,不经意之间流露出来的力量,还是对身边的一切造成影响。所以,我主本身是没有恶意的,它仅仅只是太孤单,太无聊了。”

    苏阳面色难看的说道:“孤单?无聊?难道说,天魔王突然出现,只是为了跟我聊聊天而已?”

    血魔王苦涩的说道:“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如此。”

    苏阳彻底的沉默了,他思考来,思考去,想要揣测天魔王究竟想做什么,怎么也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这么一个荒唐的理由,还真是让人绝望啊。

    到是一直没有说话的李耳,抚须颇为感慨的说道:“可以理解,也无法理解。哎~,也许一切就如天魔王所言,我们不站在相等的高度,是永远无法理解它这个层次的真实想法。”

    对此,在场的每一个人,再一次禁不住想起“凡人无法揣测神明的思想”这句话,深刻又清晰的认知到,自身的渺小和无知。

    最后,血魔王又是一声感慨,说道:“好了,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下个月,天门崖,我等再见。”

    苏阳并无怪罪血魔王的意思,因为从天魔王的行为来看,许多事情不是它血魔王能够控制的,反而大多数时候,血魔王还是一位受害者。

    故,苏阳真正关心的,乃是接下来商业同盟的计划,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深渊一族合作的意向还是很强烈的。

    至于佛祖、邪帝、元始、光之圣女四人的事情,因为天魔王,苏阳即便是想杀他们,恐怕现在也做不到,只能小心提防一下了。

    可话又说回来,面对天魔王这个层次的存在,如果对方真有恶意的话,再怎么小心提防,恐怕也是防范不住。

    既然如此,那就暂时抛在脑后,还是多多思考如何壮大自身的事情吧。

    就这样,苏阳暂时收敛心中的想法,跟血魔王略微客套一句,目送血魔王离开之后,就冲着蜘蛛女王点头说道:“走,我们先回吞天虫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