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离开,就别再回来 > 5

5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令狐沅沅
    我轻应了声,拿过眼罩戴上,开始补眠。

    两个多小时后车子来到了选定好的郊外,大伙儿将行李都给搬下了车,开始在选定的四周搭起了帐篷。

    对程诺来说,野外生存攻略熟悉得如同跟平常的生活没有两样。搭帐篷对于很多没什么经验的家长简直就是一件天大的工程。

    当程诺将那大得像个小房子的帐篷搭起来的时候,迎来了无数羡慕又佩服的视线。有好几个宝爸过来向他讨教如何才能将帐篷搭得这么好。

    江萌萌撇了我们这边几眼,一直不断的捣鼓着手中的活儿,但是才刚搭好这个角,那个角又塌下来了。她女儿在一旁看得干着急,蹲着身子在烈日底下撑着小脸蛋儿一脸无奈。

    “妈妈笨死了。快看叔叔他们搭得又快又好。”

    “臭丫头,你究竟是谁的女儿?!”江萌萌累得满头大汗,简直快要放弃了。人家是夫妻档干活也没她这么累,好歹还有个男人打帮手。她倒是有个女儿,可巩小羊才三岁,干瞪着眼不说,还挖苦她。

    那小丫头嘟着嘴抹了把额头上的汗,迈着小短腿走到了我和程诺的身边,伸长着手拉了拉程诺的衣角:“叔叔!”

    程诺低头看了眼小鬼。揉了揉她的小卷发:“你怎么流了这么多汗?进帐篷去躲躲。”

    “妈妈好笨的,现在还没有把帐篷搭好!”

    我和程诺看了眼不远处的江萌萌不得要领的蛮干,轻叹了口气。

    我朝小丫头比了一个oK的手势:“交给我和叔叔,很快就好。”

    “叔叔好棒!阿姨好棒”小丫头一脸崇拜着欢快的拍了拍手,然后钻进了大帐篷里,跟轩轩与悦悦做起了游戏。

    程诺与我径自走了过去,也没有问她要不要帮忙,默默的替她快速又麻利的重新开始搭了起来。

    在彼此的配合下,帐篷很快就搭好了。江萌萌没说谢谢,只是沉默的递给了我们递了两瓶水。

    程诺拿过水拧开了瓶盖一口气喝掉了大半瓶,上身t恤都已经湿透,紧贴在那一身强健而分明的肌理上。显得格外勾人。

    在场的宝妈们眼睛都直了,宝爸们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纷纷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啤酒肚,默默的转身干活去了。

    “咳~”我轻推了一下程诺,有些酸味儿说:“去换衣服!”

    程诺不明所以,只是应了声,转身听话的回帐篷里换了干爽的衣服。

    中午我们只吃了一些干粮,附近的小林子里村民圈养了很多野山鸡,可以自由的去山里捡野鸡蛋,拿到村民伯伯那里买回来。

    我带着孩子们在山里采了好些野菜,又买了些野鸡蛋与鸡肉回来,交给程诺开始做菜。

    差不多五点半的样子,饭菜都做好了,野鸡肉炖小蘑菇,几个小炒青菜,还有一个蛋花紫菜汤。

    “爸爸棒棒哒!”轩轩与悦悦拿着碗和调羹狠狠咽了咽口水。

    我舀了些汤给孩子们:“自己慢点吃,很烫的哦。”

    而江萌萌母女两人坐在帐篷前啃着手中的干粮,不约而同的咽了把口水。又看了眼手中的干粮,突然觉得难以下咽。

    悦悦与轩轩同时抬头看向我:“妈妈,我们可以邀请新朋友来一起吃饭吗?”

    “呃……”程诺能用这么简单的材料做出这么多花样又可口的菜色,闻着这香味儿,真是让人食指大动,看着那对可爱的母女俩,我禁不住失笑,点头:“那你们去邀请新朋友吧。”

    我话音刚落,那母女两人默默的放下了手中的干粮,一瞬不瞬的盯着我和程诺……呃,手中的饭菜,再一次咽了把口水。

    小丫头突然推了推自己的妈妈,仰着小脸,满是期待:“妈妈,你去!”

    江萌萌用力的甩了甩头:“有志者不受嗟来之食,咱们吃干粮……”

    话还未说完,两孩子从容淡定的站起身走到了江萌萌的面前,给她们一人准备了一个小碗和调羹,分了她们足份的晚饭和菜。

    “好吃吗?”

    母女俩用力的点头:“好吃!”

    俩母女表现得这么呆萌还真是让人觉得可爱万分,就这样我和江萌萌结下了不解之缘。

    待到孩子们吃完,我开始主动收拾起锅和碗,江萌萌跑过来帮忙,她干活很利落,咱俩很快将锅碗洗干净了。

    “看不出来你老公那样的人做的饭菜还挺好吃的。”

    “你觉得他是哪样的人?”

    江萌萌凝眉沉默了一会儿,若有所思的说:“嗯……应该是那种一手遮天的霸道总裁类型吧,看着还挺像的。”

    我说:“他看上去很有魅力吧?因为最难看的一面只留给我看了。之前还一度只能坐在轮椅上过活,那一段时间,他就跟个废人一样……”

    江萌萌不信:“他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他在国外治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慢慢恢复的。但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登山或是远行了。你呢?怎么……一个人带着孩子?很辛苦吧?”

    她失笑,眼中闪现出点点泪光:“辛苦,但是我不能倒下去,我还得去找我的孩子。”

    “啊?”

    “我的儿子从生下的时候,就被我妈给送走了,至今没有下落。”

    “为什么,要送走孩子啊?”

    她凝重的眼神,紧闭着双唇沉默了下来。我没有再问,或者我不该问一些她不想回答的问题。

    郊外没有空调与电器,好在这依山傍水的,空气好,而且气温也比城市低了好几度。

    到了晚上的时候,山间除了蚊子与虫多一些,其它的还挺不错的。

    程诺怕孩子们热着,拿出了水床气垫,花了好长时间从小溪打了水过来,将水床装满了水,顿时睡在上面清凉舒适,这小溪里的水温度偏低,其他孩子看呆了眼睛,纷纷吵着也要一个那样的小水床。

    程诺看了眼不远处的乌云,提醒了我一声:“晚上会下雨,赶紧把东西收一收吧。”

    果然晚上下起了倾盆大雨,这场雨下得及时,带走了高温,山间变得凉快起来。

    程诺将点来的驱蚊虫香给点上,他本身是比较怕热的,所以独自一人霸着水床,让孩子睡在了自己的身上,这样就不怕会着凉了。

    谁知睡到半夜,突然隔避帐篷传来一阵尖叫声,我吓得腾身而起,程诺蹙眉,拉开了帐篷。

    “我去看看。”披上衣服,我走出了帐篷。程诺叮嘱了一声:“小心。”

    “发生什么事了?”我冲进江萌萌的帐篷时,只见她正抱着孩子卷缩在角落里,惊恐的盯着枕头那边。

    她颤抖着声音,指了指那边角落:“蛇,有蛇!那条蛇在我和笑笑睡觉的时候爬进来了。”

    我赶紧去叫来了程诺,程诺让我们出去,我但心的守在帐篷外看着,只见他一个灵敏的伸手,掐住了蛇的七寸,往帐篷外一甩。

    动静这么大,孩子们居然也没有醒过来,看样子是真的累极了。

    “还好吗?有没有被咬伤?”我替他们检查着周围还有没有其它的虫子与蛇,终是舒了口气。

    “刚才谢谢你们了。”她的声音恢复了平静,但还是有些带着颤抖的沙哑。

    程诺看了眼帐篷外,此时雨已经停了。

    “你等一下。”我回到帐篷里拿出了一盒驱蚊虫香递给了她:“将这个点上能有效驱走蛇虫之类的。”

    江萌萌接过我手中的驱蚊香,抿了抿唇,眼里充满了感激。

    将香点着后,我两相视笑笑,道了声晚安便走出了她的帐篷。

    我躺下继续补眠,不断连连叹气,程诺突然翻身将我拥入怀中,用下巴在我的肩膀处蹭了蹭:“傻女人,又在想些什么了?”

    我甩了甩头:“没什么,就是觉得萌萌好辛苦。程诺,女儿一个人带着孩子真的好累。”

    可能是我从江萌萌身上想到了之前的我,程诺眼中满是愧疚之色,轻轻低呐:“我以后不会再让你承受这样的辛苦。”

    辗转了很久,我和程诺完全没有了睡意,爬起来看了眼外边的天色,好像快亮了,雨停了之后空气变星格外清新,天星月圆预示明天又是一个好天气。我从帐篷里爬了出来,伸了个懒腰,程诺跟着追了出来。围吗来血。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我回头看去,问他:“离天亮还有一个多小时,你不睡了?要不要喝酒?”

    说着程诺折身回了帐篷里,拿了一瓶红酒。

    “来点吗?”他再次询问。

    “好啊。”我心想喝一点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虽然我酒品不是很好。

    也不知道是这夜太醉人,还是这酒太甘醇,总之我有了些醉意。

    我从草地上爬起,摇摇晃晃的径自向前走去。

    “依依,你要去哪里?”程诺回头看了眼安静的帐篷,又看了眼看林子里走去的我,不放心的跟了上去。

    林子里有一条清澈的小溪,我脱下凉鞋就往小溪里跑去。

    “好凉快!”我像个孩子在小溪里踢着水,笑容烂灿。看程诺没有下水,我突然回头冲他笑了:“程诺,快来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