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在日本当学神的日子 > 第四百七十七章 我根本没有得绝症!

第四百七十七章 我根本没有得绝症!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黑暗骑士殿
    ……

    同一时间。

    高一七班教室里。

    虽然现在已经开始年级测验,但苏诚还是没有进入班级里,于是吉羽名雪、细川美晴、鹿冰芸她们都望着苏诚的空座位,她们一个个心里很奇怪费解,苏诚和松雪美夕去了理事长办公室后,到底在做什么?

    为什么到现在……

    还不来班级里?

    虽然吉羽名雪、细川美晴和鹿冰芸都挺想去找苏诚的,不过她们认为苏诚可能和松雪朝香在谈什么大的事情,加上又要考试,所以……

    她们也没有去理事长办公室,而是专心的开始做着试卷。

    ……

    理事长办公室里。

    松雪朝香看着眼前可以说是极其荒诞的一幕,面色已然彻底的潮-红一片,松雪美夕坐在沙发床-上,‘帮’着苏诚与……松雪梨惠子两个人,在松雪梨惠子扛不住的时候,松雪美夕又主动代替松雪梨惠子。

    而且老实说……

    松雪朝香感觉药效已经开始渐渐起效了,她身体越来越燥热,越来越渴-求某些东西,这让松雪朝香的大脑都开始变得有些迷迷糊糊了起来,然后松雪朝香吞咽了一口口水,又用力的甩了甩脑袋,想让自己的大脑清醒一些。

    但……

    松雪朝香现在有些抗不住药效,而就在这时,松雪美夕脸色通红,一边气喘吁吁,一边断断续续的道:“朝、朝香婶、婶婶,你、你也一、一起来,苏诚好、好厉害……”

    松雪朝香听到松雪美夕这样的话音,直感觉面红耳热的厉害,这……

    本来松雪美夕和松雪梨惠子一起和苏诚那啥就够荒诞了。然而……

    更荒诞的是,她这位婶婶,这位做母亲的,居然还在一旁看着。

    松雪朝香赶紧抬起手,用力的拍打了自己的脸颊,她妄想借助痛意。来让她整个人清醒一些。

    而很快松雪朝香就感觉她这么做很徒劳,根本没有半点作用,药效越来越有效果,让松雪朝香直感觉身体燥热到了极点,甚至有些难受了,她本来就是‘久旷之身’,上次又已经和苏诚做了,这一次又加上药效的威力……

    最终……

    松雪朝香竟然鬼使神差的慢慢往沙发床那里走去,她……早就已经堕落了。那现在……

    就只能堕落的更加彻底!

    她已经没有脸面,去做一个母亲了!

    ……

    中午时分。

    午休期间。

    观月花铃、观月澄乃、吉羽名雪、细川美晴和鹿冰芸她们汇聚在学生会办公室里,几女面面相觑着,然后细川美晴脸上满是疑惑的光芒,很是担心的开口道:“松雪会长和诚君呢?他们都已经一上午没出现了!”

    “松雪美夕早晨拉着诚君,说出事情了,就走了。”吉羽名雪端着下巴,话音古怪的不解道:“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我们要不要去理事长办公室看看?”观月花铃语气认真的提议着。观月澄乃、吉羽名雪她们听到这个提议,皆是你看我。我看你,然后吉羽名雪她们轻轻的点了点头,一行人便是出发前往理事长办公室。

    当吉羽名雪、细川美晴她们来到理事长办公室时,敲了敲门,发现没有反应,她们主动握着门把。想要推开门,却发现门把也根本纹丝不动,仿佛锁掉了。

    细川美晴立马眨了眨双眼,皱眉猜测道:“难道诚君和松雪会长、以及松雪美夕她们离开了学校?”

    “也许可能是这样。”鹿冰芸点了点头,然后鹿冰芸皱眉沉思了片刻。才道:“其实,我现在也想对你们大家说一个事。”

    “说什么事?”

    观月花铃、细川美晴她们都是转过头,看向了鹿冰芸。

    鹿冰芸边往学生会办公室走去,边对着吉羽名雪她们说道:“我觉得我们还是得先劝苏诚回国。”

    “为什么?!”

    观月花铃、细川美晴她们都是很不解的看着鹿冰芸。

    “也许你们不了解苏诚老爸,但我了解。”鹿冰芸告知道:“苏诚老爸这个人,我老爸评价他说,做事情冷如冰。”

    “冷如冰?”

    “就是哪怕是自己亲儿子,但……他也不会客气留情的。”鹿冰芸轻哼道:“而且我也听苏诚妈妈说了,苏诚老爸一开始让苏诚来日本,是打算让苏诚学会独立的,什么事情都靠自己,不靠家里,一个靠家里的男人,永远都无法成为真正的男人,所以苏诚没钱,他爸也不会打钱给他,有你们在的话,苏诚可能就没法学会独立,我想……苏诚老爸一定会想办法带他回国的。”

    “那我们去求诚君的父亲大人不要带诚君回国行么?”细川美晴脸上满是六神无主的表情,慌张的问着鹿冰芸。

    “当然不行!”

    鹿冰芸摇了摇头。

    “先不谈这个了,诚君和松雪会长她们到底去了哪里?”吉羽名雪很紧张着急的开口转移话题。

    “算了,我们还是先回去看看书吧,下午还有考试呢。”观月花铃这么提议完,又道:“等晚上看看苏诚他们回不回来,他们回来的话,我们再问问他们。”

    接着观月花铃、细川美晴她们都是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教室。

    ……

    现在理事长办公室里满是刺鼻的味道,苏诚一个人坐在沙发床旁,望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松雪梨惠子、松雪美夕她们,随即苏诚用力的握紧了拳头,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恐怕……

    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事情了。

    松雪梨惠子和松雪朝香现在都在昏睡之中,而松雪美夕精力看起来还很不错的样子,她将脑袋枕在苏诚的大腿上,好奇的问道:“达令,感觉爽不爽啊?”

    “爽个屁!我内心有一种强烈的愧疚感和负罪感。”苏诚咬了咬牙关,脸色极其复杂的出声道:“我突然很后悔这么做。”

    “后悔?!”

    松雪美夕轻笑了一声。道:“但达令你也只能这么做,否则的话,一切就都完了。”

    “……”苏诚。

    “其实梨惠子会介意,就是因为你没和她做过嘛,做过了,就什么都好说了。”松雪美夕这么对着苏诚说完。苏诚又是低下头,面色很是复杂的看了眼松雪美夕,接着苏诚轻轻的抬起松雪美夕的脑袋,拿过枕头,让松雪美夕枕在枕头上,然后苏诚静静的走到理事长办公室的窗户旁,眺望着远处的景色,而后苏诚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心。

    苏诚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对不对。但是……

    他已经做了。

    似乎也不需要去后悔……

    因为这根本没有什么用处!

    “好了,达令,你先回去吧,你等梨惠子醒来,她看到你,你看到她,我估计你们也会很尴尬的,之后我和朝香婶婶说服了梨惠子。晚上再带梨惠子去苏诚你家里。”松雪美夕这么对着苏诚说完,也是示意苏诚先离开理事长办公室。

    而听到这话……

    苏诚只是看了看松雪美夕。然后苏诚摇了摇头,拒绝了松雪美夕的提议,无论如何,他都要等到松雪梨惠子醒来的。

    松雪美夕见状,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

    到了下午一点多,松雪梨惠子才醒了过来。当松雪梨惠子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她只感觉自己下面很疼,松雪梨惠子忍不住的倒抽了数口凉气,如此这般……

    松雪梨惠子才感觉下身的痛意消了一些,但下身这么疼。加上又被松雪美夕下-药,松雪梨惠子立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她立马左顾右看着理事长办公室,赫然看到苏诚坐在理事长办公桌前,而松雪美夕……

    居然侧坐在苏诚的腿上,两人一起看着电脑。

    看到这一幕……

    松雪梨惠子瞪大的双眸,瞳孔几乎缩成了针芒状,老实说,松雪梨惠子原本以为自己的第-一-次是在很美好的地方,交给苏诚的,她以前也的确不要脸的幻想过这样的事情,苏诚百般求她,然后她勉为其难的答应苏诚……

    但松雪梨惠子真的,真的没有想到,她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

    “你们……”

    松雪梨惠子一出声,松雪美夕与苏诚便是看向了松雪梨惠子,然后松雪美夕从苏诚的腿上站了起来,面带笑容的向松雪梨惠子打了一个招呼:“哟,梨惠子,你终于醒了!”

    “碧池!”

    松雪梨惠子气急败坏的骂着松雪美夕:“美夕堂姐你一辈子都是不要脸的碧池!”

    “梨惠子,我这么做也实在是没有办法。”松雪美夕面色复杂的出声道:“如果不这么做,你和苏诚的关系会彻底破裂,和朝香婶婶的关系也会彻底破裂。”

    “碧池,你以为做了,就不会破裂了?”松雪梨惠子恼羞成怒的道:“用这种卑劣的手段,你这个碧池,果然最差劲了,而且我是不会原谅你们……”

    随即……

    当松雪梨惠子看到松雪朝香也是一丝不挂的躺在她身边时,她的脸色瞬间就是彻底变了,现在的松雪梨惠子……

    真的快疯掉了!

    她母亲居然也……

    松雪梨惠子的内心已经复杂到了极点,甚至无比的凌乱,就像一团乱糟糟的线一样,根本理不清。

    “梨惠子,我知道这样子做,很挑战世俗观念,很疯狂,很吓人。”松雪美夕沉声道:“但是……只要我和你,以及朝香婶婶三个人生活在一起,很高兴,很快乐的话,又干嘛在意别人的看法?”

    “那可是我妈!”

    松雪梨惠子眼中流着晶莹的泪水,愤怒的吼道。

    “我知道。”

    松雪美夕点点头,然后松雪美夕沉声道:“但梨惠子,有一件事情我也不想欺瞒你,我告诉你之后,你自己考虑,其实苏诚……得了绝症……”

    松雪美夕好不容易才劝说苏诚配合她演戏的,因为一开始,苏诚根本不愿意配合松雪美夕,他说他不想用这种谎言欺骗松雪梨惠子,但松雪美夕和苏诚都清楚,如果不用谎言去欺骗松雪梨惠子,那么……

    就算苏诚和松雪美夕、松雪梨惠子她们做了,估计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最终……

    苏诚答应陪松雪美夕演一次戏。

    “苏诚得了绝症?!”

    松雪梨惠子听到这话,脸上爬满了震惊与不可思议的表情。

    “其实上次梨惠子你捅了苏诚一刀时,苏诚被送到医院后,检查出得了癌症,还是晚期。”松雪美夕面色黯然,露出悲痛之色的告知道:“医生说,苏诚的寿命已经没多久了,他估计活不长,加上又出了梨惠子你这件事情,所以我没办法,只好……这么做了……我希望……梨惠子你能陪苏诚一起渡过他最后的时光!”

    松雪梨惠子现在整个人都彻底懵掉了,她甚至都没有办法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话语,她的堂姐……

    居然说苏诚得了绝症?

    癌症晚期?

    接着松雪美夕摸出医院的诊断书,递给松雪梨惠子,话音沉重的开口道:“梨惠子,我也不骗你,苏诚的确是得了绝症……这是医院的诊断书,你自己好好看看……”

    松雪梨惠子费力的抬起双手,接过医院的诊断书,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然后松雪梨惠子默默的放下了手,一言不发的扭过头,泪眼朦胧的望着苏诚。

    “梨惠子,苏诚寿命就剩下没多少天了,以后我、朝香婶婶,和你,大家就一起陪着苏诚。”

    松雪美夕用着商量的口吻说完,又道:“而且就算是我下-药的,但是,我也算满足了梨惠子你的一个大愿望吧?”

    “和美夕堂姐你一起也就算了!”

    松雪梨惠子紧咬牙关,嗓音哽咽的道:“这个我还是可以接受的,但和我母亲……”

    “问题是,朝香婶婶其实也喜欢苏诚,只不过因为梨惠子你的存在,朝香婶婶才没有表现出什么来。”松雪美夕忍不住的开口劝说道:“梨惠子,朝香婶婶能理解你,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朝香婶婶?”

    “理解?这种事情到底要怎么理解?”松雪梨惠子怒不可遏的质问着松雪美夕。

    “但苏诚得了绝……”

    然而松雪美夕话语还未说完,苏诚便是猛吸了一口凉气,然后打断了松雪美夕的发言,然后苏诚主动出声道:“我根本没有得绝症!”

    这话一出……

    松雪梨惠子、松雪美夕两个人都是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苏诚。(未完待续。)

    第四百七十七章我根本没有得绝症!: