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八荒镇仙录 > 八百八十五回 穿越

八百八十五回 穿越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一袭深蓝
    时间飞快。 一眨眼,三个多月过去。墨冲虽然早知道竹篱大草原十分广阔。但是驾驭逍遥车行驶了三个多月还没到尽头,这还是有些出乎了墨冲的意料。至于那魔道修士,也不知道他们是没追来,还是没追上,总之自那一次和天书门等人分别之后,墨冲就再没遇见过了。

    三个多月的时间里,墨冲自然早将那得自高瘦老者那块骨简上抽取生魂的方法给领悟透彻,可惜这竹篱大草原灵气太稀薄,连一二级的妖兽也不见一只,倒让墨冲空学会了这一招,却一直没机会尝试一下效果。

    ‘恩!?’

    眼望着前方茫茫草原的墨冲突然神色一动。逍遥车立刻也随之停了下来。这三个多月以来,持续地驱使逍遥车,让墨冲对于此车的控制更加得心应手了。

    从马车上跳下来,墨冲几步走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小土墩前。这小土墩直径四五尺的,周围围着一圈‘固形’用的符文禁制。不过这些符文禁制看来没什么用,荒草早已经爬满了土墩。在土墩前,还立了一块石板,上面写着‘天书门王蝉之墓’几个大字。

    “天书门弟子么……”

    看了石板上的文字一眼之后,墨冲喃喃自语了一句,随手打出几道法诀,给土墩周围的符文禁制加固了一下,然后重新跨上马车,继续往前。

    虽然之前和天书门修士分手,不过那些天书门修士显然不可能跑到墨冲前面来立碑。这个石碑和土坟,当然是以前从这里经过的南梁国修士留下的。

    自从一个多月前开始,路上就开始6续出现这样的一个个坟头,现在则是越来越多。刚看到这些坟头,墨冲喜忧兼半。喜的是终于现了当年南梁国修士行进的踪迹,忧的则是这些修士的处境。而现在,墨冲则完全只剩下担忧了。

    这些南梁国修士没有墨冲度极快的逍遥车,也无法和墨冲一样每天晚上都能到玉衡宫补充法力。走到这里全凭坚持不懈的努力了。都深入到如此,当然不会再是因为魔道修士的追击而出现伤亡,而且竹篱大草原也没有能威胁他们的妖兽。那么,造成伤亡的,只能是此地的环境和茫茫无尽的前程了。

    已经到了弹尽粮绝,连修仙者都支撑不住的地步了么?驱使着逍遥车一路往前,墨冲心神不宁。确实,如果他没办法每天到玉衡宫补充法力的话。早在三个月前,他也应该是法力耗尽了。就算算上携带的丹药,最多也不过能多支撑一月半月。毕竟没办法从环境中吸纳灵气的话,只靠丹药补充,那实在是杯水车薪。当然,完全不消耗法力,只用双腿行走当然可以,不过如此一来,这本来就广阔的竹篱大草原更没有个尽头了。

    一路上遇见的这些坟头,实在没什么可看的。可是每遇到一座荒坟,墨冲还是会停下来,走上前,看一看坟头前的墓碑到底写的什么。墨冲很害怕哪一天在墓碑上看到‘赵雪凝’这三个。但是,他却不得不看。追寻南梁国众人足迹的日子已经变成了一种煎熬。

    又是一座坟头。墨冲几近麻木地停下了马车,走上前。不过当坟前墓碑上的字迹映入墨冲眼睑的时候,墨冲身躯猛地震了一下,险些坐倒在地。墓碑上万剑宗下面,当头赫然就是一个‘赵’字。

    深吸了一口气,墨冲目光慢慢往下移。‘赵’下面,接着是一个‘雪’字。墨冲胸口如遭重锤。自己好不容易回到了重光大6,又一路不辞辛苦追寻而来,难道最终的结局是面对一座荒坟?

    ‘雪’字下面的字迹被地里长出来的青草给遮掩住了。墨冲在原地呆呆站立了半晌,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一咬牙,伸手拨开了遮挡墓碑字迹的青草。此时此刻,事情已成定局,看与不看,都不会改变什么了。但若赵雪凝当真埋骨于此,那么他墨冲有生之年,就要以杀尽天下魔道修士为己任,为赵雪凝报仇了。

    青草被轻轻拨开,‘雪’字下面的字迹还是看不见,因为有青苔蒙住了。墨冲伸出颤巍巍的手,将上面的青苔拨开,本来本挡住的字迹顿时露了出来,是一个‘阳’字。

    看到这一个‘阳’字,墨冲绷紧的神经立刻送放了下来,整个人都坐倒在了地上。赵雪阳是赵雪凝的大哥,他死在了这里,墨冲当然也会觉得难受。但死的毕竟不是赵雪凝。墨冲松了一口气。

    赵雪阳的坟墓似乎是一个转折点。再往前去,几乎就再看不到什么坟墓了。墨冲一路前行,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道。不过在三天之后,在地平线的尽头,出现了一片连绵起伏的山峦。到了这里,竹篱大草原终于是尽头了。

    至此,墨冲一共花费了四个月外加十七天。除掉一开始和天书门等人缓慢行进的那几天和中间的休息时间外,墨冲全前进的时间大约是四个月。逍遥车在地面上的移动度几乎和元婴修士遁光等同。竹篱大草原的范围,就是相当于元婴修士驾驭遁光全飞遁四个月。这确实是够大了。要知道即便是横跨南梁国,元婴修士全之下也不必花费一天时间。这还只是生硬地换算,换做是谁,也不可能全飞遁四个月,何况竹篱大草原灵气如此稀薄。消耗掉的法力根本无法恢复。

    已经能看到竹篱大草原的边沿,南梁国修士没有再出现伤亡并不奇怪。谁一路坚持到了这一步,眼见成功在即,再辛苦也会支撑下去。墨冲开始思量起另外的问题。

    按照传言。跨越了竹篱大草原之后就是白泽国。白泽国自然有白泽国的修士。而有修士,就意味着有争斗。墨冲不畏惧争斗。但是,无谓的战斗,能避免还是尽量避免的好,何况他本不是来和人争斗的。

    先当然还是要打听出南梁国修士的所在。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南梁国修士如果没被驱除,应该已经融入到白泽国中了。传说白泽国的规模可比南梁国什么的要大得多,要寻找百余年前到此的一群流浪修士可不是容易的事情。要寻找这群流浪修士中特定的一人当然更是难上加难。

    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赵雪凝结丹没有。筑基期修士,寿命和普通凡人差不多,顶多只有一百二十岁。他当初离开重光大6时,赵雪凝已经是二八年华,她若是没有进阶到结丹期,这百余年过去,早已经香消玉殒,化为黄土了。

    墨冲很快摇了摇头,没有再想下去。而是驱使着逍遥车,全往前。

    ‘白泽国的传说看来是不假了。’

    渐渐靠近远处起伏的山峦,墨冲心中念头闪过。渐行渐近,墨冲已经开始感觉到空气中的灵气含量有些不同了。虽然还是很稀薄,不过已经比在竹篱大草原内6时候好了许多。若是肯静心打坐,也并不是完全不能恢复法力。

    有灵气,自然会有修仙者诞生。就算前面没有所谓的白泽国,也一定会另有什么修仙者的国度,不会是一块白地。

    继续往前,又行进了小半时辰,墨冲突然感应到了修仙者的气息。不光是修仙者,还有妖兽。虽然修仙者不过是练气期的程度,妖兽也是一二级妖兽的样子。不过对于一直在茫茫草原行进,除了竹篱大草原的土著居民和他们放养的牛羊外没见过其他生物的墨冲,还是一个莫大的惊喜。

    有修仙者,逍遥车这样扎眼的东西当然不能再用了。至于那放在车顶上的黑钢巨剑。它比逍遥车更加显眼醒目。墨冲四下看了几眼之后,终于还是一催法力,将黑钢巨剑整把插入了地面之下。这大家伙就暂时放在这里吧。等自己要用,或者找到收纳的办法再来取也不迟。

    处理完了黑钢巨剑,墨冲又将逍遥车收起。然后将自身修为收敛至只有练气期五层的程度,然后举步向前。

    “快,快!跑!跑!”

    还没当真见到前面的修士,一阵吆喝之声就传入了墨冲的耳朵里。循着声音出的方向再走了几步,只见在前面一块平整的草地上,四五名练气期修士正骑在马上,驱赶着前方一大群奔马。这些奔马是一种名为胭脂马的妖兽,墨冲以前也见过。在一些门派之中,胭脂马是很常见的灵石,它们的血液通常被用作制符、炼药之用。

    ‘莫非这些修士是竹篱大草原土著人的后裔,即便成了修士,也不忘放牧的老本行?’

    墨冲皱了皱眉。此时,赶马的修士似乎是累了,纷纷停了下来,停止了吆喝。前面那些奔跑的胭脂马立刻也都停了下来,或者休息,或者吃草。

    墨冲一见正是搭口的机会,立刻走上了前,朝几人一抱拳,道:“几位道友好,在下这厢有礼了。”

    几人这时候正从马背上翻身下来。一名中年大汉皱眉道:“你是谁!?”上下打量了墨冲几眼后又道:“看你的穿着怪模怪样,不是我们本地的修士吧?”

    墨冲笑道:“道友慧眼如炬。在下果然不是本地修士。在下是来寻访一位朋友的。结果却迷了路,请问几位一声,此地到底是哪里了?”

    一名脸颊上长有几颗白麻子的圆脸少女扫了墨冲一眼道:“不是吧!?你从哪里来的?迷路还能迷到竹篱草原这里来?”

    中年大汉打量着墨冲,似乎同样有些不信,道:“你迷路了?你要找的人是谁?怎么到了我们青云宗的练马场这来了?”

    墨冲苦笑道:“这……在下是第一次来,路不熟也没办法。我那朋友叫庞世元,不知道各位认不认得?”

    中年大汉和圆脸少女护望一眼,接着摇了摇头。

    场中还有三人一直没有开口,此时一名留着两撇山羊胡的汉子突然道:“庞世元?你原来是老庞的朋友?”

    墨冲闻言微微一愣。心说:‘我不过随口说个名字,你怎么就真认得?’想到此处,墨冲目中精光一闪。不过,也不排除有同名同姓的可能。当即,墨冲点了点头道:“是,我正是庞世元的朋友。”

    山羊胡汉子笑道:“哈哈。你这可问对人了,我们两个都是老庞的朋友。我是朱岩,他是张虎,老庞有没有跟你提起过我们呀?”山羊胡汉子一边说,一边指了指身边一名鹰钩鼻青年,同时朝那鹰钩鼻青年使了个眼色。

    鹰钩鼻青年会意,立刻也笑道:“你找老庞?这可巧了,我们昨晚还在一起喝酒呢!”

    墨冲目中又是精光一闪。二人那点小动作如何瞒得住他。不过眼下倒不忙揭穿什么。当即假装露出喜色,道:“哦!原来两位也是庞兄的朋友?这可真是太好了!”

    山羊胡汉子拍了拍墨冲肩膀,道:“你既然老庞的朋友,当然也是我老朱的朋友了!”说话间,转头对那中年大汉道:“我们走开一阵,先给这位朋友带个路,很快就回来!”说话间,朝旁边的张虎打了颜色,揽着墨冲的手臂就往前走。

    中年大汉皱了皱眉,正要开口说什么,那圆脸少女却朝他轻轻摇了摇头。中年大汉见状叹了口气,到了嘴边的话当即重新咽了回去。

    “哈哈!说起来,还没请教,道友尊姓大名呀?又是哪个家族、门派的弟子?”朱岩揽着墨冲手臂,口气亲热得不行。

    墨冲笑道:“哦。在下墨冲。只是一介散修,哪里有什么家族门派呢。”

    朱岩目中精光一闪,笑意更浓,道:“不知墨道友找老庞是为了什么事,我们两个说不定也能帮得上忙呀。”

    墨冲道:“这个就不必了。在下只是许久没有见到这位老朋友,想来见面叙叙旧而已。”

    朱岩点了点头,道:“哦!原来如此。”

    说着话,三人不知不觉已经进入到了山林之中。

    墨冲四下环顾了一眼,道:“这……庞兄莫非最近搬家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