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苍穹九变(邪帝传人在都市) > 第3147章

第3147章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风起闲云
    第3147章

    有些话,可以放在明面上来讲,这样可以让人安心。

    有些话,却必须秘密商谈,这样可以让自己安心。

    苏阳和沙皇的初次会面,顺便让血魔王跟在身边,虽然明面上是别犯了沙族的忌讳,让血魔王在一旁辅助,实际上是为了安诸族半神的心,让它们知道苏阳在做什么,坦坦荡荡,光明磊落。

    如此一来,诸族半神至少会对苏阳放下一些戒备,就算是有所怀疑,也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

    而就这样待表面上要商议的事情谈完之后,接下来就必须商讨一些私下里的事情,那就不适合让诸族半神知道了。

    皆因,苏阳私下里与沙皇深入交流,双方想要达成意愿,建立真正的同盟关系,里面肯定要涉及到一些苍穹集团和沙族之间的秘密协议和交易,又岂能让它族知晓?

    于是乎,这里面苏阳耍了一个巧,通过带上聂凌波,以“夫人”外交的方式,把一件苍穹集团特制的超级量子通讯技术交予对方,转交给沙皇,完成私下的交流。

    故,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当苏阳和沙皇心照不宣的结束了表面的商谈和交易之后,初一回到曙光级移动要塞,苏阳选择了一个合适的机会,开始与沙皇进行交流。

    随着超级量子通讯技术的传讯,秘密房间中降下来的大屏幕之上,立刻投影出沙皇的身影,还是那么的神采奕奕,带着几分王独有的高傲,双手环抱在胸前,平静的透过屏幕注视着苏阳,嘴角含笑,问候道:“苏王绕了这么大一个弯子,想要谈的内容,恐怕不简单吧?”

    王与王之间的谈话,不需要虚以委蛇,直奔主题。

    见沙皇如此直接,苏阳也不含糊,缓缓点头说道:“我想要和你合作,那种真真正正的共同进退,生死与共,不离不弃的伙伴关系。”

    沙皇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只是平静的注视着苏阳,直言不讳的问道:“理由!”

    苏阳回道:“沙族需要我苍穹集团,我苍穹集团同样需要沙族。不仅仅是沙族,还有雪族,由我苍穹集团、沙族、雪族三者之间,建立一个真正的铁三角关系,攻守同盟,共同进退,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沙皇沉默片刻,深思良久之后,不疾不徐,一字一顿,思路清晰的说道:“沙族虽然迫于形势,不得不向诸族妥协,加入对抗黑暗的阵营之中。但,也不一定要找盟友,且就算是找盟友,不如与同命相连的雪族共进退,岂不是更好更合适?故,还是那句话,请苏王讲清楚一个理由,我沙族就算是需要盟友,为什么要与你为盟?并且,还是如此严重苛刻的盟友关系?”

    苏阳目光锐利的说道:“沙族的王,现在你恐怕弄错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吧?不是我苍穹集团找着你沙族做盟友,而是你沙族需要我苍穹集团这个盟友才对。”

    是的,苏阳想与沙族合作,建立最坚定不移的同盟关系,共同进退,生死与共。

    但,这并不代表苏阳求着与沙族合作,实际上应该是沙族求着苍穹集团,建立真正的攻守同盟才对。

    毕竟,沙族固然无比强大,也曾辉煌一时,可说到底还是一个战败者。

    故,迫于目前的形势和大势,沙族不得不加入对抗黑暗之中,但在离开黑暗大陆,远离诸族纷争太久的沙族,重新出现在世人的视野之中,一个战败者的身份,许多方面都缺乏强有力的话语权。

    至少,目前沙族虽然强大,可是诸族也不弱,还有像三大主宰、普罗托斯、天魔王这样的神子级别的至强者称雄,沙族如果不听话,分分钟被灭,几乎是不可避免。

    因此,沙族需要提高自身的价值,提升话语权,掌控自己的命运,就需要一个能够靠得住的盟友,在关键的时刻能够起到决定性的帮助。

    对此,雪族虽然也很强大,实力也是相当的不弱,但是情况却也与沙族差不多,无法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在诸族的眼中,沙族重现世间,无疑等同于是“狼来了”,会压榨诸族本身的生存空间。

    如此,沙族对于诸族来说,就是必须警惕的对象,必然处处受制。

    简言之,沙族和雪族暂且不说能不能成为真正的盟友,就算能够成为盟友,也未必会多么的坚定,在诸族环伺之下,充其量也就是自保。

    再加上雪族本身并非战败者,它们一直生活在冰封雪原,与诸族的仇恨并不是太多。

    如果这时候诸族为了拉拢雪族,开出一些诱人的条件,雪族究竟会不会同意暂且不谈,万一雪族同意了,沙族的境地就会更加尴尬,被吞并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总而言之一句话,沙族目前的境地十分尴尬,自保都十分的勉强,如果不能够找到一个能够共同进退,生死与共的合作伙伴,对于沙族来说情况并不会好上很多,只能在一次次被迫的退让之中灭亡。

    这,就是苏阳为什么会说,不是苍穹集团求着沙族合作,而是沙族现在必须跟苍穹集团合作,并且还是那种最深程度的合作,双方不能有任何一丁点私心。

    如此,沙皇这时候说出这些话,在苏阳看起来就是很不给面子,直接给你怼回去,看你怎么接招。

    沙皇还是不温不火,也不生气,笑着从容问道:“这就是你合作的诚意?”

    苏阳笑眯眯的问道:“沙皇,干脆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无论是向诸族低头,还是与雪族合作,都不是你沙族最佳的选择。反观我苍穹集团,能够给你沙族带来真正想要的东西。否则,你也不会偷偷的跟我在这里谈了。”

    沙皇点头说道:“明人不说暗话,你所说的这些我都承认,沙族确实现在需要盟友,并且还是那种能够生死与共的真正盟友。但,我对你苍穹集团不了解,更对你不了解,如何能够放下心来跟你合作?所以,我建议还是有限度的进行合作,真正的深入合作,目前于你、我来说,于沙族、苍穹集团来说,都不是最佳的选择。”

    只要沙皇真的愿意谈结盟的事情,那么便能够谈下去。

    故,苏阳也不含糊,直言不讳的邪逸说道:“创建守夜人组织的建议,是我提出来的。诸王认可,只差细节。待这一次,我率领黑夜远征回归之后,便是真正坐下来商讨守夜人组织的事情。你说,到时候我苍穹集团能够从中收获多大的利益?”

    沙皇流露出几分严肃之色,慎重考虑过之后,说道:“诸王可不是傻子,你敢从中牟利吗?”

    苏阳笑道:“至少,略微占据一点比较重要的位子,并不算什么太困难的事情。”

    沙皇又问道:“你准备如何说服寒帝?”

    苏阳回道:“寒帝的态度已经不重要了,只要他不傻,便知道与我合作才是唯一的出路。如果在这里面再加上你,寒帝已经别无选择,除非它愿意做诸族的傀儡。”

    沙皇长叹道:“如果只是这样,我也会担心,纯粹被你利用,或者变成你的傀儡。”

    苏阳当场掷地有声的说道:“我苏阳,说到做到!所以,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所作所为,都不会因为你的态度,有任何的改变。”

    沙皇又问道:“为何选我沙族?还有雪族?”

    苏阳平静回道:“因为,你们可以做真正的朋友,可以共患难的朋友。”

    沙皇笑着再问道:“你又不了解我,怎么确定我可以共患难?”

    苏阳笑道:“不管你信不信,有时候任何人相处,从第一眼开始,就知道可以不可以做朋友。而我这个人,偏偏就是如此任性,如此相信直觉。所以,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沙皇绝不是一个背信弃义的小人,是一个真正可以结交的朋友。”

    再也按捺不住,沙皇发出了一连串的放肆大笑声,抚掌说道:“好,既然你愿意交我这么一个朋友,我又如何让你失望呢?”

    苏阳流露出几分会心的笑容,开口说道:“从这一刻开始,我苍穹集团,与你沙族,同进退,共患难,不离不弃!”

    沙皇认真说道:“好!从这一刻开始,我沙族愿意与苍穹集团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说完,沙皇和苏阳二人相视一笑,仿佛早有默契,一切都尽在不言之中。

    至于成功建立同盟关系之后,是否签订契约的事情。

    在这方面,苏阳和沙皇都不约而同的没有提此事。

    皆因,君子一诺重千斤,如果连约定都无法遵守,那么就算是签上一份契约,终究还是白纸一张,没有任何意义。

    故,苏阳和沙皇都没有任何提起签约方面的事情,因为这只会让彼此觉得不信任对方。

    而所谓的信任,则是人和人之间相处的基本,仅此而已。

    因此,当苏阳和沙皇立下约定之后,沙族和苍穹集团的同盟关系就已经建立,无论是苏阳,还是沙皇,都会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但,建立同盟关系,只是彼此合作的一个基础和开端。

    当苏阳和沙皇相视一笑过后,就见苏阳微微收敛笑容,认真的望着沙皇,问道:“我想知道,沙族真正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沙皇沉默片刻,认真的开口回道:“生存,自由,以及……复仇!”

    生存!自由!复仇!

    苏阳仔细品味一下沙皇的回答,邪逸的笑着问道:“生存还好说,这是一个种族的延续;自由又从何来?难道沙族如今不自由吗?还有,所谓的复仇是什么?诸天遗族吗?”

    沙皇目光凌厉,不答反问道:“从你踏足无尽沙海,途径黑湖洲,又行至我光湖洲,一路走来,你看到的是什么?”

    苏阳笑着回道:“一个在苛刻环境下生存的失败一族。”

    “失败一族?”沙皇仔细品味苏阳的话,突然悲痛的大笑起来,带着浓浓的自嘲自讽的味道,咬牙切齿的说道:“是啊!我沙族是何等的失败!只能苟活在这无尽沙海之中,在如此苛刻的环境下,就连踏出一步也不敢啊!”

    说着,沙皇抬起头来,望着苏阳开口说道:“我沙族,沦落至此,或许是咎由自取。但,更主要的还是那群高高在上的神明,祂们把我沙族当做玩偶,无比肆意的凌辱。故,我今日实话告诉你吧,我沙族每一位族人,之所以不惜苟活于世,就是期望将来有一天,能够向那高高在上的神明复仇,即便是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因此,若是你觉得,与我沙族相交,太过于危险,先前所说的话,可以就此揭过,以免未来沙族会连累于你苍穹集团。”

    可怜又可悲的沙族,它们之所以变成如今这般境地和模样,或许与它们当年狂妄自大有关,或许也有一点咎由自取,但更多的原因还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明。

    可以说,发生在沙族身上的悲剧,乃是创世神族统治着诸天世界时期,最典型的一个案例,比沙族还要更悲惨的种族,比比皆是。

    不同的是,大多数种族都已经湮灭于历史的尘埃之中,而沙族仍然铭记着仇恨,妄图向神明进行复仇。

    对此,苏阳表示可以理解,但是却不认同。

    只见面对沙皇最后近乎于沥血一般的警告,苏阳笑眯眯的邪逸说道:“你不用试探我,也不用质疑我合作的诚意,就算你的终极目的是向神明复仇,既然我今日站在这里跟及谈结盟、谈合作。那么,我所说的一切承诺都将会兑现,不会因为任何事情改变,即便是未来终究有一天,面对的敌人会是神明。”

    沙皇明显愣了一下,它设想过无数种可能性,却都没有想到苏阳会如此回答。

    一时间,内心也有些震惊和感动的沙皇,忍不住的问道:“那些是神明,高高在上的神明,无所谓不能的神明,你不怕吗?”

    苏阳笑眯眯的回道:“在我的苍穹集团之中,流行着这么一句话,大致的意思是,所谓的神明,无非就是强大一点的人罢了。充其量比我们多一点修为,多一点知识而已。”

    沙皇哭笑不得的说道:“你是一个疯子,你苍穹集团也是一个疯子,我现在都有点怀疑,与你合作,会不会死的很惨。”

    苏阳把刚刚沙皇说过的话,如数奉还:“所以,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免得被牵连。”

    沙皇笑着说道:“或许,你苍穹集团都是疯子,但是这又如何?我沙族连神明都不怕,还怕跟你们这群疯子一起疯狂一回吗?”

    苏阳微微拍了拍手,好似鼓掌一般,略带几分嘲笑的说道:“嗯~,关于你刚刚所说的内容,我表示赞同你们的勇气,但不认可你们的愚蠢做法。”

    沙皇脸色微微一沉,冷声道:“你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苏阳回道:“很简单,凭现在的沙族,以神明为敌人,向神明进行复仇,无疑只能是以卵击石,必然全族灭亡。”

    沙皇开口说道:“我沙族不怕死,即便是所有人全都死光了,也要狠狠的咬一下神明。”

    苏阳笑着说道:“瞧~,这就是我不理解的地方。为什么非要用一个如此悲壮的方法解决,难道就不能来一个快乐的结局?比如说成功弑神,自己当家作主。”

    沙皇神色一沉,冷然问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苏阳神色平静的回道:“我清楚的理解我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

    沙皇不解的说道:“你苍穹集团果然是一群疯子,明明不像我沙族这般与神明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为什么非要向神明复仇?”

    苏阳目光炯炯的说道:“真理!以及自由!”

    真理?

    自由?

    沙皇沉默良久,很想完全明白苏阳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在深思过后,发现自己仍然难以接受苏阳的话。

    对此,苏阳是如此继续说道:“我苍穹集团的文明发展进程中,是一个不断自我提升,追求知识,渴望真理的过程。我们希望能够洞悉世间一切规律,掌控规律的运转规则,加以利用,并享受着这种创造的乐趣,那是我们最值得骄傲的一点。故,代表着规律,掌控天地至高权柄的神明,就是我们探寻真理的一个很好素材,祂们能够让我苍穹集团,了解到世界的真理。但,很显然的是,我们这么做,无疑犯了神明的忌讳,以那群神的尿性,就算我们忠心于祂们,祂们也会猜忌,我苍穹集团会不会威胁到祂们。对此,咱们暂且不谈,至少在这方面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苍穹集团,不敬神!”

    是的,世间存在天道,蕴含真理,有着自己的规则和规律,而不是神明的私有物。

    故,追求真理的苍穹集团,只相信科学,而非相信神明。

    简言之,苍穹集团注定不会尊敬神明,如果能够有机会抓住一尊神明,苍穹集团必然会把神明放在解剖台之上,一窥究竟,看看神明到底是一个什么构造。

    仅此,苍穹集团就是大不敬,注定不被神明所容忍,只会站在神明的对立面。

    因此,与其说是苍穹集团要与神明为敌,不如说苍穹集团更迫切的希望可以好好的研究一下神明,那才是苍穹集团的风格。

    在弄明白这一点之后,沙皇再一次哭笑不得的说道:“果然,你苍穹集团,就是一群疯子,居然如此的大不敬,行如此疯狂之事。”

    苏阳笑眯眯的说道:“即便是尊敬又如何?难道,神明就会放过我们吗?得了,收起这些个天真的想法吧。对于神明来说,我们就是蝼蚁。蝼蚁无论多么尊敬着祂们,祂们也不会放在心上,就像我们不会关心蚂蚁的死活一样,最多兴致来了,玩弄一下罢了。故,我苍穹集团敬不敬神都不重要,只要心存自由,注定会与神明做敌人。恰巧的是,我苍穹集团向往自由,无拘无束,不愿意给人家当狗当奴才。如此,还是绕不过去那道弯,注定会被神明所不喜。”

    沙皇说道:“就算是宠物,只要会讨好主人,还是能够得到一根带肉的骨头。比如说那些把神明当做主子的种族,生存至今,不都是如此过来的吗?而在我看来,只要苍穹集团会摇尾巴,也一定会过的很好。”

    苏阳坚定不移的摇头否认道:“永远,都不可能!”

    沙皇认真道:“会死!”

    苏阳开怀笑道:“无论是任何一种生灵,活在这世上,终归要有一点追求。恰巧,我苍穹集团向往自由。为此,毋宁死,亦不会低头。”

    沙皇笑道:“今天是我最痛快的一天,至少我成功的看到,有人像我沙族一般,不愿意当神明的狗和奴才。哈哈哈~,痛快,吾道不孤啊!”

    苏阳开口说道:“可是~,会死!”

    沙皇点头道:“没错,会死!但是,我们无怨无悔,不是吗?”

    苏阳点头道:“是!但,很蠢!”

    沙皇笑道:“所以,你就别嘲笑我沙族了,因为你们苍穹集团,明明不需要跟神明作对,却依然还是选择向神明挥刀,绝对比我沙族还要更蠢。”

    苏阳摇头说道:“不,你错了!我苍穹集团,可不是为了像你们沙族一般,死光了也要咬神明一口。而是为了自由,连神明也不敢进行任何干涉!所以我才会说,我苍穹集团追求的是一个快乐的结局,不是一个悲伤的结束。”

    沙皇先是一愣,然后双目越睁越大,仿若遇到了什么最让它震撼的事情,吃惊的望着苏阳,怀疑自己听错了。

    是的,苏阳刚刚所说的话,听起来是何等的狂妄,竟然妄图弑神。

    要知道,那可是高高在上的神明!

    如果神明是如此轻易能够解决的敌人,沙族又岂会沦落到今天这般境地?

    故,面对苏阳近乎于狂妄的表述,沙皇无比震惊的失声道:“你是真的像弑神?”

    苏阳目光平静的注视着一脸震撼的沙皇,不答反问道:“怎么?沙族所谓的复仇,仅仅只是一句空话吗?”

    沙皇神色皆戾的说道:“沙族自然要向神复仇,那是我族活着的信念。但,说和做不一样。毕竟,大话谁都会说,但能否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苏阳笑着问道:“为什么做不到?”

    沙皇苦涩的说道:“如果能做到,沙族何至于沦落到今天这般境地?”

    苏阳继续笑着问道:“如此说来,沙族是真的蠢了?”

    沙皇目光冷冽的说道:“苏王,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神明的强大。我想,如果你亲眼见过,就不会说出今天这些话了。”

    苏阳眉头微微一挑,再次问道:“怎么,你见过?”

    沙皇摇头说道:“我也没有,毕竟我诞生于大黑暗时代,那时候神明已经沉寂了。但,我的父亲,我沙族的文献之中,详细记录了神明的强大,每一次亲眼阅读,我都发自内心的恐惧和胆颤着。我想,如果你看过,恐怕没有信心再说出今天这般狂妄的话。”

    苏阳笑眯眯的说道:“文献,或许记录的是真,也有可能是夸大其词。而我,虽然没有见过神明的强大,却掌握成神的方法。”

    沙皇微微一愣,随即双目越睁越大,带着浓浓的质疑和不敢相信,近乎于疯狂的望着苏阳,咆哮道:“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

    苏阳笑着说道:“我清楚的知道我正在表达的,是的,我可以再一次清楚的告诉你,我知道成神的办法,并且根据我的了解,神明并没有想象中的不可战胜,仅仅只是先走了我们一步而已。而以你、我的天赋,只要找到正确的办法,与神明站在同一个起点之上,我们必然会比祂们走的更快、更强。”

    闻言,沙皇陷入沉默之中,开始认真思考苏阳所说的话。

    苏阳则继续说道:“知道吗?神明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强大,祂们同样也在畏惧着我们。且不说别的,已知的修行方法,最多只能修炼到半神的层次,关于修炼到神子,甚至神明这样的高度,神明并没有传授下来。为什么?因为神明知道,一旦我等生命,掌握了正确的修行方式,早晚有一天,会超越祂们,会把祂们彻底的拉下神坛。故,神明愚弄世人,用神性精华,用半神这个可笑的修行方式,来欺骗所有的生灵。”

    沙皇认真问道:“你是说,半神修炼之法,从始至终都是错误的,是一个骗局?”

    苏阳缓缓点头说道:“骗局?算是吧!更准确点来描述,是神明明明掌握了成神的方法,可是却没有传授下来。比如说,把修行当做一本完整的故事,分为上中下篇,神明只是传授了开头的上篇,至于更高层次的中篇、下篇,神明都没有传授。所以,修炼到半神层次,就是恰到好处,可以帮神明办一些事,还不会成为威胁,依然犹如蝼蚁。一切,都在神明的掌控之中。”

    沙皇默默的注视苏阳片刻,认真问道:“如何,才能够修炼成为神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