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遇厉衍误终身 > 第171章 进外交官翻译部

第171章 进外交官翻译部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清影弄蝶
    孩子如果在美国出生,一落地,就可以取得绿卡,成为美国公民。

    让孩子成为美国公民并不是苏云璟的本意,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当然。如果没有宋隽修和詹世宁教授的帮助,这一切并不会进行的那么顺利。

    洛杉矶医院。

    詹世宁教授的太太是一位已经退休的政府官员,但她并没有女政要的那般强势,退休后的她,就跟一般的妇人并无任何异样。

    她很喜欢苏云璟,也心疼她一个单亲妈妈孤苦无依的到异国他乡求学,于是,给了苏云璟无微不至的照顾, 就连她生孩子的医院,都是她帮忙联系的。保密性很好,设施也非常一流。

    孩子降生的很快,比她预想的都快。

    当时她正在詹世宁教授家中做客,热情的教授夫妇待她极好,她坐在沙发上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身下一热,用惊恐而又无措的眼神看着他们:“教授。夫人,我好像要生了”

    夫人真不愧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女人,短暂的震惊过后,便立刻联系了之前已经安排好的生产医院,虽然送苏云璟过去。

    一路上,都温柔细心的握着苏云璟的手。告诉她不要紧张,不要害怕。

    异国他乡,这样的遭遇,真的让苏云璟感到惶恐。

    然而教授夫妇给了她最大的帮助和照顾。

    孩子降生的很快,很平安,到医院刚进产房,就生下来了。

    一落地,就拿到了绿卡。

    苏云璟也不敢昏过去,好在是顺产,孩子出来后称体重,包包裹。都是她自己全程看着的,医生让她看孩子的特征,她湿润着眼眶说:“是个女孩儿。”

    “对,是个你孩儿。”医生也很和气,“恭喜你,生了个漂亮的小天使。”

    “谢谢。”

    孩子很快就来到她的身边,头发湿哒哒的黏在头皮上面。脸上还有从母体中带出来的羊水,一张笑脸红红的,又皱皱的,紧闭着双眸,躺在苏云璟的身边,砸摸着小嘴,又安心的睡去了。

    苏云璟亲吻了孩子,随后被推出了产房。

    教授夫妇在外面等她,看着新生命的降临,他们脸上都是喜悦的笑容。

    苏云璟没想到的是,宋隽修竟然也来了。

    陌生的国度,能见到一个黄皮肤的人,那是亲人般的温暖。

    “恭喜,孩子很健康也很漂亮。”

    “谢谢。”苏云璟看着眼前的宋隽修,脸上满是充满母爱的笑意,“宋学长,你怎么来了。”

    “知道你这几天预产期,所以我特意买了机票过来的,没想到刚落地,就接到你要生了的消息,时间赶得还真凑巧,也不知道给孩子买什么好,这是一点心意。”

    宋隽修往孩子怀里塞了个红包,苏云璟坚持还给他,他却说:“这是给孩子的,你不能替孩子拒绝我们的好意。”

    最后苏云璟还是收了下来。

    她在这里,需要钱。她可以辛苦,但不能拖着孩子跟自己受罪。

    两个月前,她到达这里的时候,对一切都充满了茫然。她不知道自己的未来究竟能走成什么样子,也不知道莫厉衍发现她不见之后,会是怎样的姿态。

    可是那样的环境下,莫子诺的疏离,白慕琳的搅和,让她明白,再留下去,最后受到伤害最多的也只是她和孩子罢了。

    她才二十六岁,她的未来,还是有无限的可能,为了自己所错过的美好年华,苏云璟堵了一次。

    她想真正为自己活一次。

    所以,她让宋隽修帮自己,来到了这里。

    那一天,宋隽修找了好多个名叫苏云璟的女人,叫她们从洛城坐飞机,前往世界各地,而她,则混在其中一个航班里,来到了距离莫厉衍曾经呆过的最近的地方。

    这里,距离美国国会都很近。

    她在电视上看到那些国际会议,国家领导人出席,身后跟着的随行翻译的时候,不止一次的想,会不会有一天,她也看到莫厉衍的身影出现在这上面。

    转眼,半年过去了。

    宝宝已经四个月了。

    从一开始皱皱的小脸,到现如今粉嫩嫩的五官,长得惹人喜爱极了。

    苏云璟给孩子取名叫糖糖,她希望这个孩子可以像蜜糖一样甜蜜的长大。

    她每天上完课,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回家看孩子。

    宋隽修为她找了个月嫂,带孩子,费用都是他在支付。

    他说:“这是我借给你的,等你工作之后,就还给我,你不能让孩子跟着你一起吃苦,也不能让孩子影响了你好不容易为自己争取过来的未来。一切都会好的,云璟,只要相信自己,一切都会好的。”

    是的,一切都会好的。每当难受的时候,苏云璟就这么对自己说, 一切都会好的,一切的艰难困苦都会过去的。

    她跟着詹世宁教授做科研,学知识,凭着过人的天赋和惊人的毅力,她的成绩远远超过这些从小出声名门的天之骄子们。

    曾经,她刚来的时候他们看不起她,现如今,她正靠自己的努力,一点点赢得被人对自己的尊重。

    夫人很喜欢孩子, 所以没事的时候就会过来帮她照看孩子,她的生活,温和而美好。

    却不知,不远的地方,一直有一双眼睛,默默的关注着她。

    黑色宾利无声无息停在路边,车上,两个男人静默坐着,看着外面一个女人堆着一个婴儿车,笑容轻盈的从他们身边经过。

    坐在副驾驶上的男人的拳头握的死紧,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隐忍和克制。

    乔律转头,忍不住用无限同情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真的不打算下去?”

    莫厉衍没吭声,一直到苏云璟母女两的身影消失在出租房里面,他才说:“走吧。”

    乔律的心里真的是很同情他的,忍不住安慰:“其实这件事情错也不在你,你真的犯不着为此自责,是程慕阳和温暖太狡猾了。”

    莫厉衍依旧沉默不语,这半年来,他的话已经少之又少。

    乔律动用所有的关系,满世界的找人,可是苏云璟就像是销声匿迹似得,他把所有叫苏云璟的名字都查遍了,一直一无所获。

    直到莫厉衍说:“从头再找一遍。”

    乔律才从千千万万的人群中,将苏云璟给挖了出来。

    而此时,她已经生了孩子,开始新的生活,彻底将莫厉衍隔绝在外。余医广血。

    “好吧,随你吧,但你也不能天天这么背地里来看孩子吧。”

    回应他的,依旧的莫厉衍的沉默。

    苏云璟的成绩很优异,第一学期就拿到了全额奖学金。

    她跟那些学生不同,她有工作经验,又需要钱。

    所以第二年,教授就为她介绍了一份不错的兼职,是报社的翻译工作,她可以将翻译带回家去,等糖糖睡着之后,赚点外快。

    她觉得自己很幸运,虽然一路坎坷,但是至少如今她找到了为之奋斗的目标,她要努力给糖糖过好日子,所以她一直不断的努力。

    让糖糖第一次开口叫妈妈的时候,苏云璟哭了。

    这次她来这里之后,第一次流泪。

    当看着孩子一点一滴的进步,她的人生是从未有过的满足。

    糖糖是世界上唯一与她血脉相连的孩子,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她很感谢老天,能给她现在平静的生活。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担心莫厉衍会找过来。

    可是这么长时间了,她想,他也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了吧,毕竟白慕琳是莫子诺的生母,若是他们能在一起,对孩子肯定也是好的。

    糖糖第一次会喊爸爸的时候,苏云璟很震惊,毕竟她从未交过孩子这个名词,这,难道就是天性吗。

    这孩子还整天有事没事的都爸爸爸爸的

    宋隽修对她们母女两很好,只要一有空,就会过来看她们,每次还大包小包的给她带国内的各种酱料还有糖糖的各种小礼物。

    糖糖也很喜欢他,可是从来没有叫过他爸爸,一直都是叔叔叔叔的叫,苏云璟不知道在孩子的心目中,到底爸爸是什么样子的,又代表了什么样的含义,想想,还是有些心疼的。

    宋隽修倒是不介意,只是,这一年多过去了,苏云璟的学业也即将结束,这一天,吃过晚饭等苏云璟把糖糖哄睡之后,宋隽修坐在客厅里等她。

    本能的,苏云璟觉得宋隽修有话要说。

    她心里有些忐忑,但还是给彼此倒了一杯水,开门见山的问:“宋学长,你有话对我说吗?”

    宋隽修也是紧张的,没想到苏云璟竟然如此的直白,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云璟。”

    “学长你说,我听着呢。”

    宋隽修怀揣了好久,才慢慢的挪到了苏云璟的边上,伸手,握住,将她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手掌心里, 用十分真切而诚恳的语气说:“云璟,我想了很久,我觉得如果现在我再不说,将来我肯定是要后悔的。”

    苏云璟已经隐约猜到了这种可能性,可当宋隽修将这些话说出来的时候,她还是有些乱了心神:“宋学长”

    她没想到时隔多年,宋隽修竟然还对自己念念不忘,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无论如何,都是值得感激的一种感情。

    可是

    “让我照顾你和糖糖吧,我已经把国内的事情都处理好,以后,我可以留在这边陪你们了。”

    苏云璟诧异,宋隽修竟然将国内的官职给辞了,要知道,那是一条平步青云路,可他竟然一时间,她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她的人生中,从未有一个男人这样真心实意的待过她,莫厉衍都不曾。然而,有些东西,真的是无法说清楚。

    她还是坚定的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摇头:“宋学长,谢谢你的错爱,也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们母女两的关心和帮助,可是我我的心已经千疮百孔,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我和糖糖,生活的很好,很知足,对不起。”

    她知道自己这样很惨热,但更残忍的是继续无止境给宋隽修希望,让他为她们付出,这样的自己,苏云璟都感到不耻。

    宋隽修有些失落,但也没有勉强,只说自己不会放弃的,然后便离开了。

    这一个晚上,苏云璟坐在糖糖的床沿,看着与莫厉衍如出一辙的五官,只是继承了她的眼睛和小巧的嘴巴,苏云璟仿佛看到了缩小版的莫子诺

    越看越像。真的好像。

    但苏云璟也没往别的地方想,她只当是莫厉衍的基因太强大了,而且,她也很想这个孩子,也不知道过得好不好。

    “妈妈,你哭了。”糖糖不知何时,突然醒了,看着苏云璟眼角流淌的眼泪,深出小手,细细的帮她擦拭眼角的泪,“妈妈,你怎么了,是不是糖糖不乖,惹妈妈生气了。”

    肉乎乎的小手,放在苏云璟的手心里,是那样小又温暖,苏云璟摇了摇头,说,“没有,糖糖很乖,妈妈很满意,妈妈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而已,妈妈没事了。”

    “妈妈别哭,有糖糖陪着妈妈,糖糖不会离开妈妈的。”糖糖窝在苏云璟的怀里,稚嫩的话语,却莫名戳中了她的泪点。

    她点点头,亲了亲女儿:“妈妈过几天带你去迪斯尼玩。”

    “真的吗?”小女孩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真的,所以现在乖乖睡觉了。”

    “妈妈万岁。”满足伴随着孩子,沉沉睡去。

    苏云璟温柔的注视着自己的女儿,再一次感恩,真是个容易知足的小家伙啊。

    她答应糖糖去迪斯尼,就一定会兑现。

    过几天就是她的毕业典礼了。

    两年的课程,仿佛就在昨天,只是昙花一现,就这么结束了。

    糖糖已经变成了一个两岁的小女孩,长得活泼开朗,白皙又漂亮,还活蹦乱跳的,但又十分有礼貌,十分讨喜。

    只是苏云璟越看,竟是越来越像莫子诺了。

    这莫厉衍的基因是不是也太强大了一点呢。

    毕业的那一天,宋隽修为她送上了一束鲜花。

    她拿着学位证,穿着学士服,带着博士帽,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满足笑容。

    远处的高楼上,两个帅气非凡的男人倚楼而站。

    乔律看了眼身边的莫厉衍:“你真的不下去?她已经毕业了,你每年为这所学校捐那么多奖学金,真不打算告诉她?看那献殷勤的人,可是很多啊。”

    是的,漂亮又优秀的东方女孩子一旦打入西方人的圈子,那是十分受欢迎的。

    这两年来,追求苏云璟的人当真是不胜枚举,不过她一直都是直言不讳的告诉别人,她已经有个两岁的女儿了。

    自从糖糖会走路之后,她也不时带女儿过来校园里散散步,感受一下这里的氛围。

    糖糖漂亮嘴巴又甜,很快又得到了同学们的喜欢,真的有人表示不介意当孩子爸爸,然而,都被苏云璟婉言谢绝了。

    她没有骗宋隽修,她的心当真是千疮百孔,她也是真的没有力气在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了。

    她抱着女儿拍照,将博士帽给女儿戴上,笑靥如花的母女两,那么天真烂漫。

    隔的虽然有些远,可乔律也是视线绝佳,看苏云璟抱着糖糖,他忍不住蹙眉:“我怎么觉得糖糖跟莫子诺长得那么像呢,就像大小版的缩影似得。”

    明明只是一句轻喃,到最后,乔律也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厉衍,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情呢,会不会”

    乔律震惊的回头,却发现莫厉衍的眸色深沉的可怕,乔律当机立断:“不行,没有结果我不死心,我去查一下。”

    他转身走了,将莫厉衍独自留在原地,继续看着她们母女两。

    也不是莫厉衍沉得住气,到现在了,一直居于幕后,不愿意出现在她的面前,而是他也有害怕也有软弱的时候,一年前曾经有一次,他实在忍不住,便在她放学的路上等她。

    那一天,她打着电话从教学楼出来,低头走路,他明明就站在她的跟前,只要她一抬头就可以看到他,可她就这么视若无睹的走了过去,好像已经将他这个人彻底的驱逐出她的生活,相见,不如不见。

    他莫厉衍就像是无所不能的神话,可是他终究也是人,有软肋,有害怕的东西,有无法靠近的执念。

    楼下的拍摄已经结束了,苏云璟已经带着糖糖和朋友去庆祝了,莫厉衍也转身,下了楼。

    在毕业前,詹世宁教授已经为苏云璟介绍了一份得体的甚至是苏云璟梦寐以求的工作。

    进外交局翻译部。

    她知道莫厉衍成名的地方,就是美国国会。

    她知道这个距离,距离他是那样的近,也知道如果进了翻译部就有一天会有撞上的可能。

    但仅仅是可能。她要到达他那样的高度,还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

    她不可能为了这个可能,就放弃视线自己梦想的机会。

    为了自己和糖糖的未来,她必须抓住一切的机会。

    所以,她进了翻译部去实习。

    过了三个月的实习期,才能正式进入这里。

    忙完了手头的事情之后,她终于有时间带糖糖去迪斯尼。

    那一天,糖糖玩疯了。

    这个孩子开怀大笑,玩遍了所有的项目,才带着满足的笑容在苏云璟的臂弯里沉睡。

    她带着糖糖坐公交回家。

    路上,路过一座露天广场,那边有一块巨大的LD显示屏,在播放刚刚结束的国家领导人来访新闻。

    糖糖的眼睛突然亮了,当镜头切换的时候,她突然兴奋的大喊起来:“妈妈,你看,是爸爸,是爸爸!”

    爸爸两个字,听得苏云璟心神俱裂,因为刚才画面轮转,停留在那个俊逸的东方男子身上,她就没有错过,正是莫厉衍,而糖糖竟然叫这个人爸爸!

    “糖糖,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妈妈,你背着妈妈到底做了什么!”苏云璟的口气与神色陡然变得凄厉而严肃,吓得糖糖小脸瞬间煞白,眼泪汪汪的,不敢看她。

    苏云璟从来没想过,糖糖竟然会背着她,在她去读书的时候,跟莫厉衍在一起。

    他们和月嫂一起,骗了她两年。

    她差点站不稳,摔倒在地。糖糖吓坏了,抱着她的腰哭泣:“妈妈,我错了,妈妈,你别不要糖糖,妈妈,你别不理我”

    苏云璟这才明白,原来她一直以为逃离的那个人,其实一直都没有离她远去,一直在她的生活中,占据着一席之地。

    她带着糖糖,连夜搬了家。

    她知道,这样也逃不过他的控制,但是,她不想这样坐以待毙。

    糖糖看过那样的苏云璟之后, 一直都变得小心翼翼的,苏云璟又有些后悔,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她知道自己吓着她了。

    所以也很懊恼。但是她还是要糖糖保证,以后不能再见莫厉衍了。

    糖糖含泪保证。

    苏云璟觉得自己好残忍,只是她不想破坏现在好不容易得来的生活。

    去外交部报道的那一天, 她的精神不太好,黑色的套装,衬得她的身形越发瘦削,眼底的黑眼圈用厚厚的粉底才能掩饰住。

    与她一起进来的,还有另外三个女生,他们分别被分配到几个岗位,跟一个年长的翻译官。

    苏云璟被带到了最里面,她心怀忐忑,站在门前深吸了好几口气,尽量让自己的状态看起来完美又专业一些。

    门开,她只看到一抹高大的身影站在窗前的逆光里,金色阳光笼这他的全身,那般的耀眼,她几乎无法直视他,便低头介绍自己。

    介绍完后,便是短暂的静默。

    她觉得惶恐,毕竟是这样的地方,她没有经验,就像个嫩雏。

    可是面前的男人转过身来的那一瞬间,苏云璟还是觉得自己真的太稚嫩。

    她以为她能逃得开,结果是自己傻傻的一脚跳了进来。

    “你好,我姓莫,是翻译部负责人,以后你就负责跟着我。”修长的手指伸到苏云璟的面前,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衣, 那般的最贵优雅。

    苏云璟的脑子一片空白, 第一个念头是转身想走, 但马上,她就冷静了下来,这是什么地方,岂容她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她强迫自己握住他的手, “你好,莫s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