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永恒圣帝 > 第4365章 替天行劫(一万三大章,奥利给)

第4365章 替天行劫(一万三大章,奥利给)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千寻月
    “恭喜大长老了。”

    这时,荒神尊与华神祖两大太真境半步霸主领着一行人前来祝贺补天族。

    大长老抚须一笑,也甚是高兴,道:“这次若非多得叶道友,我补天族也没有那么容易可以战胜万玄天族。”

    哪怕是大长老这位太真境半步霸主,对于叶晨也格外地尊重,言语间没有丝毫的倨傲,相反以平辈相称。

    修行界达者为师,强者为尊。

    因为大长老知道,这等太虚至尊,无比逆天,真实战力绝对足以跟太真境巅峰一战了,不能继续视之为太虚境。

    而且能够培养出这样一位太虚至尊,背景必然是无比不凡,不可能如他所说那般,毫无背景,只是不愿意说而已。

    对于这等太虚至尊,补天族必须要隆重招待。

    “前辈,我们又见面了!”这时,华铭至尊上前,尊敬地朝叶晨行礼。

    叶晨认出来了,微微颔首:“原来是你。”

    一旁,华神祖略显惊愕:“华铭,你与叶道友还认识?”

    华铭至尊苦笑道:“不敢说认识,只是当初有所冒犯过前辈,幸得前辈宽宏大量,这才没事。”

    他将此事之事一五一十说出来,让太华世家诸强阵阵的后怕,这家伙居然还得罪了这位太虚至尊。

    还真的多亏太虚至尊宽宏大量,这才没事,否则就算杀了华铭至尊,太华世家哪怕震怒,也无话可说。

    华铭至尊慨叹道:“正是多亏了前辈当日教导,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做人不能太狂妄。”

    华神祖朝叶晨道:“多谢叶道友教导我族晚辈。”

    叶晨摆摆手:“神祖客气了。”

    荒神尊看向叶晨,不加以掩饰地赞赏道:“叶道友肉身无双,纵是我荒天族内,也并无几人可相提并论。”

    这时候,叶晨也看到了荒神尊、荒天等人,对于荒神尊,虽然他已是太虚至尊,但越发地感知到这个荒天族太真境半步霸主的可怕,肉身同样极致恐怖。

    只不过,当初在无量域,尚且需要他仰望的至高存在,如今已然可一定程度上地同辈相称了。

    至于荒天,当初不可一世,甚至曾命人劝说叶晨成为追随者。

    如今,万余年过去了,虽然已经是帝君层次,而且看得出来,是君王境就踏入永恒领域,如今永恒帝君战力可巅峰对决至尊。

    可跟他却是差距甚大,哪怕未来破境也最多只是通天境,且需要修炼多年才能拥有通天榜级别的王者战力,更别说跟他这等碾压太虚王的太虚至尊相提并论,已是被拉开得足够远了。

    人生大梦十万年,当年闭关一别,两者已是越来越远了。

    至于十二战神,更是被抛离得已然难以望其项背的地步了。

    荒天阵阵的失神,昔日还能够俯视的人,如今依然达到了可以跟父辈平起平坐的地步上。

    叶晨看向荒神尊,还是相当谦虚,道:“神尊谬赞了,荒天族肉身古今无双,在下只是侥幸修炼出比较强大的肉身而已。”

    荒神尊知道叶晨谦虚,笑了笑,这位太虚至尊丝毫没有此前在补天战台上的强势霸绝,倒是显得平和,对于他的心性,越发地看重,认为未来天尊未尝不可期。

    他道:“叶道友,有机会可以来荒天族,我荒天族欢迎你的到来。”

    叶晨一口答应了,对于荒天族这个永恒天族,他也相当期待。

    毕竟,传闻荒天尊可是世间上屈指可数几个肉身证道永恒的至高天尊,这个永恒天族的族人都是肉身至强者,哪怕如荒天这等形神双修,也将肉身修炼至难以想象的高度上,不容小瞧。

    荒神尊看向儿子荒天落寞的眼神,拍了拍他的肩膀,传音道:“虽然他已然太虚境中封王称尊,并不一定说明最终的成就。你是荒天族都很看重的一位族人,甚至乎就连老祖宗都对你颇为赞赏,回去后,争取早日达到通天境,说不定能够得到老祖宗的亲自教导,如此一来,将来成就不会差于这个叶晨多少,甚至有希望超越之。”

    闻言,荒天眼神一亮。

    是啊,他可是荒天族的族人,虽然未曾见过荒天尊的真身,但荒天尊曾对他赞赏过一二,还派人传讯,只要荒天他日成就通天,荒天尊就会收为记名弟子,进行指导。

    只要达到荒天尊的要求,成为亲传弟子也并非不可能。

    须知,世间上,即便是起源六大榜上之辈,也没有几个能够被至高天尊收为弟子。

    包括天尊子嗣在内,亦是如此。

    至高天尊,对收取弟子相当看重。

    如果能够被荒天尊收为弟子,将来注定一飞冲天,最起码的成就也是太上,甚至有比起其他太上更大的希望登临至高天位。

    如今叶晨比他更快地成为太虚境巨头,乃至太虚至尊又如何,但将来他不一定会差于多少。

    ……

    太虚境一战,叶晨以绝对无敌的实力碾压万玄天族太虚王万圣,成就最大赢家。

    世称太虚至尊。

    毫无疑问,以叶晨的实力,如果冲击太虚榜,必然是立马冲榜成功,并且有极大希望冲到第一,横压太虚榜上其他太虚王。

    如此一位太虚至尊,如此一场强势击败的太虚之战,不出所料,将会在短时间内传遍补天域,乃至三十三天域。

    毕竟,一位太虚至尊的出现,尤其在这个冲击至高天位的黄金大时代中,必然是万众瞩目的。

    对此,叶晨并不知道,因为此刻的他,已然被态度相当热情的补天族招待进了补天行宫,补天族第一人的补天城主也出现了。

    “叶小友天纵奇才,可在太虚境中称尊无敌。”补天城主了解后,也是惊叹,对于这等天纵至尊,也是相当赞赏,但听闻其名居然与混沌天府那位至高天尊真名一致时,亦是惊愕。

    叶晨看向补天城主,突然说了一句:“城主,不瞒你,见到你时,我有种似曾相识之感。”

    补天城主惊愕,并不怀疑叶晨之话,因为这等太虚至尊无需给太上溜须拍马屁,只要愿意,怕是至高天尊都愿意收为亲传弟子,未来比起寻常太虚榜王者更有希望证道永恒。

    “难道这就是缘分吗?”补天城主不由得慨叹一声。

    对此,他只能如此说。

    这边,弥天少尊道:“父亲,孩儿曾对叶兄承诺过,只要击败了万圣,便允许进入天尊血池内修炼……”

    当时,实则上是他擅自决定,未曾经过补天族其他高层的允许。

    闻言,补天族不少顶尖巨头都皱眉。

    虽然叶晨在这一次给补天族立下大功,但天尊血池非同小可,可是补天尊留下给后人的无价之宝,有天尊真血蕴藏于此,可让后代子孙历经洗礼、淬炼,超脱以往,化茧成蝶。

    如今,却要给予一个外人这般之大的天大机缘。

    补天城主稍作沉默后,却是答应道:“好,既然我补天族许下承诺,自当完成承诺。”

    “族长!”

    补天族诸巨头大吃一惊,欲要阻止。

    但补天城主却坚决道:“无需劝说了,这件事就这样办吧。”

    补天族众巨头只得无奈答应下来。

    眼见着弥天少尊、叶晨离开的身影,补天城主看向身边补天族众高层,叹道:“你们的目光终究还是短浅了一些,天尊血池虽然是我补天族无比珍贵的传承修炼之地,可这位叶晨,身为太虚至尊,你等真以为跟至高天尊毫无关系吗?”

    闻言,补天族众高层大吃一惊地看着族长,细细一想,无不是细极思恐。

    世间上怎会无缘无故诞生出一位太虚至尊吗?

    能够在起源六大榜单上绝对称尊无敌的,哪一个会是易与之辈,何况是太虚榜,仅次于太上榜、太真榜。

    放眼如今天尊子嗣陆续出世的年代中,可也没几人能够在六大榜单上称尊无敌。

    ……

    不久后,弥天少尊带着叶晨与太古真龙,进入补天界内。

    补天界,广袤无比,唯有借助补天城的特殊通道才能进入。

    昔日曾随着补天尊殒落、补天族被几大永恒天族对付而崩碎,几乎彻底寂灭。

    但依旧不曾彻底破灭,被补天族找回来了,并且传闻请来了混沌天帝出手,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修复,比之演武宇宙还要巨大无数倍。

    补天界随着补天族过去十几万年来的逐渐重建,恢复了一定的繁华。

    这座永恒天界内留有不少的天尊痕迹。

    其中有些地方,更是天尊之血洒落过,至今天尊血液不散,依旧鲜红无暇,透着可怕的天威,让外人根本无法踏足其中。

    叶晨在弥天少尊的带领下,短暂地参观了一番补天界后,见证了补天界的种种不凡之处。

    补天界当真是广袤无边,浩瀚无尽,比之南荒,比之无量域都要巨大得多。

    十几万年来的休养生息,并且吸引了不少外来强者的加入,导致了如今的补天族很是强大。

    补天界内十几万年来的繁衍生息,已经有百亿之多的人了。

    当然,真正算得上族人的并不多,不超过十万,其他都是流淌着一丝极其稀薄天尊血脉的裔民而已。

    这类裔民,平日间那一丝稀薄天尊血脉几乎不显,需要通过自身不断地修炼,持续地将体内的天尊血脉不断激活、壮大,达到了附和补天族的规格后,并且通过重重相当严格的审核后,才有资格成为真正的族人。

    自然,想要成为补天族族人的审核很严格,就算是许多天王层次的强大裔民都不曾做到。

    否则,放眼百亿之多的裔民中,真正族人也不过仅仅十万之众而已。

    界内百亿裔民,都以成为族人为终极目标,不断地奋斗着。

    毕竟,对于这等裔民而言,一旦成为了补天族族人,就代表着彻底地鱼跃龙门,一步登天。

    不过,如今的补天界早就不是昔日的补天界。

    在诸天黄昏时,补天尊殒落,这座永恒天界也随之崩塌,后来得承混沌天府那位至高天尊出手修补,且历经了十几万年岁月的重建,才恢复到眼前这般面貌。

    只是跟诸天纪时期的补天界,还是无法相提并论。

    在弥天少尊的带领下,叶晨可谓是参观了一番,真正地感悟到了补天界浩瀚无尽与诸多天尊留痕之地,甚至隔着无尽距离参观天尊大战留痕之地,收获匪浅。

    不过天尊血池不是说要开启就能够开启,需要等待一番时间,毕竟这是补天族的真正重地所在。

    因此,弥天少尊暂时安排叶晨在一座殿宇内休息。

    叶晨也并不着急,如今的他,成为太虚至尊后,颇有耐心。

    补天族中也有一些非凡修炼之地,是以叶晨现在在补天族内的地位,有资格前往修炼。

    当然,现在对他而言,一般的修炼之地也没多大的作用,倒是能够让太古真龙去修炼一二。

    如今的太古真龙当见证了叶晨的可怕实力,以及外界对他的高度评价后,越发地敬畏与崇拜,知道哪怕是遗迹秘境的主人,昔年诸天纪太虚榜上的镇天战神,也不再是这位主人的对手了。

    因此太古真龙也勤奋地修炼,希冀有朝一日能够追上主人的脚步。

    轰

    轰

    轰

    ……

    就在叶晨等待时,却来了几位不速之客。

    乃是补天族的几位太虚境巨头,有族人,也有客卿,都闻名而来。

    显然,都因为叶晨在补天城内对决万玄天族的太虚王万圣一战,强势碾压,最终被称之为太虚至尊一事,实在太过震撼了,乃至于已经在三十三天域内响彻起声名了。

    以助于三十三天域无数强者都在密切关注着。

    尤其是太虚榜上的诸王存在,都为之震惊,太虚境中,竟然冒出了一位横扫同境界无敌的盖世至尊人物?

    这不是至尊境,而是同境界绝对称尊无敌的存在。

    举世茫茫,又有几人可做到?

    因此,这几位补天族的太虚境巨头都好奇,慕名而来,想要看一看,这位被称之为太虚至尊的客卿,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神殿内,叶晨自然不好拒绝,出来接见了几位补天族的太虚境巨头。

    “今日贸然拜访,还请叶道友莫要见谅。”

    几位太虚境巨头见到叶晨出现时,当即带着几分歉意地开口,与此同时,也在默默地打量着叶晨,很想知道,叶晨是否真的如传闻那般,有资格称之为太虚至尊,于这一境界中绝对同阶无敌。

    “无妨,几位道友请进。”叶晨让他们进入,共在神殿内品茶交谈。

    因为都是补天族之人,因此彼此间,言语都颇为客气的。

    过了好片刻时间后,终于,一位补天族的老祖级别人物,忍不住开口,道:“叶道友,听闻你于太虚境中称尊无敌,是否真的?”

    他自然从其他族人那里听说过叶晨,不过对于太虚至尊这一无敌称号,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因为太难了。

    太虚王或许还能相信一二,太虚至尊,则是真正无敌的实力所在,就算是天尊子嗣,放眼当世,也无人可做到。

    叶晨笑了笑:“那只是外界传言而已。”

    只是,让几位太虚境巨头瞳孔猛地一缩,因为叶晨虽然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

    难道,他真的是太虚至尊吗?

    突然,几人都赫然能够感受得到,眼前叶晨身上,有着一种让他们为之战栗的感觉。

    毫无疑问,眼前的叶晨必然是比起他们远要强大得多,否则不可能给予他们这等战栗感的。

    传闻多半是真的,这位叶晨,已然是太虚至尊了。

    这时,一位补天族客卿,乃是成名多年的老牌巨头了,朝叶晨认真道:“叶道友,我等想切磋比试一二。”

    叶晨看得出来,这位太虚境客卿乃是真心诚意地想要切磋,眸子间带着炽盛的战意,并非是故意行为。

    沉吟片刻,叶晨还是点头了。

    两者立身在神殿的两侧,这时,那位客卿演化出一重苍茫世界,是为了更好地切磋。

    还没有等到那位补天族客卿出手,就在这时,叶晨主动地进入其中,看向了客卿,道:“道友,这次切磋,我只出一拳,你可看好了。”

    补天族客卿禁不住心中大怒,就算这叶晨真的是太虚无敌,但也不可能一招败他。

    须知,他也曾跟太虚榜上的王者交手过,也能激战个三三十个回合,就算是太虚至尊,也不能一招败他。

    但,这时,叶晨只是一指点出。

    轰

    演化出的苍茫世界陡然崩塌了,与此同时,补天族客卿身影倒飞,洒落下了成片的鲜血于此。

    败了!

    一招败敌!

    几位太虚境巨头蓦然心头惊颤,不敢置信地看向叶晨,他竟如此无敌!

    这,就是太虚无敌的实力吗?

    “抱歉,是我们打扰您了。”

    这时,几人言语间都客气了很多,甚至乎对于叶晨,也有了敬称。

    但他们认为,叶晨值得上这般敬称,他实力让他们敬畏。

    几位补天族客卿走后,不多时,弥天少尊出现了,笑着道:“他们都质疑叶兄你的实力,认为不能算是太虚至尊,但刚才我看到他们都失魂落魄地离开,显然都被叶兄的绝世战力所折服了。”

    叶晨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些什么。

    随着补天城一战的影响越来越大,三十三天域各处,也有了更多的太虚榜上王者亲自而来,都战意无限,希冀能够与叶晨这位传说中的太虚至尊一战。

    其中,不无万玄天族的推波助澜效果。

    万玄天族拉拢叶晨不成功,自然也不愿意看着一位具备着天尊潜力的太虚至尊彻底加入补天族内,因此要捧杀叶晨,不能让他风光下去。

    但,叶晨进入了补天界,补天族作为当世永恒天族之一,哪怕是最败落天族,可底蕴依旧不是寻常势力所能相提并论,无人可进入补天界内,自然也无法骚扰叶晨。

    如此,等待了大概十年时间。

    期间,陆续有补天族内的重要人物前来拜访叶晨,甚至乎,就连补天少城主都曾来过,短暂地切磋过。

    事后,这位补天少城主慨叹一声,真正一战,自己远不是叶晨的对手。

    自然,叶晨也不是时刻都在神殿内,现在的他在补天族拥有着不小的权限,因此经常前往补天界的各处天尊留痕之地近距离感悟,也有着一定的收获。

    裂天渊。

    补天界内一处昔日天尊大战之地,顾名思义,曾有天尊在此地战斗过,留下一道长达亿万里、宽百万里的恐怖深渊,至今仍旧不散。

    鲜血染红了深渊,据闻,有天尊之血洒落,更有多位追随的太上境霸主葬身此地。

    这一日,叶晨特意来到此地来参观,近距离地感悟,希冀能够捕获昔日至高天尊战斗的气息,对他修炼有着很大的帮助。

    哪怕经过了两个多混沌纪,无比久远的岁月,但裂天渊依旧散发着无比压迫的气机,就算是至尊想要靠近,都很困难。

    叶晨凭借着太虚至尊的无敌肉身,靠近裂天渊,居高临下,俯视着这道巨大深渊,顿时感受到了一股可裂开天道的恐怖意志在汹涌,乃至于让他的肉身都受到一定程度上的冲击。

    但承受下来,铿锵作鸣,如同有着无形的绝世神兵斩击在他身上。

    他确信,这股裂天意志,足以让寻常通天境巨头都有一定可能粉身碎骨。

    叶晨明白了,裂天渊中,蕴含着一缕至高天尊的意志,哪怕历经了无尽岁月,依旧残存在这处留痕之地。

    他不由得感叹一声,不愧是古往今来至高无上的存在,天尊所留下的一缕意志,已经隔绝了无尽岁月,依旧恐怖如斯

    他盘坐在裂天渊前,主动地承受这一缕至高天尊残留意志的洗礼,对于肉身有着一定的淬炼、强化作用。

    到了如今,叶晨肉身已然是达到了一种极高的程度上,就是出自于荒天族的荒神尊,都曾感叹,肉身上不见得会比起叶晨强多少。

    须知,荒神尊可是太真境半步霸主,而叶晨只是太虚境而已,前者还是荒天族,继承了荒天尊的无敌肉身血脉,先天肉身强大,同境界难寻几个可相提并论者。

    由此可见,叶晨的肉身想要变得更强,是多么地困难。

    转眼间,叶晨已经在在裂天渊前,承受天尊残留意志的压迫持续了百年时间,肉身的确得到了一定的淬炼,强化没有多少,但一丝一缕的进化,也是惊人的了。

    “虽然效果不大,但聊胜于无,总比起闲等着天尊血池更好。”

    叶晨喃喃自语,因为天尊血池乃是补天族极为重要的传承修炼之地,而他又是外人,哪怕得到身为族长的补天城主答应,也需要一段时间的等待。

    不过弥天少尊告知,快了。

    正当叶晨准备转身离开裂天渊时,蓦然眸光一凝,因为见到了裂天渊中,无声无息出现了几道身影,居然踏空而现,遥遥看着他。

    但凡能够在裂天渊中这般横空,承受裂天意志,可想而知,绝非泛泛之辈。

    这几道身影看向了叶晨,身穿黑袍,很是神秘,而且黑袍材质不凡,难以洞穿真面目。

    叶晨凝眉,这几人给他一种不祥的感觉,不像是补天族之人。

    这时,其中一人开口,凝视着叶晨,道:“叶晨,你太虚无敌,纯修肉身,将来有希望证得肉身永恒天位,可否愿意加入‘劫’,‘劫’可让你拥有更大希望成为肉身证道天尊!”

    “劫?”叶晨凝眉,他不曾听说过这个组织,不过这个神秘组织竟然说,让他拥有更大希望成为肉身证道天尊,这是何等之大的口气。

    不过,对于这个组织,他莫名地心生一种不祥的预感,因此直接拒绝:“抱歉,我不想加入任何组织!”

    “你无需立马拒绝,我等知道你对于劫组织感到陌生,因此心生抗拒。劫组织,乃是行劫者的组织,我等便是行劫者。”自称为行劫者的人如此开口,“起源之地,这片天地,在不久的将来,会发生一场覆盖整片起源之地的量劫。届时,一切生灵都无法限免,会被量劫毁灭。唯有投靠,加入量劫这一边,成为行劫者,方可避开被毁灭的灾难。”

    叶晨眸光一凝。

    量劫,将会覆灭整片天地,起源之地也将会被覆灭?

    他道:“天尊至高无上,量劫也会覆灭吗?”

    行劫者道:“会。”

    叶晨道:“我不相信。”

    “你不相信很正常。”行劫者道,“事实上,这片广袤天地,古往今来,已经覆灭了无数次。过往的历史上,不是没有比肩如今的修炼文明,自然也有其他比肩至高天尊的伟大存在诞生过。但量劫降临,一切都最终覆灭了,谁也无法幸免。”

    这番话,显然对叶晨的影响是巨大的。

    类似的修炼文明覆灭过无数次,而且过往历史中,也诞生出比肩至高天尊的伟大存在,最终也殒落了,甚至就连痕迹都消失了,不复存在了?

    但叶晨内心坚若磐石,不为所动,这一切都只是眼前这所谓劫组织所言而已,无凭无据,他怎会相信。

    眼见着叶晨的神色,劫组织成员就知道他并不相信,道:“其实有一件事,不怕告诉你。当年诸天黄昏的发生,虽然是众天尊的内乱,但实则上,也是我等劫组织的暗中推动所为。如今,虽然起源之地黄金盛世,诸天尊欲要培养出一批全新的至高天尊。但仅仅三个纪元,就连培养出一位至高天尊都难,何况是多位,根本不可能的。”

    “起源之地,注定再次覆灭,唯有加入劫组织,成为行劫者,才能渡过量劫,真正地活下来。”

    “你是太虚至尊,有证道肉身天尊的巨大潜能,我们劫组织的大尊对你很看重,所以特意遣派我等几人前来邀请你加入。”

    叶晨深深地看向眼前这些人,知道所谓的大尊,乃是有缺天尊,虽然不如至高天尊,但凌驾于太上之上,盖世无匹。

    能够无声无息进入高手如云的补天界内,而无人可知,足以看得出来这个劫组织的厉害之处。

    可,叶晨不为所动,道:“抱歉,我对于加入了劫组织没有多大兴趣。”

    闻言,几名劫组织成员皱眉,这叶晨三番四次地拒绝,不由得道:“敬酒不喝喝罚酒么?既然不愿意加入,就只能杀了他,否则此子未必不能在未来三个纪元内证道成为肉身天尊!”

    在来到之前,劫组织已经对于叶晨作出了详细的调查,震惊地发现此子的成长速度实在太快了,根据调查显示,修炼至今居然不足两万年。

    这是什么样可怕的修炼速度?

    不可想象!

    两万年不到就从泛泛之辈修炼至太虚至尊,就算是至高天尊年轻时期都不可能做到。

    一般而言,就算是至高天尊年轻时期,修炼速度都不敢太快,因为担心根基不稳。

    万丈高楼平地起,根基是无比重要的。

    但偏偏这个叶晨逆天得不可想象,纯修肉身,而且肉身还达到了太虚至尊。

    这就注定了,这个叶晨根基没有问题,否则根基不足,如何能够成为太虚至尊。

    按照这种逆天无比的修炼速度,在三个纪元内肉身证道永恒,未必不可能。

    正是因此,这个太虚至尊的叶晨,要么收为己用,要么就直接杀了,不能让这个威胁彻底成长起来。

    现在,叶晨的态度已经表达出来,不愿意加入,那么就只能杀死。

    轰

    其中一位行劫者出手,杀向叶晨,太虚之威汹涌澎湃,居然是一位太虚境巨头,在知道叶晨为太虚至尊时还敢出手,显然是对于自身极为自信。

    与此同时,另外两位太虚境行劫者也一同出手,成三方包围之势杀向叶晨。

    顷刻间,三种绝世神通攻伐而至,无远弗届,彻底封锁住叶晨的每一个方位,让他无法摆脱。

    叶晨能够敏锐地感知得到,这绝非是寻常太虚境巨头,哪怕不是太虚榜上的绝世王者,也很接近了,属于准王级别强者,其中一人还拥有太虚榜上王者的实力。

    不得不说,这个劫组织当真是恐怖绝伦,就算是派出的几位太虚境行劫者,居然都有着准王乃至王者级道行。

    如果换做其他太虚王,或许都要倒霉了,凶多吉少。

    不过,这是叶晨。

    叶晨身影一动,眨眼间就摆脱了三位太虚境行劫者的锁定,仿佛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所有攻击都失效了!

    “不可能!”

    三位太虚境行劫者大吃一惊,须知,他们可不是一般的太虚境巨头,远要强大得多,当中更有一位榜上者,居然合三者之力也无法锁定。

    这个太虚至尊真的恐怖到这一步?

    轰

    叶晨手掌往前接连拍出了三巴掌。

    返璞归真的三掌,肉身无双的三掌!

    恐怖绝伦的掌劲,直接击穿虚空,旋即以无法反应的速度,刹那间穿越长空,化作了三只各有万里大小的血气大手掌,重重地轰击在三位太虚境行劫者身上。

    轰轰轰

    仿佛源自于至高天尊的一掌,三位太虚境行劫者如遭雷击。

    除了那位太虚王外,其他两位太虚准王级别的行劫者,稍差一些,顿时当空炸开,粉身碎骨,血光欲要冲天,但被无形的屏障直接隔绝了。

    为了叶晨,这些行劫者早就动用了非凡手段,封禁裂天渊这片天地,无法传递出外界。

    就是避免叶晨如果不愿意投靠劫组织,就直接击杀,不被补天族的至强者知晓,从而支援。

    可是,他们都严重低估了这样一位太虚至尊的恐怖之处。

    太虚王级别的行劫者虽然没有粉身碎骨,但一身黑袍也是炸开了,绝世神甲炸开,露出了血肉模糊的身躯,不断地踉跄倒退,道道血迹洒满虚空,很是狼狈。

    这位太虚王行劫者不敢置信地看着叶晨,他好歹也是太虚榜上的王者存在,居然这般地不堪一击。

    还是说,这位太虚至尊的恐怖,已经强绝得超脱在太虚榜之上了。

    叶晨欲要继续出手,这时,第四位行劫者陡然出手了。

    赫然是一位太真境半步霸主,他也严重低估了太虚至尊的可怕,没想到三位强大的太虚境行劫者出手,这般地不堪一击,如今,必须要他亲自出手了。

    他如似一片云烟般,刹那而至。

    抬手间无尽的太真境法则汹涌而至,汇聚成万千法相,展现太真境绝世之威,轰向叶晨,俨然是要以高境界降维攻击叶晨。

    叶晨丝毫无惧,举拳横击,轰向对方。

    轰

    十方崩析。

    叶晨身影倒退了好几步,但对方亦是如此,正面交锋中,那位太真境半步霸主行劫者居然丝毫占据不了半点上风。

    “果然,这个太虚至尊,必杀无疑,不然他日必成至高天尊!”

    太真境行劫者闪过浓烈的杀意,手中出现了一柄可怕的巨斧,划破长空,带着无穷无尽的太真境之力与法则,似要将整个裂天渊都彻底地劈开两半一般,重重地轰击向叶晨。

    但叶晨神色不变,掌刀划破长空,与之碰撞,铿锵作鸣,掌刀无损,丝毫不落下风。

    太真境行劫者露出的眼眸中,带着几分骇然之色,此子不愧是纯修肉身达到太虚至尊层次,如此肉身,当真太虚境横推无敌手。

    同一时间,叶晨堪称逆世妖孽的战斗意识在爆发了,那位太真境半步霸主的行劫者的攻伐手段虽然玄妙无数倍,但却被他一一洞悉了所有的轨迹,施展肉身攻伐圣术,强势硬撼。

    噗嗤

    没有多久,仅仅只是第十二个回合,太真境半步霸主的行劫者身影抛飞,张口吐出了几大口鲜血,胸膛被击穿了一个可怕的拳头大小血洞,俨然是被叶晨所重创了。

    一股恐怖的力量在血洞中肆虐,阻止伤口的复原。

    太真境行劫者惊骇地看着对面那道始终都波澜不惊、神态自若的青年身影,眼里满是不敢置信。

    一位太虚至尊,本就无比可怕,更为可怕的是,这位太虚至尊还拥有着绝世恐怖的战斗意识,二者叠加下,以致于压这位太真境半步霸主的行劫者都不是对手,被迅速地重创了。

    叶晨自然不会轻易地放过这些行劫者,欲要乘胜追击,趁机杀死所有的行劫者。

    而他确信,自己有这个能耐。

    轰

    突兀间,叶晨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可怕危机感,从裂天渊深处爆发。

    只见到了眼前一切,都被斩开了。

    整片裂天渊,整片补天界,都被一剑给斩开了。

    事实上,这不过是叶晨见到的异象而至,皆因从裂天渊中冲出的这一道剑芒太过恐怖了。

    叶晨有种预感,这道剑芒斩在身上,哪怕他是太虚至尊,肉身强绝无匹,怕也要被斩开两半,不可抗衡。

    太上境霸主!

    有这等盖世人物出手了,斩向叶晨。

    他有自信能够跟太真境半步霸主巅峰对决,然而,面对上太上境霸主,却是无能为力。

    境界差得太远了,一境一天地,何况是两大境界,更是差得无比巨大。

    然而,他根本躲避不开。

    因为太快了,而且彻底锁定住了他。

    就在这道斩破诸天剑芒落在身上的刹那,无声无息间,叶晨只感觉周遭时间流逝速度都变缓了。

    眼前的本来快到不可思议,不可躲避的剑芒都变得缓慢了无数倍,清晰可见。

    心跳正在加速中,源自于体内,源自于神魂的最深处,那不可探知的隐蔽角落中,有着一股似是无比熟悉,却又恢宏强大得不可思议的至高力量,正在悄然地涌现而出。

    这股至高力量涌现时,叶晨仿佛有着某种自然而知的特殊明悟。

    当这股至高力量彻底涌现而出的刹那,他就可知道一切真相,包括自身的身世,以及整个起源之地的真相。

    但下一刻,这股至高力量,正在迅速地消退。

    与此同时,封禁的裂天渊虚空破开了。

    从遥不可知的天外,无近距离之外,一道刀光长河,同样可怕。

    似缓实快,实则上却在横亘在叶晨的面前,抵挡住了那一道绝世剑芒。

    轰

    两道伟力碰撞的刹那,天崩地裂,在裂天渊上空掀起了重重极端可怕的毁灭风暴,在肆意荡漾。

    叶晨身影抛飞。

    但,他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身前,无声无息,出现了一道伟岸的身影,正是补天城主。

    他居高临下,凝视着裂天渊,道:“劫组织的行劫者,补天族不是你等能够闹事的。”

    说话间,补天城主也在出手,手持着一把大刀,对着裂天渊,接连劈出了三十三刀。

    每一道刀芒都长达不知道多少亿万里,携带着无与伦比的太上法则,自上而下,轰向了下方,径直撞入裂天渊内。

    那等太上境霸主的恐怖威势,让人望尘莫及。

    裂天渊中,也有太上境霸主级别的行劫者,他挥动绝世神剑,斩出了一道道绝世剑芒,与补天城主的绝世刀芒隔空碰撞。

    每一次的碰撞,都会爆发开五光十色的毁灭风暴,波及开动辄百千亿里方圆,恐怖无边,但又被封禁在裂天渊这片天地内,不曾扩散。

    碰撞的刹那,叶晨自有补天城主在保护,而那四位行劫者,则是在两大太上境霸主的激烈碰撞下,灰飞烟灭了。

    就连那位太上境霸主的行劫者,都无法保护得到他们四人。

    因为补天城主出手太快了,根本就不给机会对方。

    而且,补天城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太上境霸主,他功深造化,更为强大。

    “补天族,你阻挡了我劫组织的计划,也杀了我劫组织的行劫者,将会有灭族大祸。”裂天渊深处,传出了冷漠无情的声音。

    补天城主神色冷漠:“你先顾着自己,能不能逃得了吧!”

    轰

    这里是补天界,是补天族的主场,补天城主作为补天族族长,直接引动了补天界的伟力,加持在身上,挥动大刀,劈出了贯穿古今的绝世一击。

    裂天渊最深处,都要彻底照亮了,刀芒湮灭了所有的一切有形无形的物质。

    血光冲天,旋即裂天渊最深处没有了任何声息。

    然而,补天城主脸上却没有半点喜色,皱眉道:“居然逃了。”

    显然,那位太上境行劫者,逃了,不曾被击杀。

    补天城主转身看向叶晨,脸上多了几分温和之色:“你没事吧?”

    “没事。”叶晨看完这一切,不由得道:“城主,劫组织是什么?”

    补天城主叹了一声:“以你的修为,未来三个纪元内,未必不能顺利肉身证道至高天位,而且你也接触到了,告诉你也无妨。劫组织,便是背叛了整个时代的叛徒,也背叛了整个起源之地,投身进入量劫中,代量劫行事,铲除量劫进行过程中的一些阻挡。”

    “劫组织的人,也称之为行劫者,顾名思义,代量劫而行劫,劫天地,劫时代,劫一切!”

    “只是,本座也没想到,劫组织会主动找上你。显然,你的潜力的确很强,强得让劫组织都忌惮,欲要拉拢你加入,如果你不愿意加入,就毁灭你,不能让你有机会证道天尊,成为量劫降临前的一个阻挡。”

    叶晨点了点头。

    补天城主看着裂天渊内,深深地皱眉:“虽然本座知道,再有三个纪元,量劫就会降临,劫组织也会出动,但没想到劫组织的胆子这么大,就连我补天族的地盘都敢跑过来。幸亏这次前来的行劫者,最强的也就是一位太上而已,要是来了一位大尊级别,便是我补天族也无何奈何。”

    作为补天族的族长,当世永恒天族之一的话事人,他自然知晓很多不为人知的古老秘辛,正是如此,才感到莫大的压力。

    补天族可不比当年了,最强也就是他,堂堂永恒天族内,根本没有更强者的坐镇。

    旋即,补天城主看向了叶晨,道:“叶小友,你已是太虚至尊,又被劫组织给惦记上了,如今你要迅速地提升实力。本座会命人加快速度开启天尊血池,希望你历经天尊血池的洗礼后,能够更快地强大起来。如果量劫之前,你能够肉身证道天尊,对于我们这个时代,都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叶晨道:“晚辈一定会努力的!”

    “你回去吧,这些事情本座也要跟其他永恒天族提一下。”补天城主身影刹那消失。

    叶晨也回去自己的神殿中。

    ……

    三个月后。

    这一日,弥天少尊来到神殿中,对叶晨道:“叶兄,时间已到,可去天尊血池了。”

    闻言,饶是叶晨如今的修为,也罕见地露出了一抹激动之色。

    毕竟,他已是太虚至尊了,不知道借助天尊血池,能否让他更快地达到太真境呢?

    叶晨跟随着弥天少尊,来到了一座高不可攀的巍峨神岳,后者介绍到:“这是我补天族的天尊山,一般永恒天族有四大天尊遗留,天尊古城、天尊山、天尊古兵以及永恒天界。这座便是天尊山,一般而言,在世天尊都在各大天族永恒天界的天尊山内,隐世不出。”

    补天族的天尊山半崩,但依旧无比恢宏巍峨,即便是如今太虚至尊的叶晨,依旧生出一种渺小如蝼蚁之感。

    因为看得到诸天日月星辰,都环绕着这座天尊山而动。

    半崩的天尊山上,有鲜红的血迹,历经两个多混沌纪始终不曾消散,乃是天尊流血地。

    一路上,弥天少尊视叶晨为重要人物,给他讲解着补天族的青史,引领进入了天尊山内。

    因为天尊血池,就在天尊山内。

    很快,二人来到了天尊山内一处封闭的山中古殿,古殿大门两侧,有两位行将就木的枯瘦老者闭眸盘坐于此,白发苍苍,身上有着极为可怕的波动。

    太真境!

    两大太真境半步霸主在此,守候着这座山中古殿。

    叶晨凛然,毫无疑问,此乃补天族的绝对重地,否则也不会两大太真境半步霸主在此坐镇。

    同样,也是补天族的底蕴之一。

    “弥天见过两位老祖宗。”

    弥天少尊上前,恭恭敬敬地对着两位老者行拜大礼。

    因为两者的修为虽然不如补天城主,但辈分更大,他这位少尊都要行晚辈之礼,丝毫不敢逾越。

    弥天少尊上前,取出了补天城主给他的一枚令牌补天令!

    此乃昔日补天尊留下的几枚天尊令,亦是如今补天尊至高无上的令牌之一,有此令,可代表族长行事。

    弥天少尊道:“两位老祖宗,今日子孙要带叶兄进入天尊血池内。”

    闻言,两位太真境半步霸主睁开眸子,但很快就收到了相应的消息,了解到前来准备进入天尊血池之人乃是帮补天族击败了万玄天族太虚王的客卿。

    关于补天族与万玄天族之间的恩怨,两位太真境老祖宗都很清楚。

    他们看了一眼弥天少尊,旋即落在了叶晨身上,但当即露出一缕缕惊色。

    因为,都看得出来叶晨的不凡。

    好强,压根就不是一般的太虚境,甚至予他们丝丝缕缕的威胁感。

    “原来如此,肉身成太虚,难怪老夫感觉到你身上有着无尽的滔天血气了!”

    其中一位太真境老祖宗开口,露出了一抹惊叹之色。

    肉身成太虚,何等艰难。

    “两位老祖宗,叶兄非但是肉身成太虚,还是太虚无敌,早前击败了万玄天族的太虚王万圣,那万圣还是太上王万战的亲传弟子。”弥天少尊说了一句。

    两位太真境半步霸主神色陡然一变。

    他们自然知道何为太虚至尊,那等人物,看似还是太虚境,但绝对可逆行伐仙,对决太真境半步霸主的。

    而且潜力更大得多。

    换言之,就是同辈之人。

    “原来是叶道友,既然叶道友相助我补天族击败万玄天族挑战之人,族长也允许了,自当可以进入。”

    说话间,两位太真境半步霸主老祖宗的神色也显得很温和,平等相称叶晨。

    修行界,强者为尊,如今的叶晨自然有资格让他们平等对待。

    这让弥天少尊撇了撇嘴,他称呼叶晨为叶兄,现在两位老祖宗也平辈相称他为道友,辈分真够乱的。

    “多谢!”叶晨抱拳道谢。

    “不客气!”

    殿门开启。

    进入殿门内,进入了一片神秘的世界中,很是恢宏,乃是无尽的星空之地。

    宇宙星空中,星辰亿万不止,在星空中央,有着一方不过三丈长宽的神秘血池,显得很细小。

    然而血池浮现在那里,却是仿佛漫天星辰都环绕血池而动一般,相当神奇。

    天尊血池!

    PS:一万三大章,大家有没有感觉到,反正无匹感觉最近这些大章都不水,起码比起以前的看上去还挺有质量的,嗯,进展很快。

    抱歉,这章没有写到主角成为太真境半步霸主。不过大家都看得出来,进入了天尊血池,出来后肯定是太真境了。

    其实节奏也不慢了,而且关于行劫者,劫组织,是替天行劫的组织,是幕后大黑手,怎么样都必须写一下,不然什么都不写,就挺没有存在感了。

    还有,很多人问来到起源之地后,异界的人去哪里了。在这个肉身证道永恒篇章中,其实也稍微写了一些,本来打算写多一点的,填填坑,不过现在感觉也好像没多大必要花费大篇幅去写,后期稍微写一下填坑吧。

    emmmm,其实之前挖过的大坑中,还有地球,有元始王、赵尘这些人,也有青天大帝,有未来至尊无上的叶晨为何消失了,为何儿子穿越时空回来跟始代叫板,始代到底是谁,元始天尊为何不现身,仙祖人呢……

    以前挖了很多很多坑,大多数还记得,当然,也有些忘记了,哈哈哈,记性不好,也写得太长了,这本书到了今年七月份,就达到六年时间。

    写了差不多六年,真的很对不起大家,我懒我有罪。

    立flag就不立了,我已经违背了太多次,就尽力写好结尾吧。

    奥利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