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龙血战神 > 第1936章 失明

第1936章 失明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风青阳
    “你是说彼界么?其实我对那地方还挺好奇的,若是有机会了,可以去看看。”

    程晋淡然的反应出乎秋婉的意料。

    其实秋婉早就知道有程晋的存在,但她还是低估了她在程晋心中的重要性。

    秋婉静静地看着程晋,思绪有些乱。

    姜神武离开之后,身形化作了一道道残影,迅速接近了异常之处。

    此处是一个宽敞的比武场。

    比武场周围聚集着不少人,偌大的比武场上却没有一个人。

    交易城池中设立了不少比武场,用来解决个人恩怨的地方。

    若是双方有私人恩怨,便可前往比武场解决。

    一旦双方都同意上去比武场,便默认签订了生死签,只有一方死亡,或是双方都死亡才可分出结果。

    若是有一方不同意前往比武场,那么便不可私自发生争斗。

    只要身在交易城池,就要遵守交易城池的规矩。

    就在姜神武来之前,比武场刚结束了一场比试。

    遗憾的是,双方都没能活下来。

    聚集在比武场周围的人,一个个交头接耳,相互议论着什么。

    隐隐间,姜神武听到了“东方启”的字样。

    听到东方启的名字,姜神武第一时间想到了神灵族。

    好像到目前为止,他所遇到的神灵族的人大都姓“东方”。

    除了东方启的名字之外,竟是还有巫和的名字。

    姜神武不由神色一动,凑近了议论的人群。

    “我听说巫和到蛟神秘境了。”

    “不是说巫和还没有复生么?一个没有复生的灵,哪来的自信跑蛟神秘境?”

    “说起来巫和保持灵有好长一段时间了,他怎么还没死?”

    “人家那灵拥有很强的结界咒法,结界咒法每次重组的时候,结界咒法便会增强,一时半会也死不了。”

    “……”

    姜神武听着这些人的议论声,禁不住失声笑了。

    巫和面临着追杀,但他一点都不懂得低调做人,反而异常的高调。

    这不,刚到蛟神秘境没多久,行踪便已然被人知道了。

    现在他一个人去寻找灵魇力量了,也不知道情况如何了。

    “我前不久遇到了一个少年,自称来自什么第七位面层,指名道姓要找巫和。”

    忽地,有一道迟疑的声音响起。

    “一个少年要找巫和?”

    周围的人听到此话,忽地笑了出来。

    在他们眼中,就算是天赋异禀的少年,修为也不过规则之境。

    巫和是什么样的存在?

    巫和当年可是凭借一己之力影响到了整个破天境域。

    他更是在受了重伤的情况下,独自拦截了数道破天劫。

    正常情况下,一个修为达到了规则之境的修炼者,自身状态处于巅峰时,能够拦截一道破天劫。

    若是修炼者拥有天地圣品之类的法器,便能够再抵挡一道破天劫。

    而巫和呢?

    巫和当时处于心魂分离的状态,有传言说他当时甚至神志不清,连话都说不清楚。

    就在那种状态下,仍然抵挡了数道破天劫。

    即便是他陨落后化身成灵,也有数千年之久。

    按照灵的生存之道而言,昊空境的灵顶多维持灵上百年。

    像巫和这种远远超出了一百年的灵,可见其恐怖之处。

    “你们可不要小看那个少年。”

    先前说话之人,见众人是这般反应,便又道了句。

    “如何?”

    众人闻声齐齐看了过来。

    一时间,包括姜神武在内的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看向了说话之人。

    那是一名胡子拉碴的中年男子,身上的衣服污渍斑斑,浑身气息紊乱不已。

    他没有刻意收敛自身的灵力气息,更没有凝聚自身的精神力,导致两种力量皆是外泄了出来。

    姜神武清楚的看到,此中年男子精神力具现化后为一头猛虎。

    虽说猛虎的形态很是模糊,但他是此处唯一一个精神力具现化后呈现生灵形态的修炼者,足以证明他的精神力比在场诸位都强。

    而他周身所泄露的灵力气息,也隐隐触碰到了规则之境的门槛。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老孟啊。”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这个中年男子。

    一口老孟,便让部分人想起了他的身份。

    老孟同为空域的修炼者,说是一个散修,但和空域诸多势力都有一定的接触。

    因为他总是不修边幅,常年邋遢形象示人,加上姓孟,大家便习惯性的喊他一声“老孟”。

    有人认出老孟的时候,有人也察觉到了老孟负了伤。

    “竟然有人能打伤老孟?”

    “老孟,告诉我那人是谁,我老帮你报仇。”

    虽说是戏话,但没一个人轻视打伤老孟的人。

    老孟的实力他们有目共睹,能打伤老孟的人,说明比老孟更强。

    这样的人出现在交易城池对于他们而言并非好事。

    姜神武再次打量了一番不远处的老孟。

    这才意识到为何老孟灵力外泄,并非故意为之,而是因为受了伤才导致灵力外泄。

    至于第一次没有意识到他受伤,便是受到了老孟精神力的干扰。

    老孟的精神力很强,有精神力外泄,干扰了灵力外泄后的形态。

    旁人观察一番,只能察觉到老孟外泄灵力紊乱不已,却不知老孟是因为受了伤才导致灵力外泄。

    姜神武神色凝重。

    虽说这个老孟的精神力很强,但他并不是造成异常气息的人。

    “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少年。”老孟沉声道。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皆是沉默。

    所有人为此惊了惊。

    一个少年竟是将规则修炼者老孟打伤了?

    “敢问一句,是什么样的少年?”

    有人出言问道。

    “就是一个看着很寻常的少年,穿着普通,貌相普通。”

    说起那少年,老孟的脸上忽地多了一抹古怪之色,

    “这青天白日的,他还提着一个纸灯笼。”

    众人的议论声再次响起。

    有的人在议论少年的修为如此恐怖,有人一轮少年为何要提着一个纸灯笼。

    各种说法一起涌来,姜神武却无暇理会。

    就在这一刻,他猛地察觉到了先前感应到的那股异常气息。

    而且,那股异常气息急速接近这边。

    来自右方!

    姜神武猛地转身,便见一位身着白衣手持纸灯笼的少年缓步而来。

    是他!

    眼前这位少年便是老孟说的那名少年。

    姜神武神经紧绷,立于一侧。

    白衣少年手持着纸灯笼,径直的往前走去。

    姜神武这才注意到,少年双目无神。

    难道他的眼睛看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