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影后驯养手册 > 第六百一十六章 真是个好情人

第六百一十六章 真是个好情人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月满流光
    林婉怡听了薛邵然的话一时之间完全的懵逼了,等她回味过来薛邵然话的意思,不免的脸上有些难看,她很少在薛邵然面前表现出愤怒的情绪。可现在有了,她紧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就是自顾自的生气。

    薛邵然放开她,捏了捏林婉怡的脸:“讨厌我?”

    林婉怡脸被他捏的很疼,低头似乎要想什么,随即猛地抬头,连忙摇头:“没有。”

    “老实说,我不揍你。”

    林婉怡看着薛邵然的眼睛:“只要不做那事,我还是挺愿意和您相处。我知道您的好,我不是不识好歹的人。”

    说到底还是厌恶。

    薛邵然坐直眯了眯眼睛,他有些烦躁。

    “林婉怡,你真是个好情人!”

    林婉怡让薛邵然没了兴趣,他现在不想睡林婉怡了。

    好,很好,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敢嫌弃他,真是不想活了。

    林婉怡真的搞不明白,男人难道不做那种事会死吗?那是有多舒服,上下动着,汗都吧嗒吧嗒的往下滴难道就不累吗?!

    薛邵然撂给了林婉怡一句‘你真的是个好情人’之后就气呼呼的走了。

    林婉怡躺在沙发上直哼哼,她来例假了!

    迟到了半个月的例假总算是来了,估计是被薛邵然给刺激的!

    林婉怡不明白的事儿多了,薛邵然刚才跟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机会也就只有这一次?难道他还想把自己转正不成?

    真的是不知道薛邵然抽的什么风!

    林婉怡肚子疼的厉害,以前也没有痛成这样,她想起来王婷说的剧本,就打开邮箱去看剧本!

    才看了个开头,林婉怡就受不了了,疼的把身子都蜷缩成了一团!

    小肚子简直就是一抽一抽的疼!

    疼的站不起来,又趴会床上。昏昏沉沉的感觉,睡也睡不踏实,身上冷一阵儿热一阵,肚子绞着疼。

    薛邵然半夜过来了,下午他怒气冲冲的走,林婉怡也没有想到他晚上会再来,真是服气。他从被子里把林婉怡捞出来,林婉怡头发都汗湿了,脸色煞白,嘴唇干燥,看起来十分可怜。

    “林婉怡?”

    林婉怡蹭了蹭抱住薛邵然的腿,可怜兮兮的抬头:“我肚子疼,您帮我倒杯热水行么?”

    薛邵然喝了点酒,不然他也不会过来。

    放下林婉怡,转身往外面走,咬牙:“我欠你的!”

    半响薛邵然回来把林婉怡扯过来按在身边,水杯塞过去:“喝吧。”

    林婉怡软绵绵靠在他怀里,心里嘀咕,他怎么又回来了?

    水很烫,林婉怡喝了一口才缓过神来,握着杯子抬头看他:“您怎么来了?我以为您下午生气了呢。”

    “哪壶不开提哪壶。”薛邵然把手表递到她眼前:“嗯?”

    十二点半。

    林婉怡现在也不想惹薛邵然,靠在他怀里喝水。

    薛邵然抬腿上床,点了一根烟吞云吐雾,似乎心情很不好。

    林婉怡半闭着眼睛,脑子里跟放电影似得把她从认识薛邵然到现在几乎全部都过了一遍!

    薛邵然这个人,林婉怡就不能当真。

    不管他是不是给过自己什么狗屁机会!

    薛邵然抽完一根烟,林婉怡也喝完了水,越过薛邵然把杯子放在了床头桌子上,薛邵然顺势把她拎到自己身上。手伸进了林婉怡的衣服里,林婉怡吓一跳,猛地抬头看过去。

    这家伙要浴血奋战?

    薛邵然手指温热放在她的小肚子上:“你这什么眼神?我能在这个时候上了你?”

    林婉怡脸滚烫,这个姿势好羞耻,她孩子似的躺在薛邵然的怀里,饿的头晕,肚子咕噜咕噜的响。

    “晚饭吃了么?”

    “没有。”林婉怡抿了抿嘴唇,薛邵然身上很热,就是他身上有烟酒味。

    因为最近她和薛邵然都不在这儿住,阿姨都是打扫了卫生就走人了,也没住在这儿。

    林婉怡明天就要飞横店去拍戏了,她也不知道薛邵然这两天怎么在B市。

    薛邵然突然问:“明天几点的飞机?”

    “十点。”林婉怡有气无力的说道。

    他们坐了大概有十分钟,林婉怡也觉得这情况有些说不出的诡异。薛邵然这阴晴不定的态度,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还疼的厉害?”

    林婉怡摇头:“好多了。”

    薛邵然抽出手,掀开被子下床:“下楼来。”

    林婉怡跟着下楼,薛邵然去厨房取出锅烧开了水。林婉怡穿着宽松的睡衣,头发随便扎在脑后跟着进了厨房,微微弯腰靠在门板上。

    “你喝多了?”

    林婉怡怀疑自己出现幻觉。

    “滚出去!”薛邵然冷眼扫向林婉怡:“活腻歪了?”

    “谢谢薛少。”林婉怡狗腿的谄媚,反正现在她例假来了,薛邵然也不会真的拿自己怎么样。

    薛邵然盯着林婉怡微微眯了黑眸,目光深沉,林婉怡知道他可能不是在看自己,也就没有出声。

    锅子烧开发出声音,他回神取了面饼放进去,开口道:“你先出去。”

    薛邵然点起一根烟抽了两口,加了酱油和鸡蛋进去。

    他活了这么长时间就特么没做过饭!

    锅子要溢,他关了火盛进碗里,端出去看到林婉怡趴在餐桌上,一张脸皱成了橘子皮。

    薛邵然把筷子和碗放到她面前:“吃吧。”

    林婉怡的脾气像哈士奇,胆子小怂还时不时的犯二。

    林婉怡尝了一口面条,薛邵然竟然会做饭!真是稀罕。

    富家子弟,竟然会做这些。

    “挺好吃的,谢谢您。”

    薛邵然哼了一声,他靠在椅子上偏头看向窗外,沉邃的黑眸有些飘忽。

    薛邵然煮的面还可以,不难吃。

    林婉怡胃里暖和起来,肚子也不那么疼。

    “你会做饭啊?”

    “读大学时候煮过几次。”薛邵然收回视线,倾身弹落烟灰,眯眼看林婉怡:“你是不是女人?在家好歹也煮点东西吃,来例假你吃那些垃圾食品?”薛邵然拧眉,面色不太好看:“疼你该不该?”

    林婉怡被骂的低下了头,继续吃面。

    大爷,你说的对,你说的都对!

    要不是你来吓我,我能来例假肚子疼么?

    薛邵然训了她一会儿,林婉怡不说话只是低头吃,他也没劲了。遇到这么一个闷葫芦,吵架都没意思。

    他转身上楼:“你吃吧。”

    本来还有话说,看到林婉怡的脸,什么都不想说了。

    吃死她得了。

    清水煮面也能那么捧场,佩服。

    林婉怡吃完饭把碗拿到厨房,顺手洗了。站在客厅犹豫了一会儿,上楼。

    上楼发现薛邵然不在,浴室的灯亮着,里面有水声传来。

    林婉怡上床抱过枕头,拿着手机搜索正常男人的尺寸和做的时间。

    看到数据,脑袋里想了一会儿,薛邵然是不是混血啊?不过脸长的不像。

    林婉怡晃晃脑袋,赶快把这个念头甩出脑袋。

    睡了一下午,现在也不困。林婉怡就拿过平板看动漫,最近更新的她都没时间看。

    剧情一如既往的无厘头搞笑,林婉怡笑出了声,顺手锤了一下床。

    薛邵然走出来就看她笑的神经病似的,他怎么看上了这么一个东西!

    心塞。

    走过去,林婉怡才反应过来,抬头看到薛邵然,把电脑声音调低。

    “薛少。”

    薛邵然擦着头发掀开被子上床。

    扫了眼屏幕上的人物,浓眉紧蹙,她净看些无聊的东西。

    “这次去巴黎玩的怎么样?”

    “没有时间玩,都在工作。”

    剧情猥琐又搞笑,林婉怡噗嗤笑出了声。

    薛邵然伸手把电脑抽过来,关机抬手扔在了地上,皱眉:“好看么?”

    林婉怡懵了几秒,咽了下喉咙把脏话给压下去,深吸一口气。

    “还行。”屏幕肯定是摔裂了,林婉怡有些心疼,换个屏得一千多块吧。磨了磨牙,说道:“你不喜欢我看,我关了就行,发什么脾气?”

    林婉怡说这话的时候也软绵绵的让人想揍她一顿。

    薛邵然看过去,林婉怡嘟着的嘴又生生给硬压回去。

    “我也是心疼你,为你着想。”

    “是么?”薛邵然沉哑的嗓音意义不明。

    林婉怡咽了下喉咙躺平:“时间不早了,您赶快睡吧。”

    “男人的裸-体好看么?”薛邵然掐着林婉怡的脸,哼了一声:“那么猥琐的台词,你天天看的什么东西?”

    薛邵然懂日文啊?林婉怡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我就是看着热闹,我都听不懂台词。就是觉得蛮搞笑,薛少,我低俗我猥琐。我错了,以后不看了行么?脸疼,后天还要拍定妆照。”

    掐肿了怎么办?

    薛邵然收回手,关了灯躺下去。

    “薛少,你头发还没擦干吧?时间久了会偏头痛。”

    “废话那么多,我不问你不要说话。”

    好心当成驴肝肺,林婉怡翻了个白眼躺平。

    “你和那个摄影师怎么回事?”

    林婉怡一愣,什么摄影师?半响反应过来,下午的问题又兜回来了。

    薛邵然这么执着的问,他是不是吃醋了?

    “挺有意思的一个女孩,至于为什么会传出来绯闻。八卦媒体记者十分猥琐,子虚乌有的事情也能扯出来,这是事实么?不是胡扯八道嘛。”

    薛邵然揽过林婉怡的肩膀俯身就堵住了她的嘴唇,亲的林婉怡气喘吁吁才松开,哼了一声:“你倒是知道,嗯?我还没和你断,你敢出去乱勾搭小心我剁了你。”

    林婉怡嘴唇有些麻,例假期间他这么亲,林婉怡潮涌了。

    血涌了出来,她抓着薛邵然的胳膊,抿了抿嘴唇,猛地用力翻身把薛邵然压在身子底下。

    她硬着头皮,手指抚摸过薛邵然的脸,轻轻的在他喉结上亲了一下。

    薛邵然身上很干净,他不做那种事的时候,林婉怡也不是很排斥,她靠近薛邵然的耳朵喘着气低声说:“您应该相信我的人品,还有我对你的心,薛少。我说过,你要我,这辈子我生是你的人,死也是你的。”

    再次潮涌,林婉怡要下去往洗手间跑,腰被薛邵然握住。

    他们在黑暗里对视,半响,薛邵然开口,嗓音低沉沙哑:“你弄我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