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毒后归来 > 番外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番外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雨画生烟
    十年之后的夜晚,明月依旧,桂树影婆娑。

    桂树下一方石桌摆着美酒与月饼。

    时光过得真快,转眼她跟君颐都已年华老去,唯有明月如旧。

    她还记得很多年前,她方才及笄,就被君颐看上。

    他拢着她的腰,褪了她身上的衣裳,两人掌对着掌,在屋顶上,在明月下传授内力。

    仿佛还是昨日的事情,一转眼,倾儿都已经长大了。

    犹记得,那时她方才重生而来。对前尘往事念念不忘。心中只有恨意与愧亦。

    光阴翩跹至今,前尘往事她已忘却,只记得今朝月如莹,影成双。

    柳云锦执着酒杯,不由浅笑。

    君颐瞧着她唇边的笑意,问道:“娘子怎笑得如此开怀?”

    她执起君颐的手,这双浑然似玉的手,这么多年过去,仍是完美无瑕。

    “阿颐,还记得我们当年的约定吗?等倾儿长大了,我们就执酒共饮,吐露心事。此生再无可隐瞒的秘密。”柳云锦握紧了他的手,望着君颐清淡的异瞳。

    有这个约定?他已是不记得了。

    君颐放下手中的酒盏,将另一只手覆在柳云锦微凉的手背上。小娘子再次谈起,只怕心中一直有难言的事情。

    柳云锦一只手端起酒盏,将里面浓郁的桂花酒一饮而尽。

    “阿颐,你可相信前世今生?”她问道,声音微颤。

    君颐似是思量道:“信也不信。前世因,今生果,或许可信。但我更信命运由人。”

    柳云锦轻嗅着金桂香气,低垂了微醺的眼眸。

    是啊!菩萨给她重生一次的机会,是她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今天。

    “阿颐,佛经有言,觉了一切法,犹如梦幻响。我曾做过一梦,或许那梦就是我的前生。在那梦中,你与南陵公主成亲,死在了她的手中。死之时不过而立之年。而我们并不相识”柳云锦望着空了的酒盏轻声说道。

    “这梦确实奇特,”他握紧了柳云锦的手,声音柔和似酒,缓缓问道:“在那梦中,我们不相识,那你如何?”

    “我嫁给了慕容盗了我父亲的兵符,血洗皇城,将他送上了皇位。”说到这,柳云锦就笑了,只是那笑凉薄又残酷,“阿颐,听到这是不是觉得这是很美满的一梦?只可惜,我刚当上皇后,慕容迎娶我的妹妹。很快,我被柳云熙毒哑,再不能说话。废黜出了皇宫,游街示众可她不要我的命,她让我人不人,鬼不鬼的继续活了十年。阿颐,你永不会知道那十年里我经历过什么!”

    “只是一梦而已!不管是前世今生,都已经过去了!”他起身,将柳云锦搂入自己的怀中,轻轻摩挲她颤抖的后背。

    “是啊!都已经过去了!”她也如此安慰自己,只有她自己一人知道,那场醒不来的噩梦,她做了三十多年!

    柳云锦紧紧搂着君颐的腰肢,千金坠的缎子贴着她的面容,还有那怡人寒香。

    “这就是你要亲手杀了他们的原因?”君颐问道。

    柳云锦靠在他的怀中没有回答。

    “锦儿不管是因为什么,你都无需自责,他们该死!”他抚慰着怀中人。

    “夫君”她在君颐的怀中轻蹭,重生一世,她最满足的事情便是与他相遇,相守。

    她是他手心中开出的花,不论善恶美丑,都只属于他一人。

    不问过往,不念将来,此刻他只想将她护在手中。

    静默的庭院之中,唯有满树桂花香弥漫,头上的皎月月华流淌。

    他坐回了位置,重新为柳云锦,为自己满上了一杯酒。

    “锦儿。几十年前君家灭门的事情你可知道?”

    夜风拂过,细碎的挂花落了满肩,有一朵便落在他的手心中,恍若细碎陈年的泪。

    “我知晓!”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这件事她都有所耳闻。

    “娘子,知道我为何会跳舞吗?”薄唇凝着霜雪般冰冷缥缈的笑意。

    看到君颐这般轻笑。柳云锦的心就按捺不住地有些痛。

    几十年前,那场大火烧垮君家大宅,也烧去了君家上下一百多具尸首。

    他的父亲将他藏在水缸内,让他尽量憋着气不要出声。

    他记得那日的火,烧了天一夜,从冰冷的水底看去就像是漫天的霞光霓彩。只是这“霞光霓彩”下藏了一百多具焦尸。

    那些屠戮的士兵没有放过老人妇女和孩子,他听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哭号声,闷哼声,可他不能出来,也不敢出来。

    他看见自己的父亲被人一剑砍了脑袋,母亲嚎哭扑上去的时候,又被剑刺了对穿。两人的尸体倒在一起,鲜红的血滚烫。一路蜿蜒流了好远。

    父亲的脑袋留在了路中间,那些士兵嫌碍事,一脚踢出去好远。

    等宅中哭喊声消失之后,士兵将一百多具尸体搬到院子中央,浇上了桐油,点上了火,人肉烧焦的气味,刺鼻呛人,泛起浓浓青烟。

    在青烟之中,那些士兵转身,用火把将整个君家付之一炬。

    他躲在水缸里瑟瑟发抖,只敢小心翼翼地探出鼻息呼气,等有人经过的时候,他再次没入水中,悄然无声。

    在夜幕的掩盖下,躲在水缸中的他并没有被发现。

    青色的烟,跳跃的火,一切浮在他的眼前,随着涟漪轻轻晃荡,成了他一生不能忘记的梦魇。

    等火烧完之后,他从水缸中爬出。

    在水中泡了一天一夜的皮肤苍白肿胀。他顾不得那些,虚软无力地从漆黑的焦骨上跨过,留下一滩水渍。

    烧焦的尸骨干瘪,黏在一起,只剩下长开的嘴和深凹无物的眼洞,再也分不清谁是谁。他捂着嘴,不发出一点声音。

    不能哭。他要活下去!

    离开君家之中,他成了乞丐,许是因为容貌出众,他在街头流浪不久就遇见了一个中年商贾。

    中年商贾哄他,骗他,说有活让他干,能让他吃上一顿饱饭。

    就这样。他被带进了小官院,洗干净了身子,换上了最漂亮的绫罗绸缎。

    而那一夜,却是他的噩梦。

    晚上有醉醺醺的客人进了他的房间,抱住他

    夸他容颜夺人,是上等货色。

    直到那人要脱下他的衣衫时,他才感到惶恐被骗

    那一夜他的挣扎反抗。惹恼了小官院的客人,客人没能得手,却用更残酷的方法折磨了他一个晚上。

    遍体鳞伤换来了一顿饱饭和一顿鞭子,痛苦之下他学会了乖觉与隐忍,他穿上了半透的纱衣,开始学跳小官院中迎合客人的风流艳舞。

    许是他的聪慧与难寻姿容,中年商贾倒是留下了他,让他每日献舞,也不急着逼他伺候客人。

    银铃系踝,歌舞翩跹。

    他穿着纱衣,惊绝动人。而这一切所受的屈辱,只是为了活下去。

    能得他一夜相陪的价格,已到千两。商贾乐得合不拢嘴。

    陪客前夜,他穿着半透撩人的纱衣进了商贾的房中,曲意逢迎,衣衫半褪。在商贾急不可耐的时候,一刀杀了他。

    杀了商贾之后,他连夜离开了小官院,离开皇城,躲避巡查抓捕,在陌生的都城中继续流浪行乞。

    直到遇见从师门被灭,从雪山上一路逃下的雪山老人。

    雪山老人从尘世而过,却被他的一双眸子吸引,那双眸子漆黑幽冷,像是深冬寒夜,又像是一面琉璃寒镜。

    最重要的是,雪山老人看出了这双眼中浓烈的恨意。

    “天下间没有是杀戮解决不了的事情!你跟我上山,做我人器。我教你武功,让你复仇。”

    他上了雪山,遇见了文渊。

    那是个手筋脚筋尽断的废人,被人下了毒药,不能说话,不能动。

    而他被雪山老人丢入了蛊虫堆里,密密麻麻的蛊虫爬了他满身。每日不停地咬噬。

    雪山老人还觉不够,为了早日混出合适的血毒,他身上的经脉被挑破,雪山老人将蛊虫种入他的体内。

    每到圆月十五,那些蛊虫就会在他体内咬噬,游走,妄图冲破他的身体爬出。

    在八年的时光之中,他照顾文渊。

    为文渊梳发,喂他吃东西,哪怕是文渊弄在身上的污秽,都是他帮忙清洗。

    文渊开始慢慢地依赖他,相信他,甚至是同情他。

    八年之后,他的血解了文渊身上的毒,文渊终于能开口说话,他说得第一句话是,“你赶紧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

    文渊知道雪山老人的心性,雪山武功绝不外传,他定然会被杀。

    而这一次,他没走。

    雪山之上,他与雪山老人过了百招,一掌重创雪山老人心脉,拧下了他的头。

    走回屋子的时候,雪山老人的头一直被他拎在手中。

    “我不能留你。”这是他跟文渊说得最后一句话。

    文渊坐在轮椅上,被他一路推着来到悬崖边。他忍了八年,受尽非人折磨,或许就是为了这一天。

    这一路文渊一直没有说话。直到来到万仞悬崖前,才道:“八年前我早就该死了!谢谢你,陪伴了我八年。用我的命,或许能还上我父亲欠你的债”

    八年的光阴,蛊毒入骨,青丝换白雪,眼瞳的眼色也变成了诡异的琥珀色。

    自从君家被灭门那一日起。他的心就冷了,暗了,宛若那些烧焦的残垣断壁,上面犹带着血。再无同情与怜悯。

    他松开了手,飞雪吹开他肩头的银丝雪发,淡漠的瞳仁便如那万年不化的冰雪。他看着轮椅跌入万仞深渊之中,最终化为了一个微不可见的点。

    人间世事。有得必有失。

    他舍了人性,断了软肋,必将成为从血狱中归来的修罗。

    只惜人生无趣,他玩弄权术,天下为棋,只为瞧见当年欠他那些人的害怕与憎恨。

    改朝换代又有何趣,慢慢折磨,看慕容皇室一天天衰颓下去,才能祭奠君家百条性命。

    仇恨是浓烈的黑暗,而在这黑暗之外却是一片空白。

    若杀了慕容氏,颠覆了天下。他怕自己归于那片苍然的空白中,生无可恋,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人活着,总得为了点什么。不管是为了欲望利益。还是为了仇恨。

    直到,春暖花开的那一年。

    她从地狱归来复仇,而他在陌上悠然而行。

    一曲《春香月》,一记相似的仇恨目光,他选择踏入乾坤宫,踏入她的生命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