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那年四月,那年深圳 > 番外之邓瑞瑞的爱情之路

番外之邓瑞瑞的爱情之路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玉面小七郎
    我第一次见到莫景忱时,他戴着一副黑超,和他的朋友站在我上班的会所门口。见我往里面走时,他朝我吹了一下口哨。

    “哈罗,美女。”他这样喊我。

    我顿下脚步,回头看他:“怎么。想泡我啊?”

    “正确,加十分。”他晃到我跟前,“叫什么名字啊?去这里健身吗?我觉得,你的身材已经很正点了。当然,可以再完美一点,我不介意。”

    “你有钱吗?有车吗?有存款吗?没有就趁早滚蛋。”我下巴上扬。

    他又吹了一声口哨:“晚上我请你吃饭,地点随你挑。”

    “xx饭店。”我冷哼了一声。

    “没问题。”他打了一下响指,“几点下班,我过来接你。”

    “不必,我有车,咱们在饭店门口会合。”我冷笑了一声。

    没想到,这个凯子真的有钱。

    结果不太幸,他居然是莫林生的弟弟。

    “陈姐,您保持这样的力度就对了……没错,就是这样。您的领悟能力真是太厉害了。要是其他会员有您十分之一的领悟能力,我这班就上得十分轻松了。”我弯着腰站在某位富婆身边指点着她做形体动作,这个动作,我起码教了二十遍了。每多教一遍,我就要在心里告诉自己:邓瑞瑞,为了钱,你要挺住。

    “谁叫邓瑞瑞,哪个是邓瑞瑞?”清脆的喊声从外面走廊里传来,听声音不超过二十五岁。

    有戏。估计又是老顾客给我带来的新客源,我喜滋滋的直起了身:“陈姐,我去一下就来,您慢慢练着。”

    说完。我就快步跑出了形体训练室,迎着一位长相甜美,个子相当高挑的姑娘走过去:“你好,我就是邓瑞瑞。”

    “卧槽!原来是你这个八婆啊。”那姑娘拽住我的手后巴掌就招呼过来了,边扇耳光边骂:“长了几分姿色就到处发骚,莫景忱有主你不知道么?他是我男朋友,你知道吗?不知道是不是?不知道,我就打到你记住了为止。”

    劈头盖脸的被扇了三四个耳光,我被打得毫无招架之力。

    “喂,怎么回事,住手。”保安闻声赶来了。

    我总算得救了。

    “喝水吗?”莫景忱蹲在我旁边,递了瓶水过来。他跟了我一个下午了,一直在跟我道歉,我烦躁得简直想炸了他。

    我脸疼得厉害。他的水一直往我手里送。我接过矿泉水,扬手后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头上。

    “痛吗?痛就对了。我也这么痛。”我狠狠的砸了四五下,然后将矿泉水扔到墙的另一角,“莫景忱,你个王八蛋,你可以滚了。”

    莫景忱阴沉着一张脸,伸长手,他拽住我的衣领:“邓瑞瑞,你真是太不知好歹了。”

    “你好笑,我怎么不知道好歹了?我们很熟吗?你不就是看姚云边跟你莫文松好了吗?所以,你想撩拨我玩一下。我说你们兄弟三人还真是有意思,我和姚云边裴晓于是朋友,你这个强迫症晚期没把我拿下,你心里难受吧。我呸你一脸,臭不要脸。”我直着脖子跟他对瞪着,“瞪什么瞪?你不是玩飞刀很厉害嘛。不服就来啊,一刀过来啊,有本事你杀了。你个贱人。有女朋友,还来招惹我。你去打听一下,我邓瑞瑞是那么好欺负的人?”

    莫景忱抿着唇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揪着我的衣领,他用力将我推着撞到了墙上:“于淼淼来找你麻烦这件事情,我很抱歉。”

    我嗤笑着,吊儿郎当的语气:“刚才我砸你,我也很抱歉,扯平了。”

    “邓瑞瑞,你会说人话吗?”他气得要命。

    “不会。”我用力推了他一把,拽过桌子上的包包,我快步往休息室外面走去。妈的,今天这班没法上了。土阵庄划。

    我走到会所的停车场时,莫景忱跟来了。我上了我的车,他上了他的车。我不启动,他也不启动。

    很好,贱人,我冷笑着。我启动了车子,他跟在我后面。

    我一路将车开到了宝安区某派出所门口,莫景忱不明所以,然后跟着我停了下来。我跳下车后,就跑进了派出所。然后我报了警,我说莫景忱对我强奸未遂,最近还老跟着我,希望派出所能替我作个主。

    为此,莫景忱在派出所呆足了一个晚上,我们两个人的梁子就这么彻底的结下了。

    我讨厌莫景忱,正如他讨厌我一样。

    在我们之间旷日持久的战争中,不是我赢就是他输。因为裴晓于的关系,再加上姚云边又被莫文松诓跑了,导致我对莫景忱那是万分的深恶痛绝。

    我和他斗,半点打情骂俏的成分都没有,全往死里招呼。而他,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他竟然舔着脸说真的喜欢上了我。

    很好,我一定让你领教到喜欢上我是什么滋味。

    直到那天,我和他在姚云边的公司门口。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我跟个斗鸡一样斗志昂扬,只想狠狠的打倒他。

    他对我说那些话时,显得很伤感,那种伤感,并不是装出来了。我赤着脚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他,就象从来不认识这个男人一样。

    好像就是从那一天起来,我觉得这场战斗没有意思了。

    而他,也彻底的消失在了我的生活里,彻底得……就象那些路过的人,没入人群后,再也不会见到。

    日子一天,又一天。

    姚云边和莫文松似乎也不太好了,我也不太好,虽然,我并不知道自己哪里不好,为什么不好?

    我又一次见到了莫景忱,在莫文松家里。其实我心里知道,除非和我姚云边绝交,否则,我肯定会再见到莫景忱。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我见到他那一刹,心跳得那么不整,甚至有些雀跃。

    虽然,我对他横?子竖眼睛。

    正如他说的,其实我在处理感情的问题上,很幼稚。就象那些初中生,越是喜欢一个人,便越是讨厌他。

    那天,他烧了一桌的菜。我一直觉得他只是个不学无术,只知道开着辆车到处闲逛的二流子。他的厨艺令我暗自赞叹,我觉得,找个会做菜的男朋友,还真是不错。

    这个念头涌上来时,我的响了。

    我那个阴魂不散的前男友又找来了,做人果然不能太痴心妄想,容易招天谴,这不,我就立刻被天谴了。

    我下了楼,跑到停车位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邓瑞瑞。”莫景忱喊我。

    “有事?”我站定,斜着眼看他。

    “我和你一起去。”他走到了我面前,伸手从我手里拿过了车钥匙。

    “不用了,跟你没有关系。莫景忱,我们也不熟,你去干什么呀?那个人是流氓,比你还不讲理。那个,你……你想干什么……”

    “邓瑞瑞。”他将我壁咚到车门上,咬着唇,他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你知道对付你这种人该怎么办?”

    “你觉得呢?”我有些好奇的问他。

    “应该拔掉你的舌头。”他捏住我的下巴,“怎么?还想跟我打架吗?”

    我被动的看着他,他的眼睛水汪汪的,挺好看的。我有些懊恼想不到恰当的形容词,怪我从小学开始作文就没及格过。

    “咦。”他似乎有些奇怪我的反应,“怎么不踢我?”

    我拔开他的手,转身就要往副驾位走。既然他一定要跟着我,那就跟着吧,好歹的,多个人打架,胜算要大一点。

    “邓瑞瑞。”他又喊我。

    “有话就说,还嫌我不够烦是不是?”我恶狠狠的吼了一声。

    “这才是你。”他有些自言自语的,“你过来。”

    我被他轻柔的语气惊住了,说起来,我也就是个纸老虎,咋咋呼呼挺在行,他要是跟我动真格的,我压根不是他的动手。

    “干嘛?”我扶着车头,不敢走过去,只是迟疑的看着他。

    他挑眉,跨了两步到我面前,伸手按住我的肩膀后他说:“我保证我以后绝不对你动手。”

    “所以呢?”我莫名其妙的问他。

    他皱皱眉,又抽抽?子。我琢磨着他的语文肯定也没学好,这会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呢。

    “所以,所以,这符合你男朋友的标准吗?”他好半天才憋出了这句话。

    我呆怔的看着他,就在我准备去跟前男友那只鬼拼命的当口,莫景忱向我表白了。

    “可能,我们两个人谈恋爱会不太平静。但,那什么,我觉得我挺认真的。邓瑞瑞,我也不嫌你长得没有我前女友好看。但我保证,我一定会比你前男友优秀……”

    “我猜,你的语文老师肯定死得很早。”我拂了一下头发,笑得一脸狰狞。

    “就一句话,你答不答应做我女朋友吧。”他脖子一拧,干脆利落的问我。

    “不答应。”我脱口而出,说完后觉得后悔了。不是喜欢他么,干嘛不答应啊。

    结果,那死小子狠狠抓过我,狠狠将我搂进怀里,我以为他要狠狠吻我时。他却俯到我耳边低声说:“邓瑞瑞,我求求你了,做我女朋友,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好。”我轻轻应了一声,那声音轻得让我哆嗦了一下,真他妈的温柔。

    “走吧,那现在,我们一起去修理你前男友。”他邪恶一笑。

    “好嘞!”我也邪恶一笑。

    这个世界上,最奇妙的事情,就是奇葩和奇葩在一起了。

    (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