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武道天下 > 第两千一百七十七章 软硬兼施

第两千一百七十七章 软硬兼施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邪影
    “只要期限内恪守职责,尽心尽力,恢复自由身后,都能满足一个不过分的要求,包括且不限于翻案、寻仇、寻人、再建宗派或家族等等!”

    武信微笑环视众人再次说道,直接抛出了个天大诱饵。

    诸多条件和承诺,让所有囚徒不得不动心!

    当然,大桓仙庭并非昏庸腐朽的超级国度,反而是强盛繁荣,公认最有希望晋级五大尊级超级国度的仙庭。

    如此强盛繁荣的仙庭,自然不会有太多冤假错案。

    在场绝大多数囚徒,确实罪有应得,而且证据确凿,铁证如山,根本无需镇国大帝武信帮忙翻案,也没得翻。

    真正是被算计,可算无辜的囚徒,据武信所知,有且只有一个……探海楼少楼主商无恨,权势之争中的失败者,内情极为复杂,没死都算命大了。

    只有商无恨,或许需要镇国大帝帮忙翻案!

    至于寻仇,在场所有人,包括武信和囚徒、大离重臣在内,都有仇人,就看是否报仇心切了。

    因为这些囚徒的入狱,他们的家人朋友肯定会受很大牵连,原本权势身份越高,影响就越大,从天堂跌入地狱的无数。

    值得一提的是,在场囚徒中,最大的团体是圣衣宗,宗主、太上元老、长老、护法、执事等无数人入狱,圣衣宗直接被一锅端了,连山门都没了,是真正的宗灭人亡!

    如今数百万求图中,隶属于圣衣宗的就有十几万,这还只是幸存者。

    当年圣衣宗可是称霸数州,各级弟子数百万的庞然大物、超级宗派,弟子、堂口、基业等遍布大桓仙庭,乃至中域,连域外都有无数!

    当然,罪责最大的也是圣衣宗,还是通敌叛国的大罪,这个没得翻案,顶多就是协助再建新圣衣宗。

    还有血狼狩猎团团长……血狼王言福冲,普渡神僧、无妄神僧等等,是凶名赫赫,满手血腥的大魔头、杀人王,这也没得翻案,顶多就是寻仇和寻人。

    说一千道一万。

    武信想表达的只有两个字……诚意!

    只要囚徒相信武信的诚意,能在约束期间,乖乖听从号令、安排,就足够了!

    实际上,武信需要的只是时间,所有一切,不过是安抚和拖延罢了,等日后降服了,成了自己人了,承诺还重要吗?就算武信不会毁约,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大帝高义!”

    “大帝圣明!”

    “可以!吾必不负大帝所望,也希望大帝信守承诺!”

    一时间,在场囚徒纷纷表态,还有不少当场露出讨好的言行神色。

    “好!此刻起,大家就是自己人,生死相托的战友、兄弟,共同举杯,合作愉快!”

    武信发自内心地笑容满面,举杯高声嚷道。

    “敬大帝!”

    “合作愉快!”

    以在场修为实力,既然决定了,也不会轻易变卦,很给面子地符合起来。

    觥筹交错,氛围融洽!

    武信及大离重臣,也极为兴奋且大松了口气。

    搞定了最顶尖的这部分人,那距离掌控囚徒大军还远吗?!

    先不说这些顶尖囚徒都有错综复杂的人脉关系,光圣衣宗就有十几万弟子。只是以身份地位和修为实力压制,就能让任何囚徒翻不起多大浪花了!

    “既然已经是自己人了,有些疑惑,冒昧直问,还望大帝赎罪!”

    觥筹交错,氛围融洽间,血狼王言福冲,忽然看向武信问道。

    “自己人,但说无妨!”

    武信微笑亲近应道,又迅速补充道:“时间能证明一切!本座绝不会亏待任何自己人,待遇从优,也极为宽容!”

    “那属下就直言了!”

    言福冲迟疑了下,迅速问道:

    “大帝就这么信任我们?!不怕我们群起反抗?!或者,大帝不会以为,就凭血衣楼的这点制约手段,奈何得了我等吧?!”

    “……”

    喧闹氛围一滞,在场众人齐齐饶有兴趣看向武信!

    眼前囚徒,没有任何实质性囚禁手段,只是以血衣楼掌控杀手的手段,以血衣楼镇楼宝典《冥血宝典》中的血禁,禁制众人。

    威名赫赫的血衣楼,禁制手段自然极强。但是,也要看人,对于半仙、泥洹境,乃是神通境等顶级大修士,其实没多大作用,他们有的是办法解禁,马上走也毫无问题。

    “哈哈……坦诚!本座就喜欢坦诚的人!”

    武信看似毫不在意地大笑赞道,顿了下,依旧笑容不减反问道:

    “第一,群起反抗……为什么要反抗呢?本座与诸位无怨无仇吧?反而因为特赦,诸位应该感恩才是!此外,这里是镇军驻地,本座及身边实力,诸位也很清楚,虽然群起反抗的话……本座确实不敢保证都能留下,但自信自保有余,而诸位能否逃脱,就难说了!至少有信心留下一半,本座自认要求并不过分,值得诸位冒险吗?!”

    说到这,在场不少囚徒微微点了点头!

    他们又不傻,甚至比武信还精明,不是没想过抱团杀出去,确实是觉得不值得,风险和机会不对等。

    与其冒险杀出去,风险太大。还不如冒险完成任务更简单更划算,后者还能解决一切后患呢!

    “第二,血禁……本座也没指望血禁真能彻底约束住诸位啊!也就是明面上,大家都过得去而已,给本座,给大家,给诸位,给大桓朝廷等等,一个相对缓和的交代而已!”

    虽然没人出声,但意思武信看到了,便自觉再次解说道,顿了下,看向言福冲接道:

    “本座相信很有诚意,也绝不会亏待诸位!如果还有人一意孤行,本座相信从者不多……血衣楼的禁制,是不强。但是,有个显著优点……能追踪!诸位全跑了,本座确实顾不上来。但是,个别人的话,本座有绝对的信心,在血禁彻底失效前,追踪到位,给大桓一个交代,诸位觉得呢?”

    “呃……”

    言福冲错愕了下,张嘴无言。

    其他囚徒也是脸色微变,欲言又止。

    别看武信笑眯眯的,语气轻快亲和。但是,这威胁很明显啊!

    偏偏他们还没法反驳,真当镇国大帝摆出来的诸位大修士,是来凑人数的吗?本身就是威胁好不?还没把大桓仙庭算进去的,谁有信心杀出去?逃亡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