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妃华正茂 > 第126章 番外二:生未逢时,却也恒心——莫轻云记事很早

第126章 番外二:生未逢时,却也恒心——莫轻云记事很早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一叶知秋
    三岁那年,我娘亲病逝,尸骨未寒之际,我爹带着我进了京城。我问他为什么要到京城去,徐州距离京城好几个月的路程,我们全靠一双脚走完了这条漫漫长路。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我爹对我并没有什么好感。

    他能在丢下我老远的距离后,连头都不会转一下,甚至不会关心我累不累。

    三岁的年纪,别人家孩子都在父母怀中撒娇,我却得学会自己坚强。

    也许这就是我记事很早的原因吧,没了娘亲,爹不疼没有了两个强大的肩膀庇佑,我不自己强大起来,谁为我遮挡风雨。

    到了京城中,我被安排在一处宅子中,跟着一个长相凶悍的人学武。我爹则每日早出晚归,只有偶尔在家为我指点一下,那样的时光,是我最美好的纪念。

    三年,我在京城跟着师父学了三年的武艺。师父总夸我是学武的天才,根基跟着他打的很扎实,以后学什么都会少走许多弯路。

    那一年,我终于明白了,我们来京城的原因,也明白了,我娘为何会每晚以泪拭目,即便爹在身边陪着她,她脸上的笑意也没有爹不在的那段时候多。

    因为我见到了她和她,云雪蓉和鄢思云。我终于明白,我的名字为何会被爹改成轻云,轻云,莫轻云……他觉得自己亏欠了云雪蓉一声,所以将我改成轻云,是想和他自己说决不再亏欠她。

    可是,我不禁有些幸灾乐祸,云雪蓉已经成亲,即便他再不想亏欠,却也没有机会了。许是看到了我嘴角的蔑笑,那一晚我被他以切磋指点武艺的名义,打的鼻青脸肿,满身伤痕的我跑到外面去自我安慰,遇见了她。

    粉琢玉雕的笑脸,肉嘟嘟的脸蛋看着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她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双眼,满是疑惑的看着我,声音更是透着糯糯的十分好听,“你是大哥哥对不对?”

    说话都有些口齿不清,蹲在我面前伸出她圆润的小手,抚了抚我额头上的伤痕。

    六岁的我,第一次在心中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恨意,如果不是她不是她娘,我娘亲又怎么会去世,又怎么会郁郁而终,又怎么会失去我爹。

    “滚开!”我没好气的吼道,一把将她推到在地。

    她身上粉色的衣衫顿时沾满了灰尘,她瘪了瘪嘴,泫然欲泣,“我娘说,大哥哥是个很好的人,你不是大哥哥。”

    被她这么指责,我心中竟然有些愧疚,但仇恨毕竟大于亏欠,没有扶起倒在地上小小一团的她,反而指责道,“你娘知道什么,她抢走了我爹,害死了我娘,你知不知道?”

    “哇哇哇……”

    看着她终于张大了嘴哭起来,我心里没有产生畅快,反而有些不知所措。听到门口有动静传来,想必是被她的哭声吸引过来的人。如果她一直这么哭下去,我爹,绝对不会饶了我的。

    心中的想法一过,我连忙上前,将她扶起来,还在她耳边警告道,“不许告状,不然我以后都不和你玩了。”

    正说完,我爹果然出现在面前,而我正好在扶起倒在地上的思云。

    我爹直接上前来,一把推开我,我脚步踉跄了几下,差点磕到石头,好在我学了这几年的武艺,有了些基础。

    然后我就听到我爹,用一种从来不曾和我用过的慈爱的语气问思云,“云儿,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我看到思云眨着一双蕴满泪水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看向了我,我拿眼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她才瘪瘪嘴,“我刚刚摔倒了,是大哥哥扶我的。”

    我爹只是用眼看了我一眼,我却看到他眼底的怒火慢慢的趋于平静,我就知道因为她的话,我安全了。悬着的心缓缓的放松下来,就听到我爹柔声哄着思云道,“好了好了,没事了,去屋里吃点东西吧。”

    说完,他准备将思云抱进去,而站在一边,身上还带着伤的我,就这么被他遗忘了。

    我失落的站在原地,为什么,同样是他的孩子,我却从来不曾感受过他如此慈爱的一面。

    “不要,我要和大哥哥一起去。”思云软糯的声音传来,我抬起头不敢相信的看着她。我刚刚不是对她很坏吗,她为什么老是对我念念不忘。

    她从我爹身上挣扎着下来,拉着我的手往屋里面走,“大哥哥生病了,我要给大哥哥抹药。”

    “不……”

    我拒绝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我爹笑得如沐春风,右手牵着思云的手,左手握上了我的手,“好,进去给大哥哥抹药。”

    占着细茧的手,握上我时,我下意识的就要逃开,却被他不容置疑的紧紧拽着。这还是第一次吧,第一次能够用这种温和的方式相处。

    可这一切都归功于思云,我却对她更加憎恨,凭什么!凭什么她能得到这种厚待,而我只能在黑暗中度过每一日,每一日。

    心中的恨意不减,反而剧增。

    此后,每次思云过来时,我都会用各种理由,在她身上报复心中的恨意。每次她干净整洁的衣衫被弄得满身泥土时,我都十分的畅快。若是身上带了伤,我会假意的关心一番,以免被我爹看出端倪。

    但她并不是每天都会过来,听说她还会被她娘带着进宫去,她也在我面前提过。说宫中有个和她年纪相仿的致远哥哥,她说致远哥哥对她很好,每次都会给她好多好吃的,才不会和我一样对她总是恶狠狠的。

    我故意没好气的告诉她,要是觉得我恶狠狠的,那就别老找我。

    可是,她却摇摇头,很正经的告诉我,“我娘说了,就算大哥哥对我再不好,你是我亲哥哥,和我家那个哥哥是不一样的,我们是真正的至亲。”

    “你娘真的这么说?”

    我狭隘的心觉得云雪蓉实在因为亏欠了我娘而忏悔,可是这话被思云说出来,我却没办法反驳她。

    “我娘和我说,她做过很多错事,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大哥哥。”思云双眼中充满了疑惑,这话被她说出来还真的没有半点说服力,“可是,我不太明白我娘是什么意思。”

    也是了,一个两岁的小孩子,除了懂得吃喝玩乐之外,还能懂得人间疾苦不成。我是个例外,因为从小就看到了亲人离世,很多事情必须要独自成长,可是她不一样啊,她父母都在,被捧在手心里的孩子,哪里需要明白这么多事情。

    变故发生在两年后,我看到我爹盯着一副画像看了整整一宿的时间,那次他不知道有什么事情,离开了京城三天。等到回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了这一幕。

    从那以后,思云再也没来找过我。

    那夜,我爹带着我,第一次到了思云说的家里。她住的院子里挂着白绫,一副悲凉的气息,就和我娘去世时的景象如此相像。

    我看到思云躺在床上,高烧不止,里面还有个小P孩,和她差不多大。但看着他精致的脸,我脑中突然冒出四个字,致远哥哥。这个人,应该就是思云在我耳边念过的致远哥哥。

    他着急的看着床榻上的思云,问我爹,“叔叔,思云她到底怎么样了?”

    我又是被忽视的,站在角落的地方,但心却不自觉得为思云而揪了起来。

    “致远,你先出去。我帮她医治一下,会没事的。”

    果然是他,小P孩白白嫩嫩的,身上的衣服和挂饰无不在昭示着这小孩的身份地位肯定不浅,在家里也必然是深受宠爱的人。不像我……呵呵,好像全天下就只有我是最可怜的!

    “轻云,我今天做的事情你一定要牢牢记住,明天开始,我带着你回莫蝶谷,亲自教你学医习武,以后你要好好保护妹妹。”

    这是我爹第一次和我说这么长的一句话,虽然是为了躺在床上的思云,我却没有半点叛逆的心思,点点头就答应了。

    床榻上的人,脸色苍白如纸,嘴唇冻得发青,粉嘟嘟的脸蛋没有半点血色。就好像,随时可能会从眼前消失一般。

    然后,我就看到我爹不知从哪儿掏出一套银针,将思云扶起来,在她身上扎了几针后,便在她脑中扎入了一根银针。

    那一刻,我差点没忍住要去阻止我爹,这么做,思云不会死吗?

    我知道我爹做事向来有他的道理,所以不敢打断他。

    做完这一切,我爹收拾了行囊,带着我和致远离开了思云的家,将致远送回到宫门口后,我们便从京城离开了。

    十年时间弹指一挥间,这十年,我爹像变了个人一样,对我从来不再恶言相向,反而和我说了他与我娘的那段过往。

    他告诉我,我娘是他的定亲对象,是他家人安排的婚事。我娘对他一见倾心,可是他并不喜欢这种被安排的感觉。

    原先只是让他们熟络感情,可是一日比一日的要严重每次催着他们成亲。一气之下,他负气离开了家中,花了三年的时间建了莫蝶谷,莫家原本就是医药世家,莫蝶谷的名声越来越响。在江湖中也算小有名气了,他便在江湖中结识了那时初入江湖的云雪蓉。

    她有完美的笑容,善良的心性,独一无二举世无双。无知无畏的更加让人生出保护欲,他们很快就彼此吸引。两人的感情蒸蒸日上,平步青云。

    就在准备谈婚论嫁的时候,他家里人找了云雪蓉,警告她离开他,还告诉她,他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儿子都已经三岁了。

    原来,在我爹创办莫蝶谷的这几年里,我娘早就生下了我。而这个契机,是在我爹被家人逼得焦头烂额酩酊大醉之时,我娘爬上了我爹的床,有了我。

    我娘病来如山倒,他被家里人强行召回,与云雪蓉分离了。他原本想的是,处理好了这边的事情,就和云雪蓉坦白,她如此善良必然会原谅他的。

    可他没有料到,他家人去找过她,她得知我爹早就有了姻缘,我娘还生下了我,没有找他求证,一气之下回了京城。

    我娘最终无药可医,即便是莫蝶谷赫赫有名的神医莫谏言,也没能救活我娘。于是,便有了这一段误会。

    得知真相后,我才明白,原来整件事情里面,最无辜的除了我,还有思云。被我如此伤害,却从来没有指责过我。

    这之后,他潜心教我习武,学医,还收留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女孩,比我小,总算她的的名字里没有了云字,叫莫苁蓉。我想,他应该是放下了吧,所以才会不在执着于云字。

    十年后,我重新踏入到京城,顺着我爹铺好的线,成功的当上了宫中的御医。为皇上诊治了一番,将他积久成疾的病,缓解了许多。

    我爹找我谈了许多,告诉了我宁致远的过往,告诉了我思云在这段时间受的苦,让我好好守护这两个人。我秘密的将宁致远的腿伤治愈了,取得了他几分信任。但他身边的人,却总对我带着怀疑。

    这些都没关系,时间总会证明一切的。

    在我爹安排的布局中,一步步的往前走,最大的意外,是我遇见了她。

    见到她的第一眼,我竟然想到了两岁时的思云。吴晗晗有一张长不大的娃娃脸,让我生出了一份心疼,自发的将她送回了家。可那以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的,每次都忍不住想要去找她,看着她的脸,我就觉得一阵轻松。

    当然随着相处久了,我也能发现,她其实比我想象中的要更加吸引我,我能和她在一起,大概是我这几年来,帮助思云而积下的福分吧。否则,若仍是那年的自己,我哪里会对吴晗晗生出半分感情。

    她不止一次问过我,我第一次见到她时,为什么会想要送她回家。

    我不会告诉她,因为我见到了那张脸,让我埋藏在心里很久的心思,有了一丝被剥离在外的羞辱感。

    反正,我的心很满,只有一个缺,装了吴晗晗,便在容不下其他人。这大概是随了莫谏言的基因,所以我和思云,都一生只钟爱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