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浅婚深爱 > 第99章 完结篇

第99章 完结篇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东宸睿博
    “亲表妹?”夏小沫看了一眼南宫寒,再扭头看了门口的南宫老爷一眼,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你没有听错。”南宫老爷的脸色已缓和下来,他缓步上前,递给夏小沫一张陈旧的DNA的鉴定结果,“沫沫。你就是外公找了多年的外孙女,答应外公,不要和这混账东西一起胡闹好么?”

    老人颤抖着身子,放低了声音。甚至是可怜地求着夏小沫,他不想看到他们一错再错。

    夏小沫仿若被雷劈般僵在了原地,她抗拒这样的结果,当她知道真相这一刻。心仿佛被一刀一刀凌迟,连疼痛都最没了知觉。

    怎么可能?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居然成了自已的亲表哥,她还为他生下了两个孩子。

    “这一定不是真的,您一定是骗我的,我不信。”夏小沫微微闭上眼睛,眼泪从眼睛里滑落,苦涩,难受,心如刀割,她以为,她的泪水在南宫寒拒绝她的那一刻早已流干,没想到现在却是越涌越多。

    “小沫,我知道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但外公真的没有骗你,你所拿的是你母亲与我二十多年前所做的鉴定结果,所以我没有必要弄虚作假。”

    当夏小沫看到鉴定结果上的名字。整个人都慌乱起来,即便她不愿意相信,也知道这张东西是真的,毕竟纸张早已泛黄,一看就是保管了多年。

    “爷爷,您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看到沫儿这么痛苦。您满意了吗?”南宫寒压抑不住的愤怒出声。

    夏小沫痛苦的摇了摇头,崩溃的冲进了不远的房间里,蹲坐在地,将头深深地埋在了两膝之间,她的心如明镜,这一次怕是真的没有可能了。

    或许验证了她开始的誓言,她夏小沫这一生一世,生生世世都不可能再爱上他南宫寒,呵呵,原来自已也神算了一回。

    “沫儿,你别这样,即便你真的是我表妹,我也依然深深的爱着你。”南宫寒猛的敲着房门,压根不在乎南宫老爷的情绪。更忘了屋内还有两个孩子。

    听到屋内的抽泣声,小萌萌和小小萌缓步向前抱住了夏小沫的手臂,“妈咪,你怎么哭了?”

    夏小沫擦了擦自已的眼角,用力挤出一丝笑意,“妈妈没哭,只是眼睛刚刚进沙子。”

    “哦!”小小萌懂事的将手里的小帕子递了过去,“妈妈,擦擦。”

    看着两孩子那懂事的样子,夏小沫的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楚,是她害了他们。

    “沫儿,你开门,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

    夏小沫冷笑一声,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冰冷,“寒少,我们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你和南宫老爷回去吧,我想好好静一静。”

    “不,我不能放任你不管。”南宫寒几乎是咆哮出声,他当然不能放任她一个人胡思乱想,指不定又和四年前一样,想着想着人都想跑了。

    夏小沫却是疲倦的靠着墙壁,不再出声。

    直到俩个小家伙已经乖乖入睡,她才悄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男人依旧定定的坐在客厅里,夏小沫注意到他的脚底下已有不少烟头,不知道他抽了多久,整个客厅里都是烟味,烟圈缭绕,孤寂如斯。

    南宫寒见她终于开了门,也跟着起身,缓步到她跟前,紧紧的将她搂在怀里,问得有些小心翼翼,“沫儿,我们不要在乎那些世俗观念,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我们离开这里,去过属于我们自已的生活好不好?”

    “这几年我们兜兜转转磕磕碰碰,好不容易才走到了一起,我不想放弃。”

    夏小沫无力的靠在他的怀里,享受着他身上所特有的气息,然而苦痛却蔓延得很快,几乎折磨得她无法呼吸。

    她做不到不顾一切,即便她可以不在乎自已,却无法不在乎他和两个孩子,尔后她苦笑出声,“就让一切成为过去,有时候活着不仅仅只是为了自已。”

    “你是打算听从爷爷的建议,带他们两个回了南宫家,然后我们却形同路人?”南宫寒怨愤出声,阴鸷的眼眸瞪向她,几乎可以喷出火来。

    “放心,我不会回你们南宫家,永远都不会。”

    “你还要带着小萌萌和小小萌同你的野男人一起私奔?”南宫寒一听更火了。

    夏小沫冷着脸色,“南宫寒,你不要含血喷人。”

    “除非你答应我不离开我,我就相信你。”

    夏小沫把手一甩,直接把门一摔,“不可理喻。”

    “你给我说清楚,是谁不可理喻。”南宫寒急了,他现在怕极了和夏小沫冷战。

    再次拧开房门,夏小沫随手拿了个枕头朝男人的面部扔了出去,“南宫寒你疯了,两个孩子正睡着,你还有完没完。”

    南宫寒快速上前一步,直接将房间里的女人拽了出来,轻轻带上房门,“今晚陪我。”

    深吸了口气,夏小沫压低了声音,“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我们不可能了,你要习惯。”

    “习惯不了,别说你还只是我的一个表妹,就算你是我的亲妹妹,我今天也会要了你。”

    “南宫寒,你有病。”

    “那也是被你给逼的。”

    “你混蛋!”

    “那也只对你一人混。”

    南宫寒强吻着她,舌头伸到她的咽喉深处,不停的与她纠缠起舞,下身隔着厚厚的布料却是狠狠地抵住她,夏小沫的身子却如触电般,不由得一阵酥麻,她居然该死的有了反应。

    夏小沫脸色倏然一红,心里不停的唾弃自已,居然会这样不知廉耻,明明知道是自已的亲表哥,在他的挑~逗之下居然还有了反应。

    她以为自已会抗拒,会觉得恶心,嘴里说着不~要,身子却诚实得跟什么似的,一个劲的跟前男人的节奏,慢慢迎合。

    “你明明也想要,人生苦短,又何必折磨了自已。”南宫寒一脸邪笑,手轻轻的刮着她高高的鼻梁,“乖,别再矫情了,好好享受。”说完还轻轻吻了她一下。

    夏小沫的脸红得可以滴出血来,这丫的嘴巴怎么那么欠抽。

    刚想推开他的身子,这人又疯狂的吻了过去,“唔南宫寒”夏小沫惊呼,这家伙居然在粗暴的撕她的衣服,所有的衣服在男人粗暴的动作之下已然成了碎片。

    “沫儿。”南宫寒的声音透着一丝温柔,迷离的眼眸带着一股深深的情~欲。

    他抱着她的身子,滚到了一旁的沙发,伸手按掉了壁上的灯光,温柔的在她耳边斯磨,“不要拒绝我。”

    夏小沫紧绷的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她抵抗不了他温柔的进攻,就只能那样乖乖的承受,一顶没入,长驱直入

    他终于大汗淋漓的沉沉睡去,她却拖着疲惫的身子转身进了浴室,她只想享受属他最后的一丝温柔,再见了,表哥。

    待夏小沫出了浴室,客厅的灯却倏然亮了起来,沙发里原本沉睡的男人此时正定定的看着她,目光深邃,嘴角还噙着一丝邪邪的笑意。

    她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你你怎么就醒了?”

    男人却是几步上前,紧逼着她,“这样的节骨眼上,我哪里还有心思睡觉?”

    “怎么,又想逃了?”

    夏小沫脸色一白,“我不懂你说什么。”

    男人却是挑起她光洁的下巴,眼神冷厉,“别再妄想欺骗我,你是翻不过我的五指山的。”

    “沫儿,不要抗拒自已的真心,你明明还爱着我,为何要在乎那些没用的东西。”

    “我们好不容易才敞开心菲,为何非得再回到过去那苦不堪言的日子,我爱你,是真的。”

    “我知道你或许觉得我在敷衍你,但这是我的真心话,这种真爱的感觉与心中的幻想是不同的,我不知该如何同你去解释,我对你和雨溪的感情是完全不同的。失去了她我只会颓废一阵子,我会伤心,会难过,但我很快会振作起来,甚至可以做到全意全意的祝她幸福,而失去了你,我不敢想像我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不愿意失去你,哪怕我死。”

    南宫寒的话语深深的触动了夏小沫的心灵,她感动得眼中的泪水不断往下滴落。

    她很害怕这是一场甜美的梦,梦醒之后这一切都最不是真的。

    他那么骄傲的一个男人,怎么会同自已表白?她拿手轻轻拍了拍自已的脸颊,尔后又掐了自已一下,“嘶~疼”。

    看着她可爱的样子,南宫寒浅浅一笑,“沫儿,别掐了,掐坏了老公会心疼的。”

    夏小沫别开脑袋,轻吐了两个字,“虚伪!”

    南宫寒却是拿手捧着她的脑袋,让她的眼眸直视着自已,认真道:“沫儿,嫁给我吧,这辈子我南宫寒决不负你。”

    “你真的爱我?”

    “嗯。”

    “你真的不会再抛弃我?”

    “嗯。”

    “你真的真的不在意我是你的亲表妹?”

    南宫寒无奈的笑了,轻轻吻了她嘴唇一下,大声高呼,“是的,我南宫寒真的真的很爱你,绝对不会再伤害你,就算你是我的亲妹妹,我也依然要娶你。”

    夏小沫赶紧将手捂住他的嘴巴,“小声点,萌萌他们还在睡觉。”

    男人却是搂着她纤细的柳腰痞痞一笑,“那你这算答应我咯。”

    “谁答应你了,想得美。”夏小沫别开脑袋不看他,脸上却是红彤彤的一片,就连脖子也跟着红了起来。

    南宫寒才不管她,抱起她的身子,转身进了浴室,“看样子,还是功课做得不够,咱们继续!”

    “南宫寒,你混蛋!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夏小沫娇嗔,手却不停的捶着男人的胸口,“你说了不会再伤家我,你骗人。”

    南宫寒却是淡淡一笑,“这哪里叫伤害,这明明叫做~爱。”

    “你流~氓。”

    南宫寒放下她的身子,轻轻揉了揉她额前湿湿的刘海,柔声,“你头发很湿,我来帮你拿吹风机吹吹,这不是我对你的爱是什么,就你会瞎想。”

    夏小沫小脸一红,顿时有咬到自已舌尖的感觉,真可恶,又被他带进了笼子,她发誓自已真没那么~色,而是他说话不经大脑思考误导了自已。

    “大小姐,别摆出一副苦大愁深的样子,我可是第一次帮女人吹头发。”

    “哦!”夏小沫噘了噘嘴,任由男人在后面肆意摆弄着自已长长的秀发。

    酒店,某一间VP包间里。

    “我还真佩服你的勇气。”乔辉泽举着酒杯,朝着男人浅浅一笑,随后轻轻抿了一口,一幅非常享受的样子,淡声,“这万一老爷子要是被你俩气得一命呜呼了怎么办?”

    南宫寒的脸色立马沉了下去,眉头瞬间拧成了几座山峰,“可是我不能失去沫儿。”

    “你当真爱她那么深?”乔辉泽表示疑问,他不觉得南宫寒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彻底的失了分寸。

    南宫寒斜了他一眼,放下手中的酒杯,懒得搭理他,知道这家伙定是受了老爷子的意来开导他,劝服他的。

    “我说宫寒,当年林雨溪在你心里那么久你都能全身而出,为什么非得执着于沫儿?你有没有想过南宫集团的未来,若是你们的关系被人公之于众的话,那是要受人谴责的。”

    “现在不是古代,法律上也是不允许你们俩人结婚的,老爷子若是真动了怒,他去告了你们,你俩的婚姻就是无效的,所以我劝你好好考虑考虑。”

    “我不会放弃沫儿。”

    “哪怕没有婚姻?”乔辉泽不由得多看了自已的好兄弟一眼,他这个任务注定是难以完成了。

    “对,我不介意。”

    “那沫儿也不介意么?”

    “那我就和她一起移民国外,到时候想办法在国外注册结婚。”

    “我看你真是魔怔了。”

    南宫寒却是淡淡一笑,“人这一辈子总要疯狂那么一次,那样才对得起自已,何况是为了真爱。”

    “好,算我没说,我的话已带到,要怎么办,你自已好好考虑。”乔辉泽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又再满上一杯,“祝你俩幸福,干杯!”

    “谢谢,我们会的。”

    包间的某个角落里,夏小沫微微红了眼眶,这句话,南宫寒曾经说过,她却一直没敢相信,如今算是彻底相信了,他是爱自已的。

    既然他都愿意为了幸福好好搏一搏,那她还有什么理由再逃避。

    “砰!”口袋里的手机不知何时滑了出来,乔依诺急忙捡起地上的手机,“糟了,他们肯定知道咱俩了。”

    夏小沫白了她一眼,“都怪你。”

    南宫寒立马朝身后的洗手间望了过去,透过玻璃,他看到了两个人影正在那缓缓晃动。

    “我去一下洗手间。”

    “别呀!”这时莫琳立马站了起来,她一把拽过南宫寒的身子,吱唔出声,“这个洗手间坏了,您还是去外面那个吧。”

    “洗手间坏了?”

    “不,是马桶坏了。”莫琳敲了敲自已的脑袋,立马解释道。

    “我只是去洗一下手。”

    “那也不行,下水道堵了。”莫琳立马拖着他的手朝外托,她可是受乔依诺之命在外面候着的,要是坏了她俩的大事,她还不宰了自已。

    南宫寒纳闷的看了她一眼,“你怎么比服务员还清楚。”

    莫琳干咳一声,“我先前进去过。”

    “可是我好像记得莫小姐全程都没离开过包间,你什么时候进去的?”

    “您还没来前我进去了。”

    “我去抽根烟,K!”

    “别呀,您完全可以在这包间里抽,这里面既宽敞,又舒适。

    南宫寒冷笑一声,“你怎么看起来那么紧张?”

    “紧张?呵呵,寒少您开什么玩笑,我干嘛要紧张。”

    莫琳正卖力的掩饰住自已的心虚,却被南宫寒钻了空子,直接绕过她的身子,拧开了洗手间闭着的那扇门。

    “砰!”

    “哎呦!”乔依诺大叫一声,用手捂着头部,本能的跳起脚道:“出血了,出血了,是哪个不长眼睛的,找死呀!”

    悄悄睁开自已的双眼,看到南宫寒那两只冒火的眼睛,整个人一下子怂了下去,“嘿嘿,我们就是在里面上个洗手间而已,没想到你们也选了这个包间。”

    夏小沫知道南宫寒是最讨厌人家偷听自已的,她低垂个脑袋,恨不得找个地洞将自已塞进去。

    “那还真是巧了。”

    “是啊,我们也觉得好巧。”乔依诺打着哈哈,生怕这家伙发起怒来六亲不认。

    南宫寒点燃了一支烟,不急不慢了吸了一口,眼光撇向夏小沫,“以后想要知道什么,正大光明的问我,不要偷偷摸摸的听。”

    “我没有,我只是”夏小沫正欲反驳,却被南宫寒一把将话堵了回去。

    尔后,他轻笑道:“你说慌的时候,眼神就会不停的闪烁。”

    “我哪有。”夏小沫故意睁大眼睛瞪向他。

    南宫寒却是瞟了她右手一眼,淡笑出声,“还说没有,你右手正紧紧攥着衣角呢,这么多小动作还想否认,真是一点也不乖。”

    乔依诺没好气的瞪了他俩一眼,“喂!你俩限制极画面演够了,这肉麻兮兮的话能少点么?真是想虐死我们这群单身狗呀!”

    “都怪你出的馊主意。”夏小沫白了她一眼。

    “我这还不是看你可怜兮兮的,生怕寒少不要了你似的,硬是不明白他的心,来给你最好的验证么,真是不识好人心。”

    乔依诺气冲冲的跑进了包间里,乔辉泽惊讶的看了她一眼,“依诺?你怎么在这里。”

    “要你管。”

    “你这丫头,说什么呢,我是你哥。”

    “哥又怎样,破坏沫沫幸福的都不是好人,哼!”说完,她踩着那七寸高跟鞋咚咚咚的走了出去,留下满头黑线的乔辉泽愣愣地站在原地,再慌张的看向门口那紧紧粘在一起的那对俊男靓女,他整张脸都扭曲得不像话,他这干得是哪档子事,不是当着人家面专门破坏人家感情么。

    “沫儿。”乔辉泽嘿嘿一笑,“开始的话你别介意,我也是奉了老爷子的命令来传话的,其实我还是很支持你俩在一起的。”

    夏小沫轻笑一声,“我理解。”

    “你不怨我?”

    夏小沫摇了摇头,“你说的都是实话,我们是应该好好考虑一下。”

    乔辉泽顿时急了,要是夏小沫因他的话而重新考虑与南宫寒之间的关系,那小子还不宰了他。

    “不,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只要两人相爱,那些问题都不是问题。”乔辉泽急忙解释,一手提起坐在旁边的莫琳,拼命的掐了她一下。

    “是呀,沫沫,别人想的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相爱的人能够在一起。”

    “你看我和乔少,就算我很爱他,他还不一定给我机会呢。”说着,莫琳低下了脑袋,心底酸酸一片。

    表妹又算什么,在真爱面前,什么都不是。

    “好啦,你们不用再解释了。”夏小沫执起南宫寒的双手,大声宣布道:“今后不管遇到什么问题,只要南宫寒不负我,我定会对他不离不弃,生死相依。”即便不会有那么张纸,她也依然会陪在他身边。

    “啧啧。”莫琳轻声一笑,“你俩要秀恩爱呆一边去,真是碍眼。”

    “你也可以和你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秀。”南宫寒堵了她一句,眼睛却是直直瞟向乔辉泽。

    “看着我干嘛,我又不是她的心上人。”乔辉泽耸了耸肩,一屁股坐在了沙发里。

    “真龟速。”南宫寒冷了莫琳一眼,满脸嫌弃道,尔后捧着夏小沫的脸,吻上她的唇,轻声喃呢,“还是我沫儿厉害。”

    夏小沫简直无语,她哪里厉害了,把自已搞得浑身伤痕累累还厉害了。

    莫琳却是苦笑了一声,她能怎么办,难不成还硬强了他不成?她这神女有梦,襄王无心呀,看样子还是努力得不够,她得给乔依诺和夏小沫好好学我。

    “沫儿,我们去旅游好不好?”

    “去哪?”

    “普罗旺斯。”

    “好啊,好啊,那是个非常浪漫的好地方。”

    “走。”说去就去,南宫寒搂着夏小沫的腰身,朝着乔辉泽淡声,“集团就交给你了,替老爷子卖完命,也该替兄弟卖命了。”

    “喂,寒少,你这上哪去?”乔辉泽急着追了上去,只见电递门“砰”的一声关上,两人早早的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他们去哪了?”乔辉泽扭问问莫琳。

    “人家去普罗旺斯度蜜月了,你要去追么?”

    “度个球,这边老爷子还没搞定呢。”

    “你不应该好好替寒少想想办法么,是不是就关顾着拆散人家了。”

    “我哪有拆散他们。”

    “那就好好帮帮他们。”

    南宫老爷接到两人远游的消息,脸都快气炸了。

    “不省心的东西,真是太混账了。”

    “爷爷,您就消消气,宫寒他有自已的主意。”

    “他有什么主意,还不是要强娶,是不是真以为我不敢去阻挠他俩,真是太放肆了。”

    乔辉泽愣在原地满头黑线,两爷孙真是同一个脾气,固执。

    南宫寒把小萌萌和小小萌两人送回了夏家,果断领着夏小沫飞去了普罗旺斯。

    当他俩面向一片花海,夏小沫整个人脸上都扬起了淡淡的微笑,“这里好美。”

    “是啊,要不,咱们以后一家四口就定居在这里?”

    夏小沫却是拉耸个脑袋,“怎么可能,爷爷你不管啦,我爸那里我还放心不下呢。”

    南宫寒用食指刮了刮夏小沫的鼻梁,“你就是太善良了。”

    夏小沫吐了吐舌头,这跟善良无关好么,只是每个人身上都有着她迫不得已的责任。

    “咦?前面怎么围了那么多人?”夏小沫拉着南宫寒的手,挤向了不远的人群。

    “有人晕倒了,怎么办?”旁边的众人用法语交流着,正急着在想办法,谁也没敢贸然上前扶起那个躺在地上的女人。

    看着那一张东方面孔,夏小沫愣了愣,本能的走过去慢慢的扶起了地上的女人,示意南宫寒将女人轻轻的抱了起来。

    “咱们去医院。”

    “好的。”

    急救室。

    夏小沫不停的来回晃动着,心里竟莫名的有着一丝不安。

    “医生,那位女士怎么样了?”

    “正在抢救。”

    “怎么这么久。”夏小沫嘴里不停的嘀咕着,额头却是布满了细细的汗珠。

    “别急,她不会有事的。”南宫寒沉声安慰,心里却存在着丝丝不满,一个陌生人而已,至于把她看得比自已还重要么?

    自那女人进了急救室,沫儿就再也没正眼瞧过一下自已,受了冷落的南宫寒,心里自是不好受的。

    “你别这样,她只是一个陌生人,况且你已经尽力了。”

    夏小沫无力的靠着男人的身子,“可是她给我的感觉真的很熟悉。”

    不知为何,在看清女人面容的那一刻,夏小沫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却记不清自已到底在哪里看到过。

    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引力,让自已慢慢的靠近她,看着她急救,她会莫名的心慌。

    “宫寒,你信不信我,我和她好像似曾相识。”

    南宫寒静静的看了她一眼,脑海里的那张面孔似乎差点与她重合,没错,他也觉得那女人给自已的感觉并不陌生。

    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急救室的大门突然打开,夏小沫急着扑了过去,“医生,怎么样了?”

    “病人已经度过了生命危险,只要清醒过来即可。”

    夏小沫随着医护人员的脚步匆匆进了病房,看着躺在病床上那苍白的女人,眼睛却始终都舍不得移开。

    “求求你,不要抢走我的妞妞,求求你。”女人喃喃细语,她的眉头紧紧的拧在了一起,额头布满了细汗,似乎正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

    “她在说什么?”夏小沫纳闷的看了南宫寒一眼,尔后低声,“她好像做恶梦了。”

    南宫寒却是转身拨通了一则电话,“去把夏厉瞿和夏小沫的DNA鉴定结果报过来。”

    阿岑非快从医院里找来资料,当他看到鉴定结果的那一刻,眼珠都快掉了出来,“少,少爷,夏小姐和夏总没有血缘关系。”

    南宫寒的脸色立马沉了,更加疑惑的看了一眼病床上躺着的女人,既然夏厉瞿知道夏小沫不是自已的亲生女儿,却并没有告诉她,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很快派了私人飞机将夏小沫和那陌生女人带回了A市,他必须把这一切都弄清楚。

    “看样子你什么都知道了。”

    夏宅,夏厉瞿坐在轮椅里,示意管家和保姆将两个孩子带了出去。

    “沫儿不是您的女儿,为什么您一点也不恼怒?”

    “因为我相信这中间定然存在着我所不知的隐情。”

    他原本是很愤怒的,但是看着沫儿的善良,亲不亲生又有什么关系?况且这么多年,他也并没有尽过一点做父亲的责任。

    既然冯玉娇已经伏法,再者她口口声声称沫儿是野~种,那指不定是她动了什么手脚,比起冯玉娇,他更相信自已的妻子,只是他一直在寻找着自已的亲生女儿。

    “我们带回了一个女人,就在城南XX的医院里,您有时间不防去看一眼。”

    南宫寒一直觉得那个女人眼熟,后来才从她的眉眼里看到了沫儿的影子,会不会

    他不喜欢做假设性问题,所性直接取了夏小沫和那女人的样本,偷偷去做了亲子鉴定,哪怕有一丝的疑惑,他都该去解开它。

    当夏厉瞿刚刚将轮椅滑入病房,女人吓得立马尖叫,“你,你干什么?你已经如愿以偿了,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

    “女士,我们见过么?”

    女人冷笑一声,整个人一下子激动起来,“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你,还我女儿,还我女儿。”

    夏厉瞿本能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远,看着女人那怨愤的目光,似乎她跟自已真有着什么血海深仇。

    不过,他并没有放弃自已此行的目的,他说:“女士,您恐怕认错人了,我是第一次见到您。”

    “放屁!”

    女人愤怒的指向他,“你当年做了那么多龌蹉事,现在居然想否认,你到底是有多黑心?是不是知道我找到了女儿,又来同我抢走她?啊?”

    夏厉瞿整个人都是懵的,女人眼里的愤怒不假,可是他真的没有伤害过她。

    想起夏小沫那一纸鉴定,“你说沫儿是你的女儿?”

    女人虽然没有做过什么亲子鉴定,但她很肯定的知道那就是自已的女儿,因为她看到了她后颈脖处那块如桃花般的胎记。

    没错,她的女儿就有一块同样的胎记,而眼前的男人正是二十多年前那个从她怀里抢走她孩子却将她扔在了国外的那个罪魁祸首。

    “爸,这位阿姨她在说什么?”夏小沫此时也走了进来,她满脸疑惑的看着他们愤怒的两人,将手里提着的鸡汤放在了柜子上。

    女人见到夏小沫,整个眼睛都亮堂起来,她拖着夏小沫的双手,“来,让阿姨好生看看。”

    夏小沫狐疑的坐了过去,“您和我爸认识?”

    “起止认识,简直就是有不共戴天之仇。”

    “阿姨,我爸是好人,您一定是误会什么了。”

    “他抢了我女儿也算得上好人么?”

    夏小沫愣愣的看了夏厉瞿一眼,半天都在消化着女人嘴里的话。

    指的是夏静柔么?

    “妞妞,这些年苦了你了,妈妈找了你好多年,可是妈妈没有能力,始终被人监控着回不了国。”

    女人边说边抽泣着,拉着夏小沫的手始终不肯放下。

    “阿姨,您说什么?我不懂。”

    “妞妞,妈妈错了,妈妈不应该带你逃离了爸爸,害你认贼作父了这么多年。”

    夏小沫怔了一下,直接看向夏厉瞿,眼神充满了疑惑,“阿姨,您是不是弄错了,我怎么可能是您的女儿。”

    “孩子,二十四年前的那天,这个男人伙同那个女人将你从我的怀里生生抢走,还叫人把妈咪暴打了一顿,直接扔出了国外。”

    “前些年我一直受人监控,根本回不了国,这几年突然没人再监控我了,我却没有能力再回国,若不是你们,恐怕我都要在那里孤独终老了。”说完女人又细细抽泣了起来。

    “妈妈真的很想你呀,妈妈不是故意不来找你的。”

    夏小沫想到了冯玉娇,整张脸倏然难看得很,可是父亲明知自已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又怎么可能还会针对自已,还误会妈妈,难道?

    “没错,二十四年前我也曾经看到过一个同我一模一样的男人,当时我很疑惑,却不曾深想过。”

    原来这一切不过是一场阴谋。

    冯玉娇那女人还真是狠。

    这时南宫寒却从走栏进来,他将手里的DNA鉴定表递给了夏小沫,“沫儿,这位女士真的是你的亲生母亲,我们现在终于可以安心结婚了。”

    他这几天将二十几前年所有的东西都翻了出来,最后得到结论,“是陆天成和冯玉娇两人动的手脚,而那个一模一样的男人,不过是一张假的面具而已。”

    “那我的女儿呢?”夏厉瞿崩溃的退到了一旁的墙角里,整个人颓废不已,像是受了陌大的刺激,原来他被人骗了整整二十四年,还丢了自已的孩子。

    “已经去世了。”女人喃喃出声,“我当年看到了她们手里的死婴,嘴唇乌青,像是窒息死亡。”

    “混蛋!”夏厉瞿狠狠的一拳砸在了墙壁,顿时“嘭”的一声巨响,整面墙壁都瞬间跟着颤抖了几下。

    南宫寒顿了顿,看向一旁的夏小沫,“沫儿,外婆的死因出来了,也是陆天成和冯玉娇两人联手,他们将你母亲去世的原因乃至夏厉瞿女儿的事一并说了,刺激到了老人,还当面动了手。”

    他不忍心告诉夏小沫事实,但是却不得不将原有的疑团一一解开,他去了监狱,也直接逼问了陆天成。

    “冯玉娇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女人嫉妒起来是没有下限的。”

    南宫寒搂着夏小沫浑身颤抖的身子,安慰道:“一切都已真相大白,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沫儿,我们要好好的活在当下。”

    夏小沫早已眸中含泪,她在乎的不是谁是她的母亲,而是心疼爱了她多年的外婆,却发现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空,原来自已抢了别人的爱。

    “沫儿,你不要觉得内疚,你也不想这样的。”南宫寒像是看穿了夏小沫所有的心思,直接将她搂了过来。

    “梦霜。”

    门口一个男人突然风尘扑扑的推门而入,床上的女人赶忙拿被子捂住的自已的头部,“先生,您认错了。”

    “梦霜,我找了你二十多年,想了你二十多年,现在你就站在我的面前,我不可能会认错。”

    “莫伯父。”南宫寒盯着他,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不由得出声,“您是来找伯母的?”

    “我是来接她回家的。”

    “回家?”众人大惊。

    “没错,她就是我找了二十多年的妻子。”

    “那原来的莫夫人呢?”

    “那不过是一个幌子。”

    莫老当时没有办法抵抗家族的逼婚,娶了唐家大小姐,最后还接受了她从外面带过来的孩子,为的不过是实现自已对梦霜的承诺,这辈子只爱她一个,所以,他不想再碰别的女人。

    “您是不是认错了,还有莫琳她妈呢?”

    “那不过是酒后的一场意外,我跟那女人什么也没有。”莫父急急的解释,却被余梦霜一口给打断,“你还是背叛了我。”

    “梦霜,我连别人的孩子都认了,跟小琳做了那么多年貌合神离的夫妻,我为的就是全心全意的爱你,怎么可能骗你,我真的不是有意要背叛你的。”

    “宸曦他是你的孩子。”余梦霜冷冷的吐了一句,“小琳她也深深爱了你几十年。”

    “什么?”莫老像是听到了一个惊天噩耗,一下子懵了。

    余梦霜不想再回意往事,当年莫老爷子一直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她也是没有办法才选择离开,他知道莫氏需要唐氏的支助,也知道唐小琳一直爱着莫少东,并且为了怀有他的子嗣,不惜偷了莫少东的精子做了试管婴儿。

    当她知道这一切后,她忍着爱他的心离开了他,因为他知道她和唐小琳斗不起,莫老爷子是不会放任他们莫家的子孙流落在外,何况还是唐小琳的孩子。

    所以只有她默默的退出,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办法。

    “所以你一直逃避,一直瞒着我?”莫少东像是受了莫大的刺激,不可置信的看向病床里躺着的女人。

    “是,少东,我当时也是没有办法。”

    “为什么不相信我,我会保护你。”

    “莫老爷子不会同意,我不想伤害你,后来才发现自已怀了妞妞,我只想同妞妞好好过一辈子,再也不和你们纠缠在一起,豪门大院我进不起,也不想进。”

    夏小沫瞬间全明白了,原来自已是莫老的女儿。

    两个月后。

    A市举办了一场轰动全国的世纪婚礼。

    大腕云集,巨星名流,排场十分气派。

    新娘一身白纱,是法国最著名的设计师艾米设计,也是全球仅有的一套。

    新郎气质出众,容颜逼人,眉宇间带着一股令人无法忽视的贵族霸气,新娘娇俏可人,她小鸟依人的紧紧的挽着男人的手臂,身子却在轻轻颤抖。

    “沫儿,别紧张,有我。”

    夏小沫却是苦苦一笑,她现在是有结婚恐惧症,她生怕大门那边再冲出一个抢婚的女人,她不想再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她都已经说了不想再举办婚礼,可是南宫家和莫家却是举着双手反对,“婚姻只有一次,哪里能悄悄的就领了证。”

    “沫儿,你不要担心,一切有我在。”

    南宫寒自是最了解夏小沫的,她这可是第三次穿婚纱了,她现在是怕嫁了。

    “嗯。”夏小沫微微一笑,随着男人的脚步缓缓的登上了那闪亮的舞台,身后是两个可爱的萌娃,正开心的撒着花瓣。

    “夏小姐真幸福,真是俊男靓女闪瞎了众人的眼睛。”

    “可不是嘛,这就是传说中的缘份。”

    “新娘子丢捧花啦,咱们快去抢吧,说不定下一个幸运儿就是我们呢?”众人惊呼,直接往人群里挤。

    莫琳也拽着乔依诺的手道:“走,咱们也去凑凑热闹。”

    莫宸曦却紧紧的抓着乔依诺的手不放,“莫琳,不要跟我抢老婆。”

    “哥,我们是去抢捧花,不是跟你抢老婆。”

    “那也不行。”

    乔依诺把手一甩,“你还想我嫁么?想我嫁就给我乖乖挤进去,把捧花给我送过来。”

    莫宸曦瞬间满头黑线,他一个大男人去抢捧花,像样么?

    莫宸曦厚着脸皮挤了进去,也顾不得形象的在那大声高呼,“沫儿,这边,这边。”夏小沫却是得意一笑,直接朝他的方向一扔,还真的抛了个正着。

    “我抢到了,抢到了。”莫宸曦难得卸下他那千年不化的冰川脸,尖叫了起来,“老婆,你是不是也该嫁给我了。”他单膝着地,现场直接求起婚来,“依诺,嫁给我吧!”

    乔依诺也不矫情,接过捧花,直接在男人脸上“吧唧”一口,惹得众人惊叫连连。

    “你们都找到了自已的归宿,那我呢?”莫琳噘着嘴吧,两眼泛红,她的爱情之路何年何月是个头呀。

    “努力努力就有了。”沈哲南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他指着宴会中角落里喝着闷酒的男人,“机会来了,赶紧上呀。”

    “辉泽为什么会喝闷酒?”

    “因为彻底失恋了呗。”

    “那你怎么不去喝闷酒,你不更是没戏了?”

    “因为我想通了呗,与其伤心难过,不如静静的祝福着她,只要她开心幸福就好。”

    身后的男人却是一阵苦笑,真的是看着她开心幸福就好么?为什么会更显失落?

    “云帆,你也来了。”莫琳转身同他打了下招呼,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真想采访一下这个男人,看着自已的前未婚妻幸福美满的样子,心底到底作何感想。

    季云帆端着酒杯一声不吭的退到了一旁的角落里,他还不明白这些人打量的眼光,无非就是嗤笑自已当年有眼无珠,居然甩了莫家的大小姐,莫老现在疼到心尖上的女儿。

    “都怪夏静柔那贱~人,害我误以为夏小沫是石女,这下好了,足足跑了个大头。”

    “妈,您别那么势利行么?当年您是怎么对小沫的,您忘了么,为什么现在怨气还没消。”

    “消什么消,她不是那贱~人的女儿,我是怒气更难消,生生跑了一个这么好的儿媳妇。”

    “妈,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是呀,他季云帆聪明了一辈子,却唯独栽在了夏静柔这个狠心的女人手里,错失了一段原本美好的姻缘。

    都怪自已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没有看清她的爱,也那样生生的将她推开。

    “沫儿,你怎么了?”一声惊叫,众人都循着视线直接投向了舞台上那一脸慌张的男人,“来人啦,赶紧去医院。”

    不何知时,夏小沫闭着眼睛就那样栽倒下去,差点从舞台上滚了下来。幸好南宫寒眼急手快,直接搂住了她的腰身,抱着她快速冲出了人群。

    怎么会晕倒,为什么会晕倒。

    “妈咪,妈咪,你怎么样了?”小萌萌和小小萌围在夏小沫一旁不停的叫道。记以扑才。

    夏小沫皱了皱眉,吃力的睁开眼睛,用手轻轻抚着两小宝贝的脸蛋,轻声,“宝贝别哭,妈妈没事。”卡在喉咙里的话却不敢再说出来,只是觉得浑身酸软无力,小腹有些隐隐的坠疼。

    “沫儿,你哪里不舒服,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

    “别紧张,我真的没事。”

    南宫寒才不信她的话,抱着她的身子一路飞奔进了急救室,一群人浩浩荡荡也跟着冲到了急救室外的走栏。

    “哪个是病人的家属?”

    “我是。”

    众人异口同声,南宫寒,夏厉瞿,莫老以及余梦霜,南宫老爷们都直接冲了过去。

    医生再看看门口围着的人群,不由得吓了一跳,这是来打仗的么,来了这么多人。

    “我是病人的丈夫,医生,沫儿她怎么样了,为什么会晕倒?”

    医生脸上却是诡异一笑,“这还不都得怪你,把新娘子折腾成这样。”

    “怪我?”

    众人如杀人般的目光瞬间都朝他射了过来,似乎都在质问他把沫儿怎么了。

    “医生,我到底把她怎么了?你说清楚一点。”南宫寒急忙拽过医生的衣领,愤怒道:“沫儿她要不要紧?”

    医生意识到自已的玩笑开得过了,连忙挣脱出男人的撑控,淡笑出声,“她怀孕了。”

    “你是说我又要做爸爸了?”

    “是的。”

    众人的心一下子落了下来,都开心的笑了。

    只有南宫老爷是最得意的,他蹒跚着布子,满面春风道:“南宫家还真是人丁兴旺呀,菩萨保佑,祖宗保佑。”

    几个月后的某个夜晚。

    夏小沫顶着一个硕大的肚子躺在凉亭下的躺椅上微眯着眼睛,享受着盛夏的味道。

    这时她的肚子上倏然多了一条薄薄的毯子,“沫儿,你又不乖了。”

    夏小沫猛的睁开眼睛,一脸做错事的样子,“寒哥哥,人家是真的忘了。”

    “下次记得一定要盖东西在肚子上,不然会冻着咱们的小宝贝的。”

    “嗯,我知道了。”

    夏小沫认真的点头,一脸幸福笑着,南宫寒起身,坐在了躺椅的一头,直接将夏小沫抱到了旁边的长椅上,然后将她的头轻轻的靠在了自已的腿上,温柔的看向她,“沫儿,辛苦你了。”

    夏小沫的眼里却是前所未有的幸福,“不辛苦,为了你生儿育女我愿意,亲爱的,有你我真的很幸福。”

    脑袋里似乎又闪过一些破碎的画面,只是再也没有心酸的感觉,因为现在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