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老婆来自英雄联盟 > 完结感言+新书公告!!!

完结感言+新书公告!!!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第六只乌鸦
    书结束了,一如既往的,当一本书写下终章两个字的时候,内心的空虚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

    一本书,不管成绩好坏,不管能赚几毛钱,都是在各位书友的陪伴之下,一步步走到了结束。中间经历过迷茫,经历过卡文,也曾经苦恼,但是不管如何,创作这本书的时间,都是我最愉快的经历。

    三百一十九万六千一百六十六个字!

    历时九个月零五天!

    平均下来,每个月将近三十五万字。

    而且这一段时间,还经历了老婆怀孕,双胞胎等事情,经常需要检查,可能更新的数字比起第一本来说稍有不如,中间也经常请假,减少更新量。

    但是能做到现在这种程度,可以说,乌鸦已经是非常骄傲了。

    实际上,书很早就要完结了,可是我一直想要找出一个我自认为还算可以的结局。

    如果继续写的话,还可以写很多很多,甚至可以写到莫雷洛,龙王索尔出现……但是感觉那样就没啥意思了,所以就这样结束吧,感谢一路上陪伴我的朋友们。

    客串的兄弟,有一些没来得及出来,没办法,留言的时间太短了,抱歉呐。

    还有,很多英雄都没有出场,这也没辙,如果一个一个写下来的话,这本书估摸着得六百万字,那样我都不知道该写什么,还请见谅。

    最后,在无耻的宣传下新书吧。

    《尸妻》

    一部跟乌鸦第一本小说有些关联的小说,大概可以解释清楚一些女妖当中的问题,还请各位支持一下,就算是不喜欢这种类型,也烦请各位抬起你的小手,帮忙点击追书,收藏一下,谢谢啦。乌鸦的更新绝对有保证,能看到这一章的兄弟都知道。

    下面贴一章正文。

    第一章:死人咋了,好歹是个女的。

    我爹是黄岗寺这一片儿有名的神棍,据说早年在少林寺出家当和尚,半路拐了一个女人下山,就是我妈,后来就有了我。

    下山后开了一个殡仪馆,后来又用了一些手段,承包了火葬场。

    爹整天看起来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好喝酒每次喝醉就会多愁善感。

    然后就摸着我的头,我的娃命苦啊,将来不好娶媳妇儿,咱们老王家将来可能要绝后。

    我就说那你先给我二百块钱,我到街东头那个发廊先把处给破了。

    然后我爹就恼了,用酒瓶子砸我脑袋,瞎说,那地方老子经常去,你再去成何体统。

    接着我爹就跟我说,老爹给你存钱,存够了老婆本儿就是买也给你买个媳妇儿。爹为了存钱,什么活儿都接,每次我问他存了多少钱,他就说快了快了,也不知道这老家伙究竟存了多少。

    本来一切如常,直到那天,我们接了一笔不义之财。

    我还清楚的记得,那是2012年传说中世界末日过后第二天晚上十二点,店里来了一个客人,是刘叔。

    这个刘叔,我爹老同学,民政局工作,我爹能承包这个火葬场也是多亏了这个人。

    刘叔喝的醉醺醺的,瞪着血红的眼珠子,脸色比屋里面的纸人儿还要白。

    老王,你得帮我这个忙,帮我烧个人。

    他害命了,爹让他去自首,可是刘叔说自首的话这辈子都完了。

    “那你自己随便挖个坑埋了,或者丢河里都行,找我干嘛,我不淌这趟浑水。”

    “那不行,挖个坑埋了,丢河里淹了,哪怕是剁成肉块,封到水泥墩子里面,迟早都会被发现,只有烧了,一了百了,什么都看不出来。”

    刘叔在说这话的时候,本来慈眉善目的脸孔看起来都扭曲到一块儿,让我心里面凉飕飕的,剁成肉块,封到水泥墩子里?这家伙心里面居然还真有这种念头。

    爹不同意怕惹麻烦,可是刘叔拿了一个手提箱,里面是一叠一叠的毛爷爷。

    刘叔说只要我们帮忙把尸体给烧了,一百万就是我们的。

    这是不义之财!

    这附近谁不知道我们爷俩是出了名的抠逼和财迷,见钱眼开,只要有钱,不管是多么晦气的活儿都接。

    果然,一看到那些钱,我爹的眼睛都亮了。

    这种事儿让我心里面隐隐约约的有些不太舒服,我想提醒我爹,可是平时精明的老爹就好像没看到一样。

    老爹都同意了,我也没辙。老爹整理着什么东西,堂屋里面摆放的纸人,纸钱花圈之类的全都弄到了一边儿,也不知道从哪个嘎啦里面,居然拽出来了一个古旧的桌案,上面黑漆漆,油乎乎的。

    老爹让我去帮忙一起把那个尸体抬过来,我有些不大乐意,扛尸这事儿,就算是对我们这一行都有些忌讳。

    但是那刘叔明显都已经吓得胆子都破了,再加上喝了酒,走路都够呛。

    没办法,我就问他尸体在哪儿。他说在后备箱里面。

    刚打开后备箱,咕噜一下一个东西立马就滚了下来。

    一双血红血红的眼珠子立马就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吓了一跳差点儿一屁股坐到地上,不过好歹也见识过一些尸体,总算是没趴下。

    脑袋耸拉在车子外面,那张脸很白,涂了一层厚厚的妆,画着浓重的眼影,穿着一套齐B小短裙,两条性感圆润的大腿包裹在镂空的黑丝袜下面,上半身深V类型,露出大片雪白的细腻。

    一看这个模样,我顿时就明白了,这个女孩儿八成是在KTV或者是酒店里面上班的那种公主,跟这个姓刘的喝酒喝嗨了,一不小心命没了。

    脖子上面,还留着非常明显的掐痕。

    从我这个方向看过去,几乎能完全看到胸前里面的一切内容。

    你妹,我恨不得给我自己一巴掌,单身二十年看个死人都眉清目秀的。

    不过这女人,长得真他喵的漂亮。

    我这个人,也算是一表人才。

    也没别的大毛病,就两点,一个是贪财,一个是好色。

    背着这个女尸在身上,我立马就能感觉到那种不同,背后两团压在我身上,那尸体还温温的没有凉掉,也还没变硬,估计刚死没多长时间。

    那规模,生平仅见!

    我之前交往过一个女朋友,虽然跟人跑了;也没发生过关系,最多就是摸一摸抓一抓,比较起来,前女友我一只手能抓俩,这个我两只手估计都抓不住一个,差距很大。

    背着女尸往屋里走,那个脑袋无力的耸拉在我的脖子旁边,眼睛悄悄瞄过去了一点儿,正好能看到那个女尸的脸,那一双血红的眼珠子又出现在我面前。

    心里面有些毛茸茸的,当下就不敢在胡思乱想了,连忙扛着这个尸体跑到了屋里面。

    老爹已经准备好了,身上换了一套道袍,手里面还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一根儿桃木剑,看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老爹让我把女尸放在地上,然后转身问刘叔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我只知道她的艺名,叫夏梦。”刘叔说道。

    老爹也不管那么多,转身在一张黄纸上面勾画起来,然后将那个黄纸贴在了夏梦的脑门上面,嘴巴里面好像在念叨着什么。

    那模样,看起来跟林正英演的鬼片一样。

    “爹,你之前不是和尚吗,怎么弄得跟道士一样。”

    结果老爹瞪了我一眼,让我少说话,那样子让我更确信别人说的,这就个神棍。

    “磕头。”过了一会儿,老爹抬起头说。

    “啥,让我磕头?”我问。

    “我还没死呢,磕头个屁,你,磕头。”爹冲着刘叔说道。

    刘叔不敢忤逆爹的意思,跪下就冲我爹就磕头。

    结果爹立马就跳了起来:“跟我磕头干嘛,我又不是你爹。跟她磕。”

    “可她又不是我妈。”

    “废什么话,不是你妈是你害死的,不想她晚上去找你的话,就按我说的做。”爹恼了。

    刘叔当下就不敢吭声了。

    “用力,磕出血为止。”

    我问爹这有啥用,我爹瞥了刘叔一眼说,没啥用,就是让这他受点儿罪。

    然后爹看了一眼地上夏梦的尸体,摇了摇头,可惜了,挺漂亮的,要是能当我儿媳妇就好了。

    当时我给吓了一跳,我说你想抱孙子想疯了吧,我就算是再找不到媳妇儿,也用不着要一个死人吧?

    谁知道爹说了,死人咋了,好歹是个女的!

    一下子磕了几十个响头,那血顺着刘叔的额头滚下来,这时候我爹才让他停下来,站起来的时候,刘叔看起来都有些晕了。

    “我去准备一些东西,你们再把尸体抬到车子上。”我爹说着就自己钻进里屋了。

    都是这个夏梦给闹得,想着我就准备重新把尸体扛起来,可是我随意扫了一眼那个尸体,整个人不由得连续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刘叔连忙问我咋了,我摇摇头说没事儿。

    但是额头上都是汗水,眼神里面有些恐惧,刚刚扫那一眼,我发现夏梦的嘴角,好像微微翘起来了,好像在笑,可是当我仔细看的时候,又啥都没有,可能是我看花眼了吧。

    强忍着那种毛茸茸的感觉,我再次把夏梦的尸体扛起来,塞到了刘叔的后备箱里面。

    没过多长时间,我爹出来了,三个人一起开车把尸体给送到了火葬场。

    夜晚的时候,火葬场阴森森的,黑红黑红的大门看起来跟鬼脸一样吓人,门上面悬挂的那个八卦镜在月光下面好像一个鬼眼让人发毛。

    到了这里之后,老爹下车,扛着夏梦的尸体一个人走了进去,叮嘱我和刘叔留在外面。

    那火葬场白天我都不想过去,只感觉浑身上下都凉飕飕的难受。

    刘叔在旁边走来走去的,满脸的焦急,里面什么动静都没有,也不知道我爹究竟烧的怎么样了。

    他走的我实在是心烦,转身就准备告诉他别走了。

    可是这一个转身,我正好看到刘叔的影子,在那个影子上面,我模糊看到好像有一个好像蛇一样的东西,缠绕在刘叔的脖子上,那个影子显得格外的臃肿。

    那个样子,让我身子微微哆嗦了一下,连忙抬头看向刘叔,可是在刘叔身上啥东西都没有。

    待我仔细看的时候,我才发现那哪儿是什么蛇,那明明是一双手臂,缠在刘叔的脖子上,身体悬挂在刘叔的背上。

    难不成是见鬼了?

    我一度以为自己眼花了,使劲儿揉了揉眼睛,刘叔看起来还是很正常,可是那个影子……

    “你咋了,眼疼?”刘叔问我。

    我犹豫了一下,就问刘叔,有没有感觉自己背上有些什么东西,脖子不舒服?

    刘叔愣了一下,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扭了一下脖子:“你一说,我还真的感觉有些不太舒服,身子沉得要命,估计是喝多了。”

    “你不是喝多了,你要不看下你自己的……”

    轰!

    我刚准备让刘叔看下自己的影子,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突然间轰的一下,然后眼前一片火红。

    我傻愣愣的转过身,只看到后面的火葬场上空,一团巨大的火焰在燃烧着。

    刘叔也愣住了,嘴唇在不断的哆嗦。

    那翻腾起来的火焰,在半空中蠕动着,没多长时间,居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鬼脸,火焰中间两片黑乎乎的洞就好像鬼眼一样,隐隐约约当中,甚至还能听到一阵阵的咆哮。

    我被吓坏了,刘叔也被吓坏了,一声尖叫转身就跑了,甚至连自己的车子都顾不上。

    就在那火焰的映照之下,这一次我清晰的看到,一个身上穿着性感短裙的女孩子,正抱着刘叔的脖子,身体悬挂在刘叔的背上,双手卡在刘叔的脖子上。

    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目光,那个女人的脑袋猛的扭了过来,直接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这一下,我看清了那个女人的模样,夏梦,就是那个女人。

    她还在对着我笑,我的身子被吓得停在原地一动不能动。

    然后那个女人伸出一只手,指着我的身后。

    “草,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