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凤凌天骄 > 第641章 大结局

第641章 大结局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鱼树云
    迎上花晴萱的目光,沈醉眸色深了深,“知道你活着就好。..”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令花如月有些无所适从,竟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回答。

    “只要你活着,只要你过的很好,朕便不觉有什么遗憾了”沈醉慢慢抬起眸子,俊逸如铸的容颜透出一丝淡淡的哀伤,“晴萱,你这辈子注定要跟萧子祁在一起,朕抢不过他,可是朕不觉得委屈。”

    “为什么?”花如月脱口而出之后,顿时在心里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嘴太欠了。

    “因为朕知道只有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才叫幸福,强逼你跟朕在一起委屈你了,朕怎么舍得委屈你?”沈醉突然把手搭在花如月的肩头,“可是你听好,如果萧子祁敢对你不好,哪怕是一丝一毫你都要告诉我,朕灭了他!”

    看着沈醉眼底泛起的蒙蒙雾气,花如月便觉胸口有一点点的疼,又似乎不是一点点,仿佛点墨于池,慢慢晕开大片

    第二日,花如月到沈醉房间里请他出去用膳的时候,发现房间里空空如也,沈醉走了。

    桌案上摆着一张信笺,上面写着八个大字,苍劲有力,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这一刻,花如月不知道该用怎么的词语来形容她的心情,就像是被谁攥住了心脏,疼的厉害。

    眼泪无声滑落,掉在信笺上模糊了字迹,这一世与她情深缘浅的,又岂止裴颜卿一人。

    说起裴颜卿,在小白将自己的提议告诉花如月之后,她觉得是个好主意,然尔没想到的是,裴颜卿竟然拒绝,而且没有理由。

    “你要走?”花如月依着小白的意思来劝裴颜卿时,正见裴颜卿在收拾行李。

    “再不走就死这儿了!还有,我走这件事你不许告诉任何人,记住,是任何人!”裴颜卿并没有花如月的到来而有任何异常的表现,冷漠开口。

    “为什么?”花如月觉得裴颜卿可能认错人了。

    “我再说一遍,我不想要什么内丹,不想长生不老,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过完下半生,这样说你懂吗?”裴颜卿见花如月挡在面前,伸手拨开她。

    “你还是放不下?”花如月懂,但她绝不能让裴颜卿就这样孤独无依的走了。

    脚步骤停,裴颜卿陡然转身,“不许胡说,本神医有什么好放不下的。”

    “既是放下了,为什么要走?”花如月学着小白的样子,挑衅似的看过去。

    “否则呢,我要以什么身份留下来?现在如月已经不可能有反噬的情况发生,留在这里,我只觉得自己是多余的那一个。”裴颜卿苦涩抿唇,忽似想到什么,“跟你说了多少次,在我面前最好变回原形,你这样我会没办法跟你发脾气!”

    “留下吧,不管是在如月还是小白心里,你从来都不是多余的那一个。”花如月一句话暴露身份,裴颜卿却不相信。

    “别以为你装深沉我就会把你当作她,你跟她一点儿都不像,她那个人,看起来精明睿智,沉着冷静,骨子里可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就像我现在打你一下,若换作她”

    好吧,当裴颜卿握住花如月的手腕时,他愕然了。

    小白身体属寒,就算顶着一身毛的时候也会觉得凉凉的,可眼前这个,手腕那么暖!

    “花花如月!”裴颜卿仿佛踩了尾巴的狗一样不淡定了,腾的跳起来倒退数步。

    “让你失望了,我真变不了原形。”花如月还是第一次看到裴颜卿那么滑稽的表情,一时浅笑,樱唇勾起的弧度恰到好处,令惊魂中的裴颜卿心底一软。

    “你怎么会来?”明明那么期待,裴颜卿却敛眸,淡声抿唇。

    “我若不来,你岂不就走了!”花如月上前一步,裴颜卿便退后一步。

    “我我只是”裴颜卿无言以对,他的确是生了不告而别的心思。

    “要走便与我们一起走吧。”花如月没有再往前,“至少陪我们一起回到皇城,如何?”

    能如何!只要花如月开口,他怎么忍心拒绝。

    然尔就在这时,裴颜卿忽觉脚底一软,“迷魂散?花如月你”

    “对不起了!就算你要走也要先吸了破晓的内丹。”花如月终于道出真相,裴颜卿心头一怒,却在下一秒昏厥过去。

    房门吱呦开启,小白自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攥着新鲜出炉的内丹,“族长,多谢啦!”

    “如果颜卿想走,且等换了内丹你便带他走吧,且等走累了,别忘回水月洞天。”花如月的视线落在裴颜卿身上,心里泛起一阵酸涩。

    离开,也不一定就是逃避,或许会是另一种新生

    萧子祁醒了,比预想的时间提前一天的时间,所以当他醒过来的时候,花如月正在院子里陪小念萱荡秋千。

    寒风虽冽,落在小念萱身上却激不起半分寒意,自花如月恢复神力之后,隐藏在小念萱体内的灵力亦被唤醒,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她不怕疼,好似越冷她就越喜欢一样。

    “娘!再推高一点儿,再高一点儿嘛!”被荡在空中的小念萱还不过瘾似的大叫着,声音清澈洪亮,很有巾帼之风。

    “好呵!”花如月随即用力推了一下。

    “娘,听月叔叔说我们过两日就要去一个很美很美的地方啦,好像叫水月洞天,娘你去过那里吗?真的有月叔叔说的那么好吗?”小念萱腾在空中,有些好奇的看向自己的母亲。

    花如月抿唇浅笑,心道月满楼竟然把主意打到自己女儿身上了,这要急着让她找谈话喝茶的节奏呵。

    “是很美的地方,可是娘觉得”对于这个问题,花如月一直没有打定主意,然她私心却没想回去,至少这一世,她应该把花如月这个角色做到最后。

    自重生至今,除了报仇,她唯一的目的就是想把大齐万里河里还给萧子祁,虽然以他们的身份看来,这一切似乎没有意义,可这却是她的心结。

    “你娘觉得皇城也是很美的地方,很适合我们的小公主呢!”清越的声音突然响起,花如月闻声一震,慢慢转身时,萧子祁已然站在那里,阳光背逆,映射的那抹身影越发高大威武。

    “爹!”见是萧子祁,小念萱突然从腾空的秋千上飞过来,直接投进萧子祁怀里。

    “小心!”见萧子祁后退,花如月急步过去,却是萧子祁在逗她。

    “放心,本王的身体哪有那么不济,小念萱!想父王没有?”萧子祁朝着花如月狡黠抿唇,继而把女儿举的高高。

    这一刻,花如月仿佛看到当日朝堂,萧子祁举起小念萱,当众认下这个女儿,事过境迁,那一刻的感动犹在眼前。

    鉴于萧子祁已醒,回月水洞天还是重返皇城这件事便成了当务之急,为此,月满楼跟白玉书等人使用车轮战术,没日没夜的围攻花如月跟萧子祁,有时候也会找小念萱聊天。

    事情终于在他们回到南域的第十天有了结果,萧子祁与花如月一致表示,大齐不可一日无君,他们要回去。

    为此,萧子祁特别去信给南宫翰,希望他可以派人将梁皇叔护送到大齐皇城,而他们亦于同日出发,赶往皇城。

    离开前花如月与萧子祁终于主动找月满楼他们深谈了一次,既然他们永生不灭,那么过完这一世,他们自会回水月洞天,而且依着花如月的意思,吴昊不能先回水月洞天,作为奉天,他最重要的任务是要完成与锦音的大婚

    月满楼长叹不已,可到底是族长跟神龙的决定,他们也只能遵从。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在梁皇叔的见证下,萧子祁顺利登基成为大齐新帝,十日后花如月被立为后,后宫无妃,小念萱则以长公主的身份留在皇宫里。

    转眼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一日,皇宫里的宫女们突然齐齐跑出来找东西。

    “别都挤在这儿呀!去那边,那边找找!”湘竹指了指对面的凉亭,急的朝宫女们大喊。

    “找到没有?”清雅的声音透着一丝焦虑,一身正红华服的花如月行至御花园,愠声开口。

    “小姐您别着急,想来小小姐也不能把两个小皇子藏到哪儿去,这就快找着了!你们再去那边看看!”湘竹扶稳了花如月,安抚劝道。

    “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她两个弟弟才三个月,能玩什么?会玩什么!且让本宫逮着她,看我不打断她的腿!”一侧,湘竹低头撇撇嘴,心想着主子也就说说吧,上次长公主把两个小皇子扔进盆里学游泳,呛的两个小家伙嗷嗷哭也不见自家主子动长公主一根手指头。

    “还没找着吗?”闻讯而来的萧子祁忧心忡忡的走过来,狐疑问道。

    “可不就没找着嘛!那丫头都让你惯坏了!这次你断不能轻饶了她!”花如月愤愤道。

    “萱儿只不过贪玩罢了,你还真跟她生气了?”见花如月一脸的铅云笼面,萧子祁心疼走过去,温热的手掌轻抚着花如月的后背,“朕替萱儿认错好不好,你就别生气了哈。”

    花如月深吸口气,美眸斜睨向身边这位宠女无度的帝王,“萱儿在哪里?”

    “没有没有!朕绝对不会告诉你萱儿就在御书房!”萧子祁特别严肃的摇头。

    “每次都是这样!像她那样撒泼以后谁还敢娶她!”花如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夫君,心知萱儿没有离开皇宫,心里也踏实了,“对了,萱儿把两个弟弟一并带去御书房了吗?”

    “呀!这个朕没问啊!”萧子祁恍然瞪大了眼睛。

    “你!”就在花如月欲开口时,湘竹突然大喊,“在那儿呢!在亭子里呢!”

    听到声音的花如月跟萧子祁一同跑过去,分明看到自己两个宝贝儿子被念萱放在一个很大很大的木盆里,呆萌呆萌的朝他们笑,花如月猛的松了口气。

    “萱儿说这木盆是水月洞天的圣物,将他们两个放在里面呆上一柱香的时间就可以保证他们不生病”萧子祁果然什么都知道。

    “又是月满楼的鬼主意,以后让萱儿少跟月满楼来往,那厮怕是还记着当年的旧仇呢!就是看不得本宫过的消停!”花如月悻悻上前将两个小孩儿抱在怀里,正要离开时忽的一怔,视线不由的看向对面那片柳林。

    “月满楼也是一片好心,你莫错怪了他。”萧子祁自花如月手里接过自己的儿子,转尔离开凉亭。

    “希望吧!”心底的悸动瞬间歇止,花如月自嘲的笑了笑,转尔跟着萧子祁回了寝宫。

    风起,柳枝纷扬,一抹的身影慢慢走出来,俊逸容颜多了几分沧桑和眷恋。

    “如果一年的时间不足以让你忘了花如月,那就十年,一百年,可好?”身边,白衣飘飘的女子走到他身边,淡声开口。

    “一百年”裴颜卿不舍的收回视线,“一百年真的能忘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知道塞北的红梅开的特别漂亮,要不要跟我去看看?”白衣女子露出俏皮可爱的笑容,眼睛里却是那样的坚定不移。

    不管十年,一百年还是一千年,她终有一日会等到眼前这个男人爱上自己,一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