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凰斗 > 631 一切都结束了(完结)

631 一切都结束了(完结)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风挽琴
    “娘娘!”雪宁侯大叫,“怎会如此?这不可能!”

    雪千舞肃容道:“先皇遗旨在此,你若不信,拿去看看便知。”

    圣旨传下去给雪宁侯和一干大臣都看了一遍,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先皇的确将皇位传给皇太孙君永圣。

    众臣面面相觑。众所周知,先皇最为宠爱五皇子,按理应该传位于五皇子才对,就算不是如此,柔贵妃已经把持了朝政,新帝还不是她说立谁就立谁。

    众臣都想不明白,明明皇位唾手可得,柔贵妃为何要拱手让给别人。

    雪宁侯握紧拳头,脸色难看到极点。近来拜访雪宁府的人络绎不绝,所有人都以为五皇子登基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现实却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雪千舞不管众人是何想法,继续道:“先皇另有遗旨,封驸马卫寒焰为摄政明王,玲琇公主为锦阳长公主,雪宁侯为摄政宁王,北疆军元帅傅南峰为天下兵马大元帅,辅佐新帝治理朝政。”

    雪宁侯脸色恢复了一些,虽然新帝不是五皇子,但他如愿成为摄政王,亲家傅南峰总领军政,足以与卫寒焰三分天下。

    下朝之后,百官争先恐后的将卫寒焰围起来,恭贺之声不绝于耳。众臣对他又羡慕又嫉妒,谁能想到当初一个不受重视的卫家庶子,如今竟然摇身一变,成为新帝的父亲。这个摄政明王的分量,抵得上半个太上皇了。

    卫寒焰脸上微微带了一点笑,拱手答谢众人的恭贺。他早已不是当初的卫寒焰,已经很适应应对这种场面。

    雪千舞回到万安宫,五皇子正捏着毛笔像模像样的练字。

    “母妃!”五皇子甜甜的叫了一声,把写好的大字给她看,“母妃,琛儿写的好不好?”

    雪千舞看了一眼,笑道:“嗯,琛儿写的真好。”

    “琛儿要拿去给父皇看!”五皇子说,“琛儿好多天都没见到父皇了!”

    雪千舞眼底闪过一丝悲伤,抱起他道:“琛儿,父皇已经去天上住了,我们要很久很久以后,才能见到他。”

    五皇子抬头望望天上,疑惑道:“父皇为什么要住天上?天上没有房子啊。”

    雪千舞笑了笑,转移话题道:“琛儿还记得念恩吗?以后念恩和琛儿一起住,好不好?”

    “好啊!”五皇子对那个唯一和自己同龄的玩伴还是记得很清楚的,“琛儿以后都要和念恩一起住!”

    “琛儿乖。”雪千舞摸了摸他的头,心中忐忑的想,琛儿能接受念恩,让他接受表哥也许不是那么难吧……

    雪千舞让五皇子继续去练字,左右看了看,没看见千歌,问道:“千歌呢?”

    绿柳道:“二小姐和隐侯一起去慎刑司了。”

    千歌和夜凤邪到了慎刑司。

    慎刑司里一如既然的阴暗血腥。君习玦和太子关在相邻的两个牢房里,披头散发,肮脏狼狈。听到动静,两人都抬头望过来。

    太子阴郁的眼中有光芒微微闪过,坐在原地未动。

    君习玦则猛的冲到栅栏前,目光死死的盯着千歌。这些天他经常会做一些混乱的梦,梦中雪千歌嫁给了他,还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对他痴心一片,言听计从。梦中他登上了皇位,抛弃了失去价值的雪千歌,任由云仙芷将她折磨至死。

    那些明明都是梦境,却真实的让他心悸,仿佛真的发生过一样。

    “二皇子殿下,太子殿下,”千歌停在两人的牢房中间,唇角噙着一丝笑意,“今日新皇登基,我想着两位殿下对皇位如此执着,有必要来告知两位殿下一声,龙椅已经有主了。”

    “雪千歌!”君习玦叫了一声,他很想问她,她是不是也做过与他相同的梦,所以才与他作对,但是这也未免太荒谬了!“你为何要救我?”既然救他,为何又不把毒彻底解了,让他每日都要毒性发作一次,被折磨的死去活来。

    “让殿下你这么死了,岂不太便宜你了?”千歌笑的温和无害,“我要让殿下余生都被毒性折磨,永远只能看着皇位,求而不得。”

    君习玦目眦尽裂,大叫道:“你这个毒妇!”

    夜凤邪抬手一挥,就将君习玦打到墙角去吐血。

    千歌转头看向太子,道:“太子可知新皇是谁?”

    太子淡淡道:“不是五皇子,还能有谁。”

    “是玲琇公主之子。”千歌道。

    太子脸上出现明显的错愕。

    “本来这皇位我已经送到了太子脚下,太子却疑心太重,生生将它推开。”千歌冷笑道,“太子可有后悔?”

    太子的脸色又转为麻木,道:“我五岁之时,母妃被吕惠妃害得打入冷宫,我迫不得已只能在吕惠妃身边苟且偷生,凡事都要听命于她,自己做不了自己的主。我发过誓,只要给我机会,我一定要掌控住自己的命运,不让任何人再压制我!就算再来一次,我依然会走这条路,我宁愿不坐皇位,也不要做你们的傀儡!”

    千歌收敛了脸上的冷笑,默然的看了他片刻,道:“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你的做法我无法苟同。人该有自己的底线,如果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那与畜生有何不同!”

    “底线?”太子突然哈哈大笑了几声,“生在皇家,有几人不是畜生?”他止住笑,背过身去,道:“成王败寇,多说无益,你走吧。”

    千歌离开慎刑司后,耳边还回想着太子的那句话,生在皇家,有几人不是畜生。

    夜凤邪将她揽进怀里,额头与她相抵,柔声道:“千歌,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千歌看着他近在咫尺的琉璃凤眸,里面装着她小小的影子,温柔的快将她溺毙。“对,一切都结束了。”前世的仇怨已经报完,前世的遗憾也已经弥补,她不需要再为不相干的人烦神。

    夜凤邪被她专注的目光看着,不由有些心动,薄唇缓缓靠近,就要吻上她。

    “小姐!”这时候,青扇边喊边高兴的朝这边跑过来,“桑梓将军回京了!”

    夜凤邪眼中闪过一丝懊恼,很想把这没眼色的丫头扔走。

    千歌噗嗤一笑,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她踮脚抱住夜凤邪,抬头望着碧蓝如洗、艳阳高照的天空,团团棉絮般的白云从皇城的天空铺展到无尽的远方,晴好的日子,正在向她展开……

    给读者的话:

    正文内容到此就结束了,还有一些没填满的伏笔,会在番外里补充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